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先手(五)

中国使者知道新加坡总督肯定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存在,所以即便交涉结束得到了明确答复之后,使者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扭回头。见识过云爆弹的威力,也知道中国上百架轰炸机可以在没有任何阻挠的情况下从高空对新加坡狂轰乱炸。中国使者心有不忍,他停住脚步扭回头来。

新加坡总督本来就怀疑中国使者这是虚张声势,哪里有中国军队还没有打到新加坡城下,新加坡就全部投降的事情呢?看到中国使者扭回头,新加坡总督脸上浮现出冷笑来。

“总督阁下,我觉得你为了新加坡这些人的生命,还是同意立刻无条件投降吧。”中国使者的语气中充满了悲天悯人的感觉。这是他发自内心的话。

总督脸上的冷笑凝固在脸上,对中国使者的表态,总督甚至无法用言语回应了。抬起手指着大门的方向,总督脸上充满了无可抑制的暴怒神色。

“唉……”中国使者长长叹了口气,离开了新加坡总督府。

2月10日上午六点,整夜只随便睡了两个多小时的新加坡忍不住抬头看了看造型精美的座钟。他整夜的开会,调动部队。中国的空袭几率很大,毕竟海军与陆军的速度都不会那么快。而且烂船也有三斤钉,即便是示威舰队被歼灭,新加坡也还有大大小小几十艘军舰。这些军舰现在以可怖号航空母舰为旗舰。不以战列舰为旗舰也算是开创了大英帝国皇家海军的先例。

新加坡总督已经得到了消息,在丘吉尔的极力努力下,“无敌”号、“竞技神”号航空母舰以及5艘“君王”号、“复仇”号、“决心”号、“拉米利斯”号等五艘战列舰,以及8艘巡洋舰和驱逐舰组成,舰队司令是詹姆斯·萨默维尔海军中将。这一支舰队正在紧急编组,预计几天内就能够赶到新加坡。

而且英国还从本土调集了一大批飞机前往新加坡,充实新加坡的空中力量。英国甚至在考虑从本土暂时拆下来几座雷达运抵新加坡以及印度,用以加强印度洋地区的防空力量。总之,英国已经明白靠当下在太平洋与印度洋的军力,根本不足以抵抗中国的进攻。

中国使者既然提起了2月10日上午六点,新加坡总督就不能不注意这个时间。哪怕是明知中国使者很可能是虚张声势,新加坡总督也做不到视若无睹。座钟的镀金钟摆在澄清透明的玻璃钟罩内左右摆动,总督心中突然一阵厌烦。中国能够生产非常高品质的玻璃,这精巧的座钟就是从中国进口的。仔细想起来,总督府颇有不少产品都是中国货。包括那种造型精巧,能很好与屋顶结合在一起的太阳能热水器。

太阳能热水器对与新加坡这么一个地方挺合适的,这里没什么矿产,搬运那黑黢黢的煤又太不干净。一系列的热水器装上之后,整座官邸热水供应都能够满足。酷热的阳光被水吸收,整座屋子的温度还降低了不少。总督对这个设计是非常满意的。

什么时候中国已经强大到能够向英国随意出口工业品的呢?总督仔细回想起来,竟然像不太清楚自己第一件购买的中国工业品到底是什么。在西太平洋这么一个世界的边疆,距离最近的工业品产地也就是中国了。

眼瞅着到了6点15分,总督心烦意乱的收回目光,他叫仆人端来早餐。毫无胃口的吃了几口,总督突然听到了外面穿来了巨大的爆炸声。总督浑身一震,即便是知道中国人会轰炸新加坡,真的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总督依旧会感到震惊。

没等总督站起身,总督府书房的玻璃突然间从外面向内部炸开。一股炙热带着说不清的东西从外面猛扑而入,总督只觉得一阵胸闷,呼吸开始变得难受起来。

挣扎着站起身,新加坡总督跑道了阳台的窗边。此时阳台的玻璃也都碎了,总督能看到的只有浓烟与火焰。那不是某一处在燃烧,在巨大的爆炸声中,总督看到的目力所及的所有地方都在燃烧。房屋在燃烧,建筑在燃烧,海面上也在燃烧,甚至连空气都在燃烧。到处都是浓烟与烈焰。

胸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总督觉得肺部里面仿佛被抽空了一样。他努力呼吸着,可是越呼吸就越强烈的感觉到窒息的感觉。大英帝国新加坡总督大张着嘴,脸开始憋得有些发紫,他毫无用处的喘息着,没多久,总督大人就紧紧抓住自己的脖子,口吐咸酸的白沫,倒在地上抽搐着。

工农革命军的空军出动了全部的160架轰炸机,每一架轰炸机上都载满了云爆弹。这次对新加坡的轰炸将是一次屠城,人民空军非常清楚。所以此次的轰炸目标极为清楚。就是英国的兵营,海港,炮台,以及驻军地点。

“我们是战士,不是刽子手。”轰炸部队的指挥员答道,“尽量减少对平民的误伤。”

幸好制定的轰炸地区都是英国重兵防御的地区,这些地区都不对百姓开放。为了保卫新加坡,英国方面把新加坡的中国人都给驱逐出去,关进了集中营。这消息这让轰炸部队觉得心理面好了很多。

进攻新加坡的不仅仅是空军,工农革命军的陆军也一路杀向新加坡。距离新加坡越近,道路就越平坦。坦克部队在前面一路狂奔,骑着自行车的部队经过几天的行军与少量战斗,自行车的载重降低到弹药与少量补给而已。经过一夜的艰难骑行,部队已经到了距离新加坡只有不到20公里的柔佛州地区。

在清晨的阳光中,在柔佛州的工农革命军南下部队看到新加坡方向升腾起了冲天的浓烟。烟柱大概有几公里之高,在20公里的地方都能清楚的看到。仿佛是夏日闷雷般的声音从那里传来。这几天的经历让同志们都知道,那是云爆弹的动静。仔细用高倍望远镜看向天空,偶尔能够看到轰炸机群那隐约可见的身影。

“空军到底往新加坡扔了多少炸弹?”南下部队的指挥员李广旅长喃喃的自言自语。他没想到这一次进攻竟然能够如此顺利,更没想到现代化战争能有如此残酷。空军展现的力量已经不是打击敌人,而是一种貌似能够毁灭世界的感觉。那种无差别大范围的攻击,只要数量足够,毁灭一座城市轻而易举。

“前面有敌人的部队,我们是不是呼叫空军的攻击?”旅参谋长问。

正说话间,电报员从电报车上蹦下来,“旅长,空军来了电报,要我们暂停前进,他们即将轰炸敌人的营地。”

“就地防御!”李广旅长喊道。

十五分钟之后,轰炸机的身影出现在天空中,一通炸弹向着敌人的营地方向倾泻而下。

到了上午10点,南下部队与空军联络之后终于开始继续前进。一路上也遇到了一些残敌,只是这些家伙们都吓傻了,有些身上衣服破烂还被熏得脏兮兮的家伙已经疯了。即便是遇到了中国军队,这些人只是大笑大哭大叫,根本没有战斗的意思。

这帮人都是欧洲人,与前几天俘虏的印度人与马来人一看就能分辨出外貌上的巨大不同。小规模的战斗之后,部队继续南下。南下的作战命令是夺取新加坡。近在咫尺的新加坡应该没有守敌了。

穿过了修罗场一样的轰炸地点,新加坡与柔佛州的一千余米长的海峡堤坝还在,站在堤坝的靠近柔佛州的一端,哪怕是严守命令的工农革命军都无法再挪动脚步。

同志们看到的是一座燃烧的城市,即便是过了四个多小时,新加坡这座城市依旧在熊熊燃烧。每一座建筑都在燃烧,每一片树林都在燃烧。一千余米长的海峡堤坝也是轰炸的重点目标,这里的一切都在燃烧,站在堤坝的一段,穿着军靴,滚烫地面上的热量依旧穿透了橡胶底传到了脚步。空气中各种物体燃烧后的味道,包括肉体燃烧的刺鼻强烈的刺激着工农革命军的呼吸系统。和指挥员李广旅长一样,所有的官兵都愣愣看着前方。

新加坡仅仅在一次大规模轰炸中就被毁灭,被彻底毁灭了!

没有任何军队来阻挡中国军队进入新加坡,然而这座燃烧着的城市释放的巨大热量阻挡着中国军队进入这座燃烧的废墟。

“我们都干了些什么啊?”李广旅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正在喃喃的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