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五十二章 巨变(十一)

不管如何,这次检阅本身也给了学界山头老大们不小的冲击。拥有了完全独立这帮人之外的一个大团队,占据了全新的领域,陈克有能力实施推倒重来的洗牌本钱。这数以万计的年轻人来自各个学科领域,完成了核武器开发最关键的工作之后,更是信心满满。真的把老家伙们排除在外,他们能做到。

陈克的学生看陈克态度坚定,不得不单独来找陈克谈话。“老师,您真的因为那个事情生气了么?”

“时间比较紧张,我马上就要回郑州,所以咱们就不要扯这么多。我现在要和你们谈科学,你们就别和我谈民主。这么闹起来就是鸡同鸭讲,根本不会有什么结果的。”陈克立刻打断了学生的话。

“老师,您能不能说的更直白一些。说的太简单,我跟不上你思路。”学生答道。

“科学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律,对每个人都一样的规律。那真的是一视同仁,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科学对地球上的人没有任何分别,这是真正拥有最广泛意义上的普遍性与平等性。既然现在国家还没有消失,我希望在中国建立起能够推动科学进步的一个体系。这次的核武器开发,我的方法与态度某种意义上很不科学。如果这样的态度变成以后的做事方法,我认为这对中国的科学发展有重大危害。”陈克对自家的事情非常了解。

陈克的学生或许有点理解了陈克的想法,不过很明显,他并没有什么高兴的感觉。既然陈克此时强调的是自己的错误,其他人就不用指望能够从这里面捞取自己的好处了。

“自然规律对每个人都一样,但是建设人类社会对科学认知体系的过程中肯定会出现诸多矛盾。矛盾的核心是不同阶层不同阶级对社会资源的控制。民主这个东西首先要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之上,而民主也不是一个拥有所有社会适用范围的模式。‘零和’的双方从来没有民主可谈。例如犯罪份子与受害者之间就没有什么民主。资产阶级和被雇佣的无产阶级之间,在面对有共同利益的时候,还能通过民主来协调。但是商谈起工资,商谈起权力分配的时候,有选择同意或者不同意对方的要求,却从来没有什么民主可言。就如同这次核武器开发一样,你们人数再多,在项目上也没有什么民主可言。民主从来没有所谓全面的适用性可言。现在我要和你谈的是科学,你就不要和我谈民主。这不是一回事。”

好歹陈克的这位学生也是学霸出身,脑瓜子很灵。即便不清楚陈克到底想建设什么样的科学与民主体系,这位学生也明白了陈克是他现在没有能力糊弄的。既然他知道自己糊弄不了陈克这个内行,他在劣势的情况下选择了一言不发。

陈克这次谈话的目的仅仅是让对方明白陈克的想法,他也试探着对方的想法。现在好歹是战争期间,不是展开大规模政治行动的时机。该打下去的楔子先打下去,至于到底会产生什么结果,就等到发动的时候再说吧。

视察完了核武器工程,陈克让那些如坐针毡的学界山头老大们先回去,他又留下来安排了核工业部门的科研体制,这才与中顾委的同志一起回郑州。

路上同志们讨论的很热情,拥有这样大威力的武器,中国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唯一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核武器的生产周期以及超大的成本。现在再返回头看陈克对国内电力等系统的扩建安排,同志们总算是明白了目的所在。没有这样空前规模的电力网络,中国想扩大已经有极限趋势的生产能力,遇到的困难可想而知。

陈克到是没觉得这些有什么特别的,在他原本的时空,中国拥有了核武器之后才算是大概能够保证本土不遭到大规模的外部入侵。毛主席对发展核武器的态度是“我得有”,至于有了之后么,毛主席说“核武器的最大威力是在发射架上的时候”。陈克对此是极为佩服的。

后来中国一直没有加入所谓“削减核武器条约”,因为按照美国与苏联的进攻性核武器标准,中国加入条约之后,不仅不能削减核武器数量。按照条约的条件,中国还得增加自己的核武器数量才行。

在现在的时空,陈克已经下定决心,好歹得把核冬天理论给弄出来。中国能少造核武器就少造核武器。一个战略平衡的武器,平衡就行。当然这些不是现在该讨论的内容,中国现阶段还是以实验为主。距离这个阶段远的很。

有关世界局势的最新消息这么不到十天之内就出现了一大堆,丘胖胖“哭秦庭”一样的哀怨表现让美国有点感动,美国方面向中国提出了建议。

美国可以承认到现在为止在西太平洋以及印度洋获取独立的殖民地,但是美国认为关于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的归属权可以进行考虑。罗斯福提出了威尔逊“民族自决”的建议。这让中顾委的同志再次大笑起来。

陈克把澳洲与新西兰的白人都给送去印度,以民族自决的观点来看,那也是中国去决定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的问题。这事情其实没办法深究,如果中国想抨击美国,那就大可与美国谈谈印第安人的民族自决问题。

笑归笑,大家看出罗斯福也在提出自己的立场。无论美国怎么偏袒英国,美国都没有明确支持英国的殖民体系。这种表态其实很重要。

另外一个重要消息则是伊朗国王巴列维一世提出与中国恢复石油贸易的建议。这位国王看样子已经下了决心站到中国这边。在李润石递交的报告中,巴列维一世请求中国同意保证伊朗的国家安全。特别是巴列维一世要把英国在伊朗的石油公司收归国有的情况下。

外国在伊朗的石油投资中还有中国的一部分股份,比例不大,只有3.25%。李润石的态度是可以让伊朗以石油支付这部分股份回购。伊朗向中国首先提出的请求,就是按照中国的军队标准帮助伊朗建立一支现代军队。

在报告后面附带了工业部门以及银行部门的计算清单。按照巴列维一世的贸易请求,伊朗在未来五年内把全部石油出口给中国,中国向伊朗出口油桶、成品油、新的石油设备、提供石油设备维护、军火、部队训练培训,伊朗别说一分钱都拿不到,他们只怕还得倒找钱给中国。

这个甚至不能认为是盘剥,以前英国人是光拉走石油,什么都不给伊朗留下。而中国已经非常厚道的按照国际石油价格进行结算。任何一个强国都不可能向伊朗提供如此优惠的待遇。

游缑对这些工作非常清楚,她看完了之后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要不要向伊朗贷款?”

“贷款做什么?”章瑜的工作专业不是工业,他对此有些不解。

游缑跟地主婆谈论收租问题一样说道:“伊朗现在需要铁路网,还有国内的不少民用水利设施。化肥出口我这还没计算进去,要不了多久,伊朗就需要从中国大量进口化肥,或者进口生产化肥的技术。想建设工业体系自然是艰苦卓绝的过程,哪怕是买个工业化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章瑜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接着说了句很内行的话,“就算是把每年伊朗能够卖给我们的三千万吨原油运回国内,也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只要学过小学算数,这倒除法题就可以计算出来。即便中国的石油运输船达到三万吨的级别。那也得往返一千次才能把三千万吨石油运回国内。按照一条船一年运输5趟的极限运输能力,中国光从伊朗拉石油就需要200条船。这对工业中国也不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章瑜一度是认为苏联的计划经济模式比较可靠。以中国那种期望“测算无遗”的文官传统秉性而言,搞工业本身又需要非常强大的规划能力。然而陈克指导的分段总装造船法,实施了平地造船之后,章瑜恍然大悟了。计划经济有着一个本质的缺陷。除非是陈克这样永远能先进到超越时代的家伙,否则的话,制定计划的人本身对世界的认知就是落后的。

想扩大产能就得重复建设,以中国十几年前的造船业水平来看,砸锅卖铁也搞不出那么大的造船能力。陈克当时的建设安排把船舶制造业的同志折腾的死的心都有。等到一系列关键的技术完工之后,船舶业在其他行业的突破基础上焕然一新。仅从船舶业的角度来看,新投资比旧投资要少的多,投入产出比吓死人。

在此之后,章瑜就明白了一个问题。既然陈克不可复制,那么在陈克手中大放异彩的计划经济就有重大缺陷的。谁来计划?谁能够站在超越这个时代的先端地位,利用这个时代已经拥有的技术打开通往全新道路?没有这样的人,就没办法搞高强度的计划经济。

陈克要求建立一个除掉他这样的存在之后还能良好运行的科技体系,章瑜对此极为赞成。这才是实事求是,对革命负责任的态度。科学界那群人想在承认陈克的权威的情况下,各自在某个领域占据一小片山头的做法,很像是化一个陈克为十几个几十个小陈克。章瑜不反对有人牵头作为统合,在这个工业化时代中,大家需要的是合作。既然是合作就得有人出来前头。

但是陈克本人是作为“服务者”存在的事实,却没有被重视。那些人并不认为自己是服务者,而是认为自己是领导者。这就是本末倒置。若是这种模式成了未来科学界的传统,甚至可以用太阿倒持来形容。

强大者获得权力的时候必须有身为服务者的自觉,章瑜也觉得这要求实在是太高。可是人民党的成功完全建立在这个态度的基础之上,章瑜认为有必要想法设法的维护这个传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