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一十四章 先手(三)

“英国人把部队沿着暹罗与大马之间一线排开,还开始修建防线。”空军侦察部队向着克拉军区的先前指挥部汇报着。

朱姚很想认真的听,可他的注意力怎么都集中不起来。几天前第一次看到陈克的电报之后,朱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引发战争的军事行动中,陈克一字未提,反倒是质疑朱姚电报最后表示“承担一切责任”到底是什么意思。陈克干脆坦率的询问克拉军区的党委到底是想说什么。

这种质问与其说让朱姚感到畏惧,不如说让朱姚感到羞耻。有时候被人毫不留情的揭穿自己那点小心思,引发的不安感觉甚至比挨顿痛骂更难受。朱姚以前还真的没有这些做派,就干了这么一次还被揭穿,让他羞愧感觉更加强烈。侦察部队的同志不知道朱姚的遭遇,只是看到朱姚有心不在焉的模样,忍不住停下了汇报。

政委看到朱姚的表现,他先说道:“暂时休会一下。”然后就请朱姚一起出去走走。

“朱司令,这次我们党委准备向军委写一封检查,这次犯的错误我们认识到了,我们会注意,会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只是下次只怕还会继续犯。”政委说道。

“哈!”不知为何,朱姚听了这话之后突然有了些精神。如果保证下次坚不犯错误那是绝对不现实的,虽然朱姚本人的羞耻感让他有着强烈的冲动,希望下次坚决不去犯错误。但是朱姚能够很直觉的感受到,如果这么写检查的话,这次的事情大概是能够结束的。

人民党内部讲“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样火热,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春天般的温暖就是宽容,宽容的前提是要说实话。人民党里面属于“屡教不改”的家伙绝对数量与比例并不算低。或者说除了少数公认能够不三过四过的优秀同志之外,所有同志都干过屡教不改的事情。

在这点上,人民党的宽容可不是玩笑。人类行为学专业最初的研究对象就是人民党党员,对工业时代之下的各行各业的行为心理学研究总结出不少基本规律。这么做的目的不是为批判什么人寻找资料,而是试图为每一个同志找到更容易确定自己定位的坐标。为心理辅导课程做出更多细致的准备。

只是片刻的轻松并没有让朱姚完全放下心理上的包袱,他依旧感到很羞耻。看别人摆不正自己位置的时候,要说朱姚心中没有任何嘲笑的感觉那是瞎话,所以朱姚格外不能接受自己居然也摆不正位置这件事。而且朱姚还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他自己竟然也是会有迁怒心思的。

人民党抨击儒家的特权思想,也主张学习一些文化中的先进部分。例如《论语》,就是人民党行为心理学的重要研究资料之一。里面讲过一件事,颜回二十九岁时,头发全都白了,过早死去了。孔子为颜回的死哭得非常伤心,说:“自从我有了颜回,弟子们更加亲近(我)。”鲁哀公问:“你的弟子哪一个算得最喜欢学习?”孔子回答:“我有叫颜回的学生爱好学习,他从来都不把自己的怒气转移到别人的身上,不重复犯同样的过错。但他不幸早死,颜回死了,再也没有这么优秀的学生来继承,传播我的理想了。”

朱姚很清楚这次的事情最初的时候,他自己其实未必真的认为自己要在职权范围内捞过界,而且朱姚很清楚,自己知道自己所做的有极大可能得到军委的褒奖。但是朱姚先是不想在党委中对“不正确的想法”做斗争,毕竟党委同志中不少人是真心感到不安的。看到这些同志的不安,朱姚自己心里面其实感觉挺爽的。朱姚可以在战争中做到不迁怒,只是事后的这个心情可未必有太多良善之处。

结果就是这么一爽,结果后面的事情全都乱套了。不仅朱姚自己有些开始胡说八道,最后朱姚竟然稀里糊涂的就和同志们一起发了那封电报。

必须说明的是,朱姚那时候觉得自己打了一个漂亮仗,如果再能说几句场面的漂亮话,或许是更合适的事情,于是朱姚竟然有些鬼迷心窍的认为陈克或许看不透这点。其实朱姚真心希望的是陈克能够跟“明君”一样,好好体贴一下下属的坚信,也能一唱一和的说些能够提高朱姚地位的话。毕竟顶住政委的压力做出开战的决定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朱姚心里面也经历过巨大的折磨。

现在看,朱姚的想法是完全落空了。有些很意气用事的心思,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时候都不方便直接说。偏偏是这些心思是引发最错误行动的原动力。有些事情天天讲年年讲,也就是让同志们干了之后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干的时候那就是忍不住。

“朱司令,干过的事情就是干过了。现在再想那么多也没用,咱们继续工作把眼下咱们应该干的工作干好。”政委对朱姚说道,“再羞愧也等到仗打完之后好好羞愧。现在不是羞愧的时候。”

“哎……”朱姚叹了口气。

政委其实也想叹气,但是他最终还是忍住了,“朱司令,丢人丢到陈主席那里反倒没啥了,陈主席从来不笑话别人。咱们记住有这么一回事就行了。”

事情也只能这么处理,朱姚只是难以排解心中的不安,他和党内其他同志一样,并不担心陈克本人会那么小心眼。陈克对于不合适的思想很严格,但是对于同志们会犯错这件事倒是宽容的很。陈克是绝对不是个翻旧帐,或者秋后算账的人。

克拉军区的政委司令员一起回到前线指挥部之后,会议终于能够继续进行。至少干起工作来大家都很实事求是,任何不高兴的事情都会在工作中被忘记的干干净净。

仔细看了英国方面的防御布局,前线指挥部立刻就得出了判断,英国采取的还是一战时候的传统战术,组织了重兵防御。防守大马的英军有六万多人,在新加坡还有大概八万多人。这些部队由英国本土军队、澳大利亚军队、印度军队、还有大马本地军队组成。数量上不怎么够看,质量上就更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英国人真的准备在这条防线上投入重兵么?没有制海权之后,英国人怎么防备自己的侧后翼不遭到打击呢?”朱姚海军出身,他直接提出了这个问题。

“英国人对战争准备不足么。他们第一反应也就是这样了。毕竟帝国主义战争又不可能发动群众,特别是发动殖民地的群众。”政委对此提出了看法。

对于这样的一种局面,前线指挥部自然拿出了一个海上运兵突袭英国侧翼的战法。之所以这么做,原因是想大规模的陆路进攻,就必须入侵暹罗。现在暹罗完全把持在英国人手中,朱姚敢不让英国人打第二枪,可绝对没有胆量在不经军委同意的情况下入侵暹罗。

反倒是通过克拉运河南边的暹罗领土进攻大马,这个并不需要什么难度。唯一问题是克拉军区的陆军数量只有两个团,面对总数十四五万的敌人,两个团的陆军就显得过于单薄。

计划一经完成,克拉军区就向军委发了电报。军委很快就给了命令,“这两个团的部队准备在空军配合下南下。军委已经将新式军用自行车送到了克拉军区,希望部队发扬猛冲猛打的精神,在空军配合下全力南下。”

工农革命军的军用自行车在东南亚很普遍,与常用自行车不同,军用自行车采用实心轮胎,虽然重量稍重,却不会爆胎。载重也足够。自行车已经送到,包括车载的装备也运到了。朱姚不是陆军出身,对于两个团南下完全没信心,虽然克拉地区还有一个热带的轻型坦克营,就这么两团加一营的兵力,怎么看都打不到新加坡去。只是军委下了命令,这必须执行。军委的负责人都是几十年的老军人,想来是不会乱开玩笑的。

在1939年2月6日,也就是波兰对中国宣战的那天,在空军配合下,工农革命军两团加一个轻型坦克营的部队开始南下。

朱姚知道人民党从来不指望什么决战兵器,只是这次空军带来了新式炸弹,以空军同志们的说法而言,这炸弹威力之大远超想象之外。空军这么保证,朱姚倒是并不怀疑,现在毕竟是跨海作战,想大规模调动军队需要时间,快速进攻则需要争分夺秒。此时最靠谱的反倒是杀伤力惊人的武器,问题是这些炸弹威力到底有多大。空军消耗巨大,想靠空军歼灭防御的敌人,需要的炸弹吨位难以想象。有这力气的话,还不如考虑加强海运比较靠谱。

中国军队出动的消息英国人并不知道,这些天以来,英国空军以空前的速度消耗着。在英国对中国宣战的当天,中国空军就空袭了新加坡。主要目标是机场与炮台。英国炮台有大量掩体防护,机场却没有这样的防护力量。

中国空军越来越强大,英国人自然知道这码事。只是英国最新的战斗机研制进程不快,喷火式战斗机虽然开始生产,但是数量依旧很少,新加坡这颗英国皇冠上的小宝石尽管重要,也只分到了12架。其他的都是老实的水牛战斗机之流的货色。

英国没想到,在宣战通告刚发出之后的几个小时内,中国的空军就光临了新加坡。炸弹从空中铺天盖地的就下来了。中国空军使用的是子母弹与钢珠弹,目标是彻底摧毁机场。一通炸弹下来,机场跑道上就被打的跟麻子的脸一样,布满了大大小小坑连。钢珠弹如同暴风骤雨一样撒向英国的机场设施,机场上的飞机仿佛遭到了重机枪的猛烈扫射一般,上面顷刻就被打出了无数的空洞,一些飞机的起落架甚至都被打断,飞机如同烂泥般塌在地上。

高速的钢珠穿透了机库的顶棚与墙壁,包括喷火式战斗机在内的飞机大部分都被集中。有些倒霉的飞机油箱被击穿,在泄露的航空燃油在高温下被点燃。片刻后飞机就被烧成了一堆金属支架以及弄不清楚原来是什么的黑乎乎的玩意。即便是没有爆炸的飞机也满是空洞,除非进行大修,否则外型还能基本保持原装的飞机根本没有办法起飞。

仅仅是一次轰炸就摧毁了新加坡英国空军的大部分战斗力,丘吉尔倒是够聪明,他见势不妙,自己干脆就紧急乘坐军舰去了印度。当然理由是非常动听的,他要在印度准备反击的力量,协调印度洋舰队与地中海舰队。

在2月6日中国军队开始南下的时候,新加坡以及大马的部队甚至不知道海军大臣此时已经跑路,他们还以为这位以强硬立场为特色的海军大臣正在新加坡指挥战斗呢。

大马的英军主要是印度军队与马来当地的军队,他们在英国部队的驱使下开始修建“防线”。在热带地区修建防线是很扯淡的一件事,防御体系的核心之一是堑壕,在那些湿润的地区,地面是腐殖层,一铲子挖下去之后除了枯枝败叶之外,就是大团的蚂蚁和其他昆虫。这些玩意爬动着、蠕动着,看着就令人毛骨悚然。有些地方挖不了多久甚至能够挖出“水井”来。即便是比较干燥的地区,挖一条堑壕之后下场雨,这堑壕就成了水沟。

英国军官们不用亲自干活,整个工作都由那些招募来的殖民地军队实施。这些殖民地军队如果是参加英国军队烧杀抢掠或者镇压一下普通民众的话,或许还有些热情,把他们当苦力来对待,其效率可想而知。加上时间匆忙,被送上前线的部队以两个大集群的模式组成了“防线”。

中国空军除了空袭新加坡的机场之外,这几天也在努力巡航,消灭一切能够发现的英国飞机。对与在大马构筑防线的这些英国军队动向了解的非常清楚。

部队开始南下之后,中国空军24架轰五轰炸机为先导,在“大马防线”两个英国军队集结处投下200多枚炸弹。这些炸弹分散的很开,下坠速度并不快。因为没有空军而失去了制空权的英国军队与殖民地军队都只能瞪着眼瞅着这些炸弹飞落。

“快隐蔽!”英国军队好歹还算是有些见识,军官指挥着士兵们或者躲进树林、草丛,还有些干脆就跑进了帐篷里面。殖民地的军队就这么傻呆呆的看着,相当一部分军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空袭。

在距离地面不到一百米的时候,这些炸弹的屁股后面突然变魔术一样冒出一大团白色的烟雾,原本在视线中小小的炸弹猛的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蘑菇一样的玩意。

在一片清脆的爆炸声中,从每个炸弹的肚子中又飞出3个各带降落伞的小炸弹。小炸弹像个圆柱形的啤酒桶,下面伸出一根长铁杆,系在降落伞下飘飘忽忽地向下降落。随后,在接连发出的比平常炸弹爆炸声要小得多的声响中,地面顷刻被那些炸弹屁股后面一团团白雾般气体笼罩。

第一批伤亡者出现了,落地的炸弹并没有爆炸。只是扎进了松软的地面上,或则在比较结实的地面上弹跳起来。一些倒霉的家伙或者直接被炸弹的外壳砸成了肉酱,或者被弹跳起来的炸弹外壳撞的骨断筋折。

这些血淋淋的损失不算大,总共有十几命英国军队以及殖民地军队遭殃,地面上的人们还没来得及弄明白是怎么会事时,猛然间,雷霆万倾,大地震颤。顿时,以每一个炸弹落点为中心,有数是个足球场大小的地面上火光闪闪,树倒屋塌,惨叫连天。

中国空军看到地面上突然暴起了一个个的蘑菇云,明亮的橙红色火焰从地面上猛烈的升腾起来,火焰翻滚着向着周围,向着空中扩张着。明亮的火焰照耀了十几秒之后,空气中的冲击波扑向高空中的飞机,仿佛乱流般让飞机上下颠簸起来。

一个多小时之后,中国两个团的部队在坦克部队的引导下抵达了空袭地点。此时能够跑路的敌人都跑的干干净净。中国军队在现场看到的是,大片的茂密丛林造了飓风般东倒西歪,有些地方整个被摧毁到几乎能看到地面。那些军用帐篷,刚开始用沙包垒起的机枪阵地都成了一片废墟,人员或被烤焦,或窒息而亡,伤亡惨重。奇怪的是,死者的尸体都很完整,没有弹片的杀伤痕迹,只是嘴巴大张。极具惨状的是死在隐蔽工事内的士兵,他们在垂死前都抓破了自己的喉咙。

那些死者的面容扭曲,死亡的恐惧与痛苦仿佛凝固在他们脸上,让这地方仿佛是闹鬼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