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九章、大明湖畔阴魂不散

游方拍了拍扑通乱跳的胸口,又揉了揉太阳穴,今夜的状况比昨夜更糟糕,简直没法睡了。他到卫生间洗了个脸,双手支撑着大理石洗手台看镜子中的自己,自言自语的问道:“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内心深处有大恐惧,你究竟在害怕什么?”

镜子中人自不会答话,游方又接着自言自语道:“有什么好怕的,人都杀了,还在乎恶梦吗?……‘你的脚呢?’我居然会这么问,真是搞笑!”想到这里,镜中人露出了笑意,游方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擦干了脸又回到了房间里。

他决定不再躲避,再次面对所谓的元神之伤与内心深处的惊怖。这一回没有在床上打坐,而是凝神调息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收摄心神入定之法并不一定要打坐,行功深处,行走坐卧皆可,内养心法本就可以站桩习练,所谓站桩并非一动不动,比如游方此时练的就是跨步行桩。

房间的空间有限,游方五步一转身来回行走,调息入微收摄心神,杂念不起屏退外缘。静极之时果有异相丛生,与昨夜一样,耳边听见四面有悉悉索索、哗啦哗啦的声音交替起伏;眼前恍惚看见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洞中有微弱而清晰的哀号与惨笑;鼻息中闻到一股硝烟与血腥的气息,不仅发自洞中也沾满全身……。

除此之外还多了一种声音,如泣如诉似轻吟又似呜咽,正是刚才的梦境中那诡异女子所唱。此时的游方很清醒,能分得清内外的区别,被魔境所扰与沉沦于魔境的不同就在此。这声音似来自房间里,更准确的说来自衣柜里那个背包,背包里有封存在木匣中的古剑。

他这才想起此声白天就听过,铁狮子前被威压之气镇住心神之时,听见了背后古剑发出的呜咽之声,与梦中女子的吟唱一模一样。往好了说,游方又具备了一种以前所没有的“能力”,可听见古剑之声;往坏了说,困扰游方的麻烦又多了一样,莫名被梦中“女鬼”的吟唱缠绕。

游方却没有理会什么好坏多寡,幻境一起,他就开始默诵经文:“行者既觉知魔事,即当却之。却法有二:一者修止却之。凡见一切外诸恶魔境,悉知虚诳,不忧不怖,亦不取不舍,妄计分别,息心寂然,彼自当灭。二者修观却之。若见如上所说种种魔境,用止不去,即当反观能见之心,不见处所,彼何所恼,如是观时,寻当灭谢……”

说来也怪,写在纸上的文字含义游方并非全然透彻,但按怪老头刘黎所教的默诵之法反复念诵,竟自然而然清楚明白。这一段文字其实很通俗,游方既读过不少风水古书,能理解也正常。口中不发声,却在心念中朗然诵出,音节抑扬流畅自然带着震撼鼓荡,有类似滚雷的回音。

脑海中的回音滚滚,渐渐压住了种种魔境幻象的干扰,将之震散驱离。怪老头教的法子果然有效,到最后这诵经之声仿佛融入跨步行桩的内劲运转中,在腑臓筋骨中沛然流转。早年听三舅公说过,内家拳法练到高深境界可发出虎豹雷音,这诵经之音又算什么?看样子并不像一门武功心法。

此时的游方还不清楚,刘黎所教法门就叫“小雷音诵”。不是人人习练时都有雷音滚过腑臓筋骨的感觉,像游方这样习练内家功夫到了一定的境界才行,单凭默诵不会这样。

跨步行桩足足一个时辰这才收功,游方察觉到其中的奥妙,这念诵雷音并未完全治愈元神之伤,但在定念中有压制驱散的作用,想要彻底恢复还要经过一段时间的习练。而那呜咽之声似是始终存在,只不过于定境中才能听闻,默诵雷音并不能使它消失,却能让游方摆脱其困扰。

这一夜游方睡了个踏实觉,再没有做什么恶梦。第二天蒙蒙亮的时候,他就收拾行装离开了沧州,坐着一辆旅游大巴。这是当地一家旅行社搞的“泉城济南二日游”线路,游方是临时交钱加入的,发车地点就在沧州饭店附近。

清晨出发的旅行团,大家一路上都昏昏欲睡,游方也眯眼假寐,上车之后他曾仔细观察过这车上的所有人,没发现什么怀疑之处。旅行大巴穿过德州出了河北进入山东境内,在济南市郊一个加油站临时停车,导游招呼大家下去方便。

游方下了车却没有去卫生间,环顾一圈发现没人注意到他,悄悄的脱离了这个旅行团,在路边打了一辆车走了。在济南市内随便指了个地方停下,路边有好几路公交车站牌,不少人正在等车,游方也若无其事的站在其中。

好几趟公交车来了又走,游方始终没上,而是小心打量着左右的人。还真有不对劲的,看样子不是专门冲游方来的,应该是公安机关反扒组的便衣警察,很不幸,他似乎注意到游方了。

在人流拥挤嘈杂的公交车站,如何分辨小偷和正常的等车人?正常人注意力应该是远方开来的公交车,而扒手却注意观察附近等车的人,哪人多往哪靠。而游方确实有点“不正常”,站了半天也不看车,只是注意打量周围的人,还真有点像行窃的扒手了。

有一个中年男子不远不近的站着,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游方,看似漫不经心却无形中有一股狠劲,精神专注一刻都没有放松过。不仅是游方,街边还有另外一男一女不断用眼神交流,也不看来车只注意打量等车的人,那中年男子也在注意他们,看这架式他应该是反扒的便衣警察。

江湖八大门遇到公安六扇门,没理先矮三分,游方可不想在这时惹什么莫名的麻烦。看来还是不够小心啊,差点让人误以为有行窃的嫌疑。此时有一辆车靠站,牌子上写着K109路空调,这辆车上不是很挤,也没有人上车,肯定不是扒手选择的好线路。

游方赶在车门将将要关闭前的一瞬,一个箭步跳上了车,把司机吓了一跳,后面没有人跟上来。车走过几条街,报站声再一次响起“前方到站大明湖”,很多乘客都站了起来走到门边,这一站下车的人不少,游方也混在众人中下了车。

大明湖与趵突泉、千佛山并称济南三大名胜,是着名的旅游景点,济南号称泉城,而此湖是众多泉眼汇流而成,面积将近七百亩,环湖垂柳三面青山,碧波荡漾荷叶叠翠,历年大旱不涸,环湖不见蛇迹,湖中群蛙不鸣,是济南城中奇异而秀丽的风水宝地。

大明湖自古有名,但现在很多年轻人听说过它还是因为一部电视剧。琼瑶大妈前些年拍了一部《还珠格格》,编撰了乾隆南行,途中留下风流种的故事,里面有一句着名的台词:“皇上,您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游方这一路的行程与当年的乾隆也差不多了,离开北京南下,在沧州品尝了火烧驴肉,此刻又溜达到大明湖畔。他当然没见到夏雨荷,只看到一湖碧水与绽放的荷花。这是一个晴天,高空有淡淡的云层,阳光明媚却不强烈刺眼,大明湖公园里的游客很多,来来往往熙熙攘攘。

游方喜欢这个地方,他没有往人少的地方躲,而是哪人多往哪钻,像条游鱼般在公园里转了大半圈。他并没有发现谁在后面追踪,只是出于习惯性的谨慎,从沧州到济南已经跨省了,他又辗转来到这人流嘈杂的风景区钻了半天,不相信有谁还能找到他?除非在他身上安装了卫星定位追踪器,否则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游方定下心来,暗自说了一句:“老前辈,再见了!”放慢脚步开始欣赏湖光山色。虽同样是湖波莲荷,大明湖的风景气象自然远非沧州小小的荷花池公园可比,岸上杨柳垂荫各处点缀亭阁,湖中轻舟荡漾不时有水鸟飞过,远处山峦的倒影时碎时聚。微风吹过阳光下的水面,有一股清凉的阳和之气,此时此地更不可能闹鬼。

走着走着,来到湖边被荷叶环绕的小沧浪亭,迎廊双柱上挂着楹联:“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好书法,好诗句!游方点头赞了一声走入亭中凭栏远眺,仿佛心胸也随着视野变得开阔,自从那杀人夜之后,游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轻松爽朗的感觉。

不远处有一伙青年男女在嬉笑,有个女的嗲声嗲气的念出那一句台词:“皇上,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有个男的在一旁对着湖面大声道:“朕来了,夏雨荷,你在哪里?”

声音随风传来,游方忍不住扑哧一笑,这时听见耳边有一人淡淡道:“很好笑吗,我老人家怎么笑不出来?”

一听这声音游方的脚一软,要不是有栏杆挡着,差点就一头栽进湖里。他回头望了一眼,果然是那位阴魂不散的怪老头刘黎——不知何时已站在小沧浪亭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