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五十三章 巨变(十二)

陈克回到了郑州之后,接到美国驻华公使递交的正式公告,罗斯福邀请陈克到美国访问。以前不管有什么样的邀请,什么样的重大国际会议,陈克从来都是派人去。这次陈克倒是爽快的同意了邀请。

“现在我愿意出去走走的原因固然是罗斯福很重要,而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已经不怕死了。”陈克在常委会议对此解释说道,“如果是以前,我担心我万一出了问题,很多工作就会中断。现在我已经不再担心,就算是我死了,大部分该有物质条件已经具备,在这些方面我能起到的作用,我能够做出的奉献已经不那么大。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出国去。”

换了别人的话,这话会被认为是傲慢。这话由陈克说出来,常委的同志们为陈克感到高兴。核武器试验成功的消息让当下的班子都很振奋。能让这个陈克这个老家伙感到放心,那就说明现阶段中国的实力的确达到了令陈克满意的地步。

“去美国就当散散心。”李润石笑道。

“希望能够让我觉得有去这趟的价值。”陈克回答的颇为轻松。

罗斯福没想到陈克真的会同意亲自到美国来,一种微妙的不安感在他心头浮起。不管人民党自己怎么称呼自己,在美国高层眼中,陈克与希特勒、斯大林一样,都是独裁者。而独裁者最大的特点是从不肯离开自己权力的核心。一旦长期离开权力核心,肯定会有内部的反对者在背后动手脚。中国权力交接已经让美国上层颇为讶异,现在陈克决定出访,更证明陈克对他自己权力体系的信心,证明了陈克对中国的信心。

陈克既然同意到美国出访,罗斯福也不能说:“我一开始没指望您来,要不你装病不来,换个人吧。”如果这样就是真的开国际玩笑了。而且罗斯福也真的想见见这位中国的独裁者。紧锣密鼓的安排好接待计划,美国就等待着陈克到美国访问。

1940年11月11日,陈克的专机就降落华盛顿机场。这架中国自己生产四螺旋桨的飞机卓越的性能令美国方面大吃一惊。这架飞机从中国直飞夏威夷,在夏威夷加油之后飞到了华盛顿州短暂停顿加油,又一路飞到华盛顿特区。美国空军的行家一看就明白中国有制造长程战略轰炸机的能力。

以罗斯福的身体情况他当然不可能到机场迎接陈克,前来迎接陈克的是参议院国防计划特别委员会主席哈里·杜鲁门。这个特别的职位意味着一些无法直言的表态,陈克并不在乎美国已经表示他们准备投入战争的姿态。即便是中美之间真的打到热火朝天的程度,中国一颗核弹就能摧毁美国佬的一整支航母编队。即便是比拼常规力量,就现在美国的航母编队水平,同等条件下作战的时候,陈克并不认为美国能够战胜中国。

在机场检阅完了三军仪仗队,陈克就在杜鲁门的陪同下一起乘车前往白宫。

哈里·杜鲁门在回忆录中是这样描述初次与陈克的相见,“……除了在奏中国国歌的时候,陈克对他编写的乐曲表示了敬意。其他时间,陈克就如一位罗马帝国的大皇帝一样,在我的引领下前往白宫。我的每一个行动、每一句解释,他都能非常明晰准确的理解。这个人明显把我定位在引路者侍者的角色上,虽然我的工作的确是引路的侍者。对于我本人,陈克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兴趣,前往拜见罗斯福总统的过程中,陈克所完成的所有行动目的都是完成这个简短行程所需的最简单明了的行动。他对我以及其他迎接人员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对待的意思,我既不认为他傲慢,也不能认为他谦逊。仿佛人类身上所有的好奇以及秩序之外的事情在这位中国的实质领导者身上都不存在一样,虽然陈克身上并没有那种愤世嫉俗者特有的矜持感觉……”

陈克倒没想那么多,反正总是得有人引路。既然他的目的是到白宫去见罗斯福,陈克要完成的也仅仅是这个目需要的行动。坐汽车,骑自行车或者走路,对陈克来说并没有任何分别。

罗斯福总统是在白宫门口迎接陈克的,两人寒暄之后很快就进了会客厅。这两位能够决定世界未来命运的领导者随即就两国的战略关系与未来的世界局面进行了讨论。陈克当然要重申一下中国与美国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立场,表示中国并没有和美国进行战争的打算。

大国之间最怕的就是误解,罗斯福与陈克之间要进行的就是双方基本立场以及基本国策之间的讨论。在确定这些之后,双反很多具体行动的解释工作才能够顺畅的进行。当然,这些工作其实一大部分并不需要罗斯福与陈克敲定细节。在这个两个人定调之后,就该由主持具体谈判的国务院以及部长级别的人物来细化。

横在中美之间最大的障碍莫过于美国继承英国权力的问题,美国的主流精英是WASP,whiteAnglo-SaxonProtestant,盎格鲁撒克逊系的白人新教徒(十七世纪新英格兰殖民后裔)。英国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由同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美国接掌英国的一部分遗产会更加顺畅一些。

陈克明确表示中国不在乎这件事,如果美国的目标是推进全球化,中国甚至愿意支持美国的行动。当然,陈克明确表达了中国对英国殖民体系的反对。他就剩没有直接用言语说明,美国要是跟着英国一起玩殖民主义,那么中美之间就没有任何谈得拢的可能性。

罗斯福的政策属于经济殖民主义,他也不愿意搞武力殖民的政策,在这件事上双方很快就达成了共识。

那么接下来讨论的就是中英之间是否存在达成和谈的可能性。

陈克说道:“我们没有用武力消灭英国的打算,我们追求的目标是摧毁世界性的殖民体系。我们希望与英格兰保持和平,不过我认为现阶段,英格兰却未必会同意我们主张的和平。”

罗斯福也知道中国官方的态度,陈克用他从美剧中确立的标准纽约曼哈顿口音,以及不中不美的混合语法出的话,罗斯福连听带猜也能明白。罗斯福年轻的时候搞过社区服务,论语法时态,陈克也未必比很多美国人更差劲。更不用说旁边还有职业工作人员用更加准确的美式英语对其进行翻译。

当然,陈克用英格兰而不是用大英帝国的来称呼英国,里面有着政治家对敌人的明确定义,罗斯福当然不会错误理解其中蕴含的腾腾杀气。这与罗斯福期待的中国甚至能在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的领土上做出让步的最佳方案相去甚远。中国是要把英国彻底打回原型去。

大英帝国的殖民地中也许只有加拿大认为自己是英国人,另外坚定认为自己是英国人的澳大利亚与新西兰此时没留下什么白人。其他地区么,估计黑人想认为自己是英国人,英国人都坚决反对。至于印度人,罗斯福得到的消息是,印度国内风起云涌的爆发了不少反对英国的起义。中国在背后支持了很多缴获的武器给印度反抗者。

甚至在英伦三岛里面,爱尔兰人不会认为自己是英国人。苏格兰国王一系当了英国国王,可英国与苏格兰也没有真正实施合并。殖民体系彻底崩溃的同时,英国还真的只剩了个英格兰。要是没有宣布将加拿大并为英国的本土,连加拿大都没办法算是英国。

确认了中国已经旗帜鲜明的要摧毁殖民体系的事实之后,罗斯福也不愿意就中英和谈花费力气了。剩下的工作仅仅是美国决定在这件事上支持谁,而且支持到什么程度。英国在战争中失去的东西,只可能靠战争夺回。这是世界的铁一样秩序。陈克明显不是一个靠说服能打动的人。

罗斯福其实最关心的问题就是中国对欧洲现状的态度。美国可以选择不为英国的利益与中国开战,但是美国一旦决心全面制霸北大西洋这个世界最大的经济圈,与德国开战,甚至与苏联开战的可能性都很大。美国当然不肯替人火中取栗,更不可能傻到为人当“王前驱”。如果美国与德国和苏联打得血肉横飞,精疲力竭的时候,眼睛蓄锐的中国突然对已经疲惫的各国来一次突袭,从此得到了争霸战的最终胜利……

罗斯福不能不考虑这种可能性。

“我知道美国的孤立主义者们反对美国参加世界性的战争,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中国人民与美国人民其实是一样的。打击英国人的时候,中国人民面对厮杀还能够承受。因为我们坚信正义在我们这边,哪怕是以复仇主义为理由,参与残酷战争的中国人民也相信我们拥有道义上的制高点。这很重要。”陈克比罗斯福“大”两岁,所以谈话的时候他从不用敬语。

“但是,我如果告知同志们,其他他们从未到过的地区有着一群坏人,然后让他们跑去那些地区去打坏人,去推行正义。我必须说,这其实已经超出了现在中国人民的理解能力与承受能力。而且如果到了那些地区之后,他们发现我所说的内容其实是不准确的,那时候中国的战士们会感到极大的不安甚至挫败感。以我个人的一己之私或者理想,而把中国拖入世界争霸战中去,我认为这是极为不负责任的态度,在现实操作中也是愚不可及的行为。对于欧洲事务,我们并不愿意干涉。这个世界已经不可能存在关着门自己过日子的可能,等到欧洲战争结束之后,最终双方还得继续做生意,我们愿意等到那个时候……”

这场最终确定中美双方最基本立场的谈话用去两天时间,总共花费了二十多个小时。罗斯福终于明白了中国的立场。而罗斯福却没有办法完全明晰的告知陈克关于美国的最终立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陈克可以主导中国的立场,罗斯福却做不到。

在之后,陈克又在美国参众两院发表了一次演讲。陈克当然知道丘胖胖这个大投机份子发表的“铁幕演讲”,陈克并没有希望丘胖胖在这个时空还能得逞。所以他很愿意得到这次公开表示中国态度与立场的机会。对此,陈克已经准备了很久。面对着美国参议院与众议院的议员们,陈克坦坦荡荡的说道:

“诸位,我从来不隐瞒我是一个共产主义者的事实,我所努力建立的中国是一个采取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这是我的理想,也是我一直以来竭尽心力的结果。如果有人问我,认为资本主义制度会不会消亡,我也从来都会很认真的告诉对方,我认为资本主义制度一定会消亡。如果有人问资本主义制度消亡的时候会不会发生战争,我也会回答,有可能会发生战争。”

“但是我认为这种战争并不是一个国家消灭另一个国家的战争,而是这个国家内部的人民为了解决本国内部矛盾而采取的战争行为。这并不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要消灭资本主义制度的美国之间的战争,而是美国资本主义制度发展到最高阶段之后,因为无法解决内部的深层次矛盾,而由美国人民自己采取的行动。”

“作为一个共产主义者,作为一名历史唯物主义者,我必须说明的是,资产阶级在历史上起着非常革命的作用。”

“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总而言之,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

“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

“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资产阶级揭示了,在中世纪深受反动派称许的那种人力的野蛮使用,是以极端怠惰作为相应补充的。它第一个证明了,人的活动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它创造了完全不同于埃及金字塔、罗马水道和哥特式教堂的奇迹;它完成了完全不同于民族大迁徙和十字军征讨的远征。”

“资产阶级除非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反之,原封不动地保持旧的生产方式,却是过去的一切工业阶级生存的首要条件。生产的不断变革,一切社会状况不停的动荡,永远的不安定和变动,这就是资产阶级时代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地方。一切固定的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一切等级的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人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他们的生活地位、他们的相互关系……”

陈克毫不犹豫的大量引用了共产党宣言的内容。曾经有人评价过,马克思在写《共产党宣言》的时候,思想上还是以黑格尔的哲学辩证法的框架。在后期的时候,马克思本人终于进入了真正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境界。然而《共产党宣言》高度的归纳性,深刻的洞悉力,精深的文字功底,都让陈克觉得佩服。即便对于这帮资本家的代表以及代言人,陈克从来不低估他们的智商,这样的一群人是能够理解这些的。尽管他们也会反对这些。

“美国的宪法中明文写到,合众国人民,为建立更完善的联盟,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提供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幸福,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历史证明了,美国为了维护美国人民的利益而选择了资本主义,而资本主义的发展最终在美国消灭了奴隶制度。这就证明了资本主义制度的革命性。”

“如果不谈及革命的话,民主可以看作是一个不断消除特权的过程,美国也面临了很多次危机,每一次危机都推动了美国的民主。为了解决危机,美国通过了《反垄断法》,进而极大的促进了美国本国的经济发展。”

“这些都是资本主义制度自身不断发展,不断证明了自己生命力的明证。”

“有些议员会问我,如果中美之间发生了战争的话,那将是一场什么性质的战争。而我的回答是,如果发生了那样的战争,那不是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之间的战争,那仅仅是中国与美国之间基于国家利益的战争。”

“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我个人认为必须首先承认事实的存在。这个事实是指物质的事实,而不是想象出的事实。物质上的事实是,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资本主义制度,存在着社会主义制度。这两者都在继续存在,继续发展。而且都能以自己的模式推动生产力的进步,推动社会的进步与发展。”

“同样,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殖民主义,而我们中国所发动的战争,就是要摧毁这个世界上的殖民主义体系。把世界推进到更加进步,更加文明,每个人拥有更多自由的时代。殖民主义是当今世界需要摘除的毒瘤,而摘除这个毒瘤固然需要更先进国家的支持,同样更需要依靠的是殖民地人民与殖民主义的斗争。”

“这不是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之间的矛盾与斗争。恰恰相反,我认为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需要联起手来,一起推动我们的世界向前继续发展的合作机会。”

“当然,如果殖民地得到解放之后,一定会出现某些国家试图独占对获得解放的前殖民地国家的独占,那时候引发的斗争性质与殖民地争夺已经不同,那是国家以及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与斗争。我认为不能把这两件事混为一谈,更不能因为未来可能发生的矛盾与冲突,就来否定殖民地解放战争的正义性。”

……

这是一场非常重要的演讲,陈克含蓄的表明了中国并不愿意与美国发生战争的观点,同时指出了中国在这场战争中的立场,以及中国将这场战争定义为“反殖民主义”战争的态度。不管后世对中国合并了澳大利亚与新西兰有什么看法,但是中国给与所有被合并地区的人民以中国公民身份的行动本身就代表了中国的态度。殖民地人民不拥有殖民地国家的公民权,这本身就是殖民时代的规矩。

陈克的演讲被后世称为“世界殖民体系彻底崩溃”的先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