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四十七章、我不拦着你

刘黎一怒之下找到冯敬要清理门户,但毕竟是自己徒弟啊,面对痛哭流涕认罪悔过的冯敬,他有些下不了手。转念一想,徒弟有错师父也有责任,他自己跑到青城山逍遥自在,却对刚刚学成功夫闯荡江湖的冯敬疏于管教。刘黎心一软,打消了杀人的念头,只打算废了冯敬的功夫,他正准备动手,却突然出了变故!

刘黎一生精似鬼,从来都是他暗算人,没有人能暗算他,枪林弹雨闯过来都毫发无伤,但万万没想到会中了徒弟的暗算,再精明的人也有疏忽松懈的时候。本来借冯敬十个胆也不敢对师父动手,可暗中另有一位高人指使,此人就是寻峦派掌门陆文行。

陆文行与刘黎之间早有嫌隙,他的身份当然不仅仅是寻峦派掌门,他在世面上是做航运生意的。在抗战末期,鬼子从占领区运送壮劳力到东南亚一带当劳工苦力,而陆文行居然连这种生意都接。刘黎获悉后曾放出话来——迟早要剁陆文行一条胳膊加一条腿,让他知道什么叫手足骨肉分离。

当代地气宗师的威名不小,陆文行闻讯后也就收手了,后来还带领寻峦派的高手在台湾海峡几次伏袭鬼子的商船,受到过南京国民政府的嘉奖,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但陆文行与刘黎私下里的梁子就此结下了。刘黎没有真的去找陆文行,但是后来也没把话说清楚——那一条胳膊和一条腿到底剁不剁了?一直没有明确的下文。

就在刘黎查探冯敬行止的同时,陆文行先行一步找到了冯敬,威逼利诱密谋了很久,指使他暗算刘黎,而自己在一旁协助,两人联手趁刘黎不备定然能成功。

这两人最终决定动手,一方面因为陆文行与刘黎的私怨,另一方面冯敬也害怕师父不会放过他。但还有一个原因恐怕是最重要的——刘黎太有钱了,而且不是一般意义的有钱,说他是重庆首富也不为过,只是一般人不清楚,冯、陆二人却是知道底细的。

当时的刘黎,要黄金有黄金、要美元有美元,收藏的珍贵文物、字画古玩、金玉珠宝无数。这些普通人眼中的财富还不算,身为一代地师,他还拥有各派风水秘诀,各种珍奇的法器与宝物。仅举一个例子就足够诱人:灵性不亚于秦渔的古传煞刃,老头手里至少有七、八支。

刘黎年轻时虽然风流,寻花问柳的事情没少干,但由于种种原因阴差阳错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子嗣。外人不清楚刘黎的身家,但他对唯一的传人冯敬毫无隐瞒与保留,在重庆的时候,很多事情包括账务与财物都交给徒弟去打理。他曾对冯敬说过:“我本出身豪门,后来所得的财富也将取之于国用之于国,不是属于我自己的。而你不要指望这些,我只会传给你下一代地师应有的东西。”

假如刘黎未及处置后事就突然死了,世上能动用这一笔庞大财富的人就是冯敬,如何令人不动心?而陆文行帮着冯敬暗害老头,能得到的好处就太多了,事后他想要什么,冯敬也不敢不给。

刘黎正准备动手废了冯敬,神识忽有警觉立即转身拔刀,恰好发现陆文行于背后行刺,两人斗在一起。冯敬一见这个场面,也豁出去从地上跳起来猝然发难……结果他们还是小看了一代地师的真功夫,刘黎当场杀了冯敬,陆文行身受重伤逃走。

刘黎自己也身受重伤,但他已经红了眼,拼着将来伤势难愈也不调治,一路马不停蹄追杀陆文行,一点喘息的功夫都不给。两人都受了重伤,假如陆文行回转身来放手一搏,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但他却被老头吓破了胆,一路只顾逃窜。

从江西武功山一直追到直隶河间府,陆文行突然失踪了。而刘黎也伤势发作难以支持,倒在沧州一家客栈中起不了身。一位路过沧州恰好也住在这家客栈的中医,给刘黎看了病,医道高超救回了刘黎一命。那名中医名叫何清,就是何远之的祖父。

从此之后刘黎有些心灰意冷,就像当年的风水大侠赖布衣一样,散尽家财浪迹天涯,金玉珠宝、各种珍奇器物送的送、捐的捐,也都没留下。

说到散尽家财,刘黎转过身来特意看了一眼游方,见游方已经张大嘴听的出神了,并无特别的反应。他喟叹一声,一手托起古剑秦渔道:“我得谢谢你,终于让我得知陆文行的下落。”

游方这才回过神来,问道:“这件事,您老一直都没有对人提起吗?”

刘黎点头:“是的,我从来没有说过,陆文行毕竟是一派掌门,事关整个寻峦派的江湖声誉,我杀了他本人也就罢了,不欲大肆宣扬。再说我后来一直没有找到陆文行的下落,死无对证的事情,也就没有与人提起。要不是你今天拿出了寻峦玉箴与秦渔,这个秘密我也不会说。”

游方又问道:“您刚才提到了寻峦派的传承来历,但听前辈的讲述,您的历代地师的传承,似乎不是某个门派的宗主,甚至无派系可言?”

刘黎的表情有些傲然也有几分苦涩,他反问道:“小游子,你虽未交待过自己的来历,但我能看出来,你一定有江湖风门的出身,且所学颇为驳杂。……你可知道自古风水堪舆之学,祖师爷是谁?”

游方答道:“晋代郭璞。”

郭璞,字景纯,河东闻喜(今山西省)人。既是文学家和训诂学家,又是道学术数大师和游仙诗的祖师。《太平广记》卷13记载他“周识博物,有出世之道,鉴天文地理,龟书龙图;艾象谶纬,安墓卜宅,莫不穷微,善测人鬼之情况。”

历史记载颇为传奇,此人博学有高才,曾注《尔雅》、《三苍》、《方言》、《山海经》、《楚辞》、《穆天子传》,又着《游仙诗》、《江赋》等文学作品,被称为文学家、神仙家、训诂学家。郭璞撰有《葬书》(亦称《葬经》),全面论述了风水术的理论与实践,奠定了传统地理堪舆的基础,因此人们又称郭璞为风水鼻祖、堪舆宗师。

刘黎点了点头:“郭景纯博才广艺,精江湖各门之学,被尊为风门始祖也不为过。但如今各派地师实用之术,由何人集大成而开创,开枝散叶乃有今日地理风水之法?”

游方想也不想就答道:“当然是杨公。”他说的杨公是指唐末的杨筠松,身为江湖风门弟子,提起此人很自然的使用尊称,潜意识中对杨筠松比郭璞还要尊敬。

杨筠松是着名风水大宗师。其平生自奉勤俭且怜贫恤苦,多方周济不遗余力,民间极为崇敬有口皆碑,世人称之为“救贫仙人”,故又称为杨救贫。唐僖宗朝,杨筠松官至金紫光禄大夫,掌灵台地理事,后隐归云游精研山川气势,最后栖居于赣州杨仙岭观景参悟、立论着说,研制杨公盘授徒传艺,一生桃李满门。

杨筠松门下众弟子多堪舆名流,开枝散叶演成风水各派。其高徒有曾文、刘江东等,嫡传徒裔赖布衣、刘谦等。明十三陵勘测营造者廖均卿、上海古城营造者李国纪、福建永定着名圆形土楼承启楼选址设计者陶张皆为杨筠松嫡传徒裔。

杨筠松的各种着作也是后世各派风水经典,有《撼龙经》、《疑龙经》、《疑龙十八问》、《葬法倒杖》、《二十四砂葬法》、《青囊奥语》、《天玉经》和《天玉经外编》等传世,悉数收入文渊阁四库全书。

可以不夸张的说,如今各派风水若追溯源流,皆出自杨公门下,而在杨公之前,尚无人可专称地师。假如问史上谁人可称地气宗师,游方第一念想到的就是杨公。

见游方答的干脆,刘黎很满意的又点了点头:“历代地师传承之源,便是杨公,你说杨公属于风门何派?”

游方:“哪一派都不是,哪一派又都是,先有杨公,后有江湖风门各派。”

刘黎:“说的不错,杨公当年有感门下桃李花叶纷呈,众弟子各成气候,来日皆有开一代宗门气象,地理风水之术将大行天下,得其真传者难免良莠不齐,甚至各起争端。于是秘传心盘于一人,命其独立于各派之外监察行止,以防滥转灵枢妄动地气祸世者。

待到后世,朝代更迭时过境迁,当日之密嘱早无余效,但这一线传承却留了下来,便是历代地师,这恐也是杨公始料未及,传至我手中已是第三十五代。我一生经历的这百余年,风水地理之学渐渐式微,不复世间显学,甚至流讹为欺世盗名之术,身为当代地师也只能感叹而已,但却不想这一线传承断在自己手中。……游方,你可愿拜我为师,将来继承这历代地师衣钵?”

等了大半夜,老头终于问出了这句话,对于地气宗师的称号游方不感兴趣,但是拜刘黎为师是他早就准备好的,当即起身上前拜倒:“师父,弟子给您老人家磕头了!”

“慢着!”刘黎突然一挥衣袖扫中游方的肩头,一股内劲传来,游方没有跪下去。

游方诧异道:“怎么,您老还有什么吩咐?”心中暗道这老头花样可真多,折腾这么久不就是想要自己拜师吗,眼见要磕头了,怎么又把架子端起来了?就算是江湖术“上天梯”的门槛,也不带这么玩的。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刘黎就属此刻最开心,脸上的表情几乎笑成了一朵花:“呵呵呵呵,你想磕头可以,叫我师父也没问题,但得把话说清楚!……你如今还不是我的入门弟子,暂时就算个记名吧,见我当以师礼相待,并守我定下的师门规矩。……我暂时还不能传你历代地师风水秘法,你在外人面前也不得打我的旗号,听明白了吗?”

这算什么讲究,光尽义务没好处吗?老头好像把情况搞颠倒了,当初到底是谁找的谁啊?本来是刘黎一路阴魂不散,狗皮膏药似的贴着游方,怎么到了现在,就像游方一路哭着喊着要拜师,刘黎这才勉为其难的收他为记名弟子?

算了,不和老头计较了!不冲别的,就冲老人家昨晚为了保护自己和别人拼命,怎么哄他开心也不过分,况且从刘黎的经历来看,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长者。想到这里,游方很乖巧的答道:“都明白,全按您老人家的吩咐办。”

刘黎很开心的一摆手:“那好,你就磕头吧,我不拦着你!”

游方跪倒在地一连磕了九个响头,这才被刘黎一把拉起来,盯着他笑呵呵的左看右看。游方被老头看得有些不自在,伸手摸了摸腮帮子问道:“师父,徒儿脸上有东西吗?”

老头笑道:“当然有东西,鼻子眼睛一样都不缺。嗯,小游子,为师发现其实你也挺帅的,颇有几分我当年的风采。”

游方心中暗道:“不是你徒弟就不帅啦?”口中却说:“不敢与您老人家比肩,想当年,您是何等的叱咤风云,实在令徒儿神往不已。”

老头笑得更开心了:“话也不能这么说,古人云‘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你要有志气青出于蓝,将来一定会超过为师。”

怎么超啊?游方终于问了一个最实际的问题:“师父,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成为您真正的入门弟子,得传历代地师风水秘法?”

刘黎收起笑容,很认真的答道:“其实入门之法,包括锻炼灵觉、感应地气灵枢运转,风水阵法之妙,我都传给你了,不仅通过手书秘籍,也包括见知灵引,否则我何必约你到八大处?你若自己不能领悟,我再教你别的也没用。”

游方:“弟子明白师父的用意,再往后呢,比如灵觉化神识之后?弟子已隐约窥见其境界。”

刘黎:“其实也教你了,我给的第二本秘籍中,养剑配合锻炼灵觉,练剑配合磨砺神识。你有一个优势,就是从小练过内家功夫,防身之术不用我特意再教。但是内家功夫到了‘有触必应,随感而发’的境界,单论拳脚区别已不大,主要就在神识。”

游方:“原来如此,弟子还没开始练剑。”

刘黎:“也不必急于求成,先让我看看你养剑如何,其实练剑也是继续养剑,只是我教你法子,不到‘自在出入,化境而观’的地步,是不能勉强习练的。”老头在秘籍中教游方的练剑之法,委实太诡异了一些,旁人听了也许会觉得匪夷所思。但游方却觉得再适合自己不过了,与古剑秦渔简直是绝配。(注:后文自有详述。)

刘黎一边说话,一边拔出了古剑秦渔:“陆文行虽无行但古剑无辜,此剑被阴气封存多年,煞气犹存,而灵性需要重新养成,最终与你神识相合。……咦,你是怎么养剑的,我觉得怪怪的,与当年所见大不一样?”

一听这话,游方赶紧解释道:“弟子也觉得机缘奇特,其实与我前段时间元神之伤所受的魔境之扰有关。”

既然拜了师父又有问题想请教,游方便没有隐瞒,将自己养剑的奇异机缘讲述了一遍。刘黎听完之后神情有些古怪,憋了半天才坏笑着问了一句:“小游子,你不会搂着剑睡觉吧?”

游方尴尬道:“师父就不要开玩笑了,如此是否有什么不妥?”

刘黎沉吟道:“你若不堕心像境中,能自在而观,倒也没什么不妥,只是你的养剑机缘实在太少见了,不仅是养剑还有些类似古人以神念祭剑,为师所传的练剑之法,倒像是专为秦渔准备的。……既然如此,为师就命你去做三件事情,等你都做成了,便可为我的衣钵弟子,得传历代地师风水秘法。”

游方:“哪三件事?请您老吩咐。”

刘黎却不回答,岔开话题道:“为你的事折腾了一整夜,我感觉有些饿了。”

其时天光已经放亮,远处湖边已有走动的人影,过不了多久,颐和园的工作人员就会上班了,他们不适合继续在清宴舫上坐着。听老头说饿,游方赶紧道:“我们去吃饭吧,边吃边聊,您老人家想吃点什么?”

刘黎:“涮羊肉。”

游方一愣:“大热天还是一大早,吃涮羊肉似乎与时令之气不和。”

刘黎一瞪眼:“你一个血气方刚的愣小子,大热天早上吃涮羊肉当然觉得燥得慌,而我老人家这么大年纪,可怜昨夜还与聚阴阵相斗,现在感觉像是三九天呢,暖暖身子有什么不可?”

游方赶忙道:“既然如此,来一顿羊羯子火锅岂不更好?”

刘黎不瞪眼了,嘟囔道:“那当然更好了,但是这么早,北京牛街的羊羯子店开门吗?”

游方:“师父放心,都交给弟子安排好了,您喜欢去哪家店,就算没营业,花多少钱我也让他们先做一锅,一定让您老吃好。”

刘黎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将古剑秦渔与寻峦玉箴还给游方道:“那还不快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