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五十五章 巨变(十四)

常凯申也是曾经当过部长的人,在日本杀进东北后组建的那个昙花一现的北洋政府中,他也当过陆军部部长。当然,那时候部长挺多,混进那个政府的人基本都是部长。等到同盟会跟着日本军队一起败退到日本之后,常凯申也只能回到了普通人的身份上。

人民党的势力越来越大,东南亚的华人当然都选择了人民党。与人民党为敌的同盟会就烟消云散了。在中国,人民党对这些“前革命志士”并没有什么好态度,特别是大规模处决了包括蔡元培在内的一众“革命元勋”之后,同盟会更是不敢动弹。那时候常凯申真的觉得世界之大无处容身的感觉。

好在中日之间矛盾重重,英国为了埋下伏笔,也给一些比较知名的反华人士提供了一笔固定的资金。这笔钱也能让常凯申糊口。加上日本也有股市,常凯申在其中也算是赚了点。娶了个日本老婆之后,日子还过得下去。

日本革命之后,来自日本的这笔钱没有了。但是英国人毕竟是烂船也有三斤钉,给个生活费还是能办得到的。常凯申没想到的是,在他五十多岁的时候,居然又被大国给关注起来。竟然把暗杀的工作交给他来办。

对这么重要的任务,常凯申是非常欢喜的接受了。在策划,组织人手方面,有英国人的钱,有日本一些颇有能力的家伙的支持,常凯申完成的有模有样。

而这次刺杀行动牵连的颇广,日本的前高官们对与日本的现状极为不满,北一辉政府的强制土改终于在中国的人民币、日本的激进青年、日本军队的刺刀下完成了。与其他政治行动一样,土改的确挖掉了日本乡村的旧土地制度的根子,也大大的得罪了一批人。

失败者明白自己只怕是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了,仅仅一个五成粮食税,就够日本农村对日本政府感恩戴德,更不用说日本的化肥以及规模饲养在内的科技更新让日本民众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利益。这帮人内心是绝望的,在这个时候他们必须弄出绝望的反抗。

当然,在这个时候,他们不能光是这么干,这些人还是希望能够让日本“变天”。如果天皇能够在之后出来讲话的话……,他们做着这样的清秋大梦。

由于参与这件事的人数不多,常凯申终于得到了这些谋划暗杀的人谈及的有关天皇的消息。

“难道天皇陛下也要加入此事么?”常凯申有些激动的问道。

“虽然现在还没有联系上,可也差不太多。只要联系上之后,天皇陛下一发言,那时候整个日本就能恢复正常!”日本方面的负责人激动的说道。

又谈了一阵,常凯申已经明白了这些人的进度,这就放心的离开了会议地点。

在他经常喝酒的连锁炸鸡店,常凯申在一个人角落坐下,此时不是高峰期,店里面只有一个客人。老板端上炸鸡之后也躲得无影无踪了。常凯申低声的把最新的发展告知了对面那位。这时候的常凯申再也没有参与行动的时候那种坦然自若的模样,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紧张。

那位听完了最新情报的介绍之后,微微点头。“常君,我们前面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办了,人民党那边说谋杀罪的追诉期是永久性的。不存在追诉期过期的问题,不过他们也说明了,只要你不回中国,他们也不会发文要求引渡你。既然你这次的表现不错,我们也会兑现我们的承诺,不会对你有什么行动。你就放心的在日本生活吧。”

常凯申大大的松了口气,他并非不想故乡。但是人民党连蔡元培都不会放过,更不可能放过常凯申。能得到大家默许的保证,这已经很不容易了。从接到英国以及日本人的联络之后,常凯申很快就下了决定。他表现的对人民党的深切仇恨只是一种表示,如果没有这样的表示,怎么能够按月拿钱呢?但是此时,常凯申明白,他手里面有了更好的筹码,有了能够与日本现在的政府进行交易的筹码。

找到了日本方面的人员,爽快的把“队友”卖掉之后,常凯申对着相当激动的日本情报部门的人员说道:“我个人觉得现在不是把他们都给抓起来的时候,既然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行动,不妨放长线钓大鱼,把这所有的人都给摸出来一起解决。”

这种相当有胆识的建议最终得到了通过,北一辉政府也希望能够把日本那些极端份子一网打尽。所以经过考验之后,常凯申摇身一变就成了与日本新政府的合作者。

经过种种验证之后,新政府相信了常凯申的诚意,也最终决定收网。然而日本方面的家伙试图联系日本天皇的事情,又让新政府的情报部门想再观察一下。这条线意味着能把日本高层中的家伙给抓出来,对日本高层的反动派斩草除根一直是北一辉新政府以及日本社会主义自由民主党的渴望。

日本情报部门最终决定,暂时再等等。

北一辉对有人试图在日本刺杀陈克的感觉首先是很愤怒,另一部分感受则是有些喜悦。日本如果想从中国那里得到更多订单,更多的经济倾斜,最佳的办法就是参与战争。参与战争需要一个很好的理由,至少是能让日本人民接受,也能让朝鲜接受的理由。只要把这条线给挖出来,证明了英国人在日本策划了刺杀陈克的行动。日本就可以光明正当的对英国宣战。这个理由已经够充分了。

所以日本方面通知了陈克有人要刺杀的消息,得到了陈克还愿意到日本继续访问的答复之后,北一辉相当高兴。他们设计的计划中有陈克乘车接受日本民众欢呼的过程,果然,刺杀者们知道自己没办法混进戒备森严的其他地区,就把刺杀的方向放到了游行上。

实际上北一辉政府放出的所有接待消息都是假的,即便是有人想玩套中套都没办法。日本现在需要的是宣战的借口,经过调查之后,新政府的情报机构与中国方面合作之后,已经得到了确凿的证据链证明了英国政府参与了这次的谋杀事件中来。想收网前没想到搂草打兔子,竟然有机会挖出天皇身边的有可能的暗线。日本情报部门的激动可想而知。

没想到,在常凯申出卖了队友两天之后,日本天皇裕仁也卖起了队友。他当然不能直接说,而是命宫内省的人把一些情报提供给了情报部门。于是在陈克的专机不是按照原先定的降落在东京,而是降落在日本的京都之后。情报部门立刻收网。把有关此事的所有人都给抓了起来。

日本天皇、首相则前往京迎接陈克。公元794年平安京城始建于京都,历经大政奉还直至1868年迁都到东京为止的1000多年间,京都一直是日本的首都。自建城以来,京都就作为日本的经济、文化中心,它的市民们继承了其优雅的传统。京都有数百间有名的神社、神阁和古寺名刹,拥有日本二成以上的国宝,一千二百年的历史培育起来的古都让人感受到无穷的魅力。

京都又是“中国化”极深的城市,街面上大部分店铺的名称上都是汉字。在京都相当一部分古代典籍干脆就是用汉字书写的,中国人可以毫不费力的读明白。在这座城市接待陈克,日本方面无疑想向陈克表示,日本方面未来的方向从脱亚入欧重新返回到亚洲旧传统的意思。

千年古城的确是极有风韵,日本方面安排陈克下榻在金阁寺。有前面的刺杀先例,防卫极为森严,金阁寺前面的镜湖池不养鱼,在11月底的天气中,还是先派了中国和日本安全保卫人员穿了潜水衣下去仔细搜索了一遍。

这座美丽的寺院融合了藤原时代样貌的“法水院”,镰仓时期的“潮音洞”,以及中国唐朝风格的“究竟顶”。三种不同时代不同的风格,却能在一栋建筑物上调和完美。这已经被称为日本国宝,是建筑中的扛鼎之作。

裕仁与北一辉接待陈克的时候自然得领着陈克参观一下这座日本的国宝。按照传统,寺里的占卜也是汉语的。

日本的新宪法已经开始修订,其他的都好,关于日本天皇的地位问题好不容易解决了。裕仁本来就不主张自己完全亲政,只要天皇制没有被消灭,天皇对国政还有一定的影响力,他也不准备再继续抗争了。

北一辉领导的新政府向中国学习,也搞了政策透明化,把根本没有必要玩黑箱操作的政务内容都给公开了。裕仁看了一周时间的政府公文抄件之后就认识到一件事,天皇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政务处理教育,只要胡乱说话,一个干不好,立刻就从“现世神”变成了“现眼”。新政府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日本封建制度,反倒与裕仁当年在英国见识过的现代君主立宪制颇为相似了。更重要的是,裕仁很明白,此时他需要做的是“表现良好”而不是“发号施令”。

虽然裕仁心里面很希望现在蹦出几名抢手把陈克击毙,但是他也很清楚他是日本最需要阻止这种事情发生的人。礼节性的接待了陈克,尽了地主之谊之后,裕仁就把更具体的会谈工作交给了北一辉。

“陈主席,我们想向英国宣战。”北一辉先是为陈克受到惊扰道歉之后,随即提出了日本的意图。

陈克突然觉得很滑稽,与历史上相比,这次日本的宣战倒是充满了正义性,至少是放到21世纪都不能完全否认的正当性。历史这也终于走到了这一步,让陈克忍不住想笑。

北一辉很明显错误的理解了陈克的笑意,他连忙解释道:“我们并不是想借这次战争从英国夺取土地,这点请您放心。”

陈克本想阻止一下,但是转念一想,日本宣战本身也是有相当正面的意义。好歹日本也能借这次宣战,彻底与殖民主义旧时代决裂。想来北一辉绝对不会打着旧时代的理由参与这次战争的。如果能让日本人民认为殖民主义不对,是需要打倒的东西,对日本国家理念的清理也是好事。

“既然要宣战,那也得事实清楚,不能让人觉得日本这是要趁火打劫。”陈克答道。

“请放心,我们正在仔细调查,绝对不会让英国人逃脱此事。”北一辉认真的答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