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一十一章 青萍之末(十二)

小胡子对中国特使印象很好,其实中国的特使们都给小胡子留下了良好印象。与英国人或者法国人不同,中国人的唯物主义历史观教育,建国时期的清新风气,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主人翁的自觉感。用欧洲的观点来讲,那就是“贵族范”。特使本人是非常实事求是的一个人,与小胡子谈了一阵正事之后,两人闲聊起来。小胡子先是邀请特使去看瓦格纳的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然后提出了关于对待世界的看法问题。

听了小胡子关于西藏中心论的奇怪观点之后,特使笑道:“中国的先贤老子在《道德经》里面提到绝圣弃智,我们人民党里面的思想研究中是这样认为的,一个人的本质是圣是智,那是一种纯粹的事实存在,首先是这样的事实存在,才有对这种人的评价与定义。存在就是存在,即便是存在的那个人死亡了,这个人存在的事实却不会因为后世的说法而改变。所谓绝圣弃智,是指不要去试图获得别人对自己的圣与智的评价。是个乌鸦就在天上飞,是头猪就在地上跑,或者躺在烂泥里面舒服的哼哼。这本身既不奇怪,更不污秽,也不可耻。奇怪、污秽甚至可耻的是,一个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更不知道自己欲望产生的原因与本质,而是放弃了自己而去按照自己幻想的那个形态去模仿,这种人就完蛋了。”

小胡子某种意义上是一个哲学家,经历了诸多事情,对自己有着无数次改造与深刻反思。中国特使对“强大”的坦率说法引发了小胡子的极大兴趣。老子本人讲清静无为,在人民党的分析中却不是无所事事,或者干脆当个懒鬼。人民党认为这是一种对自我的改造,是为了摆脱各种大有害处的妄想,从而更容易确定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清静无为是只内心的清静与不追求无意义名利的,是为了摆脱自我对社会价值的迷茫而自我制造的精神枷锁。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这是真正的强者才能踏入的境界。

中国特使与小胡子谈了一阵之后,所以用尼采的话来印证,“如果我们整天满耳朵都是别人对我们的议论,如果我们甚至去推测别人心里对于我们的想法,那么,即使最坚强的人也将不能幸免于难!因为其他人,只有在他们强于我们的情况下,才能容许我们在他们身边生活;如果我们超过了他们,如果我们哪怕仅仅是想要超过他们,他们就会不能容忍我们!总之,让我们以一种难得糊涂的精神和他们相处,对于他们关于我们的所有议论,赞扬,谴责,希望和期待都充耳不闻,连想也不去想。”

而老子对此的论述则是“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为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至于先秦最后一个集大成者荀子的论述就更明确了,“问楛者,勿告也;告楛者,勿问也;说楛者,勿听也。有争气者,勿与辩也。故必由其道至,然后接之;非其道则避之。故礼恭,而后可与言道之方;辞顺,而后可与言道之理;色从而后可与言道之致。故未可与言而言,谓之傲;可与言而不言,谓之隐;不观气色而言,谓瞽。故君子不傲、不隐、不瞽,谨顺其身。诗曰:‘匪交匪舒,天子所予。’此之谓也。”

“凡人之患,蔽于一曲,而暗于大理。治则复经,两疑则惑矣。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今诸侯异政,百家异说,则必或是或非,或治或乱。乱国之君,乱家之人,此其诚心,莫不求正而以自为也。妒缪于道,而人诱其所迨也。私其所积,唯恐闻其恶也。倚其所私,以观异术,唯恐闻其美也。是以与治虽走,而是己不辍也。岂不蔽于一曲,而失正求也哉!心不使焉,则白黑在前而目不见,雷鼓在侧而耳不闻,况于使者乎?德道之人,乱国之君非之上,乱家之人非之下,岂不哀哉!”

“故为蔽:欲为蔽,恶为蔽,始为蔽,终为蔽,远为蔽,近为蔽,博为蔽,浅为蔽,古为蔽,今为蔽。凡万物异则莫不相为蔽,此心术之公患也。”

中国先贤们都是很厚道的人,老子就不用讲了,这位可以说是中国唯物主义的先驱。荀子更是仁者,绝不批评别人,他要求学习他的后来者们自己认清谈论对象的水平,自己“不傲、不隐、不瞽,谨顺其身”。哪怕是对那些“乱国之君,乱家之人”,荀子也认为他们“此其诚心,莫不求正而以自为也。妒缪于道,而人诱其所迨也。”

人民党既然以劳动人民先锋队自居,党内教育水平是相当下功夫的。党内领袖陈克作为一名被共产主义与毛泽东思想拯救的王八蛋,陈克比谁都更知道胡作非为的人其实内心比谁都期待成功,比谁都更期待走上正确的道路。这些失败者的共同特点莫过于“努力学习能看到的外在表现,而不追求其内在的东西。”

而聚集在人民党旗下的,则是中国第一流乃至顶尖的人才,他们比谁都更能够理解劳动的艰辛,做事的苦难。哪怕人民党的人类行为学这门学科还有“神汉宗教”的诸多特点,也就是说开创不久,而且人民党的领导者们都是强者,都根据自己的特点完成了相当一部分的自我改造,所以理论上未免呈现出精英化的特色。还颇有那么一批试图搞学术霸权的混蛋混迹其中,不过其研究制度好歹还算有科学精神,成果还是很不错的。

特使与小胡子详谈甚欢,即便是两人认识世界的立场不同,两人的出发点与追求的终点更是相距万里,但是两人都是改造了自己的人,都深知改造与自我认知过程的痛苦,所以两人完全能够理解对方的态度,尽管两人其实完全不认同对方的秉持的政治观点。

谈论了中国的先贤之后,中国特使用孟子的话来恭维小胡子,“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中,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小胡子对老子与荀子的思想并不赞同,孟子的这段话却如同针对小胡子个人量身定做的。以一名下士而成为拯救德国的元首领袖,经历过辍学、被心爱的艺术学院拒绝,挨过饿,当过流浪汉,在维也纳吃救济,在一战战壕里面扛枪,差点被毒气熏瞎眼睛,为德国一战后的悲惨遭遇痛心疾首,发动过啤酒罐政变,蹲过魏玛政府的监狱,与纳粹党内的冲锋队同志有过决裂,不得以的处决了罗姆……

在常人无法接受的痛苦磨砺之中,最终铸造出小胡子这么一个人。他经历的一切都不是他为了获得今天的地位而去“没事找事”,而是他为了自己的目的矢志不渝,跨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艰难险阻,走过一条别人都没有走过的道路,然后才站到了今天的这个位置上。

孟子说,“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孟子说,“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小胡子也说过几乎完全相同的话,他是第一次知道两千多年前,有一位东方的贤者就曾经说过自己深信不疑的话之后,对东方的文化有了一种更加敬畏的感受。

在这样敬畏与了解的基础之上,小胡子总算是相信面前的特使是个能够谈话的人。他试探着询问中国对苏联的态度。

“我们可以接受来自英美的海上攻击,但是我们的国力不能承受两线作战的战略姿态。”中国特使回答的非常明白。中国不仅仅不能与苏联为敌,还要依靠苏联来保证大部分边界上的安全。中国只能保证一个战略方向,也就是向南的战略方向。

“如果我们打开了通向印度洋的出海口,不管我们希望和平或者是渴望战争,英国人都会与我们战斗到底。在这个战略方向上我们也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余地……”中国特使秉持着阳谋的态度。会发生的事情注定会发生,想和小胡子这种聪明人达成协议,用阴谋是没用的。

事实也是如此,小胡子对中国要与英国作战的想法根本没有任何激动的反应,听了中国的观点之后,小胡子问了一个问题,“中国不怕美国援助英国么?”

“美国也有两种不同的选择,如果美国对加拿大下手的话,说明美国的战略目标也变成了瓜分英国。”中国特使答道。

历史上美国接掌世界霸权的过程相当的“和平”,德国干掉法国开始封锁英国之后,英国用自己在世界各地的军事据点向美国换取了50艘破烂军舰用以护航。英美之间的霸权转交就此完成。美国凭借自己强大的海军实力接掌了制海权,从此踏上了世界老大的地位。当然,这霸主地位并不稳固,先是苏联。甚至在美国刚签署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后,在朝鲜又被中国一拳揍回了三八线。在之后的几十年中,美国也算是竭尽全力维持自己新世界老大的地位。直到苏联崩溃之后,美国才算是坐稳了霸主地位。

1939年的美国并没有想到世界新霸主的地位距离自己近在咫尺,所以美国的野心也没有那么大。此时的世界霸主还是英国。

中国在西太平洋动手,如果加上德国在欧洲动手,美国一旦在战略上选择吞并加拿大,世界就掀起了一场瓜分大英帝国的狂潮。以工业能力而言,英国已经不是美国与中国的对手。一陆战能力而言,英国也无力单挑德国。这样软弱的能力,却拥有巨大的领土与殖民地,英国就是列强眼里面的一块大肥肉。杀了英国牛牛,几大列强都好过年。

面对小胡子的询问,中国特使并没有被糊弄,因为陈克明确的指出,小胡子其实是想与英国媾和,甚至希望“和平”的与英国共享世界。这种首鼠两端的心态也是小胡子手中实力不足的必然结果。小胡子知道自己干不掉英国,所以他希望战略上能够与英国达成合作关系。

中国特使对美国的判断让小胡子颇为信服,美国一直想独霸美洲,如果美国抛弃了英国,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吞下加拿大。历史上美国这么干过一次,然后被英国人反推,连总统办公室都被英国人给烧了。“白宫”就是因为重新整理被烧的黑黢黢的总统办公地,所以用白灰给涂了涂。涂完之后又觉得挺好看,这才最终确立了“白宫”的外部颜色。

对于小胡子来说,世界列强杀牛过年是有点惊悚的“设定”。他并不知道中国政治局推演出这个过程的时候,特别是陈克说出“列强掀起瓜分英国狂潮”的时候,人民党政治局先是惊愕,接着哄堂大笑起来。要知道,人民党1905年起来革命的时候,中国革命者们起来革命的动力之一,就是世界上列强们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真的只过了三十年,曾经处于被瓜分地位的中国,已经以列强的身份,在认真考虑参与瓜分英国狂潮。现实的幽默感,可能也就不过如此了吧。

不管小胡子到底什么态度,中国特使注意到一件事。在所有的战略讨论中,小胡子一句都没有提及法国。这绝非是小胡子忘记了,中国特使能够确信,小胡子是铁了心要解决法国。就如同小胡子那本《我的奋斗》中所讲,德国必须解决法国。德国要解决法国,那就注定要与英国开战。特使的所有目的只有这么一个,确定德国对中英战争的态度。德国当然可以从中英战争中牟利,但是不能让德国站在英国那边。

德国国内有大批亲英的家伙,特别是高层中亲英的格外多。中国特使摆放小胡子的事情并没有被封锁的密不透风。尽管不知道这场谈判到底是一个什么内容,英国人却知道中德双方的秘密合作。德国军队中的亲英派可是把这些情报都卖给了英国人。

对英国佬来说,中国这个在世界边疆的国家实在是太讨厌了。在内阁会议中,海军大臣丘吉尔又开始叫嚣着要干掉中国的言论。

克拉运河修建的进程很快,中国不仅在克拉地峡玩命的挖坑,输油管以及铁路都已经修建完毕。暹罗政府根本不敢与中国开战,而且中国介入之后,暹罗政府发现英国对暹罗的压迫也大大降低。英国人也不是傻子,在这个时候把暹罗逼到中国那边去有什么好处?

这条运河修通之后,中国舰队就能从他们在柬埔寨的港口出发,直接杀进印度洋去。印度洋是英国的后花园,是绝对不允许其他势力染指的地区。丘吉尔的强硬态度得到了英国内阁不少人的支持。

张伯伦并不是反对对中国动手,他只是反对在没有绝对胜算的情况下对中国动手。英国对德国的绥靖目的是祸水东引,也就是希望德国能够把注意力放到东边去。毕竟小胡子这家伙吆喝反共几十年,这种态度得到了英国的赞赏。

另外一个原因是英国需要时间准备战争,本来英国是希望能够继续签署新的限制海军条约,没想到中国跳出来要求与英国同样比例的海军规模。这么样的一个比例,加上已经与中国勾结在一起的日本,远东的就会出现一支总数超过英国的海军力量。英国最优先要保护的是大西洋,这里已经有一支数量与吨位与英国海军一样的美国海军,在远东出现一支更强大的海军,英国世界霸主的末日也就到来了。

张伯伦为了安抚丘吉尔为代表那些强硬派,只能暂时委派丘吉尔带了舰队前去给中国施压。张伯伦真正等待的则是派去美国的使者。张伯伦尝试把美国拉进来,在亚洲平衡新出现的中、日、朝三国联盟。如果美国肯在远东强化力量,与英国一起威慑中国,英国就能大大的松口气。

使者跑去美国谈了一通,罗斯福并没有拿出什么像样的回应。反倒是美国国内嗅到新一轮战争火药味的孤立主义派闹腾起来了。几天前的1939年2月1日,美国弄出了一个“全美母亲联盟”,这个联盟公开向国会写公开信,要求禁止美国参与外国战争。这背后的后台摆明了是共和党。共和党人对扩大联邦政府权力,致力政府管理的罗斯福新政恨之入骨。在大选前想法设法要打击罗斯福。想让罗斯福介入亚洲,与英国一起参与战争的努力看来遭受了不小的打击。

就在此时,首相的秘书冲进了内阁会议,他顾不上这么多大人物在开会,秘书大声说道:“海军大臣丘吉尔发回电报,中国海军与英国海军发生了战斗!”

内阁会议中登时掀起了一阵声浪,张伯伦目瞪口呆的看着秘书。事前并没有接到中国宣战的事情。更没有听说中国在远东做什么大规模的军事调动,这么就打起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