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五十七章、江湖惊门术

最让齐箬雪感到惊骇的是这枚翡翠戒指的来历,它是侨居英国的姨妈送的。姨妈年轻时是一位体态娇艳、性格开朗的东方美女,远赴英伦学习歌剧与舞台表演,后来留在英国成为一位颇有名气的明星,在几部电影中饰演过重要角色,也担任过好几部广受欢迎的东方题材话剧的主演。

成名之后,她成了当地名流交际圈中的常客,私生活多少有些不检点。姨妈先后有两次婚姻但都很短暂,除了财产与债务纠纷之外没有给她留下什么,不知是心气过高还是别的原因,总之接连遇人不淑,三十多岁一次不成功的投资之后,心力交瘁,舞台上的人气也渐渐淡去。

在她后半生几十年的时光中,独居寓所一人度过。齐箬雪在英国留学时就住在姨妈家中,不止一次看见姨妈独坐窗边抚手幽思,显的凄清无比,而手上正戴着一枚翡翠戒指。这枚戒指是齐箬雪的外婆留给姨妈的,齐箬雪的外公去世的早,外婆为人很传统同时也受子女的拖累,有几次再嫁的机会都错过了,独自将三个儿女抚养成人。

齐箬雪回国时,姨妈将这枚翡翠戒指送给她作为纪念。而齐箬雪觉得样式太老旧了,于是拿到香港的一家珠宝店改镶为雅致的现代造型,戴上之后很多人都夸奖好看,与她的气质很般配云云。至于姨妈本人的经历,齐箬雪从来没有说过,就连身边的同事都不了解。

那位“梅兰德”先生是怎么知道的?而且还说出“时常手抚这枚翡翠出神幽思”的话来,就如身临其境看见了一般!

游方所说其他的那些话,关于齐箬雪本人的部分,也描述的非常准确,几乎一句都不差,尤其是那句“甚至与一群人坐在一起,偶尔走神时也感觉像是自己独坐一般。”简直说到了她的心里,当时差点心头一颤,她确实经常有这种感觉,而“梅兰德”就像坐在身边看见了一样。

当然了,最让她震撼的还是关于这枚翡翠戒指的来历,以及其所谓的“灵性”的描述。她并不清楚自己是从何时有那种感觉的,现在仔细回想,还真的好像是戴了这枚戒指之后,难道真是受了这枚翡翠的影响?游方的话她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承认!

……

游方真的了解齐箬雪在英国有个姨妈,还有那样一段经历吗?他要是知道那才叫见鬼了!游方与齐箬雪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面,以前根本就不认识也没听说过此人,他也不是神仙。

除了以灵觉扫了一下那枚翡翠,感应到其物性确实比材质本身浓郁,带着凄清之气,用的是秘法真功之外,其余所有的话说穿了全是江湖惊门术手段。否则就算灵觉再强大或精微,难道还能感应出人家在英国有个姨妈?

江湖八大门以惊门为首,最重要的讲究就是看人的眼力,然后再配合其余七门手段的辅助,比如游方刚才就讲了一些疲门与册门的术语,显得更加高深莫测。

齐箬雪这种人受教育程度很高,年纪很轻就在大公司担任要职,人又长的非常漂亮,难免心气很高。而今天在游方面前的冷傲高贵的姿态,也说明了她不是个开朗随和的人,推断她的性格并不难,一般人都能做到。

了解这种人的性格,就可以推断她在生活中的很多情景下的心态。而游方比一般人的高明之处,就是能将抽象的性格与心态,做生活场景化的具体描述,听上去他就像身临其境看见了似的,比如那一句“甚至与一群人坐在一起,偶尔走神时也感觉像是自己独坐一般。”

感觉是一种很独私的体验,因此很多人都以为自己的一些感觉很独特、他人体会不到,其实性格与心态类似的人在同样的场景下都差不多。描述出一种典型场景,暗示她自己去联想,总能找到似曾相识、果然如此的感觉,只要你看人看的准。

假如您在某个场合遇见一位这样的冷美人,套近乎找话题的话,也可借鉴游方刚才那段话,只是把有关翡翠戒指的部分省略,编一个别的由头,推断的准确率往往十之八九,而对方还以为你能掐会算或者很了解她。

至于游方的更高明之处,就是把这些依靠眼力活得出的、属于常识与经验性的东西,全部附会在对一枚翡翠戒指的描述上,这就是江湖惊门术忽悠人的手段了,非常巧妙有时甚至让人惊叹。

至于对那枚翡翠来历的描述,就是惊门术最高明的门槛之一了,俗称“神仙话”,既有忽悠人的门道也有真功夫。游方在器物鉴定方面是个内行,看出了那是一枚有年头的老翠,也察觉到它独特的物性,于是编了一个听似很惊人,但也与情理相合的故事。

可他不是以讲故事的方式,而是直接以确定的语气做出“事实”判断,并辅以生活化场景的具体描述,因此能语出惊人!

假如那枚翡翠是从珠宝店买来的,无法追查来历,齐箬雪只能将信将疑。但若她知道来历,而游方又说错了怎么办?不怎么办,江湖术安门槛并不总是会成功,反正齐箬雪对游方的印象就是个江湖小骗子,让她继续这么认为就是了。

但是,结合对翡翠物性的判断,游方说对的概率是相当大的,而且一旦他说对了,嘿嘿,齐箬雪当时就得惊呆了,今天晚上也别想睡着觉了!这也算游方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

至于那枚戒指,对佩戴者齐箬雪真的会产生如游方所说的那些影响吗?影响肯定是会有一些的,但受环境中其他因素干扰很多,并不是绝对确定性的。游方没有胡说,只是用了一种夸张但又句句都能靠上谱的方式,也是江湖惊门术的手段之一。

游方这一套江湖惊门忽悠人的把戏,全部拆穿了好似就这么简单!但其实也很不简单,“尖”、“里”并用,并不是单纯的随口忽悠。以他的“本事”,想“收拾”齐箬雪一顿太轻松了,简直有些欺负人!

……

等齐箬雪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游方早就上楼回房间了,她手中那个装钱的封信没递出去。亨铭集团以往组织的活动很多,请嘉宾给车马费很正常,无非是根据对方的档次不同数额有所区别而已,信封递过去一般接的都挺痛快,也有人不论真心还是假意会推辞几句,但在她的劝说与坚持下最终也是会收的。

而游方这种情况倒是第一次遇到,既没说收也没说不收,说了一番话让她呆立当场,然后就那么转身走了。是她说话的声音太小游方没听清吗?看当时的场景,游方就像没听见她的话也没注意到那个信封,而自己倒像是莫明其妙拿着一个信封把手伸给对方看似的,搞的人好不尴尬。

尴尬倒是其次,关键是齐箬雪被他惊到了,原先以为这位梅先生只是一个江湖小骗子,没想到他却能一眼把自己看穿似的,有一种光天化日之下没穿衣服的感觉。她在内心中尽量告诉自己没什么好佩服的,一定又是什么鬼门道,但也真有些怕了,不服不行啊。

拿着那个信封,齐箬雪左右都不自在,追上楼继续给吧,好像有点不合适,此刻她心里对游方的感觉是既惊且惧。

……

别看游方的江湖惊门把戏耍的那么老道,但也不是神机妙算一切尽在掌握。他之所以会说那番话,无非是一念之差,不想在齐箬雪那种心态与姿势下接过信封。说完之后看见齐箬雪目瞪口呆的样子,就料到自己的“神仙话”说中了,心中暗笑趁机转身上楼。

回到房间之后就等着齐箬雪自己上门把钱给送来,也算是给这个态度冷傲的女子一点小小的教训。按照常理,齐箬雪应该把事情办完,主动上楼送钱并说几句抱歉的话。然而左等右等也不见人来敲门,游方就有点纳闷了,趴到窗台上一看,靠,她居然坐车走了!

游方真想大喊一声:“就这么走啦,我的钱呢?难道想自己密下吗,你一个大公司的高层精英,贪我这点小钱干什么?”可惜他不能真喊,只得苦笑一声,还是算了吧。

……

齐箬雪今天很忙,暂时没空与游方多啰嗦。从流花宾馆出来回到亨铭大厦,立刻叫人收拾好乱糟糟的元青花征集活动现场,并且在楼下电梯口的醒目处放了一个告示牌,通知此次征集活动已结束。想想还不放心,又叫了两个保安守在12A层的电梯口,不要再放闲杂人等进来。

她终于从临时办公室搬回了自己的执行董事办公室,接着就开始处理一堆公司事务。然而不论是有意无意,总是不自觉的偏头看向自己的左手中指上那枚翡翠戒指,就似那上面有一种奇异的磁力吸引目光,搞得这一天注意力都无法集中,工作效率大打折扣。

这天下班后,牛然淼老先生在广州举行了一次招待晚宴,老人家的三女儿以及女婿还有外孙赵亨铭都参加了。出席这次晚宴的当然都是有身份的政要与商界名流,举办的目的是为了配合澳门牛氏企业集团在内地的投资活动。牛然淼象征性的出面就可以了,具体的事项还是交给女儿与女婿去打理,做为将来各项事务经办人之一的齐箬雪,也参加了此次晚宴。

晚宴结束之后,她婉言谢绝了赵亨铭找个地方去放松一下心情的提议,独自一人回到了寓所。时间不算太晚,恰好是九点,刚刚过了戌时,她习惯性的去浴室冲个澡,脱了衣服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又注意到手上那枚翡翠戒指。

她却没有立刻把戒指摘下来,而是抬起手看着镜子里的那枚翡翠与自己。镜中的女子脸上留有淡淡的残妆未卸,五官精致容颜秀美却带着淡淡的冷艳之色,此刻秀发披散到右肩上,衣衫已经褪尽,身上仅有的“掩饰”便是左手中指上这一枚翡翠戒指,闪着深碧的颜色。

她下意识的将手放在胸前,轻轻抚摸着如丝缎般嫩滑的肌肤,镜中人的胸脯很挺、很性感,曲线柔美充满弹性,就像上帝精致的杰作,一定能够埋藏很多男人的梦想。手指上深碧的翡翠与胸房尖端两点玫瑰色的嫣红,色调冷暖之间的冲突,显得是那么触目。

不知为何,齐箬雪莫名感到有些闷,心境有几分凄清,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在远去,只剩下镜中人与镜前的自己。她又想起了游方上午的话,心中暗道:“那个江湖骗子,是不是用了催眠术,看见这枚翡翠,我怎会真有这般感觉?以前从未这么明显!”

做为有西方留学经历的现代女性,对心理医生那一套很熟悉,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催眠术,也只是这么一想而已。其实游方没有学过催眠术,但在这方面也绝不是外行,他懂江湖疲门的唤魂术,只是齐箬雪没有染风邪也未被外客冲身,游方根本没有用到这一招。

齐箬雪只是被游方的话搅的心神不宁而已,看见戒指上的翡翠,自己在那里胡思乱想。思绪一乱,莫名觉得心中那翡翠的光泽一闪一闪的,想起了游方笑眯眯的眼神,就似在镜子里面肆无忌惮的偷窥自己的身体一般。

她不禁嘤咛一声,伸臂抱住了胸脯,脸有些发烫同时也感觉自己有点可笑,心中暗骂了几句话,然后摘下戒指转身去冲澡了,走进浴房的动作很匆忙就似在逃避。远在流花宾馆的游方自然不清楚齐箬雪骂了自己什么,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乎,因为她骂的是“梅兰德”。

洗完澡回到卧室,齐箬雪习惯性的打开台灯坐在电脑前,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现代很多单身白领都喜欢把电脑放在卧室里,上网查资料、收发信息、及时通讯、偷菜什么的都很方便。齐箬雪的卧室很大,这张电脑桌也不小,上面除了一台笔记本,另有一台台式电脑加液晶显示屏只占了一半的地方,另一侧还放了一个置物架。

她坐在桌前却没有打开电脑,而是拿着那枚戒指看了半天,边看边琢磨游方说的话。她当然不可能相信游方是个能掐会算的神仙,又想起了游方上午装模做样在白云山庄看风水的情形,以及牛老当时的评价——

“其实兰德小先生话一点都不错……这只能说他很有眼力,年纪轻轻不简单呐!……你这丫头受的教育高,见的世面也多,但对江湖路数了解的却比较少。……只要有看人下菜碟的眼力,不必懂风水,也能说中。”

还是牛然淼见多识广,一眼就识破了小骗子的把戏。既然“梅兰德”不必懂风水也能说中牛老的感觉,那么说中其它的事情也是可能的,一定又是什么江湖路数,嗯,肯定是这样!齐箬雪在心中给了自己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至于游方为什么能说的那么准,甚至连姨妈的隐私都似亲眼看见一般,她还是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吧,睡觉!

她心中早已给游方定了性,就是个江湖骗子,但此刻也不得不承认此人不简单,看来不仅仅是个小骗子,在牛然淼面前都敢忽悠,年纪还这么小,将来说不定是个江湖巨骗呐!

睡觉的时候她习惯性的把戒指放在床头柜上,关灯睡下之后却总觉得房间里有些凄清,就似那枚翡翠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无形中弥漫于整个房间。她莫名失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一阵子,又开灯坐了起来,打开床头柜的抽屉,将戒指放进了里面的首饰盒,然后继续睡。

然而那种感觉并没有随着戒指的收起而消失,仿佛那种气息丝毫不受首饰盒以及抽屉的阻隔,仍然弥漫在房间里。齐箬雪又坐了起来,打开抽屉取出戒指,微微一咬牙,表情恨恨的,似是跟谁赌气般自言自语道:“我就戴着它睡觉,又能怎么样!”

总之齐箬雪自己和自己折腾了大半宿,这一夜没睡好。

假如游方知道这一幕不知会做如何感想,他的本意不过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如此效果,目的已经完全达到了甚至超出预料。其实游方本人,此刻恐也没功夫去想齐箬雪,就算偶尔想起,无非还是惦记那没给的五千块钱。

齐箬雪也许怎样也没想到,人与人之间发生的事往往就是这么一念之差,只不过因为她递过信封时的心态与姿势不对,引起了对方的反感,回了一手略带惩戒性质的小教训。

事情也许有点可笑,游方在牛然淼面前使用秘法真诀查探风水地气,然后很认真诚恳的说出了实话,却被齐箬雪认定就是瞎忽悠,心中一片轻蔑之意。等到他真正使出江湖惊门手段去忽悠齐箬雪时,却让她心惊不已思绪难宁,不管是怎么想的,她也不敢轻视游方了,甚至暗暗有点发恼。

……

第二天起床后,齐箬雪收拾东西去上班,又在手包里发现了那个装钱的信封,莫名气不打一处来。她是个做事很认真负责的人,担任亨铭集团的执行董事,虽然是英国留学时的同学赵亨铭的介绍与推荐,但她的业务能力和工作态度还是得到了牛氏企业高层人士的认可。

这信封里装的不论钱多钱少,都是自己签字通过公司财务领出来的,留在手中算怎么回事?还回去的话,意味着这么一点小事都没办好,唉,没办法,今天下班后还是去流花宾馆一趟吧,假如那人还没走的话,就让他把钱收下。

那位“梅先生”会不会嫌信封太薄钱太少呢?嗯,也有这个可能,那种高明的小骗子胃口都是很大的。管他呢,就这么多!客客气气邀请你陪牛老喝顿早茶而已,得了便宜就别卖乖了,还想怎么样?

齐箬雪一边这么想一边收拾打扮出门上班,临走前不知为什么,特意把戒指摘下来放在桌上。等到出了门,又一转身掏钥匙将门打开,赌气般的进来把戒指又带上了。

……

冷美人齐箬雪一天一夜心神都不得安宁,而“罪魁祸首”游方此刻在干嘛呢?他也很忙,这几天除了等着见牛老吃那顿早饭之外,一直忙着上网查信息,研究广州地形图,以及实地勘察各处灵枢地气。什么地方适合居住,什么地方适合养气调神,什么地方适合练剑,都是要考虑的问题。

在流花宾馆定了一周的套房,陪牛然淼吃早餐是第六天,游方打算再住最后一天,然后就出去租房子住,这几天在广州社区论坛网上挑了几处中意的地方,下午与中介已经联系好了,明天就可以直接去看,只要合适当场就能租下来。游方并不在乎别的条件,他首选的是地点以及环境,所谓环境并不是平常人的理解,而是地气灵枢如何。

广州很大、很杂乱,三教九流各色人等极多,游方觉得这里倒很适合自己停留一段时间,当真就如游鱼入江湖,而且也方便打探寻峦派的一些事。尽管元青花的事情已经了结,也完成了吴老的一个遗愿,他并没打算立刻离开这座城市。

天黑后,睡觉前,游方又一次来到流花湖公园,绕着环湖小道缓缓而行,以跨步行桩之法习练内家养气运劲功夫,外人看上去就和无所事事的闲逛散步一般。走到靠近一处假山的垂柳林荫深处时,周围很暗,远处的灯光也照不到这里来,很是偏僻幽森,附近没有一个人影。

恰在此时,暗藏腰间的古剑秦渔,于灵觉中却发出了轻吟之声。这种情况游方不是没有经历过,应该是一种预警,与灵觉无意识的感应相共鸣。但此刻的剑鸣却不是瑟瑟清啸,而是有点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甚至像撒娇打哈欠一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