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先手(八)

参观完了几处科学研究机构之后,李润石领着章瑜参观了技术学校。中国已经正式将义务教育定为八年制强制义务教育。小学五年,初中三年。初中毕业后或者进入技术学校,或者继续上高中。高中毕业后再次选择进入技术专科学校或者大学上学。

当然,不管是什么学历,人民党实施了同工同酬的政策。毕业之后的收入与学历并无太大关系,工资薪酬方面技术工人与科技研发者的差距不大。奖励全部是针对科技突破或者技术创新与改良。大概统称为专利。

这件事尽管是李润石负责的,在进行国有企业调整中,李润石蹲基层,下车间。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最后提出了“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管理者和工人在生产实践和技术革命中相结合。”

最早的人民党工业生产部门中是不存在所谓管理岗的职务,所有的单位都只分一线工人与培训岗位,这个培训岗位是由技术精湛的老工人负责。这样的分配在逐渐遇到抵抗。封建行会体系的支柱之一就是师徒制度,中国与国外相差不多,都是实施了技术封锁,行会壁垒。不少老师傅根本不想把自己的“绝活”教给其他人。而且不少新工人也未必真是真的抱着提高个人劳动水平的态度参加工作。

为了对抗传统的封建,为了提高效率,培训岗位逐渐独立出来,成了管理岗位。这一度解决了当时的问题,可工业发展速度太快,培训岗位自己因为脱离一线生产,技术水平更新开始逐渐拖了后腿。所以更加复杂的管理岗位以及技术岗位也逐渐出现。这些岗位在某些方面推动了生产水平提高的同时,在某些方面也在阻碍着生产水平的提高。想在管理与效率中寻求一个平衡,难度大的超乎想象。

章瑜对李润石的看法非常赞同,陈克的好处之一就是他所建立的制度随着工业发展反倒越靠后越展现出其“先进性”来。这样的高速发展的后续效果也开始凸显,人民被越来越深的卷入工业化时代,摆脱了农业化体系,人民开始尝试对工业化中国产生自己的看法。李润石发现,哪怕是人民党内部,对于工业化时代人民的反应也未必是赞同的。

从劳动者中,从基层人员中逐级选拔管理者,这是人民党的做法。只是这做法现在还缺乏一个更加系统化的理论做指导。任何人都希望能够少出力多收益。哪怕自己可以心甘情愿的承担辛苦工作,还是希望自己的亲人孩子能够更安逸舒适一些。哪怕是陈克自打革命开始就非常注重实事求是的态度,从来不对革命做任何不实事求是的描述。如何令人民能够直面现实依旧是一个大问题。

就如同周树人写的《人生论》里面所幸直白的说道:阿尔志跋绥夫曾经借了他所做的小说,质问过梦想将来的黄金世界的理想家,因为要造那世界,先唤起许多人们来受苦。他说,“你们将黄金世界预约给他们的子孙了,可是有什么给他们自己呢?”有是有的,就是将来的希望。但代价也太大了,为了这希望,要使人练敏了感觉,来更深切的感到自己的苦痛,叫起灵魂来目睹他自己的腐烂的尸骸。惟有说诳和做梦,这些时候便见得伟大。所以我想,假使寻不出路,我们所要的就是梦;但不要将来的梦,只要目前的梦。

作为宣传部长,李润石自己很清楚周树人所说的是“不要将来的梦,只要目前的梦”,可那些反对劳动的人着眼的却是看似这文章中对人民党的反对。“你们将黄金世界预约给他们的子孙了,可是有什么给他们自己呢?”

无疑,这个“他们”是指眼下的中国人民,社会变革的不适、茫然、剧痛,都由这些人承担着。反倒是更年轻的一代人出生在开始迅猛工业化并且相当程度工业化,未来会更加工业化的时代。他们本身就是工业化所创造的一代人,农业时代对他们来说是过去,甚至是一种故事。对于在农业化时代拥有特权的一批人,对于在工业化时代彻底失去特权的这批人,开创引领不断推动中国工业化的人民党,就是邪恶本身。

李润石与章瑜讨论着这些问题,章瑜很认真的在听。这是中国不可辩驳的现状,中国几年前曾经出现过一个讨论,农业化时代与工业化时代相比,到底哪个时代的人更辛苦。一开始,不少意见都认为是农业化时代更辛苦。毕竟农业时代农忙时期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不是谁都能承担下来的。可这些比较深化之后,这种观点就发生了变化。

工业时代的确让生活更加方便,更多的营养,更多的医疗,更多的知识,农忙时节的体力劳动绝对强度不断降低。可换一个观点,以前只有庄稼把式们才有机会一年忙到头,现在是整个社会的男女们都要一年忙到头。随着社会分工,每个人付出的劳动量只多不少。机器的使用,更多的新产业出现,产业链不断完善。工业社会的劳动者们更加辛苦,能够成为劳动者的绝对数量更是有农业时代的数倍之多。

这么辛苦到底为了什么?这个问题摆在了人民大众面前。

要是忆苦思甜的话,这么辛苦是为了革命,是为了孩子,为了光宗耀祖……,当然可以找到无数的解释。然而大家却不得不反思一件事,“将黄金世界预约给我们的子孙,那么有什么给我们自己呢?”难道就是无尽的辛苦么?难道就是无尽的劳动么?如果劳动与辛苦就是世界的本质,那么所谓的黄金时代又是什么?

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这些旧时代文人试图提出的问题在人民中反响不大,人民不喜欢苦难,却已经习惯了劳动。一句“不干活你吃啥?天上掉?老鸹屙?”就让劳动群众根本不跟随那些旧文人以及旧文人的徒子徒孙。然而这种社会上开始出现的普遍反思,现在只是开始,而不是结束。

章瑜静静听完李润石的话,这才笑道:“人民群众说很对,不干活你吃啥?天上掉?老鸹屙?李润石同志,对你个人资质以及品质,同志们绝大多数都没有任何意见。你的战略水平也是得到普遍认同的。我唯一担心只有一件事,你们这一代人接掌了国家之后,要做的不仅仅是继续推动中国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还要面对很多我们不曾遇到的问题。你们要继续推动社会主义制度以及共产主义理论本身的发展。你们比我们更辛苦。”

“哈哈。”李润石也笑起来,那不是谦逊的笑,更不是场面的笑,而是知道道路艰难而继续勇敢前进的人特有的爽朗的笑。

章瑜继续说道:“打个比方的话,我们这一代人只用打下偌大的家业就行,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等我们死了去见马克思,我们也可以对他说,唯物论告诉我们,没有物质基础,一切思想、观点、文学、艺术都是空谈。我们所做的工作就是完成这物质的初步积累。同样,只要有强大丰富的物质基础,一切思想、观点、文学、艺术便必然会繁荣。到底能有多繁荣,等李润石同志来了之后我们问他。咱们不要搞中国传统那套今不如古,咱们作为唯物主义者,应该相信时代的前进,古不如今才是正常社会。”

有章瑜明确的支持与赞同,李润石也松了口气。在理论构架上,特别是在现阶段的理论构架上,陈克明显没有好办法。哪怕是这个新时代是由陈克开辟的时代,陈克的理论指导在这个时代仿佛也到了江郎才尽的地步。

与以往一样,陈克依旧能够在社会制度上提出相当独特乃至精妙的观点,例如扁平化社会,例如信息化时代。然而陈克所提出的一切,都对科技,对生产力水平有着太高的要求。李润石明显感受到陈克是在拖延时间,在调整社会矛盾,到底是矛盾先爆发,还是陈克所讲的科技进步先完成。这很可能是靠运气的事情。眼下中国的矛盾,人民党的矛盾,人民与社会发展的矛盾,都到了一个非常激烈的程度。

李润石与章瑜谈起了生产领域的问题。他本人非常反对坐办公室的,陈克提出的现代企业管理思路尽管先进,却存在一个“投资方”与“生产方”的问题,投资方与生产方的主要矛盾是利润矛盾。资本掌握在国家手中之后,官僚体系很容易就通过权力干涉分配。人民党党员大部分都是各行业的中坚份子,采取了公务员体制之后,官员正在向“政府雇员”方向发展,而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官老爷。只是旧时代的传统认知与新时代的各种生产关系之间冲突不断。

谁控制了资本,谁就控制了一切。这个现实问题已经是中国社会发展中最大的矛盾。进入工业时代之后,所有问题都逐渐与这个主要矛盾联系起来。

现在再看陈克让从事货币业务银行业独立于官僚体系之外,这是一个非常有预见性的行动。在官僚体系试图插手资本营运的时候,这道堤坝挡住了官僚体系的愿望。不过这堤坝能挡多久,李润石也觉得没有什么信心。这不是官僚体系的道德问题,而是官僚体系,以及权力在试探着不断扩大自己的领域。哪怕阻挡他们的是陈克,官僚体系也不会就这么乖乖的停下试探。

李润石说道:“除非是人民当家做主,人民对国家事务实施全面的监督。否则的话,我们都没有办法阻挡官僚主义夺取权力,官僚主义夺取权力很大意义上意味着封建制度的复辟。”

章瑜笑了,“这样的话,我们宣传部门又要面对民粹几乎永无止境的进攻。只要人民没有主动追求科学,人民永远都会因为眼前的利益而利用民粹,民粹也会充分利用人民,再有些极端主义者小丑出来蹦达,两者之间就这么纠缠不清。而官僚体系更会试图把这些事情给纠缠到一起,试图索要更大的权力。大概就是这么一码事。”

这么一个几乎无解的问题摆在眼前,章瑜的语气里面充满了嘲讽的味道。进入全新的工业时代之后,展现在眼前的不仅仅是壮丽,不仅仅是进步,从章瑜那“阴暗”的视角看出去,倒是大有灾难将至,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李润石同志,我一直认为陈克同志不像是人类,我都已经被称为很阴暗了,但是我个人认为,我如果是阴暗,那么陈克同志就是在无尽深渊中看待这个世界的。他对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任何幻想,他对这个世界也没有任何特别的善意。而你有一个我非常赞赏的地方,你对人太好了。只要有一线可能,你都会去尝试拯救别人的灵魂。陈克同志只是紧抓着不放手而已。改变世界对陈克同志来说更像是一种负担,一种使命。而对你来说,则是一项你愿意为之奋斗的事业。在这点上,我倒是希望你能够坚持自己。在很多时候,我们是需要理想的。”章瑜说完之后,深深的叹了口气。李润石有些看不明白章瑜本人到底是把革命当作使命,还是抱持着理想主义的态度加入的革命。在这方面,章瑜是个非常难以看透的家伙。

大概了解了最新的情况,了解了国内主要矛盾之后,章瑜也不再继续看下去,而是与李润石一起回了郑州。

人民党政治局对于是否全面动员态度相当的不一致。令人讶异的是,军委倒是相当保守,他们的计划仅仅是进军澳大利亚与新西兰。反倒是政治局的其他同志更希望能够彻底解放亚洲,特别是“解放”盛产石油的中东地区。这醉翁之意甚至到了同志们懒得去说的地步。

在这方面,原本矛盾重重的银行业、工业以及商业部门,此时达成了一个联盟。他们的态度空前的一致,都要求尽最大力量亲自解放亚洲。他们是最希望实施总体战的强硬派。

军委只赞成扩大海军,希望能够与美国把太平洋一分为二,中国接受美国在菲律宾存在的事实,除此之外的西太平洋、南太平洋与中太平洋诸岛都归中国管理。既然有这样的计划,军委提出的就是一个短期战略。尽可能在一年内结束这些地区的所有战争,让美国人扩军备战之后,在这些地区找不到可以参战的机会。

很明显,军委的计划首先就是“短期战略”,至于未来的长期战略,军委并非没有自己的态度,只是此时就扯的那么远,对于战争进程有百害而无一利。

章瑜与李润石一回到郑州,就被卷入了这场纷争里面。如果能够得到中央顾问委员会成员章瑜的支持,能够得到中央军委副主席李润石的赞同,就大概能够决定中国在战争中的定案。在这方面,陈克本人从来会遵守党委的决议,在党委会上能够确定的事情,陈克也没有办法扭转。

章瑜对这些说法的唯一回应就是要求大家坚持在党委会议上做决定的制度,并没有提出任何个人的意见。但是这种表态已经证明了章瑜的观点,越是有私心的人,就越不敢在党委会上公开否决陈克的意见。否决陈克意见的那几次,讨论的内容都与陈克本人毫无关系,完全是就事论事。章瑜的态度已经表示了自己的立场,这下那些同志甚至都不敢去游说李润石。

处于这场利益纠葛中心的陈克根本不考虑任何利益集团的问题。战争必须打下去,这点陈克很清楚,开弓没有回头箭,现代战争肯定要打到某一方最后的总崩溃为止。所以陈克本人是反对实施总动员的方案。这几年里面,陈克对官僚体系的膨胀越来越不安。苏联就是个例子。铁人大叔什么都好,就是没看透官僚体系的本质。当然这可以说苏联的封建时代不够久,进入工业时代之后社会整体管理水平比较滞后。结果铁人大叔一死,官僚体系就翻盘,连贝利亚同志都给干掉了。从此之后,苏联就成了一个官僚体系一手遮天的国家。

如果这次利益集团没有闹,陈克可能还会有些心存幻想。偏偏利益集团开始闹起来了,他们不是通过发展生产力的方式先确立更科学的生产模式,而是以争夺更多分配权的途径获取各个集团的利益,这算是让陈克猛然惊醒。

政治局会议上,陈克忍不住好多次看人大副委员长路辉天。路辉天同志无疑在这里面跳的很欢。

如果再年轻二十岁,陈克也没有现在的耐性。这也是吸取了历史经验的结果。

历史上有一出悲剧,当年毛主席质疑党内走资派,结果官僚体系的代表人物就反问,“谁是走资派?!”

毛主席一时没忍住,就点了几个名。很快,在武斗中几位就被冲击之后丧命了。毛主席在人事斗争中吃尽了苦头,他历来最反对的就是人事斗争,一旦把政治斗争变成人事斗争注定是要出大事的。很多野心家们立刻就蹦出来要把水搅浑。

陈克知道自己现在还远没有到被架空的地步,所以他心中再不满也得憋住。这就是陈克的义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