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二十七章 乱战(七)

“这是比拼国力的战争。”军委副主席兼南方战区政委李润石同志在会议上解释道。

中国极具冒险的进攻打到了与印度只相隔一条窄窄海峡的锡兰,如果普通的看法中,中国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跨过海峡北上进军印度。然而李润石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根据运动战的战略,中国在海洋上有着几乎无限的空间。在锡兰的工农革命军仅仅是一个幌子,真正要动用的是海军,特别是海军的潜艇部队,目的是最大限度消耗英国的运输力量。

英国人想夺回锡兰的话,就得大量运兵到锡兰。这些士兵当然不可能背着沉重的装备泅渡到锡兰。以印度那可怜的造船能力,补充能力极为匮乏。

最重要的是,中国并没有入侵印度的计划。英国人不太可能万里迢迢从大西洋直接进去太平洋,从东边援助新西兰以及澳大利亚。这条海路路途遥远,中间也缺乏补给点。前出锡兰,完全符合最常见的军事要领“调敌之要,在攻敌之必救。”

想出这等策略并不算难,难的就是拥有这等国力。中国下饺子一样的狂造军舰,这固然是国力。征集那些操纵军舰的指战员,对这些指战员实施训练,需要大量的投入。包括定位,海况调查在内的所有的工作,都需要大量的投入。没有强大的国力根本做不到这些。

既然中国已经拥有了现在的一切,所有的同志并不觉得这计划有什么问题。相反,大家都非常赞赏李润石同志的战略谋划。按照陆军原本的想法,工农革命军是要先杀进缅甸,再从缅甸进攻印度。与现在的计划一比,这计划耗资更大,而且很难调动起英国军队。英国军队可以大量动员印度军队与中国进行战争。而中国对印度的态度则是希望能够“解放印度”,或者说,希望印度人民能够自己起来推翻英国的殖民统治。

如果中国与印度在陆地上大杀特杀,那么结下的仇恨只怕很久都难以消融。相对而言,猛烈打击英国的实力,就等于推动印度的独立运动。因为在夺取南安达曼岛东海岸的布莱尔港之后,中国还有很多意外的收获。英国人在南安达曼岛上建立了很多监狱,用以关押印度的革命者。这次突袭中,中国解放的监狱人员中有大量的此类人选。例如维内亚·达摩打·萨瓦卡。

萨瓦卡是一个真正的印度民族主义者,这位被称为印度民族主义之父的先生很有趣。陈克时空巴基斯坦的那位国父阿里·真纳不是真正的伊斯兰教徒,他常常有违背伊斯兰教禁令的行动,很多年长的巴基斯坦人都知道这一点。萨瓦卡自称是一个激进的印度教教徒,这位先生其实是个货真价实无神论,从来不相信有鬼神存在。他只是为了创造“印度民族”这个概念不得不利用印度教作为自己的旗帜而已。

不得不说,萨瓦卡先生作为无神论者挺唯物的。他本人对印度那从未形成一个统一国家,内部四分五裂的传统非常了解。所以才试图创造一个“印度民族”出来。而脑袋上带着印度皇帝皇冠的英国人对这种有真正威胁的家伙很敏感,所以直接把这位送进了监狱。

历史上这位萨瓦卡先生很多地方都是个妙人,他本人是个素食主义者,但是他吃肉。吃肉的理由是“不吃肉的人太娘,没有男子汉气!”

李润石同志本来也是个诙谐睿智的人,又是人民党内公认的理论家,这几天萨瓦卡先生与李润石在印度革命的事情上相谈甚欢。但是与这位印度思想界领袖的交谈,经常让李润石同志的思路转向陈克。能被英国人判处两次无期徒刑的印度思想界领袖,其认真的确比普通印度人要深刻的多,但是与陈克一比依旧显得很幼稚。

陈克在人民党中拥有不可撼动的地位,到了没有敢公开反对陈克的实际执行的地步,这并不是因为陈克多么高深莫测。除了专注以及坚持之外,陈克的个人资质谈不上多么惊世骇俗。以陈克所创立的智商情商论,以及相应的人类行为学这门科学门类来分析,陈克的情商仅仅刚够当一个领袖而已。也就是说,与陈克神一样的地位相比,陈克与别人的交流仅仅是一个人类的水平。

党内心知肚明的第二代中的三名著名接班人,李润石、伍翔宇、任培国,在情商上都超过了陈克。甚至超过很多。

即便是同志们对陈克的个人能力有着清洗的认知,依旧没有人敢公然反对陈克。因为陈克有着其他人都无法企及的长处。与其说他是一个理论家,还不如说他是一个实践者。然而陈克本人对这些理论的研究仅仅是为了实践服务的。

李润石知道自己为什么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人会被选为第二代接班人,因为党内公认他们是理论方面的人才。陈克开创的理论十分恢弘,他本人是一个对理论的研究仅仅够为实践服务就行的人。陈克是以异乎寻常的实践成绩得到空前地位的一个人。

对于中国短期内的高速工业化,最大的背后推动力是陈克。李润石对此非常清楚。这不仅仅是陈克靠自己的技术向革命提供了最初的资金,也不仅仅是陈克建立了人民党。而是陈克清楚明白的让人民党的同志理解了资本的意义以及应用模式。现在中国的资本投入的大方向完全控制在陈克的手中。陈克决定了中国工业方向,决定了中国的工业农业的路线。

这就如同革命理论都基于完全相同的事实,由于每一个人的思维不同,革命道路呈现出千姿百态的实践。搞工业也是如此,完全相同的理论基础上有无数可行的路线,陈克以一己之力指出了一条路,在没有任何实践基础上,陈克是以结果来证明自己的正确。

到现在为止,结果都在证明陈克的一贯正确。再也没有人愿意反对陈克掌握中国资本营运的大方向。陈克一句话顶一万句,他不用实验就提出的方向就是人民党工业发展的方向,同志们视此为常态,认为走正确的成功道路是必然的。失败只是同志们没有理解陈克的正确意图而已。

作为一个根本不好事的人,李润石从来没有想过要通过反对谁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正因为如此,李润石越来越觉得这其中蕴含的危险。事物都是两方面的,越过了重重艰难,走过了唯一一条能够快速挽救中国的道路的同时,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成功是如此的轻易。因为任何失败的道路都是走不到尽头,成功的道路仅仅是走完了那一百个环节。

就如中国现在重返几百年没有进入的印度洋,并且在印度洋轻易压制英国,人民党的同志唯一能够找到的理由是,陈克同志指出了正确的道路,人民党与全国劳动者一起艰苦努力,克服了隐藏在细节中的一切魔鬼,完成了工作,到达了终点。

这个解释是实事求是的,一位英明领袖带领着劳动人民完成了一项工作。这是事实。

唯一问题在于,这件事本身不是常态。而不少同志认为这样的“非常态”居然是可以复制的。李润石发现在军队高层中持这种观点的人惊人的多。陈克的职务与陈克的贡献仿佛被等同了一样,同志们相信,只有陈克这样的人,才应该获得这样的地位。换句话说,现在的地位就该拥有这样的能力,并且延续现在的体制。

李润石当然不能掀起如此的讨论,只能找人商谈此事,能够商谈的则是南方前线指挥部的书记之一,伍翔宇。作为下一任板上钉钉的国家总理,伍翔宇很能理解李润石的观点。当然,伍翔宇看待这个问题的角度与李润石大大不同。“我听说陈克主席有一个准备,他以后只保留党主席以及军委主席的职务。而且他准备把你的职务从党的副主席换为总书记。”

伍翔宇非常聪明,只是性子有点急躁。即便是结婚之后在他爱人的帮助下有很大改善,但是人的天性是很难扭转的。所以他的回答也是这么“莫测高深”。

李润石想了好几分钟才算是明白过来伍翔宇到底要说什么。接下来李润石想起来的并不是伍翔宇,而是章瑜对陈克的评价。章瑜说过,“陈克主席很多地方根本不像人类”“他是站在无尽深渊中看待这个世界的”。

只有在无尽深渊中的人才能看到真正的光明,但是能看到这点的人民党人到底有多少?能够看透这点,并且有能力有机缘沉到陈克那种深度的人又有多少?在绝大多数人眼中,陈克根本不是在无尽的深渊中,而是高高在上,光辉万丈的居于世界的顶端。这种认识本身就是错误的,但这种认知才是最普遍的认知。

伍翔宇话里面透露的信息非常简单,既然陈克也发现了自己的地位很可能与职务挂钩。那么陈克就把除了党主席这个唯一核心职务从人民党中切割出来。而把唯一的副主席变成总书记,看似降了一级,实际上则是一种真正的保护。

以后人民党完全可以不设主席这个职务,这个职务永远只属于陈克一个人。只要后人不被那虚名所迷惑,没有傻到要用名声这种玩意来证明自己的力量。没有了党主席的人民党,一来可以有了永远的旗帜,二来还能表现出足够的“谦逊”。同时还能把有异于常人的陈克与很多麻烦进行切割。

对提出这种视角的伍翔宇,李润石有种看到真正的伍翔宇的感觉。在对实际工作以及人心的洞悉力方面,李润石觉得自己真的不如这个同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