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先手(一)

巨大的阴影在克拉地峡的山区缓缓的移动着。中国并没有驱逐克拉地峡的中国“租界地”当地的暹罗百姓,山区的暹罗人看着天空中的庞然大物缓缓移动,比较虔诚的佛教徒们都忍不住跪地膜拜。能在天上飞行的庞然大物,对于佛教徒来说无疑是值得顶礼的对象。

与庞大的飞艇相比,下面吊装的控制装置以及运载的军舰主体就显得很不起眼。然而这才是中国动用这样大家伙的真正目的。中国人就如同历史上奥斯曼土耳其攻打君士坦丁堡一样,把一支“舰队”通过非海路运输从一个大洋运去了另一个大洋。

克拉运河一部分相对容易挖掘的部分已经完工,通过两端之间的直线距离已经缩短到了不到十公里。山区施工虽然困难,取下来的石头倒是可以与特种混凝土一起浇筑成坚固的运河河堤,倒是节省了不少运输的气力。

在印度洋那边,用以拱卫克拉运河的中国印度洋舰队已经成立了三年。大型舰艇缺乏在克拉地峡附近可以驻扎的港口,小型舰艇则因为续航能力,以及英国人的极力阻挠,无法靠自己那点子续航能力抵达印度洋。克拉地峡的铁路正在加固扩建成重型铁路,重型铁路也不可能承载数百吨上千吨的军舰。中国一面在克拉地峡毗邻印度洋那边修建造船厂,把运过来的设备零件组装成军舰。一面引进一部分德国比较成熟的飞艇技术,自己把小型军舰从太平洋这边越过十几公里的距离从空中运抵印度洋。

现阶段的造船厂主要负责安装调试,这些军舰在运输的时候只运载一个空荡荡的主体,能拆卸下来的全部拆卸下来以减轻重量,运抵印度洋之后再进行安装调试。人民海军印度洋舰队已经拥有了包括潜艇在内的四十几艘小型军舰。这些吨位最大不超过800吨的军舰昭示着中国在印度洋的存在。

此时,原本还轮流上阵的巨型运载飞艇齐齐上阵,玩命的向印度洋运输着军舰。伴随飞艇的还有空中的机群,中国与英国之间的海战结束并没有太久。路基航空兵们大大的扩展了侦查范围,防备着英国海军的反扑。

在1939年1月29日中午十二点,一支包括三艘战列舰,三艘重型巡洋舰在内的英国舰队,先是耀武扬威的驱逐了距离克拉运河印度洋出口300多公里之外做水文调查的数艘中国军舰。在1月30日上午9点的时候逼近了中国印度洋舰队的锚地。

这几年英国舰队前来示威是家常便饭,只是以前最大吨位的不过是重型巡洋舰。人民海军印度洋舰队旗舰舟山号也不过是一艘排水量800吨的普通护卫舰,人民党定型的驱逐舰已经是3500吨的家伙,与这普通护卫舰相比,人民海军印度洋舰队的旗舰也不过是个小家伙而已。

舰艇虽然小,却不等于人民海军有任何畏惧。无论是克拉地峡的机场,或者是柬埔寨的机场,都可以直接起降包括四发重型轰炸机在内的多种战斗机,鱼雷攻击机更是上规模。在诸多演练中,这些飞机足以解决英国的任何舰队。

与以往一样,人民海军印度洋舰队的分舰队立刻启程前去“驱逐”英国舰队,空军也开始起飞。做好了战斗准备。至于水下的近海潜艇部队更是紧急出动,这些近海潜艇才是真正的杀手锏,理论上六艘近海潜艇处于包围状态下,足以击沉任何一艘英国战列舰。

以往的英国舰队基本玩弄“冲浪”模式,就是利用自己船体巨大的优势,用航行中船体制造的海浪冲击中国军舰。双方军舰的吨位相差太多,中国海军的军舰在英国巨大军舰制造的巨大浪花中颠簸不以,也算是英国方面对中国海军的“打击”。

每次中国军舰的官兵都被巨大的海浪打的浑身透湿,在望远镜中都能看到英国海军那得意的大笑。直到中国的空军机群把英国舰队作为假想敌,经过一番全面战术演练之后,英国舰队才会选择离开。无论是英国还是中国,都满足了各自的需求。

皇家海军自然认为随便开几炮就能干翻中国那些“小舢板”,至于天空中嗡嗡乱叫的“苍蝇”,皇家海军的高射炮手们也进行了无数次包括实弹装填在内的不发射弹药的演练。

至于中国这边,海军的水面舰队固然感到憋屈,水下的潜艇部队却是积累了不少新的经验,中国空军更是反复演练着各种模拟战术。

常在河边走,岂能不湿鞋?双方真枪实弹的进入威逼阶段,擦枪走火就变成了一种必然发生的事情。由于英国派遣了规模庞大的舰队,中国方面也是颇为紧张的。结果克拉军区司令兼人民海军印度洋舰队司令员朱姚同志下令,空军全部以超低空飞行。

这种威慑很实在,当英国海军看到装载炸弹与鱼雷的飞机,几乎是贴着英国战列舰的桅杆飞过上空,炸弹与鱼雷用肉眼都能够清晰可辨的看清楚的时候,这等心理压力之大可想而知。面对着仿佛永不停歇的呼啸而过的中国飞机,英国高射炮手们腰套着高射机枪后部的机枪套,如同陀螺般在转个不停。

要知道双方都是上了实弹,英国方面其实也满担心中国空军突然对英国舰队发动攻击。机枪手转的头晕眼花,加上心中恐惧与愤怒在呼啸而来的中国飞机的贴近飞行中逐渐湮没了神志。到了下午14点22分,英国一艘驱逐舰上的机枪手居然开始射击了。

子弹击中了中国飞机,但是很明显,一个恐慌下的机枪手并不能有什么特别的准头,一架中国空军的飞机右引擎冒了几股黑烟。

中国空军并没有激动起来,或者说指挥官非常冷静的命令收队。一时间覆盖天空的中国空军很快就撤退的干干净净。英国人当然无法收到中国空军的联络,所以根本听不到中国电台频道中中国空军飞行员们的怒吼,更听不到中国空军指挥官喊道:“先撤退,过会儿咱们再来的时候统统把英国人送进海底。”

英国人看到的是自己的高射机枪一开火,中国空军就都跑了。指挥舰队的司令官很明显误判了形势,他认为中国空军是被吓跑的,而英国舰队的指挥官们也同样认为。所以当信号官接到中国印度洋海军的旗舰,一艘不到一千吨的小舢板上发出了信号,要求英国舰队交出肇事者信息的时候,英国旗舰威尔士亲王号上的指挥室中甚至传出了大笑的声音。

当中国舰队再次发出,“如果三十分钟内不停船,并且交出肇事者,我方就认为贵方对我方采取了敌对行动”,英国海军军官们大部分人还是认为这是中国人在虚张声势。即便是少数觉得事情不妙的海军军官,也不认为有任何理由将英国海军军人交给中国人。只是英国人也觉得事情不太对头,他们开始脱离海岸附近,开始向安达曼群岛方向运动。

于是,1939年1月30日下午16点13分,中国空军发动了对英国舰队的攻击。这是皇家海军第一次遭到大规模的空中进攻,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皇家空军遇到的真正的战争。

真正的战争与方才中国空军恐吓性的飞行是完全不同的,恐吓性飞行之所以是恐吓,首先就是中国知道英国不可能真正的对中国空军实施打击。所以飞行过程中,战斗机完全靠近了英国舰队,那些胆大的飞行员甚至操控着飞机侧过身,距离英国战列舰不过五十几米的距离以与英国军舰航向相同的方向飞过去。这样的飞行姿态将机翼以及机舱下携带的炸弹明白无误的展现给英国军舰上的人看。

实战远没有这种恐吓性飞行来的刺激,飞机拉开了与英国军舰的距离,但是鱼雷攻击机却笔直的向着英国军舰的方向飞去,先是掠海飞行,在训练过多次的距离上释放了鱼雷,接着飞行员竭尽全力拉起飞机,努力在进入英国防空圈前就迅速爬升起来,然后尽力回转机头脱离危险区域。

英国舰队根本没有想到中国人竟然玩真的,海面上一条条鱼雷形成的白色轨迹向着英国军舰猛扑而来。这已经不是演习,而是真正的战争。即便是心中怀着极大的困惑,训练有素的英国海军依旧开始紧急转向,试图躲开中国方面的攻击。

处在外围的驱逐舰首先遭殃,或许是运气不好,或者是中国空军还记得那艘向中国空军开火的军舰。那艘开火的驱逐舰率先被鱼雷命中,在巨大的爆炸声中,这艘驱逐舰中部腾起了巨大的水柱与火光,片刻之后,这艘驱逐舰中部腾起了巨大的火光,驱逐舰的装甲根本无力抵挡鱼雷的攻击,弹药库遭到引爆,驱逐舰顷刻就断成两截,沉入了海中。

“向新加坡发电报,中国攻击了我方军舰!”在死一样静寂的指挥室内,舰队司令嚎叫起来。

几乎与此同时,在克拉军区司令部内,政委紧皱着眉头对朱姚司令员说道:“现在开战,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

“英国人都已经打了第一枪,我们难道还要等着他们打第二枪不成?”朱姚脸上满是杀气,“工农革命军从不害怕战争,既然英国人不肯交出肇事者,那么我们就可以认为,是英国指挥官命令他的手下开火的。”

见政委还是有些犹豫,朱姚大声说道:“咱们都学过甲午战争的历史,战争爆发之前,日军不但没有打到山海关的思想准备,甚至没有打过鸭绿江的作战计划!对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虽然知道它的软弱,几百年前丰臣秀吉在大明的炮声中忧病而死留下的恐惧,依然使日本迈不开侵略的步伐。是谁让日本军队杀进了中国?”

政委不说话了,工农革命军对此有过多次的探讨,其内容甚至比日本更加深刻。

日本人的记载有些荒唐,因为在平壤缴获了叶志超丢弃的大量装备,日军士气大振。清军陆军的行营炮和连发枪比日军的装备还要先进,却一触即溃,令日军对中国有了“新的认识”。然而,他们还是遵令在鸭绿江停了下来,并没有敢轻易渡江。

这时,对岸却来了一支清军骑兵——这就是所谓的“八旗铁骑”了。日军只有三十人的先锋部队隔江开枪射击,并且就地准备掘壕防守。不料清军几百人的马队立即蜂拥而逃,丢盔弃甲!于是日军小队长就自作主张渡江追击……后续的日军随即跟上。

违抗命令如何?胜利者是不受责备的。确切地说,这些违抗命令的日本兵只是发现了一个事实。

从那一刻,中国的尊严,在日本人的心中已经荡然无存了。

朱姚当然很清楚这点,他看政委不再尝试反对,就继续说道:“如果我们让英国人对我们开了第一枪之后全身而退,那么英国人会有什么想法?他们看到的是一个不敢用武力维护自己尊严的中国。那么多为中国牺牲的革命先烈们奋斗的那个中国,和软弱的满清还有什么分别?如果军委在战后要处分,那就处分我。我宁肯打了胜仗,然后背上擅开战端的责任。也绝对不会辱没了军旗!”

“中国人疯了么?”在英国舰队的旗舰威尔士亲王号的指挥室中,舰队司令官嚎叫着。他本来不是要来打仗的,即便是丘吉尔这个强硬派也没有准备这么毫无准备的对中国发动战争。这支舰队的目的是要来示威,并且不断来试探中国的底线。但是很明显,那一通射击的确试探出了中国的底线。

在一通鱼雷的猛攻之下,中国所有战机疯狂扑向英国舰队。外围的驱逐舰、轻型巡洋舰不断中弹。爆炸的火光与浓浓的黑烟在印度洋温暖的海洋上空染出了战争的景象。

突破了英国舰队的外围之后,中国的空军开始对着阵列中央的战列舰与重型巡洋舰发动了猛烈攻击。

数架轰炸机排成一排,率先向“反击”号战列舰发起攻击。随后,18架鱼雷机也投下了一枚枚鱼雷,对“反击”号、“威尔士亲王”号实施攻击。“威尔斯亲王”号、“反击”号和其他战舰的防空高炮一齐开火,几架鱼雷机被炮弹打中后坠海。但余下的中国飞机仍然不闪不避,继续向“反击”号猛扑过来。

英国舰队已经弄不明白天空中到底有多少中国飞机,一排排一列列的鱼雷攻击机从云层中猛扑下来,对着英国舰队不停的释放鱼雷。而轰炸机拍着更加整齐的队列,对着英国舰队投下密密麻麻的炸弹。炸弹划破空气的尖啸声仿佛死神的呼哨,海面上被炸起了巨大的水柱,不时有炸弹集中甲板,立刻在甲板上炸出了一片片的火焰与死亡。

而在中国空军严重,英国军舰非常聪明的开始释放烟雾,试图遮盖中国空军的视线。这玩意或许对海战比较有用,对与来自空中的打击就不怎么够看。因为这些日子以来有英国军舰做对手的“反复演练”,中国空军的战术水平提升的很快。

空中看下去,一道道白色的鱼雷轨迹如同盛开的白色金丝菊,而菊花的中心就是烟雾笼罩下的英国舰队。英国空军的防空思路实在是太落后了,或者是因为中国空军的突袭,英国外围舰队被消灭之后,他们靠几艘大型军舰根本无法构筑起有效的防控体系。

必须承认,英国海军的传统海战实力的确是非常强大,面对着如此猛烈的鱼雷攻击,英国海军的战列舰以及大型舰艇依旧躲避过了大部分鱼雷。只是任何躲避都有极限,在连续两拨九架鱼雷攻击机的攻击之后,反击号战列舰被4枚鱼雷,数枚重磅炸弹击中的,舰艏上翘,舰尾迅速下沉。随后,下一个波次的九架鱼雷攻击对着这艘烟雾中影影绰绰的军舰发射了鱼雷。这次的9枚鱼雷没有被反击号躲过去,九发鱼雷全部击中舰身,“反击”号在片刻之后就弹药库爆炸,几分钟后完全沉没。

失去了反击号之后,30多架鱼雷机、轰炸机开始猛攻英国舰队旗舰“威尔斯亲王”号,本已经无力的防控网根本挡不住这种饱和攻击,仅仅是两轮攻击,威尔士亲王号共中了8枚鱼雷和数不清的重磅炸弹,号称“不沉战舰”的“威尔斯亲王”号和菲利普斯及舰上全体官兵一起沉入了大海。

最后轮到的则是厌战号战列舰,这艘从地中海舰队临时抽调过来的军舰很幸运,即便是其他两艘战列舰都已经沉没的情况下,它还再继续坚持。而一枚从天而降的炸弹直插入厌战号的烟囱,却也只是一枚臭蛋,竟然没有爆炸。

但是烟囱被堵,厌战号的锅炉开始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动力输出遇到了不小的问题。这让厌战号的航速慢了下来。

来自空中的攻击没有能够对厌战号造成伤害,然而水下的中国潜艇已经冒着被误伤的危险已经赶了上来,一艘编号为Q047的潜艇通过声纳确定了厌战号的位置,以十五度角连续发射了四枚鱼雷。由于不敢露头,发射鱼雷之后,潜艇就开始撤离。而厌战号的好运到此为止,四枚鱼雷全部集中厌战号。这艘军舰舰体上开了四个大洞,船体向着左侧快速倾斜。中国空军抓住机会一通猛攻,厌战号只持坚持了不到二十分钟就沉没了。

1939年1月30日18时22分,英国前来向恐吓中国印度洋舰队的英国舰队全数葬身在克拉地峡附近的大海之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