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五十六章 巨变(十五)

“陈克主席在日本访问,表明了日本与中国的全新友好亲善关系!”

“中日携手,共向未来!”

……

日本报纸对这次陈克的访日进行了大规模的宣传,在标题上以及主题中颇能看出不少门道。把陈克的这次访问当成日本天皇裕仁对中国“访问”的回访的,无疑是保皇党。主要探讨陈克出访与深化中日经济合作未来的,无疑是财经商界人士。反殖民主义,反帝国主义的无疑是社会主义派。当然还有提倡全球化的一批人,那则是普通新派以及想更多更快捞好处的一批人。共同点是日本利益集团都表示了对光明未来的期待。

上层既然都是这么一个态度,日本民间更是洋溢着亲华以及回归居于世界最先进行列的亚洲的氛围。大家都是想过上更好的日子,靠战争解决不了日本的困境,那么日本自然也愿意选择和平。

北一辉不是特别热爱战争的一个人,这次他选择对英国宣战的一个原因是想切割与旧日本的联系。英日同盟无疑是旧日本的象征,跟随殖民主义,跟随帝国主义以及霸权主义,日本如果还是以这样的态度来对待世界,迟早要和中国闹起来。与其那样,还不如直接定下日本未来政治的方向。

陈克多次发表了演讲,他那高挑的个头在陪同的日本官员中十分醒目,生气勃勃的动作,光是观感就令日本人觉得非常敬畏。在敬畏、期待的心情中,陈克有关中日友好的演说得到了日本人山呼海啸一般的相应。

有人欢喜有人愁,英国突然遭到了日本关于英国策动在日本刺杀陈克的指责,这些指责证据清晰,内容翔实。暗杀交战国家的领导人,这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如果能够成功的话,甚至还能成为拥有极大威慑力的行动。

只是那种威慑需要成功才行。暗杀战是以肉体消灭为目标,那已经谈不上任何所谓战争底线的问题,以现在国际普遍认同的对等报复的原则,英国人就得考虑一下自己国家的领导人会不会遭到中国方面的暗杀。中国毕竟是一个大国,他们能够动用的暗杀力量也足够强大。暗杀行动会将战争推向毫无怜悯的新阶段,双方从战争升级为了包含对方所有人员的杀戮。

对英国更加不利的是,暗杀行动是在第三国失败的。日本除了向英国宣战之外,貌似也没有别的选择可言。

英国当然第一时间就跳出来否认,他们声称自己绝对不会使用情报人员暗杀的方式进行战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英国的殖民地能够依赖的核心人员很少,如果中国对这些人实施了大规模的暗杀行动,英国殖民地崩溃的速度会更快。

美国也跳出来帮着英国灭火,他们旗帜鲜明的反对政治暗杀行动,认为“哪怕是战争也得是有底线的”,必须彻底禁止这样的暗杀行为。既然中国方面已经占据了反殖民主义的立场,美国也不想轻易跟进,那么美国人要做的就是提出“更人道”的观点,为世界树立更加文明的模式。而反对暗杀,至少是反对在之后的时间中出现这种暗杀行动,成了美国标榜自己的一个大卖点。为此,美国所幸向世界各国发出了文件,希望能够建立一个更明晰的对战争行动的条约。

没等这个呼吁得到中国、苏联、德国、英国的回应,南美一些报纸已经对罗斯福的呼吁大肆嘲笑起来。美国人在南美有搞政变搞暗杀的传统,南美各国都深受其害。罗斯福的手上也不干净,他自己就下过相当的命令去搞掉南美政权。貌似这样的试图建立美国正面形象的宣传并没能够塑造起美国的正义形象。

此时,在印度的好几个邦,都出现了起义。起义者们对当地的英国官员实施了暗杀行动。这让英国如获至宝,他们立刻开始指责中国在印度针对英国官员实施暗杀行动。一面极力宣称自己没有暗杀陈克的行动,一面极力把水搅浑,英国也只能采取这样的办法。

陈克回到国内之后,同志们对英国人的表态感到无言以对。

“这都谈不上是伪善了吧?这简直就是不要脸!”有政治局的同志如此评价道。

陈克笑道:“伪善是邪恶对善良不得不进行的致敬。不管从任何角度来看,英国人现在的表态证明了世界上大部分力量还是追求正义的。”

“这世界上大部分力量是指中国吧。”章瑜笑道。虽然这话听着和玩笑一样,实际上章瑜说这话的时候根本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美国人看样子已经决定要介入战争了。”陈克也不想在是否伪善上做文章,正义是必须有力量来支撑的东西。即便是鸦片战争期间英国的行动如何的不正义,中国没有力量,照样被打得割地赔款。而历史上殖民地解放,从来不靠宗主国的仁慈,而是靠的力量的对比。所以英国人的态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力量的国家的行动。

美国这次试图在国际上树立新秩序,南美国家报纸对美国的嘲笑根本不重要。南美国家根本没有改变世界局势的力量,如果世界局势变化过程中需要美国的强势介入的话,其他国家根本不会重视南美国家的立场。这就是正义的本来面目之一。

“现在美国只能在欧洲方向上动手了吧?”伍翔宇问。美国更深入的介入欧洲是中国最希望发生的事情,此时西太平洋的战略局面已经愈发明显,中国需要的仅仅是时间而已。

李润石答道:“美国的战备准备依旧不足,重要的是美国发现如果再不介入世界局势,他们以后就无法再有效的插手世界事务。罗斯福的表现也只能看成一种战前动员的尝试,没必要进行过度的解读。”

不要进行过度解读,是人民党最近几年使用的比较多的观点。这几年解读陈克言行的事情越来越多,特别是在新的文人阶层以及年轻干部中,试图从陈克的言行中解读出更多“隐含的内容”,以“深入挖掘”理念的做法越来越盛。陈克对此专门进行过严厉的批评。好不容易算是暂时压制了这个趋势。

对这件事,陈克的评价是“我年轻的时候也这么干过!现在我对此的感觉是,纯熟浪费时间,而且还坏了心性。”

政治局的同志们对此比较赞成,他们中间大多数都是实践丰富的高情商份子,需要解读的是每个人在言行中表示出来的各种需求。至于言行本身的深刻含义么……,大家觉得有时候说话其实都挺多余的。

中国与美国之间随着了解越来越多,大家对美国的误判也越来越少。打仗靠的是那些现实的武器,现实的指挥系统,还有军人的浴血奋战。再能解读别人想法的人上了战场,脑袋上挨一颗子弹也会死亡,这就是物质决定一切的本质表现。

“那么我们要不要考虑一下制定进攻美国的军事计划?”蒲观水问。现在部队方面对美国的担心越来越小,美国很明显失去了参与世界大战,至少是参与西太平洋战争的最佳时机。中国现在把英国与法国在太平洋中的岛屿,特别是在中太平洋的岛屿都给拿下了。随着中国在这些岛屿上的军事建设,中国进攻夏威夷的胜算在不断扩大。作为军人而言,做出这样的战争预案也算是一种职业病。

“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大力援助印度反殖民运动的人士。我们缴获以及淘汰的武器都给他们运去,他们要多少就给多少。”陈克对此更是在意。连美国都尝试占据道义的制高点,中国更没有理由在未来的殖民地独立风潮中放弃自己已经拥有的优势。

“现在很多印度革命者已经到中国来,请求得到中国的武器支持。还有一些地方上的独立势力希望能够得到中国的全面培训。”李润石答道。

“对于这些革命者都要给与支持,我觉得现阶段有两件事,一个是与伊朗恢复全面的石油贸易。第二个是看苏联同志最近会有什么动作不会。”陈克答道,“苏联同志到现在还在沉默,我觉得不正常。”

苏联同志的行动的确有些不正常,陈克在美国向全世界正式发表了中国要推翻世界殖民体系的宣言,英国肯定是要权力反对,美国也有菲律宾这块殖民地,他们肯定不会心甘情愿的退出。然而苏联到现在都没有明确的反应,陈克认为这个不正常。

中苏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很微妙的,两个国家都是大国,有着漫长的边界线。尝试在这么长的边界线上维持和平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历史的时机实在是太好,陈克好不容易才与苏联维持了一条和平的边界线。

中苏两国也需要对方的支持,这是有足够智商的领导人都明白的事情。但是这不等于两国之间在其他事情上就能有一致的看法。

陈克是个很务实的人,历史上同一社会主义阵营的教训太多,只要国家这个人类社会中诞生的最高矛盾体还存在,在眼下的世界中就不能有太多的幻想。

意识形态这种高端领域的事情,维持对立是非常容易的。例如中国与德国,双方都把对方看成某种程度上的敌人,最多不过是爆发战争而已。这反倒是容易进行坦率的沟通。

可中苏这样有着基本相同旗号的国家,维持意识形态上共同一致就需要太多条件。与其最终弄成不可收拾,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靠的那么近。

既然是用这样的观念来处理中苏关系,就免不了有些生分的感觉。两国并不像是一条战壕里面的兄弟,倒像是试图维持不冲突的邻居。

但是苏联与中国也曾经在反殖民地方面有过交流,中国也曾经明确告知苏联方面,中国在亚洲的解放战争中会打出的旗号。中国把旗号向全世界公开的现在,苏联到现在都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

这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苏联有自己的打算,第二种可能则是苏联对摧毁殖民地体系没有兴趣。无论是哪一种选择,陈克都觉得苏联眼下的态度显得不正常。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