《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六十章、捶岗

一开门看见林音,游方想哭的心的都有。一进门林音就拨通了谢小仙的电话,然后兴冲冲的把电话递给了他,就像好市民向警方通风报信立了多大功似的,游方连哭都哭不出来了。枉他号称江湖小游子,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北京,但对于谢小仙来说,他这次是有生以来最失败的逃遁。

不是谢小仙这个警察本事有多大,能够抓住他,而是他这条游鱼自己一头撞进了网中。游方在心中暗骂林音太多事,却不得不接过电话,还说了声谢谢。

“小游子,你又在动什么歪心思?一声不响就离开北京,追着林音去广州,是看人家长得漂亮人又单纯,想来个骗财骗色吗!难怪一声招呼都不打,我真没想到你会这样,先前还那么信任你,主动求你帮她的忙,我可警告你……”

谢小仙在电话里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问罪,听语气也能想到,此刻她的俏脸一定因恼怒而涨红,如果穿着警服的话,笔挺的制服下面,胸脯也随着急促的呼吸而起伏,生气的样子既可爱又可怕。

也难怪她会有这么大的误会,游方的所作所为在她这名警察看来,图谋不轨的嫌疑真的太明显了。发了个短信就告辞离开,然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分明有躲着她的意思。游方在短信里告诉谢小仙,如果有李秋平的消息会与她联系,谢小仙就想到了林音。

要找李秋平的人是林音,游方与谢小仙联系还不如与林音直接联系,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于是谢小仙就给林音打电话,一方面询问关心她的近况,同时也特意嘱咐,假如游方与她联系了,别忘了将联系方式告诉自己一声。林音可真听话,游方一进门就通知了谢小仙。

谢小仙是既吃惊又生气,她万万没想到游方是跟着林音去了广州,而且直接找到了她的家中。林音为人单纯,如今在广州也算是举目无亲,一位年强貌美的少妇,手里的两套房子至少也值两百多万,是心存不轨之徒最佳的骗财骗色对象。

游方的“底细”谢小仙也清楚,是中关村站街卖光碟的江湖小混混出身,且熟悉各种坑蒙拐骗的勾当。恰恰就是在了解林音的情况后,一声都不响就消失了,却突然出现在广州林音的家中。谢小仙身为警察,会怎么想?

还有一层情绪她自己没意识到,上次在北京遇见林音,游方的态度就很关心,让谢小仙莫名有点不高兴。林音去广州就是出自游方的“指点”,然后游方也跟去了,谢小仙得知“真相”之后就更加不悦,在电话里开口就是一顿训斥。听她的语气也就是离得远没别的办法,假如在面前的话,恐怕连手铐都掏出来了。

游方这么机灵的人,一转念就知道谢小仙会怎么想,他真是比窦娥还冤呐!这位小姑奶奶说话也不知小点声,万一让别人听见了多尴尬呀?电话里的喝声一起,他连忙高声遮掩道:“喂,谢警官呐!……你说话大声点,我听不清。……屋里信号不太好,我去阳台上接。”

一边说话,一边起身逃难似的躲到阳台上,顺手关上门,这才粗着嗓门呵斥道:“谢小仙,放尊重点,不要太过分了!你是警察,就能把所有人都当流氓吗,有这么说话的吗?也就是离得远,假如在眼前,看我不揍你!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啊,一张嘴就出言不逊,你必须为刚才的话道歉!”

游方没有低声下气去解释什么,这一嗓子把电话那边的谢小仙给吼懵了,她从未听过游方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话,好似真要揍她一般。她本来很生气,但游方这么开口,一股怒气反而消了大半,过了半天才呐呐的问道:“小游子,你自己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态度仍有些凶巴巴的,但已明显底气不足。

游方话说的虽然重,但谢小仙若能看见他的表情,会发现这小子在偷笑。江湖人开口“捶岗”那一套,终于也有用在警察身上的一天,他哪敢真揍她,又不是两口子,岂不成了袭警?别说游方是冤枉的,就算谢小仙没有冤枉他,一般老江湖开口反诘都会这么说,这种事情“阴谋”没有败露之前,谁能认定他是骗子,就算法官也不能。

反正谢小仙远在北京,这里又不是她的辖区,游方索性也过过教训警察的嘴瘾。听谢小仙的语气软了下去,游方的语气中怒意不减:“我好不容易在广州找了份正经工作,单位报到时间卡的紧,只来得及打声招呼就得走。这几天忙的连房子都来不及找,一直住宾馆呢,今天请假出来租房子,恰好碰到林音,却莫名其妙被你泼了一身脏水!”

谢小仙的语气更弱了:“你是来租房子的,我就不信了,怎会这么巧到了林音家?”

游方没好气的反问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反正就是这么巧!我是通过中介公司找的房子,人也是被中介领来的,事先不知道房东是谁,中介的上也没写林音的名字。……算了,懒得跟你说了,你自己问林音好了,我把电话给她。”

谢小仙的语气有点发慌:“别,别,别,我想起来了,林音姐的确是这么对外租房子的,还是我建议她这么做的。……她不在你旁边吧?”

游方气哼哼的说道:“她不在旁边,我在阳台上呢,差点被你气得想跳楼。”

谢小仙的语气放松了一些:“真不好意思,是我想岔了,因为事情实在太巧了,职业敏感。……对了,你在广州找了什么工作,走得这么急?”她已经想岔开话题了。

游方不耐烦的答道:“工作也很无聊,这几天就是先去集团大厦写字间报到,还出去陪高层领导吃了顿饭。……扯这些没用的干什么?你还没道歉呢!”

谢小仙终于弱声道:“对不起,我错了,给你道歉,别再生气了。有机会不论是你回北京,还是我去广州,都请你喝酒,好吗?”

她没说请游方吃饭,而是直接说“喝酒”,一个大姑娘这么说话已经够意思了。游方心中暗道,谢小仙啊谢小仙,当初在中关村大街上把我铐进局子的时候,没想到还有今天这一出吧?口中却道:“我的态度也不好,误会而已,你不用这么客气。……既然你很忌讳我来找林音,回头就和她说一声,这房子我不租了,也好让谢警官您安心。”

谢小仙在电话那边又着急了,提高声调道:“你还在生气吗?一个大男人,就算生我的气,也别和林音姐过不去呀,她又没得罪你!”

游方:“那你想要我怎么做?”

谢小仙的语气又软了下来:“游方,你既然都进了人家了,总不好不租吧?林音姐刚到广州,暂时又没有工作,除了一点存款,房租就是她唯一的经济来源。她的房子条件不错,着急租出去租金又很低,你不吃亏,何苦不帮人家一把?反正你也要租房子,又不是要你把整套都租下来,就租其中的一间而已……就算我求你好不好?”

她在电话里竟然反过来求游方租房了。游方刚才进门时就看出来了,林音本打算是将三居室分成三个单间分别向外出租的。三个房间的门都开着,里面分别有同样的一床一柜一橱一桌一椅,家具很普通却实用,就是单身宿舍的标准配置,附近的市场中有卖的。

在中山大学康乐园校区附近,这种房屋出租方式很流行。大房子租金太贵,一般人承受不起,还不如自己在偏一点的地方买套小房子交按揭呢。这附近的学生、留学生、单身老师、进修者、考研者租房需求量较大,经济能力相对一般,因此都喜欢与人合租。

游方与中介联系时,说自己是到中大进修的,中介公司想当然也以为他也要与人合租,而游方并未提别的要求,他首先选择的是地气环境,其他的事,打算看了房子之后再谈。

假如事先知道是林音的房子,他根本不会上门,躲还来不及呢。狂狐就是他亲手杀的,来到广州怎会特意去租狂狐留下的房子?但此刻已经进门见到了林音,而谢小仙又在电话里如此求他,实在不好转身就走啊。

开了门一眼看见林音,她的反应很高兴,应是在这个城市中遇见熟人的惊喜。但游方能看出来,林音这段日子过的并不好受,她给人的感觉原本就似应在温室中被呵护的娇艳花朵,但如今却有掩饰不住的憔悴之色。娇艳带着憔悴,确实让人忍不住怜惜。

杀狂狐,游方没有一丝后悔,哪怕狂狐化为厉鬼从地下古墓中又钻了出来,游方也毫不介意拔剑再杀他一次。但世上一个人不见了,并非一了百了那么简单,否则游方也不会离开北京。面对林音,他还是有一丝歉意,这个女人本身并未对他犯任何错,却因此落到了如今的处境。

今天这种情况,还不顺手帮一把就说不过去了。狂狐一个多月前刚刚给了他五万块“好处费”,大概够租下这套房子一年半。游方打算与林音商量,自己一个人全租了,租期多长就按五万块钱算,以这种方式把这笔钱“还”给林音,而自己也不吃亏。

主意已定,顺水人情当然还是要送的,他在电话里故意说道:“既然是谢警官开口,我哪能不答应,这房子我租了,而且绝不讨价还价。怎么样,够意思吗?”

“游方,你真是个好人,我谢谢你!”谢小仙在电话里又给他发了一张好人卡。

游方只得苦笑,他总不能告诉这位警花同志,林音的男人就是自己宰的,而“房租”也是李秋平给的。谢小仙的语气顿了顿,又以央求的口吻道:“我能不能再求你一件事?林音姐一个人在广州那么复杂的地方,非要找李秋平不可,而她太容易吃亏上当了。你租了她的房子,又很有社会经验,有什么事不妨提醒一下,别叫坏人真的骗财骗色。”

这话倒是好心,游方答道:“力所能及的话,我会尽量注意的,你还有什么事要交代?”

谢小仙的语气莫名有些闪烁:“小游子,你自己可不要对她动坏心思,她够可怜了,经不起再次受伤害。”

这句话差点没把游方气乐了,语气一沉道:“谢警官,你放心,我早就说过对她不感兴趣,也不会有别的想法。就算忍不住真想干些什么,与其祸害这种女人,我还不如去夜总会找小姐玩呢!……但是话又说回来,啥叫坏心思呀?你管的是不是太宽了,就算我不打她的主意,谁还能不让别的男人追她吗?”

这话说得相当直白还有些放肆,同时也自损“好男人”的形象。他对林音当然没有什么坏心眼,但谢小仙在电话里的语气已经快变成向男人撒娇了,让游方有点怕,怕这位警花对自己动什么“坏心思”。

一番话将谢小仙噎的够呛,可转念也意识到自己的话的确有问题,游方与她又没什么关系,假如就是想正常的追求林音,她凭什么去管?于是缓了一口气解释道:“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认为她对你不太合适。我关心林音,也相信你的社会经验,你能看出她身边的是好人还是坏人,有事别忘了提醒一声。”

游方很冷淡的答道:“好了,我明白你意思,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挂了,林音还有中介公司的人都在里面等着呢!”

谢小仙赶忙道:“那你去忙吧,别生气,再说一声对不起,有机会见面一定请你。”

游方挂了电话有点想笑,这位警花大概是审犯人习惯了,但在其他场合对江湖人开口“捶岗倒诘”的风格还是没经验,本想问罪,却三言两语就被拐反了。

谢小仙面带歉意的挂了电话,过了好一阵子才回过味来,今天有点不对劲啊?就发生的事情来看,她怀疑游方有所企图是完全正常的,换做谁都可能会那么想。若是巧合或误会,解释清楚也就罢了,而自己身为林音的朋友还是一名警察,适当警告也在情理之中。怎么从头到尾,自己却一个劲的赔礼道歉,就像做了错多么不应该的事,也太夸张了吧?

这个小游子,说话也太待人恨了!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嘴角却露出了微笑,也不知她在笑什么,右手一攥手机,姿势就似抓住了水中的一条游鱼。

……

游方本打算自己一个人租下整套房子,但是回到屋里之后却改变了主意,不是想省钱,而是因为另外一人的突然出现。他在心中感叹:“今天是什么日子呀,老天爷是不是故意逗我玩,我在广州总共才认识几个人,怎么全凑一块儿了?”

就在游方去阳台上打电话的时候,张大姐有些担忧的问林音:“小林,你们认识,那这房子……?”

林音很客气的解释道:“如果他租了我的房子,人也是你们领来的,照常算中介佣金就是了,朋友打折的话,从我的租金里扣。”

张大姐这才松了一口,恰在此时她电话响了,是小区门口的营业点打来的:“又有人要来看房子,你们人手不够?没关系,让她自己过来就是,我来对她说怎么找。……近的很,进了小区过两排楼向右转,91号楼,二单元301,你直接按门铃上来就行。”

她放下电话对林音说:“小林,又有人来租房子了,是中大的女学生。”又不无担忧的看了阳台方向一眼:“就一个女孩,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和单身小伙子合租?”

林音:“来了再看吧,可以商量,如果就是不愿意,那也没办法。”

过了几分钟,门铃响了,张大姐按对讲机开了楼道的门,有人走了上来。来人进门的时候,游方恰好打完电话从阳台上进来,面对面四目相投,就听那人惊喜的叫道:“游方哥哥,怎么是你?”

这一声哥哥叫的真亲热啊,还从来没人这么叫过游方,叫得他差点心头一颤悠,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又遇见屠苏。

屠苏是中山大学一年级新生,报到的时候学校就会安排宿舍,住宿费应该与学费一起交了。就算她不想住在宿舍,广州还有亲戚家呢,这个涉世不深的少女,怎会一个人跑到这里呢?饶是游方江湖经验老到,也很有些想不通,很诧异的问道:“我是来租房子的,你到这里干嘛,总不会也想租房子吧?”

屠苏的表情却更加惊喜:“真是巧了,我就是来租房子的,还不清楚该怎么办呢,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游方一头雾水:“你们学校难道没宿舍吗?再说了,我记得你大姨家也在广州啊?”

屠苏脸上惊喜之色稍退,看了一眼旁边两个不认识的女人,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游方暗自一惊,难道这小丫头出了什么事,自己一个人跑出来了?

还没等游方细问,一旁的张大姐早已惊讶的嘴都合不拢,她以前至少领过好几百号人看过房子,这种情况可是一次都没遇见过,此刻才反应过来,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小伙,你们也认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