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零八章 青萍之末(九)

1938年2月中美商务谈判团到了美国之后,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大使黑着脸请大家看了一场电影。一群亚洲人的面孔出现在电影院附近的时候,周围一起来看电影的美国佬瞅向这群中国人的视线可不怎么友好。众人停在电影海报前的时候,中国方面人员的脸色也都不好看起来。

大家对这海报上居中的人像很熟悉,那是漫画类型的陈克。陈克长了张方脸,高额头,高鼻梁,眼睛很大。即便谈不上很帅,也绝对是生气勃勃。这海报上的人像酷似陈克的外型,但是生气变成了一股邪气。作为背景的试管、烧瓶等化学实验仪器更是暗示着什么。中国上层都知道陈克是个科学家,专业覆盖面很广,尤其在化学方面造诣很深厚。海报上的电影名字是“福尔摩斯大战傅满洲博士”。

一群中国人民党党员怒气重重的进了电影院,电影内容倒是老一套。这时代短发还不是流行的发型,陈克自打革命之后的发型始终是一厘米多毛碎或者六毫米的圆寸。电影里面傅满洲的形象中也没了辫子,而是陈克那种圆寸的发型。不仅如此,演员的化妆也尽力往陈克的外型上靠。

看完之后,中国方面的人员都是大怒。美国拍摄了这么一个电影,其居心已经不用再讨论了。这电影在美国很叫座,在欧洲的市场也很好。傅满洲博士的形象刻板丑陋,被称为“史上最邪恶的亚洲人”。被西方视为黄祸的拟人化形象,是中国人奸诈取巧的绝佳象征。这一人物形象也被视为“辱华观念”中典型的“东方歹徒形象”。

既然牵扯了如此公开攻击陈克的事件,相关内容立刻被送到了国内。陈克看完消息之后,既不是不生气,也不是厌恶,他竟然哈哈大笑起来。秘书被吓住了,陈克这是准备闹哪样呢?

很快,陈克约见了周树人等在郑州的几位著名作家。好歹是看过那么多网文,陈克绝对不缺乏各种思路,他需要的是专业的合作者。

中国这些年电影行业还是挺兴盛的,再从苏联借调一些大鼻子白人特型演员,极端的时间内电影就开拍了。1938年9月,中国的彩色电影《茅山诛妖传》第一部已经拍摄完毕开始剪接。11月份就在中国公映。

很多年后,《茅山诛妖传》第一部重播的时候总是能够有不错的票房。影评界认为这是一部伟大的作品,开创了很多业界第一,其特效甚至到了21世纪还有很多可取之处。当然,这部片子在阴国被禁了一百多年,倒是欧洲观众很喜欢。

电影一开场,就是几不同嗓音的话。

“用印度安人的人皮,可以制作出优质长筒皮靴!”

“阴国必须灭绝印度安人!”

“每十分钟杀掉一名印度安人!”

“只有死掉的印度安人才是好的!”

开场就是充满血腥的场面,先是嘴唇中雪白的牙齿,接着一把铁钳钳住了一枚牙齿,硬生生的把牙齿从牙床上给拔了出来。鲜血从牙床上喷涌而出,镜头推远,一名黑人被牢牢的绑在一个类似十字架般的木桩上。拔掉黑人牙齿的是一个狼人,他仔细的观察着牙齿,然后把牙齿用水清洗了一下,放在了一个托盘上,这些托盘上已经放了很多这样的牙齿。黑人们的惨叫的混合着阴惨惨的音乐,营造出一种地狱般的声音,沉重的令人不寒而栗。

镜头再拉远,在一片阴惨惨的庄园中心,更多的黑人被绑在众多木桩上。他们一个个呈现耶稣基督上十字架的造型,整个人呈现十字形状,手掌中心被铁钉穿透,钉在十字架上,手掌与身体上都是鲜血淋漓。黑人们痛苦的扭动惨叫着,整个场景如同地狱一般。

一个个狼人不停的用铁钳从黑人嘴里拔出牙齿,有些留下,有些扔掉。最后精选出的牙齿满满的放了一托盘送进了庄园的正厅。正厅内仆役们的外貌就比较多种多样了,有狼人、吸血鬼、食尸鬼、巫妖。正厅内的柱子上捆绑了不少少女,一些金属管子深深刺入少女们的胸口,把金属管子口部木塞拔出,殷虹的血液就从管口流淌出来,流入了乘放血液的精美玻璃瓶内。仆人人端着这些瓶子恭恭敬敬的把装满的瓶子送到主座上两位主人那里。

两位主人身穿西装,但是脸部是狼人和食尸鬼的家伙。狼人那位自然是华盛顿,食尸鬼则是杰斐逊。两人向底部残留着殷虹液体的银杯中注入玻璃瓶内的少女鲜血,继续边聊边喝。

又过了一阵,一只巨大的蝙蝠突然飞入了屋内,在屋内盘旋了一圈之后就猛扑向地面。一股白雾在蝙蝠的撞击点上升腾起来,接着在白雾中浮现出一个身影,那自然是林肯了。

“西奥多怎么还没到。”林肯端起一杯鲜血一饮而尽,然后问道。

“他有事,暂时来不了。”狼人华盛顿用含糊的声音说道,接着张开嘴露出满嘴的獠牙。只见每一颗牙齿上都有着极细黑色纹理组成的符文。就见狼人华盛顿突然用力晃动头部,脸部的毛皮仿佛面团般肆意扭动,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中,华盛顿的脑袋终于停止晃动,狼人的头部竟然变成了普通人的模样。华盛顿再次张开嘴巴,嘴里面竟然没有一颗牙齿,他从托盘上选出自己满意的牙齿,将这些从黑人嘴中取出的牙齿一枚枚的安装到了自己嘴里面。

吸血鬼林肯对身边华盛顿的作派视若无睹,他对杰斐逊说道:“我们必须使用贤者之石才能复活樱桃树,想炼制贤者之石就需要更多的生命。杀光所有印第安人的数量也并不够,需要更多的鲜血来献祭。”

食尸鬼杰斐逊脸上黑气笼罩,他用阴冷的声音说道:“需要我做什么呢?”

“我们要建立一个新的国家,让他们生养繁衍。最后通过一次大规模的炼金术血祭,将上亿阴国人一起炼制成贤者之石才行。”林肯慢悠悠的说道。

“喔……”杰斐逊盯着林肯答道。

林肯摘下自己的高筒礼帽放到桌上,黑色礼帽上浮现出明亮的炼金术花纹,接着一副泸州地图整个出现在礼帽上方。一条条的细线在泸州地图上组成了一个覆盖整个泸州的复杂炼金阵。“这就是西奥多研究的结果。”

华盛顿与杰斐逊凑到炼金阵前面,林肯指着炼金阵说道:“那些要点必须有大量死者的怨恨之血刻下血之刻印。这在这些地方必须有残酷的战争,有残酷的屠杀。杰斐逊,我需要你写一部宪法,里面要故意留下漏洞。让阴国南方开始蓄奴,等到几十上百年后我们利用这种漏洞来发动战争,那时候就有足够的鲜血来浇灌这些土地了。”

杰斐逊傲慢的笑起来,阴森的黑气让杰斐逊的脸看着狰狞无比,却又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压迫感。杰斐逊答道:“我会在费城办这件事。”

接着画面就以这国土炼金阵的大地图为背景展开了,为了刻下在这副大地图上每一个血之刻印,怪物领导着阴国发动了独立战争、“购买”路易斯安那,南北战争,西进运动。这一切都是按照已经出场的三名怪物以及始只有一个阴森背影的“炼金术士西奥多”计划的路线实施的杀戮。每一次手指之处都出现着大屠杀。印第安人被赶进炼金阵中,炼制成了鲜红的石头。而这些鲜红的石头又被取到炼金阵正中心,那里有一具雕刻着美丽的树花纹的石棺。

贯穿阴国炼金阵的是阴国的大铁路,“每一根枕木下都必须要埋葬一个冤魂!”炼金术士西奥多阴森的声音回响在泸州的上空。四位阴国大人物以及他们手下的那帮怪物的子女后代徒子徒孙们控制的阴国残酷的推行着血腥的政策。画面一转,镜头从阴国铁路上沉降到了阴国的铁路之下,那里整齐的排布着密密麻麻的印第安人与黑人的尸体,那些构成炼金阵的铁路有多长,下面的尸骨与冤魂就有多少。

“我们需要更多的血!”背景是华盛顿、杰斐逊、林肯与西奥多的嚎叫。

中国观众们从没有看过这样的电影,那宏大的场景,以国家,以美洲为背景的巨大阴谋,都让观众生出一种看历史片的感觉。当然,观众们大多都是受过初中乃至高中教育的,不少人联想起历史书上的记载,除了这魔幻背景之外,历史事件倒是都属于真实的内容。所以当中国人乘船到阴国讨生活的部分开始之后,观众们的心里面已经积攒了巨大的期待与担忧。

华工在阴国主要是修铁路,其中有一位道号“方士”的茅山道士。到了阴国之后“方士”就觉得事情不对头,地下仿佛蠕动着无数的人类,这感觉让方士觉得浑身不自在。

方士他们参加的阴国铁路工程队的老板是个低级吸血鬼后裔,除了吸血之外还喜欢吃人肉。不少中国华工都被这家伙给吃了,方士终于发现了端倪,他终于动用茅山道法除掉了这个吸血鬼。这消息惊动了控制阴国的狼人、吸血鬼、食尸鬼、他们立刻抓捕杀害中国人。

面对如此危险的局面,方士并没有选择逃跑,中国华工修建的铁路已经补齐了阴国的国土炼金阵。如果不能在七天内摧毁阴国的国土炼金阵,泸州的所有人类都将被练成“贤者之石”。

“哪怕是只有一个中国人在泸州,我都要摧毁这个炼金阵。”方士对同伴们说道。有些同伴选择了退出,离开阴国。有些则勇敢的跟着方士一起向着邪恶发动了进攻。在发现事情不对头的阴国美女以及浑浑噩噩但是走投无路的阴国黑人和白人混混的帮助下,极少数的勇者们一路杀向阴国的邪恶心脏地带。

一路上大家遇鬼杀鬼,见妖诛妖,黑人,阴国白人混混,乃至中国同伴一个个倒下。路上倒是和试图争夺阴国势力的教会暂时联手。然而本以为可以依靠的教会其实早就背叛了他们的上帝,投靠到了邪恶势力的一方。大主教先是施展了神灵降临的降神术,却在上帝即将降临的时候用黑狗血与不洁的符文剑封印了上帝。

原本看着有那么一点神圣味道的大主教露出了阴暗邪恶的本来面目,他得意洋洋的看着圣坛上被污染的上帝,得意洋洋的说道:“这符文是刻在华盛顿牙齿上的符文,撒旦的诅咒也远没有这么邪恶。”

受伤并且被教会偷袭被抓住的方士怒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们真正喜欢玩弄男人的男人的肉体!不让我们信上帝做什么?当教士做什么?!”大主教脸上露出了淫邪与陶醉的笑容,“我们教会人员特别钟爱的是玩弄小男孩的肉体!那肉体,那纯洁的灵魂,那些哭泣与恐惧,太美味了!”

在这危急关头,阴国美女变身了!她的手上与脚上长出了豹子般锐利爪子,先是干掉了按住方士的那几个教士。两人齐心合力干掉了大主教等人,释放了被囚禁的上帝。

上帝一脸的羞愧,嘴里嘟囔着“没想到!没想到!……”抛下方士与受了重伤的阴国美女就这么从祭坛上消失了。

在临终之际,阴国美女终于讲述了自己的出身。她有着狼人华盛顿的血脉,华盛顿某次杀戮印度安人的时候强暴了印第安人一族的圣女,印第安族的圣女懂得自然之法,就化身豹女逃了出去。于是一部分狼人的血脉就以这样的方式延续下来。这些后裔们想报仇,却没有办法,遇到方士之后,阴国美女终于找到能够依赖的对象,这才挺身而出。

弥留直接,阴国美女把印第安人一族的圣器“真实之眼”塞到方士怀里,又仔细的帮方士整理好衣襟。阴国美女弥留前在方士耳边低声说道,“找到钗蕊·格林……”

“我会救活你!”方士泪流满面的准备施法。

阴国美女按住方士的手,“把力量留在报仇上!……方士,我喜欢你……”然后香消玉损。

孤身一人的方士一把火烧了教堂,背景中是冲天的火焰,以及在火焰中静静安卧的阴国美女。在这绚烂的背景衬托下,方士那刚毅的面容,饱含愤怒的眼神,深深的打动了无数观看电影的女性。

在邪恶的阴国心脏地带,也就是国土炼金阵的核心地区。方士靠了真实之眼的帮助,看透了这貌似山明水秀的地方,实际上是一片被施以障眼法的人间地狱。无数残破的人体在地狱的火焰灼烧中扭动着,发出凄惨的悲鸣。

在心脏跳动的巨大轰鸣声中,在这片黑暗的世界里,回荡着地狱的乐章:

尖叫啊,呻吟啊,地狱那无穷无尽的黑暗哟~妖精、怪物和恶鬼。怀抱断头等着你的光临~下去吧,下去吧,人类啊,快坠下来吧……

下去吧,下去吧,地狱那无穷无尽的黑暗哟~火烧啊,水淹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人类啊~快掉下来吧……

掉到地狱的最底层来吧。听啊~坠入黑暗者们开始吟唱,在血池,在火海。在针山……

仿佛要被这黑暗吞噬的那一瞬,“真实之眼”绽放出明亮的光亮,照出了一条崎岖的小道。踩着血污与肉浆,方士突破了阴国邪恶心脏的外围地带。爬上了人类尸体与岩浆堆成的高山顶端,拉开了一扇小门,方士突入了阴国邪恶心脏的中央。

在邪恶心脏的中央,却是一片净土般的世界。狼人华盛顿、食尸鬼杰斐逊、吸血鬼林肯,之前一直没有展现真容的巫妖——“炼金术士”西奥多·罗斯福也和他们在一起。

“你认为能够阻止我们么?”这帮总是诈死之后又转换外型不断出现的邪恶怪物们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你一直没有看出来我们始终在你身边么?”

这些家伙得意洋洋的把自己的变身一个个的展现出来,方士发现这些人在他的一路上都曾经见过,而且有些变身还混进了方士的除妖小队,并且在路上“牺牲”了。

看着愕然的方士,怪物们得意洋洋的大笑起来,“马上这个世界就要归我们所有!我们将获得永恒的生命以及力量!之所以让你来,只是想有人亲眼看到我们的成就!等我们成功之后,接下来就将用你的血作为我们庆祝胜利的美酒!”

妖怪们的强大力量的确不是方士一个人可以对抗的,在陈克抄袭的《萨菲罗斯》这首极具欧洲风格的拉丁语咏叹唱诗音乐中,方士展开了与四个妖怪的战斗。尽管以一敌一,甚至以一敌二都能够不落下风。可以一敌四太勉强了,方士被打倒在地。

危机关头中方士再次使用了“真实之眼”。过去的景象浮现在方士的眼前。原来钗蕊·格林的名字翻译成汉语是“樱桃树·绿色”,是一位有着强大力量的北欧女巫。她被华盛顿的父亲用欺骗的手段给骗到了泸州做客。

华盛顿的父亲试图诱惑这位强大的巫女,等巫女怀上了他的孩子,华盛顿的父亲就能够将巫女、孩子以及他的邪恶灵魂进行冶炼,练成三位一体的不朽存在。从此成为永生不死,法力无边的伟大妖魔。

华盛顿发现了他父亲的计划,就试图诱惑巫女。父子两人为了这个女人大打出手,华盛顿落败了。失败之后的华盛顿抱着“既然我得不到,那就谁也别想得到”的想法,偷袭了巫女,用巫女用来砍木柴的斧头砍落了巫女的头颅。

华盛顿盛怒的父亲看到巫女的尸体,把华盛顿家族人狼家族召集起来,先是装模作样的怒问:“是谁把钗蕊·格林砍了!”摆明了是想干掉华盛顿。

可看到华盛顿手持杀死巫女的斧头昂然而出承认是自己干的之后,华盛顿的父亲又转怒为笑,称赞华盛顿够诚实,有担当。还赠给了华盛顿几样珍贵的礼物。

华盛顿偷偷跟踪他父亲,听到他父亲和他母亲说起此事,华盛顿的母亲奇怪华盛顿的父亲为什么放过华盛顿。华盛顿的父亲说道,这把斧头拥有着强大的力量,能够斩杀妖魔。眼瞅着华盛顿一副要拎起斧头玩命的架势,自然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得到了珍贵的情报之后,华盛顿找机会偷袭了他父亲,借助斧头的神力成为了狼人一族的首领。然后结交了杰斐逊、林肯、西奥多·罗斯福等存在。准备用国土炼成阵炼制贤者之石,用以复活北欧巫女。按照他父亲的办法实施三位一体的法术,最终成为不死的存在。

看穿了敌人的弱点,方士从阴国邪恶心脏的国土练成阵中心“钗蕊·格林”的棺木前拔起了地上的斧头,斩杀了四个妖魔。在“我还会回来的”怒号声中,邪恶阴国的心脏变成了巨大的山峰,山峰上出现了四个人的雕像。

没有再交代方士的结局,电影直接变成了另外的一个场景。阴国国会商讨通过了《排华法案》,愤怒的议员们参与了投票。那些议员们的脸在各种怪物与人类的面容间不断切换着,露在袖子外面的手掌也在人类的手与兽爪之间变换不停。

以极为黑暗的风格,这部影片就画上了句号。

对于看过那么多魔幻片、大片、以及高技术电脑片的陈克,他对这影片的特技效果其实是很不以为然的。不过在1938年,这样的效果已经是惊世骇俗。川剧的变脸演员,以及各种声光效果的电子工程师们都竭尽全力。

在之后的几十年中,这种电影的特效都在被反复学习使用。而这部电影开创的很多设定,也是众多后来者们模仿抄袭的对象。

中国观众看到了一部极为精彩刺激的电影,而美国人,特别是美国上层看了这部电影之后,愤怒的情绪可想而知。这部电影在1938年就成为了禁片,之后一直被禁了一百多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