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四十四章 巨变(三)

丘胖胖很清楚中东对大英帝国的意义,作为现在已经发现的石油产地,中东的石油一直是英国用以平衡中国贸易的重要物资。在罗斯福的建议下,丘胖胖向伊朗国王巴列维一世提出建立“大陆交通线”的计划。

巴列维就算是去相信猪能在天空飞,也不会相信英国人的理由。英国人的解释是,既然英国本土在与印度几乎中断了所有海上交通,英国决定尝试开辟一条“大陆交通线”。

这条大陆交通线从埃及的苏伊士运河地区开始,越过海湾地区,越过伊朗地区,最终与印度西北部连接在一起。英国人讲述的这条交通线看似非常合理,可巴列维一世又不是傻瓜。英国人这么做的目的是要把伊朗彻底绑在英国人的战车上。而且英国人这次连含蓄的表示都没有了。他们告知巴列维一世,英国人这是要在伊朗大量驻兵。根据英国方面提出的“建议”,英国准备让几个印度师在伊朗维持这条交通线,此时这几个师已经向着印度与伊朗边界进发。

伊朗得到的情报证明,英国人不是在开玩笑。的确有好几个师在向伊朗开进,那几个师是由白人组成的,而不是印度人。按照推断,大概是在印度的那些澳大利亚人与新西兰人中征集的白人士兵组成的军队。除了这些部队之外,还有一些印度军队也被调集到印度西北部,准备实施“大陆交通线”战略。

如果英国没有这样的举动,巴列维一世正准备抽空与中国偷偷开辟石油贸易交通线。中国海军的舰艇已经多次秘密“访问”了伊朗海岸线。这一年时间没有石油收入,伊朗财政方面也遇到不小的问题。英国人的举动不能不让巴列维一世觉得是不是伊朗内部有叛徒。

思前想后,巴列维一世只能面对现状采取了妥协的方式,他一面想方设法的“拖”,一面把英国人的动向全部告诉了中国。

中国国内对此的反应不是特别激烈。此时南下计划已经完工,中国进入了新的战略调整阶段。对中国来说,初步统合了东亚的生产能力之后,建设西太平洋的防御体系是当务之急。此时恰恰不是进一步出兵打击英国的时机。

来自婆罗洲以及爪哇岛北部的石油质量极佳,炼制成本很低,这些石油足以供应中国在南方的油料需求。在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地区的探矿队伍传回的消息更让中国方面极为振奋。那些蛮荒的土地下面,蕴藏着如同陈克所说过的巨大矿藏。那含铁量最低也有60%以上的铁矿到处都是。优质的铁矿石含铁量居然高达70%以上。而且储量大大超出想象之外,大到初期勘探竟然无法正确估量的程度。

中国国内一直缺乏优质铁矿石,含铁量超过40%的铁矿石,在中国本土就属于高品质的矿石了。矿石越优质,冶炼成本就越低。巨大的矿石储量让矿业部门都要乐疯了。但是这又牵扯了一个问题,怎么样才能万里迢迢的把铁矿石从澳洲运回国内。

在本土不是没有建设过万吨规模的矿石吞吐港口,这样大规模的基础建设是可怕的工程。例如路面不够坚固的话,一个月内,往来的重型车辆就能把路面给压碎。这是对一个国家工业水平的极高的要求,是能够证明一个国家是否拥有真正强大力量的严重考验。

这种工程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在和平时期倒也没什么,工业部门绝对肯做出这样的战略性投资。眼下是战争时期,在这个事情能否这么做可就需要极大的勇气。可那优质铁矿石对与冶金行业的吸引力之大,难以形容。以新西兰为例,这个地区的工业建设速度远超想象,靠的就是当地的优质铁矿。高品质的矿石让新西兰的钢铁企业成本直线下降,冶炼出优质钢材的步骤大大缩减。

在新西兰的飞机制造厂零件合格率很快就超过了本土的工厂,这不是因为技术有区别,而是原材料真的不一样。能彻底消化掉西太平洋地区,把这些地区纳入到中国的经济体系中来。中国的工业部门真的有信心以中国一国之力单挑全世界。

现在中国的南下战略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所有人都相信,陈克主席所做的决定是真正的“万世计”,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得到的则是中国真正的光明未来。

在绝大多数人沉浸在西太平洋的时候,陈克却没有这种想法。他再次召开了12人会议,这次谈论的内容让大家觉得陈克主席未免是“得陇望蜀”。

“如果能把英国人从中东撵出去的话……”陈克提出了这个观点。

李寿显作为国家总理是第一次参加正式的12人会议。他有些迟疑的说道:“我比较担心我们这么做会不会过早的迈过力量顶峰。”

发展曲线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在条件确定的动态过程中,一旦到了力量顶峰,接下来的绝非是在顶峰上千年万年的坐下去。而是会几乎不可逆转进入力量下滑的阶段。想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把新的初始变量引入到这个体系中来。这些新的初始变量在成长过程中,可以不断增加整个体系的力量,扭转不可避免的力量枯竭。

只是凡有一利必有一弊,每增加一个参数,都会让原本的体系发生巨大的变化。参数增加的过多,就会出现要把原有的制度以及体系推倒重来的可能性。作为有着丰富经验的政务工作者,李寿显对此体会很深。

此时李寿显并不想对陈克唱什么赞歌,这不是他会觉得不好意思,而是李寿显觉得陈克这个人民党以及中国的领袖太称职了,再由衷的称赞显得很多余。

在因为加入新变量而让体系动摇之前,陈克本人总能事先给出警告,并且给出一些预测和指导性方针。过程中,陈克则是很能把握住这些变化的步调。最后的总结中,大家总是能够发现,其实陈克在很早之前某些莫名其妙的布局,就是针对这些的伏笔。

此类事情如果只是发生过一次两次,大家还能大惊小怪一下,次次都这样的时候,同志们对这种不正常的事情也就习以为常了。

李寿显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同志,对于获得中东的大量石油,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全新的变量,他甚至不认为这是能够引发从量变到质变的参数。

能坐在这里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12人,自然没有一个是白给的。听了李寿显的简单陈述,同志们立刻就明白了李寿显的意思。以中国现有的国力,如果不能充分把西太平洋这个全新的体系整合进中国的体系,并且让中国本身的体系根据现有局面进行调整改变。中国发动起来的国力正在奔向力量的顶峰。要不了多久,就将达到顶峰。

到现在为止,同志们也能够以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看待陈克的南下计划。所以同志们也都能够理解陈克对美国的畏惧。在现在的地球上,苏联短时间内不会改变他们的战略安排以及战略布局。对于北方的这位和平的邻居,人民党的同志都认为应该继续把这和平以最大程度维持下去。

德国距离中国太远,双方爆发直接冲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果真的有那样程度的冲突,那将意味着整个世界局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现在中国对美国的优势,完全建立在中国战略布局比美国更早,战略目标比美国更加明确。在美国有诸多战略选择,反倒没办法确定最终战略之前。中国早就完成了自己的战略制定以及执行。所以美国现在还没有完全动员起来,它的工业实力没有转化成军事力量。

中国现在也没有实施总动员,当下的局面距离总动员也只有一线之隔。李寿显同志即便不太懂军事,在战略方面依旧是出类拔萃的人才。很明显,如果新开辟一条印度洋中东战线,很可能会让中国不得不投入新的力量。既然在维持现状的情况下依旧能够去完成中东的战略任务,李寿显就不赞成为了推进战略进度,去强行加大在中东的投入。

能以自己的看法决定人民党战略考量的人数极少,李寿显的论述简明扼要,然而同志们立刻就赞同了李寿显的看法。最终强化印度洋战略的看法就此中止。12人会议决定继续维持南下战略的原定方案,不断完善西太平洋防御体系,并且继续开发澳大利亚与新西兰。

李寿显没想到自己的观点竟然能够得到如此的支持,他此时反倒感觉有些不习惯。毕竟提出中东战略考量的是陈克,哪怕陈克事先说明这个计划是“得陇望蜀”,可干净利落的否定陈克的想法,对李寿显精神上也带来了一定的压力。

仔细看陈克,李寿显并没有看出来陈克有任何不安或者不满。陈克根本就没有认为自己的观点被人否定有什么问题。

李润石则是同时在观察着陈克与李寿显,这两位人民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核心人物,其胸襟气魄的确极不一般。哪怕陈克已经是被认为是绝对正确的领袖,可人民党的领导阶层也没有变成陈克的应声虫。团结与唯命是从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每一位同志都依旧抱持着自己的立场与观点。这足以证明人民党本身依旧有着旺盛的生命力。这样的人民党,还是不可战胜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