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二十五章 乱战(五)

不见棺材不掉泪,参观了中国造船厂之后,日本海军强烈要求再去中国参观一次。尤其是那些没有去过参观的日本海军人员,听说能够在旱地上采用流水线模式造船,他们质疑这些参观者们是在胡说八道。完全为了蛊惑不明真相的日本们接受“媚中投中”的政策。

这里面的代表人物是前海军的英雄铃木贯太郎。托了“昭和维新”过份成功的福,北一辉等人只是对军队进行了数次清洗。凡是退役军人都可以得到就业机会,只是海军那些老家伙们一来是兜里有钱,二来是厌恶与那帮普通士兵一起工作。所以他们在尚未完全被北一辉控制的海军船厂为中心,弄了一个类似“反革命沙龙”的玩意。

北一辉觉得现在不是收拾这帮老东西的时候,这帮老东西组织的反革命沙龙现在还有诸多好处,扎堆的反革命团伙永远都比分散的反革命更容易处理。而且人民党从法律上保护“言论自由”的态度对北一辉影响也很大。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是失败者都会踏上的第一步。胜利者的特点之一就是大度。保证合法的言论自由是国家的基础。

既然铃木贯太郎等人做出这等反应,北一辉顺理成章的向中国方面申请,希望组织一次新的参观。把日本的老家伙们都给送去中国,让他们亲眼瞅瞅中国强大的实力,以威慑这帮宵小。

陈克穿越前,中国的GDP以及国力都超过了日本,而且陈克现在的这个时空,中日之间也没有特别不可化解的深仇大恨。中国固然在甲午战争中失败了,而人民党也杀了好几十万日本人。中国人民或许觉得日本比不了中国,却没有陈克时空那种势不两立,一定要彻底清洗日本的打算。

于是在1939年7月1日,也就是人民党建党34周年的纪念日,一众代表了旧日本的上层的日本参观团乘坐飞机抵达了中国。日本天皇裕仁因为刺杀北一辉,一度处于完全软禁的状态。这次代表团是以裕仁出访为理由。

现阶段彻底处理掉裕仁不利于日本的局面稳定,但是让这位晕头转向的日本天皇在日本关禁闭也是一件更麻烦的事情。北一辉充分利用了中国同志,把这群大麻烦扔到中国来。这些家伙们在中国受受惊吓,受受教育,对未来日本发展很好。而且日本国内已经有很多人借着裕仁的事情在攻击北一辉。这次出访也能证明北一辉对裕仁本人并无恶意。

于是这位日本的“现世神”就开始了他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次出访。裕仁曾经去过欧洲访问,原本他认为北一辉背后的靠山中国只是靠了不怕死的陆军赢得了胜利。所谓“出访”不过是另外一种旅行的软禁而已。

乘坐中国方面的飞机到中国的途中,裕仁还一度认为中国人可能会在飞机上动手脚,搞出空难什么的。因为在同一架飞机上还有众多裕仁信任的前大臣与一众亲王。一旦飞机“发生空难”,这可是比啥都能更轻松的解决问题。

等到飞机安全着陆之后,裕仁的心总算是落回了肚子里头。

在接下来的旅行访问中,裕仁以及那些旧派人物们彻底震惊了。中国原本给日本的感觉是土地广袤,人口众多。亲眼看到中国的平原、山区、工业、农业、军队,这些日本旧上层算是理解了北一辉背后到底站了一个什么样的巨人。

铃木贯太郎精通海军,与天皇裕仁等人一起参观了中国的船厂之后,裕仁倒是没看出什么门道,只是感觉巨大的造船厂人多,设备更多,效率好像很高的样子。那些巨大的工程设备让普通人显得无比矮小。

看着铃木贯太郎以及前海军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博恭王那傻呆呆的模样,裕仁也知道这里面有问题。等到参观结束,裕仁问起了铃木贯太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位日本海军的老英雄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禀。前海军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博恭王是位货真价实的海军专家,再说都是自家亲戚,他性子还挺直率,所以干脆就说了实话。

听到中国大连的造船厂这么一个生产基地的造船速度是日本整个国家造船速度几倍甚至十几倍,裕仁也傻了。中国有四五个大型造船基地,那岂不是说整个中国的造船能力将是日本的十几倍乃至上百倍么?

前海军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博恭王作为海军军官出身,他很怀疑中国造出的舰艇质量,所以他申请带了一群海军的老家伙们亲自参观了舾装,也挑了一艘刚舾装完毕的中国3500吨的驱逐舰进行了试航,这艘驱逐舰表现出的良好的性能,让日本的海军专家们都傻了眼。

裕仁的两位军事方面的海军老师是海军军神东乡平八郎,所以裕仁也极力要求上舰。军舰连续实施S型高强度机动,甚至在海面上以高速实施了最小半径的圆形机动的时候,很少上军舰的裕仁被颠簸的不行。可这么一个半吊子也能感受到这艘非常普通的中国军舰的性能。

这可是3500吨的驱逐舰,而不是小游艇。高强度的机动会导致脆弱的舰艇结构遭受损伤,如果舰艇整体强度很差,只怕敢在这样的高速机动下自行解体。

试航结束之后,前海军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博恭王与铃木贯太郎都向裕仁承认,使用了焊接工艺的中国军舰的质量在采用了铆接工艺的日本海军军舰之上,还是远在日本海军质量之上。听了这些值得裕仁信赖的海军专家们的意见,裕仁是真的相信日本海军不是中国的对手。

在这个日本传统的强势产业上都彻底落了下风,日本代表团真的没了信心。至于中国一直表现出领先优势的其他产业上,日本只有参观学习的份。

见识了中国大平原上那种高度机械化以及科技化的农业,见识了中国江南精华地区那大量使用小型农用机械的精耕细作的农业,被中国一亩地施用近十公斤化肥的“奢侈种田法”。日本高层中间不少人内心就叛变了。他们倒不是真的想故意无视中国的进步,而是这帮家伙从来没有机会这么系统的见识中国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那些敢真的说中国“好话”的家伙们都会遭到日本上层有意识的“过滤”。现在亲眼看到一个如此强大的中国,特别是乡间那些会开拖拉机,甚至会开飞机播撒农药的女农家飞行员。裕仁甚至乘坐了普通的农村女性飞行员驾驶的飞机上天兜了一圈。那位穿着普通劳动布服装,喜欢在嘴里刁根烟的飞行员的爽朗姿态令日本上层终于认识到了什么叫做“现代劳动”女性。

中国的女性们得到了如此的解放,这些解放对她们来说是如此的自然。一同来访问的裕仁夫人则看傻了眼。当然,这位贵族夫人最大的收获是终于用上了卫生巾。日本皇族们臭规矩太多,在中国,女性们因为要参加劳动,女性们也全部投入了社会劳动领域,所以这些能够方便生活工作的产品完全普及。

在参观过程中,日本参观团还注意到一件事,现在是战争时期。而中国国内普通民众对战争的感受仅仅来自于报纸。中国正在与英国在西太平洋与印度洋进行着战争,并没有出现全面动员备战的迹象。

这些令日本上层感受很深,为了能够凑起与满清的北洋水师战斗的军舰,天皇都节衣缩食的捐钱。要是日本投入这么一场战争,国内不知道要紧张到一个什么程度。可中国除了玩命工作之外,一切几乎照旧。这证明了一件事,中国随时有能力在维持现在战争的情况下,临时组织对日本开战的兵力。

尽管日本天皇裕仁以及这些前来参观的旧上层对北一辉的态度还是极度敌视,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们会毫不迟疑的把北一辉凌迟处死。但是这些家伙们对北一辉采取的政策也有了全新的认识。无论如何,此时都不是与中国对抗的时机。

中国向日本开放的市场是日本急需的,中国向日本提供的原材料也是日本急需的。现阶段要是强行起来把北一辉干掉,中国翻脸之后,日本已经逐渐恢复的经济立刻就会崩溃。那时候日本旧上层要面对的就不再是有足够理智的北一辉,而是大量愤怒的毫无理智的日本青年。那些人到底会干出什么,日本上层甚至不愿意多想。

参观了中国的时候,日本上层还看到了另外一件他们极度反对的事情。中国社会的反封建实在是过于强大了,新中国现在的领导阶层与旧上层之间来了一次彻底的切割。那些能开飞机的女性都是货真价实的农村劳动者,接待日本这些身份高贵的访问者的人民党人员,大多数都是农村出身,上了学之后选择了自己的工作。

中国的旧有门阀处于全面崩溃的境地,新一代的中国官僚阶层出身非常普通。在中国上层更没有留下旧门阀的自留地。这是一个全新的中国,是一个令日本旧上层感到恐惧的新世界。

如果日本革命真的走到这一步……,这次的参观者们都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