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五十九章、相忘于江湖

走出树荫下的幽暗处,湖对岸公园里的灯光已经熄灭不少,夜毕竟深了,有家可归的人们都已回家。都市上方的星空有些稀疏朦胧,但是抬眼望去,远处错落林立的高楼中还亮着不少灯光,宛如都市夜晚的星空。

就算在闷热的广州,此刻站在流花湖边也能感受到一丝夜气阴寒,东边的天空不知何时升起一弯细细的月牙,淡的几乎看不见的月光柔柔的照在湖面上,水中央浮现一片朦胧的雾气。游方很熟悉这种场景,恍然间仿佛又回到了北京玉渊潭——他最初养剑的地方。

今晚当齐箬雪从身后接近时,灵觉中听见秦渔发出了一声似是撒娇打哈欠般的轻吟,难道剑也会撒娇吗,还是游方自己心中对它的感应?与向左狐那一战,古刃秦渔的灵性受了不小的损伤,需要以灵觉的力量养剑休复,否则拖得时间久了,游方以精神共鸣赋予它的独特灵性就会消失,仅仅就是一把犀利的煞刃而已,需要重新再养成,但曾经的很多机缘都很难再重复了。

这一周的时间,游方忙了很多事,却一直没养剑休复它的灵性,难怪会在灵觉中听见它发出那样的声音。既然正好走到秦渔“有感觉”的地方,那就趁此机会养剑吧。时间恰好进入子时,游方没继续再走,在湖边一株垂柳树下端坐,秦渔出鞘持在身前,以灵觉汇聚生机灵气,以心神安抚感应剑之灵性,缓缓滋养,宛如与身心一体。

一个多时辰之后,游方微吐一口长息抬头望去,养剑心法欲收未收,湖面上的水雾仿佛汇聚为一名血肉肌肤如脂玉凝成、面目与身姿都无可挑剔的女子。每次养剑的最后一步,游方总能看见“她”,世上并不存在这样一个女子,而是游方“心像”所见,是他与这柄剑共同经历的奇特机缘所赋予的拟人化形象,与其灵性一体。

“她”的名字应该与剑一样就叫秦渔,此刻的秦渔身形却有些飘渺,身披的白纱裙也在夜色中飘浮仿佛随时会化作雾气散去,隐约可见那堪称完美的妙曼胴体。既然是心像所见,当然与游方此刻的心境有关,秦渔的身姿散发出有点眼熟的冷艳高贵气质,但目光却增添了灵动气息,看着游方似有些娇怨的嗔意。

这一次养剑尚不能使秦渔的灵性完全恢复,看来还需要多耗一番心血,以自身的生机去滋养、以心神去抚触凝炼其物性,待到完全休复之后,其灵性将会更将精纯强大。广州的地气不如北京那么浑厚精深,找一个非常合适的地方不容易,这里的环境还算不错了。

天亮之后游方就要退房离开流花宾馆,不论以后住在什么地方,每天子夜还是辛苦一点赶过来吧,既养剑也锻炼自己的灵觉。这个地方也算是秦渔的灵性随遇挑选的,令游方稍感无语的是,整片流花湖公园地气最适合养剑之处,就是他曾“非礼”齐箬雪的湖畔那株垂柳树下。

想起齐箬雪,游方只能苦笑,还有一丝歉意的,自己何苦招惹她呢,虽然不能说主动耍流氓,但从前因后果看至少有调戏的嫌疑。江湖中偶遇,没必要无事结仇怨,人家毕竟是个大姑娘,还是正式道个歉做个了断,也好让她顺下这口气。

至于今后,游方自然不会再想与她进一步打什么交道,虽然身体的欲望似乎很有些感觉,但从感情角度对她却没什么兴趣。且不说齐箬雪的年纪可能比二十一岁的游方大了好几岁,而且游方这种江湖游子,与她那种坐写字间的高层白领精英,也不可能有什么生活上的交集与太多的共同语言。

他想起了一句话,伟大领袖毛主席说过“不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那么,不谈恋爱,只是不小心摸一下,总不能算吧?

将来究竟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呢?游方自己也想不明白,这种事情只能随遇随缘,无法预先设定好再去强求。在北京的时候,谢小仙对他似乎有所好感,但游方明白,两人之间的可能性太小了。

且不说那一身警服,谢小仙为了表达感谢,曾特意说过他“其实”是个好人,一般这种话是不用当面说的,除非她潜意识中很矛盾、想强调别的意思。她看向他的目光中,有一种她自己也没意识到的期盼,同时还带着另一种审视的情绪,让游方想避开。

无论如何,离开北京之后,谢小仙在他的生活中已经消失了,江湖中偶遇擦肩而过而已,过了明天,齐箬雪也是如此,九流混杂偌大的广州、上千万人口,他们只是不相干的两个人。

快到凌晨两点的时候,游方才起身返回流花宾馆,可能是受这一夜心情萌动的影响,他一边走一边手抚秦渔,似是玩笑般的说道:“只惜你不可能真的是我所见的人,要不然,我今天就搂着你睡,好不?”

假如旁人看见他这样与一柄匕首说话,一定会认为这小伙精神不正常,是不是感情上受过刺激?

……

齐箬雪咬着嘴唇跑出了流花湖公园,一手拎着坤包,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掩着胸襟,粉脸发白眼圈却是红的,她被吓着了,同时又感到异常的委屈与羞臊。回到流花宾馆门前,坐进车中才反应过来,“梅兰德”其实并没有把她怎样,也没有追来。

刚才掏车钥匙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包里还有电击棒与喷雾剂这两件“防狼利器”,在公园里却根本没用上,因为不是别人要袭击她,而是她跟在后面企图偷袭别人,不料一出手反倒被吃了嫩豆腐。

没看出来,那个小混蛋居然身怀绝技,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啊!当时的场面,别说有这两样东西,就算包里有一支冲锋枪也够呛能防得了身。她匆忙开车离开了这里,就似在躲避什么冤家对头。

在路上双手扶着方向盘,不知是刚才的感觉仍在还是自己的心理左右,齐箬雪总觉得胸房隐约发胀,还像被若有若无的手握着一般,顶端一对蓓蕾也微硬翘立摩擦着胸衣,让她喘气都有些不均匀。那混蛋出手可真……齐箬雪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自己胸前留下了十个指印,否则怎么会这样呢?

齐箬雪以前不是没有交往过男友,也有性爱经验,以她的经历在现代都市中这也正常。但在夜间幽暗的公园里,被人如此“非礼”的经验可是一点都没有,以前连想都不敢想。

回到家中,赶紧去浴室冲澡,就像身上有一种令人厌恶心烦的气息要急于洗去。脱了衣服又站在镜子前,首先检查自己的前胸。没有看见想象中的手印伤痕,一对丰满的乳鸽仍然毫无挑剔的白嫩,揉一揉,感觉也没有一点被侵犯受伤的痕迹。

游方真的没有伤她,一路上都是齐箬雪自己莫名的身体反应而已。但是那一握实在太突然了,尤其是后来的那一推,对方手心好似有两股电流,从胸前最敏感的部位麻酥酥袭遍全身,让她几乎毫无反抗能力就仰面躺在草坡上。

好恐怖的场景啊,假如对方真有歹念,简直不堪设想!回想到这里,齐箬雪也明白自己太冒失了,而对方应对偷袭的还击,不论是恶意还是善意,但绝对没有歹意与邪欲,否则凭他的身手以及当时绝佳的“作案”环境,自己此刻还能完好无损的回家吗?

可是,可是,那人仍然是个混蛋小流氓,对女人出手用那么下流的招术!现在回忆起那一幕,齐箬雪的身体仍不禁有些发抖……嗯,怎么还有些发烫?她突然觉得镜中的自己,手捧双乳裸呈的姿势似有点放荡下流,一瞬间脸就红了,立即转身进浴房冲澡,特意将水温调的很低。

这里夜里,齐箬雪也说不清睡得好还是不好,总之做了一个很混乱、很夸张、平时不敢想象的梦,梦中的内容难以启齿,对谁都不能说!

第二天上班后,早上九点多钟,秘书送来一封信,是有人特意送到楼下收发室的。齐箬雪一眼看见信封就觉得眼熟,赶紧将秘书打发出去拆开了信,果然是那个江湖骗子小混蛋写来的,全文如下——

齐箬雪小姐:

我见牛然淼前辈,并无私意,只为转告他人之言。白云山谈风水,亦是随口无心,未存冒犯之想。关于冷翡翠之说确有依据,但语多夸张弄巧,齐小姐不必太过在意。

昨夜猝然应对芳踪,举止失措无礼,特此致歉!若你我设身易地而处,想必稍可见谅,留书谢罪,今后绝不再扰。

另有一言相劝,齐小姐妙龄貌美、身份娇贵,勿再行昨夜轻身涉险之举。

梅兰德

2010/9/12

现代都市年轻人,小事发短信,大事发电邮,杂事打电话,或者网上及时联系,除了商务函件、合同账单寄送之外,已经很少有人亲笔写这种书面的正式信件了,就连男女搞对象,情书都是电子版的。至少齐箬雪从没有收到过纯粹意义的、完全手书的私人正式信件,这是第一封。

她的第一反应是有些赌气的想把信撕掉,然而看了半天,叹了一口气还是将这封信收进了右手边的抽屉里。昨天的事,就算人家不道歉,她还能怎样?看信中的行文习惯有点古白话的风格,这人是读什么书长大的?

想了想,她打了个电话给流花宾馆的前台,打算托服务员转告一声,就说信收到了,事情到此为止,今后不必再有什么联系。不料服务员告诉她,梅兰德先生今天一大早就退房走了,有事的话,还是自己联系他吧。

齐箬雪叫来秘书,将前一段时间元青花征集活动的登记材料翻了出来,查到了“梅兰德”的手机号码。她想了半天,不知为何还是拨了这个号码,然而对方已关机转留言秘书台。齐箬雪当然没有留言,她也没想好说什么,把电话挂断了。

过了一会儿,她把那封信从抽屉里掏出来又看了一遍,发现对方本就没打算留下任何联系的线索。游方够节约的,信封用的就是齐箬雪装钱的那一个,信纸用的就是流花宾馆客房里的便笺纸,字是用铅笔写的,工整而标准的宋代工艺书体。

她本来就不想再与这个人打任何交道,但此刻却没来由感到莫名的惆怅。她起身站到窗前,望着亨铭大厦窗外远近林立更多的大厦,那个人,已如游鱼一般消失于这都市江湖中。

……

游方真如齐箬雪感觉的那般,在这都市江湖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留痕迹吗?他自己倒是想这样,但此刻的游方正在忍不住直皱眉,心中暗道运气怎么这么寸!陌生的偌大广州,出来租个房子,怎么就一头撞进熟人家里去了?

游方今天送完信就去看房子,中介事先已经联系好三个地方,随时都可以去看,只要中意,现场就可以交押金签合同租下来。很少有人像他这样已经没地方住,当天现找房子租,但是游方不在乎,他最在意的只是地气环境,包括周围的大环境与房子内部的小环境,其他方面的条件倒不是很挑剔。

就算是没有家具的空房子,只要满意,他也可以暂时落脚再置备其他的东西。至于会不会碰上中介或假房东的欺诈事件,在广州的租房一族时常会遇见这种事,但游方这种江湖老油条并不担心,在这方面他倒是体现了相当的艺高人胆大。碰不上最好,假如真的碰上了骗子,倒霉的恐怕只能是对方。

游方没有碰到骗子,相反,他遇到了自己认识的人当中,可能最不会骗人的一位——林音!

游方首选的地点,位于广州市区被复杂的珠江水系分隔出的一个岛型地带上,只是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这里也是珠江中的一个岛。他看中的房子离地铁二号线与三号线都不远,在客村站附近的一个小区中。

这里的周围,分布着中山大学、龙潭公园、瀛洲公园、商法大学,尤其是岛内东边主生发之处有大片的绿地林木,西边主收藏之处就是中山大学校区,在这个人烟混杂的城市中难得清净精纯,地气灵枢还能遥相呼应。外围被珠江水系环绕,聚拢阴阳调和不枯不腻不窜不滞。

他当然还能找到更好的地方,比如牛然淼下榻在风景区中的小山庄,但也得住得起才行,现有的条件下,选这里是最好了。他却没有想到,这套房子就是林音对外出租的。

虽然事出意外,但仔细想想也不是毫无道理,林音在广州的两套房子,地点都是狂狐亲自挑的。狂狐也是一个颇懂风水的人,虽不如游方那么精通但也是内行,大环境上的选择思路基本上都差不多。这两套房子离的不远,分别在两个小区中,但小区中间就隔了一条不太宽的马路。平时彼此互不相扰,而有事时走动察看很方便,最适合一套出租、另一套自住。

林音自己住在那套两室两厅一卫的房中,将路对面小区中那套三室两厅两卫的大房子出租,广州的房源中介公司很多,小区门口就有一家连锁房屋中介公司的网点,林音就把房子托给他们代理。她来到广州也不过一个多星期,刚刚挂出去没几天。

这天上午,游方背着旅行包来到与中介公司联系好的地点,就是这家小区门口的店面中。接待他的是一位三十来岁的女子,姓张,游方很有礼貌的叫她张大姐。简单说了几句话,见游方的态度很痛快,张大姐就先带他去看房,反正也不远,也就是走几步路而已。

进了小区,走进一栋楼,上了三楼来到一户人家门口,张大姐道:“就是这里了。”

游方一路上都在以灵觉感应环境,觉得还不错,应该可以租,假如屋子里面也没有什么问题话,今天就不必再看另外两处了。走到门前时,游方运用灵觉仔细感应小范围地气,不经意间迈了一步,站在了张大姐的前面。

房东就在这里等着,听见张大姐的声音打开了门,与游方四目相投两人都很惊讶。游方的神色非常意外,心中恨不得转身就走。而林音是又惊又喜,高兴的惊呼道:“游方,怎么会是你?快,进来坐!”

后面张大姐也很惊讶,错愕的问道:“小林,他就是来租房子的,你们认识啊?”

“北京认识的朋友,没想到会这么巧!……张大姐,你也进来坐。”林音很热情的将两人都请进了客厅,还顺手关上了房门。游方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在茶几旁的一张红木长椅上坐了下来,但林音接下来的举动,让游方好悬没坐稳。

只见她在第一时间掏出手机,快速拨通了一个号码:“谢警官,我联系上游方了!……不是他给我打电话,直接到我家来了,人就在旁边坐着呢!……什么,你要和他说话,有事想问?好的,我这就把电话给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