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七章、读书可以治病

原来老头给的这页纸是让游方去诵的,所谓“诵”很有讲究,先要默记于心一字不差,然后在心中朗声念诵,却不要开口发声。不发声又怎能朗声?此时要精神专注,一字字认真默诵,就和平常的大声朗读一样,只是唇齿不动不真的出声,但每一字诵出在脑海中仿佛有回音。(注:书友若感兴趣,可以自己试一下。)

老头对游方还另有要求,以跨步行桩之法,配合呼吸与全身的劲力运行,边走边诵,要意念浑厚、字字清楚、诵出音节抑扬的流畅感与节奏感。

这样就成吗?游方将信将疑的收起这页纸,试试也无妨,他本就没把希望寄托在这怪老头身上,已打算回家乡找二舅公和莫老太公求助,不料又被老头堵上了。

游方连声称谢,正想和老头解释自己并无意拜师去学什么风水,不料刘黎话锋一转先开口了:“小游子啊,你现在的根基太差,还没资格学我的地师之术。这样吧,你既然是习武之人,就以武功养形神,等治好元神之伤,练到‘内外交感’之境,我再考虑是否收你为徒吧。”

内外交感?应该就是拳脚功夫中所说的“有触必应,随感而发”,上乘功夫的第二层台阶,刘黎本人的拳脚功夫也是此境界。但刘黎的意思可不是要教游方武功,而是让他学风水地师之术。

游方赶紧道:“老前辈不必考虑了,我不想做地师。风水那一套道理是有道理,但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我从来不信。”

刘黎:“别那么武断,你还不了解我的传承是什么,可知地师之意?”

“地师就是风水术士的古称,其实这套东西我都懂,正因为懂,才对装神弄鬼那一套不感兴趣,你老人家别不高兴,我不是说你。”游方可没有夸口,历代风水玄学他从小就有研究,各种风水流派的手法和讲究没有不会的,认识吴老先生之后,他也明白了其中的很多道理,但对牵强附会的神异之说更加不信。

内行人的质疑才会真正的顽固,正因为他什么都懂,所以才看的明白。刘黎听了竟然没生气,只是端着酒杯饶有兴致的问道:“为何不信?举个例子说说看。”

游方想了想:“就说那些盗墓贼吧,盗大墓往往都请懂风水的掌眼先生。想想那些墓主人,当年请地师按风水布穴,却成了后代蟊贼掘墓的线索。若风水真有神异,为何不能护佑,反让尸骨遭殃?这就是个笑话!”

刘黎一撇嘴:“你说的有道理,但这道理却偏了!采花淫贼犯了案,却怪人家姑娘长的漂亮,事情不能这么论的。……你也许误会了,我这一门的传承不是凭空捏造的神异之术,而是真正的地师秘法,地师这个名号,也不是随便叫的。”

地师是自古对风水术士的尊称,但刘黎又说了这两个字的另一种寓意,它是一种称号也是一种传承,号称地气宗师。据说历代地师秘传之学,不仅可以感应地气运转,勘察山川地理脉络,还可汇聚天地灵气相助修炼形神,甚至还有运转地气灵枢之妙,达到种种不可思议的神奇境界。

刘黎一提这些就来了精神,左手舞着筷子右手晃着酒杯,口中滔滔不绝。讲了半天只见游方一言不发瞪大眼睛满脸古怪,他才停了下来问道:“干啥这么看我,你不信?其实不信也是应该的,因为你还没有入门。小游子,你的福气来了,好好努力,将来未尝不可拜我为师。”

今天见面到现在,老头看上去一直很正常,但此刻游方几乎又怀疑老人家犯精神病了,是不是练功把脑袋练糊涂了,像自己一样伤了元神?他说的东西太玄,游方没法相信。退一万步讲就算是真的,但江湖上有句俗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游方可不敢相信这么大的好事会莫明其妙的落在自己头上,老头给个套他就钻进去,也枉称江湖八大门的传人了。

游方不紧不慢的问了一句:“老前辈,听您说的这么神奇,是否有折福、折寿、折运之忧呢?据我所知练武不慎还有形神皆伤的可能,何况您说的这些。”为了客气这句话只说了一半,言下之意刘黎自称收过八个徒弟都未得善终,若地师传承真有那么神奇,为何连命都保不住呢?

瞬间之前还是神彩飞扬的刘黎,脸色立刻暗淡下来,自斟自饮连喝了好几杯酒,这才叹息道:“古人云一命二运三风水,四修阴德五读书,世事非止风水而已,修行如我也无可奈何。你刚才说‘不信’二字颇有见地,自古走江湖的多不信神异,这才敢放开了忽悠人,若真的信,也就不敢再妄言了。”

老头究竟是不是神经病游方并不确定,但他一定是位性情中人,说完这番话已经意兴阑珊,不再搭理游方,叫服务员进来又点了一钵全驴大补汤。喝完汤打了个饱嗝,摆了摆手道:“今天没心情和你聊了,明天另找个好地方,咱们再接着谈。”

说完话他起身就要走,游方拦住问道:“先别说明天,前辈能否告知,您今天是怎样找到我的?”他到现在仍想不通老头是怎么追踪到自己的。

刘黎却眨了眨眼睛道:“这是缘份,你是不是还想溜?能不能溜得掉,就要看运气了,刚才不是说了吗,一命二运三风水呐。”老头一个侧身就闪过了游方的阻拦,走到门前又回头道:“小游子,你还没有交待为何要杀狂狐,明天别忘了。”

老头说完话径自下楼而去,游方想追都来不及——这顿饭还没结帐呢。结完帐走出美食城,刘黎已经不见踪影,游方站在马路边琢磨了半天,难道真是巧合,这位老人家就住在沧州,早上去荷花池公园锻炼碰巧看见了自己?

游方还是想溜,不论老头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游方也不想因为好奇而纠缠。毕竟身上背了四条人命,而这位老人家是目击者,谁知道他会有什么企图?论功夫又不是对手,趁着真正的身份没有暴露,还是赶紧脱身为上策。

游方年纪虽轻但已是个江湖老油条,打定主意之后不动声色——就算独自一人时也不流露任何异常。第一次来沧州,与很多游客一样,午饭后去市中心转了转,恰好看见一条旅游专线的站点,买票上车去了二十公里外市郊,参观着名沧州铁狮子。

……

游方早就听说过沧州铁狮子的大名,这个巨大的铁铸狮子有五米多高、六米多长、三米多宽,重达三十吨,铸造于北周广顺三年(公元953年),距今已有一千零五十七年历史。当亲眼看见它时,游方才体会到真正的震撼!

高台上那一座铁铸的瑞兽昂首挺胸,怒睁双目巨口大张,四肢迈开好似阔步从容。然而这威武雄壮的巨大身躯却是残缺的,口吻、尾部、腹下皆有缺损,全身布满了历尽岁月风雨剥蚀的痕迹,壮硕的四肢也有裂痕,当地文物保护部门用很多根粗大的铁柱搭成脚手架,帮助支撑铁狮子沉重的身躯。

“读中国近代史,会有很多感慨难以言述,若去看一眼沧州铁狮子,就会很直观的体味到什么叫雄壮与沧桑?”——这是吴屏东老先生闲聊时曾说过的话,吴老一定来过这里,今天游方也来了。

与其他游客略带夸张的惊叹与指指点点的议论不一样,游方走到近处详观时几乎定住了神,他们老游家就是倒腾古玩的,从小见过各种文物真品残片与高防赝品,亲眼看到这么一件硕大的千年重器,游方的精气神立刻就被完全吸引了。

这一入神,似有一种威压感扑面而来,周围嘈杂的一切恍惚都远去,天地之间只剩下游方与这雄壮的铁狮。这类似一种入定后的“观境”,人们忘情专注的欣赏壮观的风景或美妙的事物时,在恍惚的瞬间可能曾有过这种感受。

父亲曾对游方讲过古董鉴定中一种特别的现象,仿制品就算用再高明的手段做旧,哪怕是惟妙惟肖甚至能骗过某些现代检测仪器,但有一种“东西”是仿造不出来的。那就是岁月变迁的承载,赋予器物的“气质”或“物性”,心神浸淫其中能感觉到。

只是一种感觉而已,往往要研究此道多年才能体会到,却又无法形容出来。而伪造的赝品没有真实的历史经历,也没有那种岁月变迁中留下的独特灵性。

游方无意间一定神进入了专注的“观境”,在这巨大千年古器之前,平生第一次找到了父亲曾描述的那种“感觉”。心念一动而定境未散,看见铁狮子背上那个硕大的莲花座,很自然的就想到佛教传说中文殊菩萨的坐骑青狮造型。

一念及此,脑海中恍惚听见了诵经之声,声音不大却字字浑厚,回声竟如极远处的滚滚雷音,奇异的发自眼前的铁狮。沧州铁狮子腹内铸刻有《金刚经》,字迹大多已难辨认,游方当然不可能钻进去看,却奇异的“听”见了。

当地又称此物为“镇海吼”,古时立于海边以镇海啸。而如今此地距海岸线有一百多公里,千年以来由于黄河入海口的泥沙淤积,渤海沿岸的地貌改变很大。

“自古地理堪舆之道又称风水,需知行风流水都在变化之中,来龙去脉也要讲究‘生动’二字。在一般人眼里,大地是不动不变的,其实不然。风水师应于立足之处看到自古以来的山水变迁……”这是游方曾亲口对狂狐说的话,此刻突然记起,下意识的掏出了罗盘。

天池中的磁针似乎在颤,但游方并未低头去看,恍惚间周围的一切都在发生变化,似乎置身于千年之前的海岸边,脑海中的诵经声随心念变化为起伏的海潮声夹杂着隐约的狮子吼。不仅有这种“错觉”侵入脑海挥之不去,身形也被定住了,几乎移不动脚步也说不出话来。

游方一惊,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元神受侵、心念被夺之兆。他此刻的状态就像身处梦魇,意识明明很清楚却“醒”不过来,被镇住了动不了,无法指挥身体。没想到这座铁狮子的“灵性”竟然如此厉害!

这只能怪游方自己不小心,他无意中收摄心神入定境而观,这种状态下元神最容易感触“外客”的信息。所谓外客是医家术语,江湖唤魂术中也有提及,民间迷信的说法诸如被鬼怪附体、中邪,都可称冲撞了外客。

按游方的理解,所谓外客不是什么妖魔鬼怪,就是环境中不易察觉的、可能扰动心神的信息,比如眼前这座并无生命的铁狮子上凝聚千年的沧桑与威压之气。铁狮子自不会伤人也没有一丝恶意,每天那么多来参观的游客都没出什么问题,但游方元神受伤被魔境所扰,偏偏凝神入定境,还要去尝试前天夜间盗墓时偶然有所感悟的“心盘术”。

此时他才想起莫老太公说过一番话:江湖中人有种种修炼秘术,但掌握的手段越多行事忌讳就越多,不可以随便乱来。尤其在一门功夫即将精进破关之际,遇到的麻烦最大,古人称之为劫数。

游方若没有修炼过入定内养心法,不在心念中运转自己瞎琢磨出一点皮毛的心盘,就似其他普通游客一般,此时心神也不会莫名被铁狮子的威压之气所镇。反应过来的游方立即设法挣脱,定下心神不再运转似懂非懂的心盘,竭力排除一切干扰,不料脑海中的涛声与狮子吼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又传来低低的呜咽。

是这巨大而残缺的古迹在哭吗?不对!它似乎来自背后的旅行包里——那柄木匣中封存的短剑发出呜咽之声,在灵魂深处隐隐与铁狮子的低吼相和。游方很清醒,种种异状并没有使他失去神智,就像一个被梦魇所镇的人,想挣扎着自己醒来并不容易,但只要别人推他一下,很轻松就能摆脱这似是入魔的幻境。

一系列过程形容起来很复杂,其实也就是一愣神的几秒钟而已,在他人眼里,这个小伙子不过是站在铁狮子前面发了发怔。游方的运气真不错,恰在此时有一支白净细嫩的手,弱弱的在他肩头拍了一下,耳边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很柔和悦耳的少女声音——

“这位同学,你能不能稍让一下?我们想照张相。”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