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四十二章、点点幽蓝

遭遇这种突发状况,游方有两个选择:要么过去看看热闹,但那样可能会有危险;要么赶紧料理完杀人现场离开,他自己还有一大堆麻烦呢。而他却站在胡旭元的尸体前愣了片刻,因为感觉很奇特,山梁那边强大的威压气息中既包含着侵略感更多的却是安全感,这也太矛盾了!

难道是两个人,或者两件“东西”在对峙,分别对自己产生了不同的影响?对,一定是这样!游方突然想明白了这种矛盾感的来源,不是用灵觉感应到的,他也不可能将灵觉延伸到山梁那边去挑逗那么强大的气息,而是猜到的。

怎么形容这种感觉?游方没有经历过所以说不清,以他能回忆起的场景勉强类比,山谷那边好似有两只活生生的沧州铁狮子,毫不掩饰彼此的威压之气。这股气息是突然弥漫开的,说明他们刚才还是含而不发,此刻陡然进入一种针锋相对的警戒状态,但山梁那边的地气并没有产生剧烈的波动,说明他们还在对峙并没有动手。

游方很清楚,就那种侵略性的威压气息来看,假如是冲着自己来的,在这荒郊野外他根本逃不掉,试想一下一只活的沧州铁狮子,能主动运用自身的灵性发出攻击,并不需要跑多快,在这里很容易就能“镇住”游方。但这股气息似乎被挡住了,另有人应该在保护他,会是谁呢?

刘黎!游方能想到的只有那怪老头了。至于另一个人,应该是胡旭元的同伙,游方从未得罪过那等高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看来刘黎与胡旭元不是一伙的,而他们今天都在八大处遇到自己了,却因为各自的原因都没有露面。

至于胡旭元,当然是想暗中设局害自己,他已经这么做了。而刘黎,之所以不露面可能是发现了自己身处险境,于是在暗中保护。实情究竟是不是这样,到山梁那边看一眼便知!

游方小心翼翼的绕开胡旭元的尸体,全身劲力虚凝,轻手轻脚穿过树林向山梁上走去。这是一片香山一带典型的红树林,初秋时节叶子的边缘还带点浅绿,而叶脉已呈深红向外逐渐变淡,就似侵染的血迹。游方的身法再轻悄但也不会飞,脚步在落叶上发出轻微的沙沙声,他很注意控制步伐节奏,借助周围风声的起伏掩护。

越接近山梁,那边谷中的威压气息感觉就越为强烈,灵觉中又听见秦渔发出的声音,竟如少女的呻吟,剑身上也有点点光芒流闪,就似月下潭水的波光。

……

2010年九月二日黄昏时分,香山西麓无名谷中,当代地师刘黎站的笔直,神情少见的严肃。他左手将一面罗盘平端在胸前,正是从游方家中偷走的那块明代老盘子,而右手背在身后做了个藏刀势,手中持着一把家伙,看制式竟然是民国抗战时期老式步枪上的刺刀。

罗盘天池中轻飘飘的磁针此刻却显得凝重无比,并不朝向南方,而是指着三丈外与刘黎面对面站立的另一个人。

此人身材很健硕,穿着休闲西装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双手与面部的皮肤很细嫩几乎看不见皱纹,略有些凌乱的半长发乌黑发亮。这些通常都是年轻人才具备的外貌特征,但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年轻了,至少也在五十开外,至于多大年纪说不清楚,他的身材相貌保养的虽好,但掩饰不住老成的气质。

他的周身一米外插着六杆黄旗,旗杆约有两尺来高,旗幡只有巴掌大小。山谷中无风,而这些旗幡竟然奇异的缓缓飘动,方向都指着中央的此人。他手中拿着一把怪异的东西,似玉非玉,细看竟像一只一端削尖、表面钻着一溜细孔、摩挲的异常光润的细长骨棒。

他的鼻梁略高,鼻尖略呈悬胆状,眼睛不大却蕴含精光,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但此刻看着刘黎却露出几分忌惮之色。他正在说话:“我敬你是长者,见面客客气气叫一声刘前辈,多年不见,为何突然现身此处拦住向某的去路?我们向家可未曾有什么开罪前辈的地方!”

刘黎的表情虽然严肃,但说话还是一惯的不着调,冷笑一声反问道:“拦你就是拦你,别把整个向家搬出来,难道你向左狐犯了法,要把向家所有人都抓去坐牢吗?”

原来对面那人名叫向左狐,他微微一皱眉:“前辈不要胡搅蛮缠,你我素无过节,今天是什么意思?”

刘黎的嘴角动了动,似是想笑,可是一点笑意都没露出来:“我倒想问问你是什么意思,先别管我为何拦路,你过去想干什么?”

向左狐有些不耐烦了:“我走我的路,与前辈无关。”

刘黎眯起了眼睛,表情很平淡可语气够狠:“干脆把话说明白吧,我与你师父有点交情,本不想为难你,今天你只要不过去插手,不给你那个不成器的外甥加徒弟当帮凶,我就不杀你!”

向左狐的脸色终于变了,有一股怒意上冲,周围的旗幡也发出猎猎之声,但随即又压了下去,怒气一收淡淡笑道:“刘黎,原来你是想管小辈们的闲事。”他的称呼变了,不再叫前辈而是直呼刘黎之名。

刘黎轻轻摇了摇头:“你这么大人了,有七十多了吧?我看也快老年痴呆了,当面说胡话,我此刻理会他们了吗,我在管你的闲事!”

向左狐:“论年纪我怎能与你比?自从六十四年前你被自己的好徒儿伤了之后,恐怕再也抖不起一代地师的威风了。听说你这些年还一直不消停,折寿的事情也干过不少吧?……对了,传人找到没有?听我一句劝,就别那么矫情了,你再挑剔不也是选中了冯敬那种欺师灭祖的弟子吗?……假如你有意,我倒可以给你引见很多青年才俊,徒弟随便挑,免得你老人家把那一身本事带到棺材里,既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历代地师。”

刘黎的脸色也变了,瞬间有怒气上涌,对方显然是说中了他的心病,但他也很快恢复了平静,鼻孔出气笑了两声道:“嘿嘿嘿,你给我介绍传人,就山那边的货色吗?说的难听点,就算他想欺师灭祖,也连门都摸不着。……实话告诉你吧,我还真看中了一个小子,就是此刻你外甥设局想害的人。怎么样,明白我为何要拦路了吧?”

向左狐意外的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看来我们之间有些误会,我这就去告诉旭元一声,不要出手便是。”

刘黎还在笑,但这笑声怎么听怎么觉得身上发寒:“拦住你的路,那小子可能伤的不轻,但总能保住性命。假如放你过去,他有十条命也得送在这里,你就老老实实陪我老人家在此聊天吧。”

向左狐:“前辈真的误会了,我是想去阻止旭元,这种事他本就不该做,对方又是您老看中的传人,还是及时化解恩怨的好。要是耽搁了,万一伤了那人的性命可就不好办了。”他又改口称刘黎为前辈了。

刘黎毫不掩饰鄙夷之色:“徒弟是你自己带到北京的,他溜出来做什么事难道你不清楚,他想得手的东西你也想要吧?于是放任他去做恶,回头自己坐收渔利还不用担此恶行,如意算盘打的挺好啊!……你比你师父可要差劲多了,他怎么把向家交给了你?”

向左狐的脸色变了好几变,双目中有凌厉的光芒闪现,终于还是没有发作,阴沉着脸道:“前辈真的仅仅是拦路吗?”

刘黎鼻孔一扬:“废话!”

向左狐追问道:“万一那人真有好歹,你也不追究?”

刘黎:“只要你今天不闯关,不亲自对他动手,我就不追究。”

向左狐:“那就把话说清楚,我想去阻止旭元,而前辈你挡着不让,真发生这种事,可不能怪我。”

刘黎断然道:“我不怪你。”

向左狐笑了,神情变的很轻松:“那好,我就陪前辈在这里欣赏一下香山风景吧,黄昏时分观将红未红之层林浅染,别有一番韵味,前辈以为呢?”

刘黎把嘴一闭,眼皮往上翻,干脆不理他也不看他了。就这么过了几分钟,向左狐见刘黎毫不动容的表情,忍不住又试探着问道:“前辈是认为那人能从旭元手下逃脱吧?故此不闻不问。”

刘黎还是闷葫芦一般不答话,向左狐又问道:“难道您竟会认为旭元不是他的对手?”

刘黎终于开口了:“我说你外甥今天要栽,你信不?”

向左狐干笑两声,眯着眼睛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刘黎的神情竟变的有几分戏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我这人一向不爱管闲事,在山上看见蛇也会绕道走。但有一次我在大道上走的好好的,一条蛇突然窜出来咬我,吓得我蹦树上去了,它当然没咬着。我从树上跳下来却把它打死了给师父炖汤喝,师父问我既然蛇未伤到人,我为何不放过它?……你猜我是怎么回答的?”

向左狐的神情有些紧张起来:“您是怎么答的?”

刘黎:“我对师父说,这条毒蛇隐藏在道边咬人,实在凶险。他自然咬不到我,但是后来人总会遭殃,不弄死还留着干什么,谁叫我遇上了呢?”

假如游方在旁边也许会感到惊讶,刘黎在少年时竟与他有类似的经历。但刘黎为人的风格、行事的手段乃至心性都与游方大不相同,甚至透着常人难以理解的怪异,难怪游方会在心里称呼他怪老头。他明知山那边会发生什么事,竟然只挡住向左狐插手,其余的不闻不问,也不管游方是否会送命?不论结果如何,这老头也够狠够绝不似善茬!假如换作游方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做,他定会首先设法阻止事情的发生。

话说到这里,向左狐眼中也有些疑虑之色,似是自我安慰般的问道:“前辈,你可知我徒儿的本事?我这次带他来北京八大处,就是为了出师行走江湖前的阅历与试练,他即将化灵觉为神识。至于那个年轻人,我在八大处见过,远不是旭元的对手。”

刘黎点了点头:“哦,你见过呀?果然是放纵徒儿行恶,否则你跟到这里来干什么,就是为了看徒弟得没得手吗?若想阻止的话早就可以阻止了。”

向左狐脸色有点挂不住了:“刘黎!你不要太过分,我向某并不怕你!你六十多年前受创之后早已威风不在,我是感念门中长辈的旧情才没有与你动手。……真为你可惜呀,好不容易看中一位传人,转眼又要遭殃。他怪不得别人,只怪他被你看中了。”

刘黎居然还有心思调侃对方:“你怕不怕,关我屁事!刚才不是说好了吗,只要你不插手,我也不管闲事,怎么还说个没完没了,堂堂一代宗门家主,啰嗦的像个居委会大妈。”

就在此刻两人脸色同时一变,他们在谈话时早已发动神识运转山川地气凝而不发,此刻不约而同释放出惊人的威压相互对峙,防止对方先行异动。刘黎点头一字一顿道:“引煞阵,破了,你外甥,快了。”向左狐冷笑道:“我徒儿已得手撤阵,不知那人生死如何,不是我不想阻止,都是拜你所赐。”

饶是刘黎奸猾似成精老鬼,向左狐心机阴险深沉,这两位世上罕见的高人也把事情给猜错了。刘黎认为游方已破阵,马上要收拾掉胡旭元;而向左狐说胡旭元得手,已自行撤阵。但实情是胡旭元此时已经死了,游方拔剑时后纵了一大步,不想溅自己一身血,落地时恰好踢断了一根插在地上布阵的骨头。

游方并不是先破阵后杀人,而是当机立断拔剑冲击,倚仗秦渔之煞厉,同时胡旭元这个脓包也很配合,让他直线冲入法阵杀了人,然后才无意间“破”了无人控制的引煞阵——其实破不破阵都无所谓了。

由于隔了一道山梁,那边又被煞气笼罩,而两位高人的神识暗中对峙相互提防,因此谁也不清楚山梁那边具体的情况,只是感应到有人放弃了对阵法的控制,片刻之后那座引煞阵就消失了。至于细节如何,要么亲自过去看看,那么等那边有人过来。

现在这种剑拔弩张的状况,他们当然谁都没法过去,刘黎阴沉着脸说道:“向左狐,你可以走了!”

向左狐同样脸色一沉:“刘黎,方才话说的明白,我未插手,你也就不能插手,难道此刻还想加害我的徒儿?回去之后,我自会责罚与管教旭元,但今天一定要将他带走。”

“你就等着为他收尸吧!”刘黎冷哼答话,眼中忍不住却有焦急之色。假如是胡旭元得手,一定会过来见向左狐,但老头似乎并不担心这种情况。真正糟糕的是,比游鱼还滑的小游子遭遇到这种无妄之事,一定会万分谨慎。如果他设法隐藏形迹躲了起来,偌大的北京城可不好再找;如果受惊之下迅速离开了北京,那就更难抓住了。

假如游方此刻溜走了,连“作案现场”都不处理,这两位高人还真的谁都拿他没办法。可是游方没走,而是小心翼翼的穿过树林向山谷这边来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山谷四面除了风声没有别的动静,似乎这一片天地都在沙沙作响。向左狐突然抬头向刘黎身后望去,脸色瞬间充血变得非常难看甚至很恐怖。只见远处山梁上、树影余光中悄然出现了一个人,身形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怎能躲过一直在守望彼处的向左狐?

他从山梁上刚一探身,向左狐就发现了,虽看不真切他的面目,但一眼就断定来者不是胡旭元!不禁神色大变。

刘黎是背对山梁而立,向左狐抬头变色,老头同样察觉有人过来了,不禁心中一惊,回头喝问道:“小游子,是你吗?”

游方只来得及大喊一声“小心——!”随即往后一仰站立不稳,如果不是撞在一棵树上,差点就滚了回去。就在刘黎回头喝问的一瞬间,两位高人动手了,是向左狐率先猝然发难。

见刘黎分神回头,向左狐眼中满是怨毒之色,毫不犹豫一挥手中骨刺,环绕周身的六面旗幡飘荡中忽然转向。最后两面旗分开斜指左右前方,对着他身侧的两杆旗,而那两面旗幡又收拢斜指左右前方,对着他身前的两杆旗。向左狐身前的两面旗幡,似是被无形的劲力绷的笔直,指向三丈外的刘黎。

随着旗幡一动,异象陡生!

“浩然”与“阴森”作为形容词通常用在含义截然不同的场合,但此时的山谷中真真切切卷起一片浩然的阴森之气,汇聚而来从向左狐的身侧绕过,顺着旗幡的指引如不断的激流向刘黎涌射而去。

其浓郁精纯到什么程度?提到阴气,很多人联想到颜色当然是发黑,然而它实则无形无色,看不见摸不着只能感应。可袭向刘黎的阴森激流竟有了肉眼可见的“色”,星星点点的幽蓝色似是世上最黯淡的火花,照不亮任何东西,但在黑暗中却可以看见。

点点幽蓝奔涌闪现,宛如阴森激流中锋利的波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