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二十章 先手(九)

“苏联同志也没有实施总动员。”军委掌管军政的副主席何足道在政治局会议上很含蓄的提出了部队的观点。何足道一直被认为是部队里面最忠于陈克的一个。当然,工农革命军上下全部忠于陈克。其他同志或许还有属于自己的利益集团,部队不牵扯经济,派系斗争固然存在,却不存在利益集团这个概念。军队唯一的利益问题就是要求更多军费,要求更多新装备这些最常见的问题。

路辉天很清楚何足道的话完全能够代表军队的观点,承担战争的是军队,在中国最反对战争的只怕还是军队。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说服部队的同志,问题在于军队是非常讲资历的组织。人民军队的缔造者陈克还活着呢,只要陈克没有选择穷兵黩武的方式,根本不要指望军队会站出来去否定陈克。即便是陈克选择了穷兵黩武,只要部队忠于陈克的数千高级指挥员都在,军队也没人敢出来和陈克叫板。

在是否忠于陈克这件事上,路辉天自己也没有取代陈克的打算。不仅仅是路辉天一个人,整个人民党里面有取代陈克冲动的人不是没有,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站在唯物主义角度实事求是考虑了这个念头之后,还能坚持把这个念头付诸行动的人。

路辉天希望的是实现自己的想法,人民党发展到现在也算是踏上了一个关口。作为人民党早期领导者之一,论资历路辉天只是比何足道稍微晚了几个月,比已经退休的尚远还更早参加革命。现在他也只是到了人大副委员长这么一个职务上。路辉天很清楚,他之所以不能得到更高的地位,完全是因为治国路线的问题。

不少倾向于路辉天的人都认为,陈克是个“取士”的人,路辉天则是一个“取官”的人。陈克除了服从党委之外,并不认为有任何组织是不可替代的。路辉天则是相信官员与职权是决定一切的存在。在这方面,路辉天其实很赞同苏联同志的模式,领袖是可以存在的,领袖直接指挥的是官员,或者说是官员体制化的党组织。所以这次不少以前甚至矛盾重重的同志都支持总体战,原因之一就是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模式来扭转现在中国的局面。

同志们的想法也未必都是出于私心,当私营企业继续存在,一些经营的相当不错的私营企业收入颇高,例如一个颇具口碑的饭店老板一年都能挣几十万的时候,年收入不过万元的厅级干部心里面肯定不会很高兴。一个更具计划,更具权力,更具分配正义的体制,也是很多同志们真心的希望。既然存在这样的基础,路辉天不知不觉之中就成为了一个旗帜性人物。

何足道提及苏联,路辉天心里面就有些不爽。苏联军队也有300万之众,这数量固然只有中国正规军的一半,中国军事体制下总量的三分之一,可是按人均来计算,苏联在军事上的投入远高于中国。中国人均军费投入可能只比美国高一点点。在世界性列强中始终是倒数的行列。即使如此,路辉天却不能质疑工农革命军的战斗能力。如果路辉天敢这么做,立刻就等于直接站到了部队的对立面上去。

“既然苏联同志没有动员,我们更没有必要实施总动员。我们面对的敌人要么很弱,要么就是需要动用强大的海空军才能够解决的敌人。”何足道讲解着。

政治局里面不仅仅有全面动员派,也有支持陈克的一部分同志,还有一部分对南下战略无法判断的同志。何足道的发言是针对这些同志的。作为陈克最铁杆的支持者,何足道很明白自己要做什么。既不是与那些路线方针不同的同志争执,更不是把战争计划说的天花乱坠,而是实事求是的介绍当下的情况。以在政治局中达成一个实事求是的结论出来。

何足道继续介绍着,“我们已经得到英国加强了在缅甸与暹罗边境兵力部署,这是近期唯一遇到新问题。其他的陆军调动主要是强化海军陆战队的登陆作战准备。”

“英国的确不可能在印度洋方向实施大规模海运么?”那一部分没有特别立场的同志提出了这个疑问。

何足道笑了笑。工农革命军解放荷属东印度的战斗,总共使用了四万多部队。把这些部队从本土沿海运到兰芳省,再从兰芳省把把部队跨海运抵荷属东印度,再包括装备,海军与空军战斗时消耗的燃油。仅仅在燃料这一项上,每一个指战员都消耗超过一吨的燃油。1938年中国原油产量超过3000万吨,四万多吨燃油看似不值一提,但是把原油加工成适合使用的燃油,需要的设备,人力,都是极大的投入。

“以英国人的实力,他们现阶段最划算的战争方式莫过于使用印度军队。”何足道避免对这部分物资调拨进行过分夸张的评价,“如果英国调动数十万军队投入亚洲战场,欧洲可就唱了空城计。根据我们得到了情报,德国准备对波兰进行攻击。波兰是英国的同盟国,这就等于对英国宣战。在英国军队大量投入亚洲的时候,在欧洲方面的法国如果能够挡住德国,英国还能有余力维持在亚洲的战争。如果法国失败了,那么英国本土全面空虚,德国人就能够为所欲为。我们必须注意到一件事,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英国从殖民地动员了大量的兵源投入了欧洲战场。印度是英国重要的兵源地,如果德国在欧洲开始战争,我们可以预想的是,英国是没有足够力量保护印度的。一旦失去了印度之后,英国人遭受的损失根本不是英国能够承担的。”

英国本土距离中国上万公里,中国同志放开眼界看世界没错,可大家的眼光也只是落在了西太平洋这个地区,这已经是人民党绝大多数同志的极限。如果让他们把视线投放到整个世界,实在是过于强人所难。陈克最大的优势就是他所处的时代中,因为美国这个霸主的存在,中国不得不把视线投放到整个世界。这也是天然的战略观高低的本质。陈克站在巨人们的肩膀上。

中立派的代表,或者说政治局里面“装作中立派”的代表人物则是任启莹,在人民党第一代党员里面,任启莹算是最小的一位。现在她刚刚49岁。作为优秀的官僚,任启莹的立身之道就是不卷入麻烦。既然任启莹从来没有试图推行属于自己的路线,那么她根本没有任何卷入纷争的需求。只要跟着陈克走,完成该完成的工作就行。

在这个时候,现任国资委统计局局长的任启莹问道:“那么我们准备什么时候南下?”

路辉天听了这话之后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任启莹玩政治手腕的水平很有趣,如果问清楚了什么时候南下澳洲,何足道可以立刻回答部队正在南下。只要部队没有诉苦,就根本没有推行总动员的必要性。而任启莹这么做的结果等于是变现的支持陈克,除非路辉天那些要求总体战的同志逼迫中立派们选择立场,这件事也基本到此为止了。当然,在人民党里面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干呢。陈克都不曾逼迫党委做任何决定。至多不过是人民党的同志不知道该不该同意陈克的观点,在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情况之下同意了陈克的计划。

在南下计划还没有出现任何问题的时候,路辉天一没有陈克的号召力,二没有合理的借口,他不管怎么想,都得让现在的计划继续进行下去。

有任启莹的引子,何足道立刻把现在的计划给简单介绍了一下。海军此时一分为二,一部分在空军配合下进入印度洋作战,一部分则开始南下。实际上在猛烈追击向着澳大利亚败退的英国、澳大利亚以及荷兰舰队的时候,人民海军此时已经攻下了达尔文港口。

“哦?已经攻入澳大利亚了?”政治局内没有听到这个消息的同志大多数都很惊讶。

“达尔文港虽然是澳大利亚的土地,只是澳洲这个国家地理情况很糟糕。”何足道开始普及澳大利亚的地理问题。

澳大利亚面积接近800万平方公里,地理条件却不是太好。这个英联邦成员国的地形很有特色。东部山地,中部平原,西部高原。全国最高峰科修斯科山海拨2230米,在靠海处是狭窄的海滩缓坡,缓斜向西,渐成平原。沿海地区到处是宽阔的沙滩和葱翠的草木,那里的地形千姿百态:在悉尼市西面有蓝山山脉的悬崖峭壁,在布里斯本北面有葛拉思豪斯山脉高大、优美而历经侵蚀的火山颈,而在阿德雷德市西面的南海岸则是一片平坦的原野。

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国土,约70%,属于干旱或半干旱地带,中部大部分地区不适合居住。澳大利亚有11个大沙漠,它们约占整个大陆面积的20%。由于降雨量很小,大陆三分之一以上的面积被沙漠覆盖。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平坦、最干燥的大陆,中部洼地及西部高原均为气候干燥的沙漠,中部的艾尔湖是澳大利亚的最低点,湖面低于海平面16米。能作畜牧及耕种的土地只有26万平方公里。沿海地带,特别是东南沿海地带,适于居住与耕种。这里丘陵起伏,水源丰富,土地肥沃。除南海岸外,整个沿海地带形成一条环绕大陆的“绿带”,正是这条绿带养育了这个国家。

这种奇特的地形让人民海军已经占领的达尔文港变得很“有趣”,因为澳大利亚的精华地带在东南地区,处于西北地区的达尔文港是一个真正的港口城市。根本没有铁路公路通往澳大利亚东南部的悉尼。

不仅如此,澳大利亚的地下水含盐度高于人体,人喝下去之后不仅不能“解渴”,反倒会“越喝越渴”。所以试图在短时间内依靠大量人力开辟一条贯通澳大利亚的铁路或者公路来维持运输,也是完全不现实的计划。哪怕是中国这样人力充沛,有着大量巨型工程经验的国家,也办不到。想干掉澳大利亚只有依靠海军才行。

“这还牵扯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占领之后的维持。澳大利亚本国的工业水平很落后,现在虽然也有一些钢铁厂,有开挖自己的煤炭。澳大利亚的优质铁矿也降低了澳大利亚的成本。但是澳大利亚这个国家的核心问题是国内市场狭小,规模产量都很低。想占完全领澳大利亚已经不可能是短期战,整个时间很可能要用两年甚至三年。”何足道冷静的阐述着军委的观点,“当然,我们可以在澳大利亚西部,北部等无人区建立起一系列的据点,这很容易。因为那里基本可以认为是无人区。在那里的一切都需要我们自己来建设。”

看地图是看不出澳大利亚的问题,这么一大块土地不能不让人羡慕。同志们对澳大利亚的印象是“盛产羊毛”,既然是生产羊毛,那肯定是一个广袤的大草原为主的国家。关于地下水不能引用的问题,初中课本上就有介绍。不过大家觉得这些事情应该能够克服,然而听了何足道的介绍之后,原本热情洋溢的情绪在不断降低。

“我们要夺取澳大利亚的最大的原因是,澳大利亚是铁了心要和中国战斗到底的。尽管这个国家只有700万人口,不能让美国把澳大利亚当成进攻中国的基地。美国巨大的工业能力如果真的用来和我们打仗,我们必然将陷入一场漫长的战争中。彻底断绝了美国向中国动手的念头之后,才有和平可言。”何足道最后做了总结性发言。

任启莹听的很认真,等何足道说完,任启莹问道:“如果现阶段只是要解决澳大利亚有组织的对抗,而不是彻底夺取澳大利亚需要多久。听何政委的介绍,澳大利亚只有700万人口,我们只用解决澳大利亚沿海的一些据点,而不是把澳大利亚建成一个能够抵抗有可能出现的美国进攻,这需要多久?”

“大概需要9个月。”何足道回答了这个问题。

原本对何足道提出的两年到三年的时间感到有些担心的政治局委员都松了口气。如果只需要9个月就能解决澳大利亚的有组织反抗,的确不需要在中国本土实施总动员。

任启莹稍稍等了一下,仿佛是思考了一阵,然后才说道:“如果是这样,我觉得按照现在的计划进行就很好。而且太平洋中还有那么多岛屿,把这些岛屿上的英国势力撵出去,与把这些岛屿变成中国可以抵抗外来入侵的基地之间肯定需要一段时间。任何事情都要分步来完成。”

任启莹的观点得到了大部分同志的认同,随后的表决中,同志们都同意了继续南下的计划,同时同意了对民用汽油、柴油供应的限制。但是并不主张实施总体战的制度。确定了战争计划,这次会议讨论的方向就转向了具体国内的控制范围以及控制力度。

会议到了这里,路辉天就明白自己所希望的总体战看来是没办法通过。不过路辉天并没有太失望,如果陈克说美国很可能会插手,那么美国插手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以后的机会多的是。

而且路辉天最希望的一部分内容,也就是对国内经济实施控制的部分得到了确立。在这个阶段,既然不是让人感受到是在挑战陈克,路辉天就有充分的机会在更加温和的范围内动员起更多的“同盟”。既然不是要打倒陈克,甚至不是架空陈克,中国各个利益集团未必会拒绝路辉天的一些方案。

作为试探,路辉天提出了“厉行节俭”的观点,建议对餐饮业实施一定的限制。人民党一直没有把餐饮业全部国营化。虽然国营餐饮业的份额不算低,但是这部分国营餐饮业的目的一来是扩大就业,二来是试图压低物价。毕竟有国营企业在其中搅局,可以强制压低一些价格。

后续发展与路辉天想象的差不多,绝大多数的同志都表示赞同。陈克虽然没有直接出来反对,可他的心里面依旧感到了一些不安。

人民党严谨吃拿卡要,纪律监察部门的控制也仅仅是在一些非常核心的部门以及与人民生活十分相关的部门强力实施。而且这些实施大部分都是在城市,在大城市。在基层里面,吃点私营餐饮业油水的现象并不罕见。陈克对资本家没什么好感,但是这不等于他认为这种做法是正确的。

陈克现在看不清楚的是,政治局里面的哪些同志是真的认为限制私营餐饮业能够“节约成本”,哪些同志只是简单的认为“限制一下”能够起到一个振奋民心精神的作用,哪些同志是有着其他想法。

只是陈克知道此时绝对不是他来说话的时候,因为人类不可能对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做出正确的判断,能够正确总结发生过的事情,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既然历史是螺旋上升的,该走的流程那就一点都不能少。尽管每一次螺旋结束之后肯定要淘汰很多人。

这很无情。这很必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