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六十章 巨变(十九)

“西欧的精华地区,德国摸得,苏联就摸不得?”陈克语气里面很有恶意。

有些对《阿Q正传》还有印象的同志忍不住笑出声来,这是套用“和尚摸得,我就摸不得?”当然,笑出声的都是支持中国全力准备第二阶段的同志。

“苏联同志认为解放了欧洲之后,就能得到欧洲的工业、技术、设备。毕竟整个欧洲的工业实力还是在美国之上的。”陈克解释道。

美国科技大爆发的重要原因是在二战后从欧洲掠夺了大量科学家,实际上美国技术全面赶上并且开始超过欧洲也是在80年代的事情了。即便如此,欧洲在很多高科技方面依旧能够与美国分庭抗礼。几百年的积累可不是一个玩笑。

苏联能够解决轴心国的话,不说别的,他们的化工工业立刻就能迈入世界第一的水平。陈克大学课程中有查资料的专门课程,里面讲述了各个主要索引的历史,化学方面的各种索引当年可是以德国为最权威。二战后美国把德国的技术资料人员大量弄去美国,这才慢慢的吸收消化,最终超过了德国。

21世纪的时候,欧盟的GDP在美国之上,要是能与俄罗斯一起结成欧洲的新国家,这个新国家不仅经济规模接近中美的总和,从原材料到核武器,从军事力量到人口,都超过美国。即便是中美联手,也有俄罗斯的核武器作为保护伞。陈克对此非常清楚。

如果苏联能够解放欧洲,就等于苏联立马成为世界第一。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的话,连陈克只是有信心依托中国的人口以及教育体系,加上二十年的玩命努力,还得指望苏联自己出些错误,才有可能与这个新苏联并驾齐驱。即便是苏联那粗暴统合能力的效率与纳粹德国有的一拼,但是短期内,苏联无疑立刻拥有巨大的科技与经济优势。美国面对这样的一个欧洲,也只有采取守势的姿态。

一个强大统一的欧洲,发挥其在科技工业上的优势,十年内就能建成拥有跨过大西洋进攻美国的海军。当然,在此之前,英国肯定是要被征服了。统一的强大欧洲不仅仅是英国的噩梦,同样是美国的噩梦。

也有同志认为陈克未免对美国太温和了,对这个来说,陈克也没什么特别要解释的。他并不认为在美国海岸线旁边放上几艘航母,或者在美国本土扔几颗原子弹就能逼迫美国无条件投降。

虽然对美国民兵的实力没有特别的认同感,但是陈克相信中国杀进美国的话,那是要每一个城镇、每一个乡村都进行激烈的战斗。在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的战斗已经证明了这点。就算是中国杀光了上亿美国人之后占领了美国又能证明什么呢?证明陈克能成为超过历史上成吉思汗的最大征服者?最大的屠杀者?证明陈克有能力克服连美国都克服不了的治安战带来的后遗症?

工农革命军的战士们是为人民而战的,他们是保卫者,解放者,而不是屠杀者。同样作为这支军队的缔造者,领导者,陈克更没有理由让党与人民的忠勇军队为了毫无意义的帝国争霸战争去送命。

军委与政治局常委的最终战略判断是,美国现在最希望的是打击纳粹德国。打击纳粹德国的最大利益就是维持以前分裂的欧洲。在这点上,英国与美国的利益一致。对于苏联,美国也没有办法。越过白令海杀进苏联的领土是没问题的,可是美国耗费巨大运力维持的战线,要面对的估计是苏联的大量军队,以及与这个战场近在咫尺的中国武器与后勤补给。

如果想从北大西洋杀进苏联……,美国首先就得经过纳粹德国的占领区。纳粹是绝对不会让英美通过他的占领区,更不会认为英美靠近纳粹的占领区与控制区会有任何善意。

所以除了美国人真的是失去了智商,他们不会在1942年完成武装之后再去进攻中国也差不多构架完毕的西太平洋防御体系。以美国的利益,以美国能够选择的对手,纳粹德国算是最佳的打击对象。

铁人大叔希望能够通过一场决定性的战役打垮法西斯轴心国,在战略设计上也是可圈可点的。如果能够实现的话,铁人大叔也算是抓住了美国武装前的最后空窗期。一举解放欧洲,美国即便想干涉,也会遇到极大的困难。

至于中国对苏联的援助么……,苏联同志已经欠了中国五年的贸易钱没给,中国现阶段也已经仁至义尽。过分的贴上去援助,只怕会起到很差的效果。

当然,现阶段的外部问题都好解决。中国的运输船已经开始与伊朗进行贸易,货轮卸下枪支弹药,工厂设备,铁路建造设备等等,再装上满满的油桶后开往中国。同时拥有了两洋的中国,正在完善自己的力量,准备迎接更加猛烈的外部风暴。

在此之前,要解决的就是新的换届问题。

陈克再次找路辉天谈话的时候,路辉天直截了当的问:“陈主席,你是不是不希望我参加这次的选举?”

“我当然可以这么选择,不过我这么做之后对革命工作又有什么好处呢?”陈克反问道。

路辉天听了这话之后,就明白陈克在路线上不会有丝毫的放松,他叹口气,“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可以不参加这次的选举。”

“我觉得有必要的是,让同志们自己选择。毕竟国家主席是人大选举出来的,党是领导政党事物的,是领导意识形态以及政治走向,不能干涉这件事情。”陈克答道。

因为对陈克有着实打实的信赖,路辉天登时就惊呆了,“你这是准备扩大人大的权限?”

陈克先给路辉天倒了杯茶,这才继续说下去,“路辉天同志,现在党内认为咱们在路线上有分歧。你我都必须承认这件事,我相信你也会坦然承认这件事。你希望的路线是官僚体系主导国家发展的路线,我的这个判断你有异议么?”

路辉天知道自己迟早要和陈克谈这件事的,原本路辉天和知识界就没有什么联系,不久前知识界主动贴上来,希望支持路辉天成为主席。知识份子在人大中的比例不算低,有这么一帮人支持的话,路辉天当选国家主席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作为这么多年的老革命,路辉天才不会认为自己突然就成了“负天下重望”的人,这种异常的变化让路辉天觉得肯定出了什么大问题。多方打听才知道,陈克与知识界那帮人闹的很不愉快。但是陈克一直没有做任何公开讲话,知识界也不可能自曝与陈克起了冲突。敢这么把矛盾公开化,没谁会站到陈克的对立面去。

共和国的知识界是人民党一手创建起来的,这些家伙们起来造反,路辉天一点都不觉得开心。不仅没有开心,他其实也是准备狠狠的整顿一下这批人。然而陈克从来不会采取这样行政的手段来整人,路辉天对此很钦佩,但是觉得陈克这么做已经不合时宜。

既然陈克提起路线分歧,路辉天索性就直说,“陈主席,同志们对你是非常尊敬的。所以大家看你受了欺负,我们觉得不能对此置之不理。我的确是想通过总体战的办法来对国家体制进行全面调整,就知识界的那帮跳梁小丑,他们还觉得缺了他们这地球就不转了么?你现在的做法就是舍近求远。这时候就该快刀斩乱麻的解决问题。”

陈克摇摇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就是把这些人千刀万剐株连九族,也解决不了根本性问题。人类对问题的认识有时候很有趣,如果是一个猪尿泡和小金豆子,绝大多数人都会去选那个猪尿泡。因为它看着大,容易看到,容易拿到。小金豆子小,不好找,还不好分辨。但是两样东西都往海里面一扔,猪尿泡都浮在海面上,小金豆子立刻就沉下去了。海面上看着再宽广,也是有限的,大家你挨我,我挤你。转眼就把海面占满了。和海面一比,水下才有无限的空间,无限的深度,无限可以挖掘的东西。没错,水下又黑,又有巨大压力,还有天知道什么样的危险。可是作为一个小金豆子,就是能抗得住。海面上一掀起滔天大浪,猪尿泡统统都得完蛋。金豆子在水下就能安然无恙。”

路辉天在这件事上完全不赞同陈克的观点,“我们可以使用强大的行政力量来抵抗风暴!”

陈克摇摇头,“你的看法很常见,但是这实际上根本做不到。我们都是讲唯物的,任何一件事固化的同时就意味着死亡。我们可以参与到社会营运规律中去,但是我们不可能自己创造一套规律出来。我反对政府主导一切,不是说不可以,而是因为政府办不到。办不到的事情,再努力还是办不到!与其弄一个绝对政府的大猪尿泡,甚至吃饱了撑的在上面涂脂抹粉的美化一番,还不如好好的找个上面坑坑洼洼,形状也谈不上规则的金豆子。虽然世界上一切都会走向自己的终点,那金豆子也比猪尿泡要持久的多吧。”

“这么做归根结底还是利益。”路辉天对此很是难以接受,“至少在政治和体制上,总得有点理想吧。”

“共产主义是最讲利益的,而且共产主义讲的还是整个人类的利益。获得了全面的解放难道不是利益?当年咱们在凤台县的时候,没有人能够保障人民的利益,哪怕是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外乡人愿意和人民站在一起,人民不照样跟着我们一起走了么?你在湖北好些年,一定去过很多次钢铁厂,震耳欲聋的噪音,几千度的高温,一不小心就是重伤,掉进钢水里面立刻整个人都给烧化了,骨头渣子都找不到。那环境比水灾时候只怕还要可怕一些。人民照样和我们站在一起。而我们做的工作,是尽可能保证大家再正常工作下不出事,我们人民党党员作为劳动者的先锋队,还要到最艰苦的环境去工作,战高温,促生产。我们在那里劳动,劳动人民也在那里劳动。中国眼下的一切是天上掉下来的么?不还是和人民一起创造出来的么?我一直不理解的是,放着好好的经验不继续深挖,整出来一个官僚独大的体系是为什么?”陈克态度很明确。

“理论再对,实践中都会遇到问题的。”路辉天沉默了片刻之后答道。

陈克摇摇头,“不要怕人民不习惯,当年人民还习惯了有皇帝呢?现在皇帝在哪里?社会发展最重要的特点就是要清除谎言。我反对官僚体系领导一切,是因为官僚体系能够统领一切本身就是个谎言。这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在官僚体系脱离了群众的那一刻,这就将是一对对立的矛盾。”

听了陈克的话,路辉天冷静的答道:“即便人民党作为劳动者的先锋队,即便是官僚体系作为服务者,有很多问题还很难解决的。眼下的问题是没有一个非常明确,非常具有操作性的制度。有些话我敢和你讲,但是我没办法和别的同志说。之所以我希望建立起一个官僚体系的原因,我觉得现在的问题在于分配体系。我知道你想扩大人大的权限,但是人大是干什么的?我觉得你很清楚,人大若是真的掌握了权力,那就是一个分蛋糕的单位。他们将决定最终的分配制度,那将引发一场可怕的长期混乱。官僚体系决定分配权的话,它只要监督。而人大掌握了分配权之后,那就意味着灾难。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些所谓要支持我的人大代表,当他们试图为了自己利益影响党的政策的时候,我觉得把他们给枪毙了都冤枉。我这么说,你肯定能明白。”

话说到这里,也就说道尽头了。路辉天坦承到无以伦比的地步,陈克是非常感动的,“路辉天同志,我们党将科学与民主,科学是一切的基础。民主的基础同样是科学。这点是不容动摇的。我弄出那么多的负面例子,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让大家看看,不讲科学不讲民主,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人类就是在这不断犯错的过程中进步的。从未来看现在的话,我们现在做的都是一堆蠢事。”

路辉天没想到陈克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他愣了愣,突然笑出声来,“都是一堆蠢事么?好吧,陈主席,不管我个人的认识与主张是什么,作为党员,我都会服从党的决议。”

陈克认真的点点头,“是的,包括我在内的每一个人民党党员都需要坚守这个纪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