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八章、好大的饭桶

这一拍恰到好处,游方身子一激灵就似打了个冷战,瞬间恢复了正常。好悬呐!难怪传说中高人闭关练功都要有人护法,今天若不是有人碰巧及时拍了自己一下,麻烦可不小。三舅公曾告诫过,荒山废刹、古物遗迹之处,若不明底细无人护持,切不可轻易定神忘形,今天算是见识了。

短短几秒钟而已,游方却感觉精神极度劳累,好像同时与几个人下了整盘的围棋赛一般。他深出一口气,很感激的转身看了“救星”一眼道:“噢,不好意思,你请。”很配合的从铁狮子前面走开。

说话者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女,下身穿着水洗蓝牛仔裤,腿很直腰很细,上身穿着米黄色的真丝T恤,领口下的胸部虽不是很夸张,但曲线呈现出一种柔和的饱满——至少看上去很养眼。瓜子脸略有一分圆润,不知道是天气还是活动的缘故,小巧的鼻尖上有细细汗珠,白皙的脸颊也微微泛着红晕。

少女是和同伴一起来玩的,这群人一共三男四女,站在铁狮子前摆出各种POSE笑嘻嘻的照像,从游方的角度看过去,好似那巨大的狮子张开铁口要把他们一个个吞进去一般。刚才那女孩称呼游方为同学,在校学生才会有这种习惯。

他们应该是今年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与十八、九岁的年纪也吻合,现在是八月中旬,看样子这群学生是拿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之后结伴出来旅游的。他们大多是北京口音,而刚才那女孩说话稍带点不明显的广东味,要么是小时候在广东生活过,要么家中有长辈是广东人。

一群人中笑的最开心的,就数其中一位有点胖的圆脸女孩,她说话和其他人不一样,有着明显的河北当地口音。如果没猜错的话,圆脸女孩就是沧州当地人,但在北京的高中读书,高三毕业之后的暑假拿到录取通知书很开心,邀集一帮要好的同学到自己的家乡来玩。

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本事就是眼力,游方只是在旁边看了一眼,就大概推断出这么多。假如他现在摆摊算命,一开口就能让这伙少男少女吃一惊。

“同学,能帮我们照张合影吗?”那女孩见游方站在一旁,又拿着相机过来腼腆的问道。

“没问题。”游方笑着点头接过了相机,行走江湖和气为先,帮这点小忙算不得什么。一群少男少女在铁狮子前站好,镜头里纷纷露出灿烂的笑容,游方连拍了三张,把相机还给了女孩。

“谢谢你!”女孩很有礼貌的示意。她人长的漂亮,举止文静显得很秀气,说话的声音也好听,脸色微红总有一点害羞的意思,站在面前让人感觉很舒服。游方在心中暗道:“真是个不错的妞,可惜就要上大学了,唉,也不知要被哪个男生泡了!……能不能问她要个联系方式?……还是算了吧,现在可没这个闲功夫泡妞。”

游方离开了这个旅游景点,经过刚才那一番震撼的经历,他不敢再轻举妄动,也不想再做任何其它的尝试。经过那个杀人放火之夜,短短两天时间,游方感觉自己的身上发生了说不清楚的改变,以前只是传闻中听说的种种境界,竟然有了切身的体会。

比如父亲说过江湖册门中人对传世古物那种奇异的感觉,他在沧州铁狮子身上找到了。再比如五舅公曾说过的心盘术,他在那个盗墓之夜灵光一现中似乎触及到了关窍,又在铁狮子面前再一次找到了感应,下意识的运转心盘。

似乎他的灵魂世界打开了一扇门,拥有了以前所不具备的“能力”。这种感觉并不太陌生,他自幼习内家拳法,三年前第一次明白何为“拳意内劲”时也有类似的体会。但今天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并不能完全掌握这种能力,甚至没有办法控制其带来的麻烦,是祸是福并不清楚。

但有一点游方很清楚,目前这种状态对自己不是什么好事,这些莫名的“能力”对精神和身体似乎都没有什么好处。

离开之前,游方进了一家纪念品商店,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仿制的铁狮子工艺品,连着底座就像一方印章。它是货架上做工最精美的,价钱也是最贵的那一种,木制的包装盒里面衬着黄绸显得很高档。游方砍价时声明不要包装,他只是自己买着玩不打算送人,在售货员有些诧异的眼光中留下盒子,将小小的铁狮子扔进了背包。

回去的路上,游方坐在车中有些昏沉,形容不出的疲累,同时很奇怪的感觉到饿,特别的饥饿!就似好几天没吃饭又一直在干重体力活。不对呀,中午那顿火烧驴肉吃的很饱,短短时间怎会觉得这么饿,难道在铁狮子前面一愣神的功夫,消耗的能量竟如此巨大?

回到沧州饭店差不多正好是晚饭点,游方没有出去就在二楼餐厅吃饭,这一顿饭吃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到最后连餐厅服务员都感到惊讶,几个小姑娘在远处指指点点的议论。原因无他,游方吃的太多了!

菜一共三盘,一盘四喜丸子,半只白切鸡,一盘溜虾仁,一个人吃虽有些多但也不太夸张,少见的是这个客人把三盘菜全吃完了一点没浪费。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并不算胖的小伙子竟然连吃了七碗米饭!人人都会吃饭当然不是什么特异功能,但一个人如果太能吃了也不寻常。

游方也不想吓着餐厅服务员,但是他没办法,感觉就是饿,吃了一碗再点一碗,让服务员来回跑了七趟。从小二舅公就曾教育他,无论再饿也不要狼吞虎咽,否则会伤身,吃东西一定要仔细。所以游方吃的并不快,一直很认真的细嚼慢咽,但筷子始终没停下来,吃了快一个小时才放下饭碗。

游方也很纳闷,自己简直成饭桶了!这一定与沧州铁狮子前那奇异的经历有关。记得第一次在恍然间感触到传说中“心盘术”描述的境界,是在无名古墓附近做了详细的勘探、对周围的地形地貌的历史变迁了然于心之后才有的感应,当时还以为是自己过于专注才有了类似幻觉的体验。

但他今天是第一次去沧州铁狮子所在,事先并没有勘探周围的地形地貌,只是定境中的一念发动,下意识的自然运转心盘,没想到体力的消耗竟然这么大,这样对身体肯定有伤害。尽管吃的很慢,刚回到房间的游方几乎撑的连腰都弯不下来,但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一个小时之后就恢复了正常,似乎消化的特别快。

他只是刚刚摸到一点点关窍而已,如果传说中的心盘术真的存在,有人又能够将之熟练的掌握,运用时所消耗的巨大能量从何而来?一定另有玄机,否则岂不成了大大的饭桶!假如真是这样,再棒的身体也受不了这种反复折腾,运用的次数多了一定折寿。况且,这种运转心盘之术看上去玄奇,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这天夜里,游方很明智的没有再打坐修炼内养心法,而是直接上床睡觉。虽然感觉很疲倦,睡的却很不踏实,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迷迷糊糊中总有一种躁动不安感,他不习惯打空调,虽然开了半扇窗但屋子里总有些燥热。

游方干脆起床穿上衣服出门,又去了荷花池公园,他想在夜深人静时再练一趟拳,好好平复一番心神。

“水”在风水学中能聚集阴气,湖泊池塘等平静的水面大白天时因聚阴而反射阳气,所以阳光下的湖边地气调和,很适合人们玩赏停留,但到了夜间,水边是阴气最重的地方。夜幕中的莲花荷叶轻轻摇曳,湖面却平滑如镜,游方信步走到四角凉亭旁,深吸了一口凉丝丝的空气,扎好步子正准备练拳,忽然发现前面有个人。

那是一个女子,披肩长发一袭长裙,站在离湖边不远齐膝的水中,长长的裙裾散开漂浮在水面上像一片荷叶。看身姿婷婷袅袅,似是在低低的哼着一首歌,歌声如泣如诉,似轻吟又似呜咽。游方本未察觉,当看见她时才听见了这歌声。

游方似有些怔怔的发愣,前走几步问了一句:“小姐,这么晚了你到这儿干什么,也不怕遇见坏人?”

那女子转过身来,穿过环绕的荷叶无声无息的走近岸边,用略有些冷峻的声音答道:“感觉有些闷,想来洗脚。”

游方这才发现她的衣裙竟似完全湿的,贴着身体近乎半透明,身材之匀称无懈可击,挺拔的双乳弧尖,那一对带着晕痕的凸点也清晰可见。沿一双结实的大腿往上看,小腹平润微隆,贴体的衣褶在这里形成了一个近乎完美的V型。

她浑身散发着妖异的性感与莫名的寒意,脸庞五官就似白玉雕塑没有一丝血色,甚至不带半点生气,眼眸如夜色中的寒星般若有光泽,却看不真切。

游方的嗓子有点发涩,很诧异的反问:“你的脚呢?”他看的清楚,女子转身时裙裾随之在水面上旋转,走向岸边竟没有带起一丝涟漪,很明显她的双脚并没有踩在湖底行走,整个人竟在奇异的飘浮!

问完这句话游方猛然清醒过来,惊怖感一瞬间充满全身,头发和寒毛几乎根根直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他醒了,仍然在沧州饭店的客房里,刚才是一个梦,回想起来异常恐怖又略带情色的噩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