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三十章、诲盗

这二位一开口,游方打了个激灵,眼前幻境消失,又“回到了”墓室中。受外缘所扰又得外缘之助,幻境破灭游方躲过一劫,其巧妙之处与沧州铁狮子面前被屠苏拍了一下类似。又有游客来参观这间墓室,一共有四个人,还打着小手电。博物馆外就有卖手电的小贩,不仅卖手电,还有地图、头戴式简易矿灯,给游客增添一种地下探险的气氛。

如果眼睛适应了,其实游方站的位置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墓室里的灯虽然坏了,但甬道里还有昏暗的光线透过来。而游方是站在墓室门口,面对甬道的方向抬头看着门楣上方的壁画,就似一个胆大的游客钻入这间墓室中借助微弱的亮光在细细观赏,外人看不出太多的异状。

只见墓道门口站着一位约五十多岁的妇人,年纪不小但保养的很好,看身段眉目年轻时也是个美人胚子。臂弯里挽着一位大姑娘,看五官相貌应该是她的女儿,比妇人多了几分英武之气,穿着米色的短袖衬衫,嘴里说吓了一跳,但脸上的表情却含嗔带笑。她们身后站着两名十八、九岁的少女,看打扮应该是学生,探头探脑神情有些害怕。

“咦,这不是谢警官吗,来洛阳旅游啊?这位是阿姨吧……阿姨好!”惊魂甫定的游方悄悄伸手擦了擦冷汗,暗道一声侥幸,抬头却认出了对面说话的大姑娘,正是穿着便服的谢小仙,立刻很客气的打招呼。

“小游子,怎么是你,什么时候跑到洛阳来了?”谢小仙也认出了游方,这位警官对他的称呼与刘黎一样。

谢母伸胳膊肘捅了女儿一下:“你这丫头,哪有这么叫人的?”

游方赶紧解释道:“没关系的,我就姓游,年纪也不大,谢警官这么称呼我习惯了,听着亲切。”

后面两个少女显然是松了一口气,也插话道:“原来你们认识啊,太好了,多了一个男的总算多了点阳气,一起参观吧。”另一个说道:“你刚才在看什么呀,那么认真,这里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清。”

游方笑了笑,暗自深呼吸,指着门楣上方说道:“很有名的一幅壁画,叫神虎噬女魃……”

事情就是这么巧,谢小仙陪母亲出来旅游,恰恰也到了这家博物馆。而那两名少女是在参观路上遇到的,这里面挺吓人,就结伴一起走了。既然遇到了游方,五人组成了一个临时团队,继续在这个博物馆里参观,游方还充当了临时解说员的角色。

有内行人解说与自己稀里糊涂的去看,感觉是大不一样的。谢母很惊讶这位年纪轻轻的小伙竟有如此渊博的“学识”,能将这些古代的葬制包括建筑结构、装饰风格、堪舆原理介绍的如此详细,侃侃而谈完全就像一位专业的学者。不禁悄悄问女儿道:“是你们北大的同学吗?哪个专业的,我看不像学生倒像个老师,就是太年轻了。”

谢小仙清楚游方曾在北大蹭过课,但不是正经的学生,于是很婉转的答道:“是在北大认识的,叫游方,我经常看见他在考古文博学院听课。”

谢母微笑道:“这小伙名字挺有趣,人长的很端正学问也很好,文质彬彬的胆子倒不小。”

她说的胆子不小当然是指游方一个人站在黑咕隆咚的古墓室中,还凝神忘我毫不害怕的样子,谢小仙一语双关的答道:“嗯,他的胆子是不小!”

走出这条甬道时,游方暗中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午饭点早就过了,按他与刘黎打的那个赌,自己应该赢了。他却没有太多高兴的感觉,仍有些惊魂未定感到后怕。很多以前从未亲身经历过的玄妙之事,这两天接二连三的撞见,看来所知越多所忌也就越多,吃一堑长一智,都是教训呐!

闲话少述,五人又继续参观了两晋、隋唐、宋代等墓葬展示区,终于钻出地面走出了展览大厅。重见天日的感觉真好啊,地面上阳光明媚,空气炽热,有些园圃外的地砖夹缝生满了杂草,可以看出这里繁华过又衰败了,其实除了爱好考古或追求神秘的刺激,一般人都不会喜欢进墓室,就像好人都不愿意进局子一样。

在荒草间漫步,几人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仿佛一点不在乎刚才的阴森气氛。这时他们遇到两个小伙子,似乎刚从地下跑上来,惊魂未定气喘吁吁的,谢小仙悄声笑道:“被鬼吓着了。”谢母笑眯眯的说道:“怕啥,就算有鬼,他们能出来溜溜?再过千百年我和他们都一样,怕鬼等于怕将来的自己。”

这位长辈说话倒挺有哲理的,游方抿着嘴暗中点头,那两位少女插话道:“我们几个再一起去看皇陵好吗?”

游方此时已经知道,这两个女孩是家住洛阳的大一的学生,趁着周末出来玩的,居然钻进了古墓博物馆。她们所说的皇陵,是指位于馆区西院内北魏世宗宣武帝景陵,其他人也都欣然点头。这座略显荒颓的景陵规模不如北京市郊的定陵,葬制也有很大的区别,但游方感觉其中某种难以形容的苍凉气息却比定陵要浓厚。

从景陵出来,博物馆已经参观完了,那两名少女却对游方很感兴趣,主动邀请道:“帅哥,谢谢你今天做护花使者兼解说员,晚上请你吃顿饭好不好?”

游方愣了愣,现在的女孩这么大方吗,勾搭小伙都这么主动?谢小仙笑着摆手道:“你们两个没工作的学生请什么客,组团玩了一下午,就一起吃个晚饭吧,姐姐我请客。”

行啊,八大门的碰见六扇门的,啥时候有这种待遇了?走江湖只被警察铐过,可很少被警察请过,游方也不客气,点头就答应了,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小饭馆吃了顿晚饭。吃饭时把大大小小几位女同胞吓了一跳——这小伙也太能吃了!没办法,游方又饿了。

好不容易找了个停筷子的机会,谢小仙耳语问道:“好几个月没见,听说你去过一次南方,今天又从洛阳冒出来,找到吴教授了吗?”

游方暗自叹息,没有说实话:“一直没有消息啊,不知他老人家在哪里疗养,希望他能好好休息吧。”

谢母见他俩说悄悄话,忍不住问了一句:“聊啥呢?”

谢小仙摆了摆手:“没什么,一点私事,你就别打听了。”

谢母一见这个情景,心里就泛起了嘀咕,看来这两人之间还有小秘密,难道关系不一般?看这小伙也挺不错的,通过一下午的接触,勉强算得上才貌双全吧,就是看年纪比自家闺女小了几岁。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开口问道:“小游,你今年多大了?哪里人呀?……怎么认识我家小仙的?在北大经常见面吗?”

怎么认识的?游方与谢小仙对望一眼,隐含的表情既有些想笑又有些尴尬,不约而同回想起结识的经过——

……

“小仙,你搞错了吧?那一箱子碟片我抽看了好几张,不是毛片啊,都是正常电影。”——这是两年前的一幕,说话的是中关村派出所里的同事张大姐,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女子。

那天谢小仙将游方带回了派出所,来了个“人赃并获”,抓住携毒的要验货,抓住卖毛片的当然也要验一验碟,看看里面究竟有怎样的黄色淫秽内容?一般这种工作都由年纪较大的女同志负责。

谢小仙摆了一个乌龙,张大姐随手抽出一张碟放进机子里一看,是《大话西游》,再换第二张,是《珍珠港》,又连续换了几张,分别是《蜘蛛侠》、《兵临城下》、《泰坦尼克》。张大姐意识到谢小仙抓错人了,把她叫来说了几句,言语之中对这位刚参加工作的新同事很客气,但也掩饰不住责问的意思,有些嫌她没事找事。

游方在派出所受了一顿教育或者说教训,最后还是被放了,谢小仙让他签名登记,又把人给带了出来。迈出派出所的门槛时,游方转身鞠了一个躬:“谢谢警官的教导,以后一定不再添麻烦,您就不用送了!”

谢小仙一直跟在后面盯着他的后脑勺呢,满脸的懊恼与不服气,此刻板着脸道:“少油嘴滑舌的,今天是我弄错了,但你在大街上捧着一盒光碟鬼鬼祟祟的样子,没法让人不误会。”

游方以诚惶诚恐的表情答道:“警察姐姐真是误会了,我就是做点小生意糊口,诲淫诲盗的事情从来不干。”

谢小仙粉脸一寒:“我看未必!那些虽然不是毛片,但都是盗版碟吧,不然怎么会没收你的?中关村像你这种人多了,派出所管不过来,工商所也得管!”

游方微微一怔,旋即连连点头道:“对对对,警察同志教育的对,从明天开始,不,就从现在开始,这买卖我不干了,我对着警灯发誓!”

谢小仙一摆手,不耐烦的说:“快走吧,你这个小游子,别让我再抓住你。”

……

游方第二次见到谢小仙,已经是一年半之后的未名湖畔,那时他在北大蹭课,这天下午背着包夹着坐垫正从图书馆出来,还和一道的“同学”打了声招呼准备回家,迎面碰上一位二十三、四岁的女子,粉脸透红身姿挺拔迈步间很有些英武气息。

两人打了个照面,四目相投都有些惊讶,谢小仙首先说话:“小游子!怎么是你?原来你也是北大的学生,哪个专业的?”

游方碍于面子,当时没有说实话,而是很“害羞”的答道:“真巧啊,在这里遇见你了,我是考古文博学院的。”

谢小仙的语气比一年多前缓和了不少:“好冷门的专业,上次在中关村是怎么回事,你是在勤工俭学吗?”

游方顺着话茬点头答道:“对,就是想赚点学费,被你给抓住了。”

谢小仙说话不由自主又带出了职业习惯,年纪不大口气挺老:“勤工俭学也要注意方式方法,违法的事情不能干,你还年轻,又是北大的学生……”

游方赶紧打断道:“那种买卖我已经不干了,自从见到你之后就不干了。……你今天怎么穿便装,是来执行便衣任务吗?要到图书馆里抓坏人,需不需要我帮忙?”

谢小仙笑了:“我们是校友,我在法学院读在职硕士,工作也调到燕园派出所了,正准备去图书馆查资料呢。”

游方一闪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那快请进吧,就不打扰你学习了。”

……

游方第三次见到谢小仙,是在一个周六,偶尔路过某学生活动中心的门口,发现这里很热闹,外面至少有几百号人在围观,有人还奋力往门口挤。假如是在校外的大街上,这种场面早就把警察招来了,但节假目的北大校园里,经常有各种聚会活动,大家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不过眼前这个场面人有些太多也太乱了,怎么搞的跟超市打折来抢购似的?游方有点好奇也施展身法挤进人群一看究竟。这些学生谁能挤得过他,很快就钻到门口了,正看见身穿穿着警服谢小仙伸手拦人:“别挤,注意秩序!……拿报名登记表才能进来。”

旁边有几个女生大声问道:“我们进去报名还不行吗?”

谢小仙答道:“这里是选拔场地,报名登记请到历史系学生会办公室。报完名领了剧本自己选一段,准备好了再来,明天还来得及。”

游方在挤进人群的过程中,通过身边人的议论已大概了解到是怎么回事。有个剧组要拍一部电视剧,主题是反应当代大学生的精神风貌、学习、思考、爱情、生活,希望挑选真正的大学生担任其中的重要演员,美其名曰本色表演。于是剧组找到了历史系学生会的几个负责人,由他们代表学生会出面,在校园里张罗了一次挑选演员的试镜活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