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二十四章、回家

不用解释什么,吴老也看出了门道,白纸上特意描摹放大的这一块图案,就是树干虬结扭曲的纹路,本无异常。但经过游方一标注,笔画勾连之间怎么看怎么像一个行草变体的“游”字,也不能说“像”,因为它本来就是!

绘制此梅瓶的画师有一种不经意间的狂放与玩世不恭,竟然在器物表面这么显眼的位置大大方方的签名,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惯,此人应该姓游。而且这个签名连熟悉汉字的中国人都看不出来,更何况那些老外呢?要不是游方特意指出,就连吴老都没注意到,一经点破之后,越看越觉得有意思。

吴老拿着放大镜在瓶子上观察比对了半天,有赞赏的神色还略带点自嘲,随后放下瓶子看着游方,语气似是责问的说道:“游成方,你的姐夫就是我的学生池木铎,从本科到博士,我带了小池九年,关系非同一般。这么长时间,你为什么一直不说呢?”

冷不丁听见这一句,游方有一种阴谋诡计被人拆穿的感觉,赶紧站了起来很尴尬的答道:“吴老听说过我,您早就知道我是谁?”

吴老笑了笑,表情难得有些狡狯:“我不知道,但我早就在怀疑。小池对我说过他小舅子的事情,而你叫游方,名字就差一个字,小小年纪精通风水,古董也玩的这么精,实在太巧合了,我没法不怀疑。”

游方低首而立,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又像个挨批评的学生,低声问道:“您老为什么不问我呢?”

吴老:“你不愿意说,应该有自己的原因,我又何苦点破呢?再说了,我只是怀疑,直到今天我才敢确定。早就听说你父亲游祖铭是一位仿古工艺高手,你认出这个瓶子上的标记,不仅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也等于告诉我这只梅瓶的来历。”

游方有些意外:“您老不知这只梅瓶的来历吗?我刚才还以为你是在故意试我。”

吴屏东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它的来历,但刚才你点出了上面的印记,我又不是傻子,应该能想到,你一定就是游成方,而这件东西出自你父亲之手。……小游,我不问你也就罢了,你自己为什么一直都不说?”

游方很不好意思的挠着耳根:“我是觉得有点丢人。”

姐夫是北大文博学院的博士,如今已经是河南省考古所的副所长,而小舅子连大学都没上,是个离家出走的小混混,还厚着脸皮到北大来蹭课。在别人面前游方倒觉得没什么,但在吴老面前,他总感觉有些丢人,至少说出来是丢姐夫的脸。再加上吴老一直并未追问,游方也就没有主动开口交待。今天倒好,因为一只瓶子被一语点破小九九。

吴屏东也站了起来,伸手在游方的脑门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一记:“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也没有再多责问什么。

这天晚饭的时候,餐桌上烤羊腿的旁边就放着那只梅瓶,吴老一边吃一边看,一边看一边叹,一边叹一边赞道:“你父亲确实与众不同,不仅在工艺上能仿制古风,为人也颇有古风,培养出游成元与你,这两个孩子都不简单啊。”

别人夸自己老子,游方当然不能反驳什么,坐在那里却不接话表情也有些不以为然。心里甚至有点奇怪,吴老为什么要夸父亲?游祖铭不过是个伪造古玩的高手而已,一般搞考古鉴定的文物工作者最恨的就是这批人。

游方的表情吴老当然看在眼里,似笑非笑的问道:“你是不是对你父亲有点意见,不用否认,都写在脸上呢!……其实恢复古代工艺,也是文物研究中很重要的一项工作,我听池木铎说过,你父亲做生意有三条原则,是真的吗?”

其实游祖铭本人并不是出售赝品的文物贩子,而且他做生意还有三条原则:一是接活不还价,二是出货不说假,三是一定要留下独门打眼的印记。

游祖铭除了自行仿制一些古代工艺品之外,最主要的生意是按照客户的要求,专门订制某些古代器物的仿品。有客户拿着图样或写明要求来订货,游祖铭开价多少就是多少,从来不还价。如果对方觉得贵,那就别做。这也是拒绝某些客户的办法,假如某些活游祖铭不愿意做或者感觉不能碰,就会开出一个谁也接受不了的高价来。

游祖铭出手的每一件重要器物,都会附上自己亲笔所写的“说明书”,很明确的指出这不是古代原器,而是仿制什么时期什么地方的东西,该器物在历史上有什么典型特征,这件仿品出自何人之手。以上内容用毛笔在上等生宣上写清楚,并留下自己的签名与篆章。

因为生宣是透墨的,铺在下面的那一层也会留下同样的墨迹,游祖铭就把下面那层留在自己手里,连同器物的照片一起收藏。假如有人拿着东西出去当赝品行骗,一个不留神栽到警察手里,追查到白马驿游家这里来,游祖铭也能解释的清楚不会牵连进去。

最后一条原则就是留下自己的独门印记,假如知道破绽的话,一眼就能看出来。比如此梅瓶上隐藏的亲笔签名,不告诉你谁也不容易注意到,但一点破却很明显,是游祖铭最典型的印记之一。

听吴老这么问,游方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那三条规矩是我奶奶莫四姑传下来的江湖册门讲究,如果不守的话,奶奶会打断我爹的手。”想了想又一撇嘴道:“其实还不是自欺欺人,明知道来买这些东西的人都是想干什么,出去之后十有八九还不是被人冒充真品。”

吴老笑了笑:“是有自我安慰的成份,但说成是自欺欺人也不完全对,至少没有自欺。天下这么大,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都有,能守好自己的门槛,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已经不错了。刀能杀人,难道铁匠铺就要关门吗?他就是干这行的,人在江湖还能怎样,否则拿什么把你们姐弟养大?”

游方:“对对对,您老的话当然有道理,人在江湖还能怎样?我并不是有成见。……但说穿了也就是这么回事而已,您老不必那么夸奖,也没有什么好夸的。”

吴老却饶有兴致的解释道:“年轻人,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夸你父亲还有另外的原因。……我问你,宋有五大名窑,明三代与清三代中国瓷的水准达到巅峰,国人常引以为豪。英语里的中国与瓷器可是同一个单词,但是到了当代,提起陶瓷艺术,你能想起什么?”

游方挠了挠后脑勺:“好像没太多值得大书特书的。”

吴老意味深长道:“再过千年,我们能给后人留下什么珍贵文物,能够代表一个时代信息?我认为你父亲这种人,应该创造属于自己的当代器物,他已经具备这种素质,恰如几百年前的那些工匠与艺术家。”

游方微微一怔:“吴老言重了,我父亲确实挺有能耐,但达不到您说的这种层次!”

吴老反问道:“不去做,怎会达到?至少他已有这个潜力,自己也一定想过,既然拥有如此技艺,那么所追求的人生境界究竟应是什么?”

听到这里,游方突然站起身来,自己去厨房的窗台上拎过酒瓶,拿来一个杯子倒了满满一杯酒,双手捧起,很认真的说道:“吴老先生,我敬你一杯,替我家父谢谢你!您这番话,我一定会转告他的,这些年来家父自己确实可能想过,您老是一语道破天机。”

吴屏东也不客气,看着游方喝下满满一大杯酒,又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转告你爹啊?是不是很久没回家了?小小年纪离家出走闯江湖,究竟与家里有什么矛盾和成见?”

游方含含糊糊的说:“也没什么矛盾,一点小事情,家务事而已。”

吴屏东:“我听小池提到过,你姐姐还有其他家人都挺担心你的。”

游方低头道:“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吴屏东:“是啊,你这种孩子在哪里都能混得开,说担心有点多余,说关心总可以吧?……再问你一句,你说你父亲做生意有三条规矩,假如不守,你奶奶会打断他的手。那么你将来做同一门生意呢,是不是也得继承这三条规矩?”

游方嘟囔道:“我没想干这行,假如真干的话,规矩当然会守的,学手艺的时候就说的清楚,要么答应要么别学。”

吴屏东追问:“假如你一不小心坏了规矩,你父亲是不是也要打断你的手?”

游方随口答道:“说是这么说,够呛真能这么狠,给个教训一定的,我毕竟是他亲儿子。”

吴老突然笑了,慈眉善目很是和蔼:“原来你也清楚,家人到底是为你好的!……就别绷着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马上就放寒假了,准备回家过年吧。小池今年要与成元一起到你家过年,我明天就给他打个电话,说在北大遇到你了,你春节也要回去。”

在外面飘的时间不短了,早先的尴尬以及心里那点小疙瘩回头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父亲与兰阿姨在一起只要日子过的好,不也是好事情吗?游方早就想回家看看了,但总觉得在外面还没混出名堂,面子上有点抹不开。今天吴老给了一个台阶,游方很痛快的顺着下来,决定回家过年,以前的小矛盾不必再提。

总不好意思空手回去,寒假前游方去了一趟潘家园市场,给奶奶、父亲、姐姐、姐夫以及莫家原的各位长辈淘了一些惠而不费的小件古玩当礼物,总共花了八、九千。转念又想了想,也别显得自己太小气,最后给兰阿姨也买了一份礼物。

在回家的路上,游方的心情还有些忐忑,不知家人会给什么脸色。但是等到下了车,远远望见白马驿的村口时,心头陡然一片温热,连眼圈都止不住的红了。回到家中,姐姐与姐夫已经到了,没有担心的情况出现,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就似在外地上学的孩子放假回家一样。

父亲很高兴,晚饭时多喝了好几杯,兰阿姨也很热情大方,而奶奶莫四姑看着游方带回的礼物,更是笑的合不拢嘴。只有姐姐游成元一把揪住游方的耳朵,把他拎到一旁教训道:“你这坏小子,说走就走,一去这么长时间才回家!”随即被奶奶打落手臂道:“别这样,成成已经是大人了,自立门户有什么不对?你看他在北京买的东西,一件都没被打眼,不错,有出息!”

2010年2月,游方在家乡很开心,一家人团聚其乐融融。大年初一,游祖铭特意代表儿女晚辈一起给吴屏东教授拜年,但电话一直没打通。游方在家中一直呆到正月十五,过完元宵节才回北京,临行前还装出一副学业、事业都很繁忙的样子。年轻人好面子,他的底细家里人估计都很清楚,但谁也不点破什么。

在火车上仍然打不通吴老的电话,原本很欢畅的心情莫名变得有些不安,到了北京游方没有先回自己的住所,而是提着从家乡带来的礼物,直奔燕园附近吴老的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