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四十章、精印若谷

在济南大明湖畔时,游方无意间走到了小沧浪亭,而刘黎就在那里等着他,并且说:“济南号称泉城,这众泉眼汇流的大明湖就是济南城的‘地眼’所在,而你我立足的小沧浪亭,就是此地眼的灵枢汇聚之处……假如你到了济南却不知来到此处,我还懒得再见你!”

八大处每一处的天地灵气都比大明湖要醇郁,三山环抱坐望京城、太行余脉(?)龙吐珠之地,是个体系完整的风水局,不算面积仅从风水角度看,其格局比整座济南城都大多了。难道老头还是在玩上次那一手,让游方到西山八大处灵枢汇聚之处去见他?但是,这几乎不可能!

为什么?因为八大处根本没这种地方!所谓灵枢汇聚之地,就是指某处典型的地气最为浓郁集中之处,灵觉的感应也最明显。这么大一个体系完备的风水局,肯定不止一处,游方转了一大圈,灵觉的感应是十二处,其中八处很明显就是灵光寺、长安寺、三山庵、大悲寺、龙泉庙、香界寺、宝珠洞、证果寺等八大处。

另有一处在前往证果寺的途中感应的很清晰,但是地方太偏、地势太险游方没有过去,那里叫摩崖谷,谷中的明代摩崖造像直到2001年才被重新发现。还有三处感应的很朦胧,离得很远在深山密林间人迹罕至之处,恐怕要到近处才能探明究竟。

从风水的角度,八大处应该叫十二处更贴切,而且这十二处灵枢汇聚之地隐约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有收拢凝炼天地灵气使之更为精纯之效,此阵不知何名,却使此处隐然自成洞天。

风水学中自然也有阵法之说,游方也在各种风水秘诀中看见过不少阵法,但扯淡的成分居多,他那时没当一回事。如果要他照猫画虎列几个风水阵法,也可以摆个样子说的头头是道,但自己却不明所以,今天来到八大处,终于真正明白了。

古人云一命二运三风水,按吴屏东教授的总结,传统风水真正的精髓在于利用与改造环境,最终追究天人合一的存在境界。而阵法,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其作用就是在利用与改造地气灵枢,环境是天然形成的,但它也可以人工引导与改变。

至于人的行为对环境的影响,例子不用多举,但很多杂乱无章祸福难料的影响未必与风水阵法相合。家居风水中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假如要在家中挂一面镜子,有很多忌讳与讲究,如果挂的地方不对会对居住者的精神状态产生不利影响,怎么挂,也可视作最简单的风水阵法的一部分。

至于真正的风水阵法,则要比一面镜子深奥的多,但原理是一致的。西山这十二处灵枢至少有九处存在古迹,既利用了原始的环境又加以人工的凿建,至于另外三处,非常可能也有古迹存在,只是在深山中尚未发现而已。

这十二处灵枢互相呼应,使天地精纯灵气有规律的运转而不破散,就是一种风水阵法。而显名于世的八大处古刹,不仅利用了原先厚重精纯的地气,它们本身也融入风水局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呈拢烟霞之势,旺盛的人气与信徒的愿力,亦有助于凝炼地气。天地之间如此巨大的阵法,简直不像是人力所能完成,可它偏偏带有历代人工的痕迹。

令人纳闷的是,八大处古刹不是在同一年代、由同一批人所建,最早始于隋唐,经宋、元、明、清历代修建而成,其中还有建国后在焚毁的原址上重建的。仔细想想也不意外,这八处都是佛寺,中土和尚们嘴里不说风水,但寺庙选址一直最讲究风水,不仅要找所谓的风水宝地,而且要与整个风水局相融相合,切忌不伦不类格格不入。

现在很多地方开发旅游项目,盖座庙充作景点,很突兀的杵在那里怎么看怎么别扭,当真是不伦不类格格不入,很多人应该都见过。而西山八大处的凿建,真正做到了一脉相承的相融相合,所以能在有意无意之间隐然形成风水法阵。

能领悟风水阵法之妙,游方很有收获,但是麻烦也来了,在这样一个天人大阵之中,上哪里找灵枢汇聚之地?假如刘黎的意思是让游方在午时之前将这十二处都走遍,不可能,别说是游方,刘黎自己都办不到。

自古风门中人,都讲究“翰林的身价、媒婆的嘴、挑夫的腿。”所谓翰林身价一方面是指看风水要价高,另一方面要将五行八卦说的头头是道显得很有学问。所谓媒婆嘴一方面要会吹,另一方面是在私下里勤于打听各地情况。所谓挑夫腿就是这行吃苦的一面了,为了寻找风水宝地,深山老林有路无路的地方都得钻。

就算游方有一双挑夫腿,想要将深山中另外三处灵枢探明也不是一、两天的事,那里可没有开发好的旅游线路,有的地方根本无路可走。刘黎显然不应该这么为难他,那么,老头意思可能是让他寻找整座风水局的地眼所在。

这也难啊,因为地气已经形成法阵,原始风水局的地眼已化为十二处灵枢。理论上有一个办法,用灵觉扰动整片西山的地气,感应十二处灵枢相呼应的中枢,但这仅仅是理论,谁也不可能办到。游方在每一处古刹中还要注意收敛灵觉含而不发,更别提扰动整片西山了,除非他是如来佛。

还有另一个笨办法,那就是亲身走遍西山的每一寸地方,如果正好踏入地眼,灵觉会感应到所有灵枢的呼应,但这个办法更加不可行。假如是个外行佛教徒,一定会认为八大处的地眼在灵宝寺的佛牙舍利塔处,但游方知道不是,那里只是地气最为浓郁精纯的一处灵枢,而非整座风水局的地眼,他上午已从塔下经过。

游方从刘黎那里学到最大的本事就是掌握与利用灵觉,但今天遇到难题时,却发现无法借助于灵觉,还是得用自古风水术士最传统的老办法——看风水。

怎么看?在山中当然看不清地势全貌,还是先找制高点吧。游方转身朝宝珠洞上方翠微山主峰走去,十分钟后来到山巅。放眼四望,风景真好啊!但风水地眼,没看出来。

不是游方学艺不精,一方面八大处公园的人工修建对原始地貌干扰很多,另一方面,遥望之法不能准确的定下风水地眼,只能得出大概的印象,范围越大、越复杂的风水局中越是如此。

游方在山巅看风水,找到五、六处可能是地眼所在大概的范围,这些地方,也不是一、两天功夫能实地勘验完毕的。实在没办法了,只剩下最后的、也是游方很不愿动用的一招,那就是运转尚未掌握明白的心盘术。

运转心盘不需要释放出灵觉,但需要一面感应灵敏的罗盘为灵引才容易发动,可是游方现在没有罗盘。他只能以心念为天池,含而不发的灵觉对地气的感应为针,今天所探查的地貌为盘,已确定九处灵枢为盘中参照,第一次尝试着发动纯粹的心盘术。

心盘运转之时,眼前所见不断的变换,八大处一处一处消失,仿佛西山又恢复了千年之前的风水原貌。接着又逆转心盘,八大处一处一处浮现,“心像”可观察风水阵法连续的变化,终于确定其呼应中枢所在。游方心中似有灵光一闪,想起了刘黎给他的那本秘籍中“化境而观、自在出入”这八个字,似有所悟,但紧接着身心就被疲惫感吞没了。

运转心盘只是几弹指的功夫,但精气神消耗之大常人难以想象,游方腿一软差点没一屁股坐倒在地。八大处的地眼所在竟毫不偏僻,就在大悲寺北面不远的精印谷,那里也是西山八大处着名的景点之一,游方为了赶时间转遍八大处,来时的路上没有绕道进谷,否则可能早就发现了,你说冤不冤?

下山时游方的腿有些发飘,没有再逞能步行,花了五十块坐索道,然后折返进入精印谷。无论刘黎在不在那里等他,游方也要尽快赶到,因为他现在的灵觉很虚弱,体力与反应也大受影响。只有在那里,才能利用所有的地气灵枢滋养形神,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否则万一遇到什么凶险,可不好应付。

地眼之处藏风而有泉,风水局才算完美,八大处着名景观“水谷流泉”在此处最佳。此谷深不过四丈,长不过一里,但游方一踏入谷中就感应到一片沛然的冲击力,立即凝神内养,以跨步行桩之法缓步前行,将心神浸淫其中,宛若融入长江大河。

这里不仅仅是八大处的风水地眼,还有别的玄机。自古很多画蛇添足人文景观多多少少破坏了自然环境的和谐,但精印谷中的人工雕饰,与此处地眼结合的相当完美,更难得它是当代人所为。

千余枚古代图章依地势铭刻于天然山石之上,从考古学发现最早的“殷商三印”,到秦印、汉印、唐印、宋印、元印、明印、清印渐次展现,与深山幽谷浑然一体,地气灵枢呼应中竟折射出诸般精妙,在方寸之间感受轻灵地气与厚重古风的辉映。

沿着历史年代与文明传承的印记走过,胸襟若谷却留精印于心。游方当然没有发动心盘术,灵觉却自然而然隐约有发动心盘术的感应,它随着外界灵气运转,感觉毫不疲惫如绵绵不息的滋养。游方有一丝朦胧的顿悟:真正的心盘术,不应只单纯的感应地形、地势的变化,而应该感探更广博、更精微的天人变迁。

究竟是否如此、又怎样掌握与运用、届时有何玄机?游方却说不清,他的功夫与修养都远未到那一步,所谓心盘术只是自己琢磨出来的一点皮毛,今天总算窥见了一丝门径。

尽管脚下很慢,但二十分钟也将精印谷走到头了,刘黎的身影仍然没有出现,游方的猜测错了!他却没有离开,转身又折返入谷,心神徜徉谷中款步行游,如是者三,待到精气神已完全恢复,游方终于略感不安的停下了脚步。

时间已经快到下午五点,不久前谷中的游客还很多,此时已很少,而且都是脚步匆匆赶着下山的。山野中的景区就有这个特点,别看白天游客熙熙攘攘,但是到了下午五点,很快就会走空不见一个人影。再过一会气温下降会导致山间空气对流,往往都会起风,掩盖住谷中的声音。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他也应该赶紧走了。

游方终于离开了八大处,没有在此地见到刘黎。他当然感到失望与遗憾,但是今天的收获也很大,对风水阵法有了直观的理解,也窥见了心盘术真正的门径,这一趟绝对没白来。与此同时,他也不禁有些担心,老头失约了,会不会是老马失蹄出了什么意外?随即又在心中安慰自己,刘黎那么大本事,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想必是有事耽搁了,或者又在与自己开玩笑?

假如真是开玩笑的话,这老头真够气人的,但游方也不计较了,毕竟这一趟收获颇丰,只要刘黎没有拿着盘子开溜就行。一边想一边走出公园大门,下意识的向周围扫视一圈,看看老头是否躲在一旁偷着乐呢?

他没有发现刘黎,却意外的看见一位操京郊口音的当地人迎过来道:“老弟,要出租车吗?苹果园十块,安河桥二十,想去哪儿您给个价,一定便宜。”

这司机不打表开价可真便宜,看来是伪造手续私自运营的黑车。近年来随着城市的扩建,京郊一带很多农民的土地被征用开发,人也入了城市户口,虽然有补偿大多也分了房子,但也需要找营生,有不少人在干黑出租,游方并不吃惊,可意外的是这人怎么找上自己了?

这人是穿过一群人直接冲游方过来的,没有理会身边也准备打车的游客。游方当然不认识他,假如刚才不是观察四周人群寻找刘黎,也不会注意到这个可疑的细节。应该是有人授意这个出租车司机,在此专门等着接他走。

会是谁呢?游方第一念想到就是刘黎,试探着问道:“我直接去天安门,多少钱?”

司机笑了:“五十,行不?”

靠,真便宜啊,现在可是市内的下班高峰,市中心堵得很,就是黑车也不能这么优惠啊,分明有问题。游方想了想还是跟司机走了,假如是刘黎的安排,他倒很乐意看看老头又在耍什么花样。假如有别的猫腻,游方还不至于怕了这个司机。

车是一辆七成新的索纳塔,虽然挂着出租车的标志,但游方看出来果然是辆黑车。副驾驶座位上已坐了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游方问道:“怎么还有一个人?”

司机解释道:“当然是拼客了,否则五十块送你到天安门我还不得赔死?放心,不再拼了,您上车咱就走。”

司机的话倒是解释了车费为何这么便宜,但显然在撒谎。一般出租车拼客,司机揽活问的第一句都是“您去哪?”顺道才能拼一车。而这个司机对游方说的第一句话,意思明明是不论他去哪里都能便宜,根本没考虑车上另一位“乘客”。他自以为把话圆的很巧妙,殊不知在看似有些文弱的游方面前,这套把戏太小儿科了。

前排另一位所谓的“乘客”,应该是司机的同伙。游方又纳闷了,难道又猜错了,这两人不是有人安排来接自己的?很可能真的不是,自己这一天被不露面的刘黎折腾的够呛,都快神经过敏了!

他们难道是剪径强人?专挑看上去好对付的、落单的外地游客下手,骗上车拉到荒郊野外谋财害命?假如真是这样,那他们今天可倒大霉了,竟然撞上了游方,想想都好笑!

车开出八大处不远,路就走“错”了,游方假装疑惑的嘟囔了一句:“怎么奔香山了?”

司机干笑一声解释道:“刚刚听交通台广播西五环和苹果园大堵车,我绕一下,放心,五十块肯定送你到地方。”

果然是往无人荒郊拉,而且游方能感觉到这两人对自己存有歹念。他们坐在前面可是后背与双肩的肌肉不由自主的发紧,虽然没有回头,但精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游方内家功夫“有触必应”的境界不是白给的,至于灵觉,对付他们还用不上,只是两个普通的歹徒而已。

今天的遭遇可真有意思,既然没有见到刘黎,就顺手拿他们出口气吧!他已经在心中盘算,待会儿怎么处置这两人?想着想着,望着前方道路突然心念一转,意识到另外一件事,最好别再往前走了,就在这里解决吧。

前方的地势很险恶,两山夹一沟,远望煞气很重。游方想到了江湖术中“钓鱼”的手段,其中之一就是故意制造危险事件,反而能降低一个人的戒心。此话听起来矛盾但有道理,比如游方识破了歹徒的真面目,根本不会怕反而会在心中暗自得意,假如动手时有高人突然暗算,情况可不妙。

这种手段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两个歹徒真有恶意要亲自动手,而非仅仅要把游方带到某个陷阱中等待别人动手,他们甚至不知道暗中还有其他偷袭者的存在,因此才能真正吸引高手的注意力。

不论情况是否如此,只要存在这种可能,游方也不会再往前走了,他要在歹徒没有达到预定地点之前,给那两人一个提前动手的机会。想到这里,他突然开口道:“司机师傅,靠边停一下!我憋不住了要撒泡尿,下午在风景区忘了上厕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