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零五章 青萍之末(六)

“不要提被逼无奈,你看那帮叛徒、死刑犯、犯罪份子,有几个是说自己干坏事那会儿是因为自己就想那么干?如果他们不想,他们会那么干么?真正的懦夫们都会说自己是被逼的。革命者们上刑场面对死亡的时候,谁说自己是被逼的?那时候他们只要肯说自己投降了,他们就能活下来!”

陈克从小挨揍的原因很多,而只要是他敢说出“我是被逼的如何如何”,那这顿打是跑不了的。陈克的父母揍完他之后,也不会就此拉倒。肉体上的刺激结束之后,就是这么一通“精神上的折磨”。

在参加革命之前,陈克对这种话即便是认为正确,也是很不耐烦的。直到参加革命之后,陈克才明白父母到底向自己传授了什么。亲爹娘就是亲爹娘,面对陈克这样在错误道路上矢志不渝的混蛋,那真的是牛不喝水强按头般的灌输。

所以对裕仁行刺北一辉的事情,陈克根本不觉得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裕仁这么干再常不过了,没有人肯乖乖交出权力,即便是陈克自己也不会这么做。唯一值得担心的是昭和维新派们的观点,如果他们觉得裕仁这么做是被逼出来的,那就糟糕了。

几乎是与安腾辉三同时得到的消息之后,陈克命李润石前去与安腾辉三谈话,看看明治维新派对裕仁有什么看法。李润石带回来的消息让陈克非常满意,至少安腾辉三本人并不认为要因为对裕仁有什么特别的对待。想来武器已经被收缴,下次与裕仁谈判的时候多注意些就足够。而且安腾辉三认为此时有必要让裕仁暂时从政治舞台上消失那么一年半载的。

“安腾辉三同志的态度能够多大程度的代表皇道派的想法?”陈克问李润石。

“他表示皇道派中还是有一部分人希望天皇亲政,据说这件事也是因为北一辉向裕仁提出要裕仁亲诊导致的。”李润石调查的很清楚。

“看来裕仁不糊涂啊。”陈克对裕仁的判断力还是颇为赞赏的。

与中国的皇帝不同,日本天皇没有亲政的传统,他们要么被日本的幕府将军玩弄在掌心,而且现在的天皇一脉在法理上也是叛国者。这些知识还是黑岛仁一郎向人民党的同志详细解释的。黑岛仁一郎,也就是黑岛仁自称自己是三千年华族血统,乃是南朝天皇的直系后裔。

后醍醐天皇消灭了镰仓幕府后,就进行了第一次的王政复古,推行新政,史称建武新政。由于新政未能满足武士的要求,而且只重用京都的公卿贵族,故引来武士的不满。其中,倒幕大将足利尊氏更为不满,他虽然被赐给天皇名字中的尊字,但他想开幕府,结果足利尊氏迫后醍醐天皇退位。新天皇光严天皇策封他为征夷大将军。是为北朝。

而后醍醐天皇退位后,持着天皇象征的三神器退往大和(今奈良县)的吉野,是为南朝,至此南北朝终于形成,史书还称为“一天二帝南北京”。

经过多次攻防后,南朝的势力衰退。1392年,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逼降南朝,后龟山天皇把三神器(为天照大神所传八尺镜、琼曲玉、天业云剑)交给北朝的天皇,结束了南北朝时代。

日本历史上关于南北朝谁是正统的问题争论了几百年,有人说,北朝控制了全国大部分地方,所以是实际上的统治者,应该是正统。但也有人说,后醍醐让渡的神器是假的,因此正统还是在南朝一边。直到1911年,日本社会主义运动的先驱者幸德秋水还振振有辞地说:“当今天皇难道不是从后南朝天皇后中抢夺了三件神器的篡夺者的子孙吗?”一时,在日本国内引起一场轩然大波,政界元老山县有朋还就此咨询枢密院。最后,作为北朝天皇后代的明治天皇作出裁决,认定南朝为正统,北朝各天皇不列入天皇传承系列,但天皇地位及其待遇不变。因此,足利尊氏被视为乱臣贼子,而楠木正成成为忠于天皇的典范。

当然,幸德秋水这家伙被杀掉了,他那番言论到底在他的死亡里面起到了什么作用,人民党并不关心。眼下裕仁的行动是明显要挑事,不管如何,裕仁还是天皇,没有了由昭和军阀们组成的统制派,还有皇道派“尊皇除奸”的这杆大旗在。除非裕仁准备让北一辉这帮维新派彻底掌握政权,否则的话他也到了不得不出手的地步。

北一辉不敢直接诛杀天皇,另立新君。如果他这么干了,现在维新派的起兵的法理就不复存在。这可不是人民党起来造反,管你是什么身份。站在革命对立面的都是反革命。人民党根本没有必须依靠对方存在才能够确立自己合法性的需要。

革命理念是不是彻底,对于一个革命集团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列宁杀俄国沙皇,原因之一就是要斩除旧俄国所谓的“法统”。先死的容易后死的难,如果裕仁不想在以后被慢慢积攒实力的维新派给彻底干掉,那么他只有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确立自己的存在。

李润石与陈克谈论了片刻,两人就确定了共同的想法。“这的确是非常棘手的问题。”李润石叹道。人民党革命理论相当完善的情况下,依然需要很长时间与袁世凯虚与委蛇,前途是光明的,道路可从来足够曲折。

“裕仁只怕这件事闹不大,现在看维新派还算是暂时掌握住了局势。希望他们能够继续掌握下去吧。”陈克叹道。

“咱们也只能这么等!”李润石与陈克一样有着足够的耐心。

只有人民最终选择的人才能够成为国家的领导者,这对任何国家都一样。沉默的大多数正在用沉默表示他们的态度。当人民一起发出自己共同的声音之时,谁都抵挡不了。陈克对此非常清楚,蒋介石当年拥有着可以说压倒性的力量,然而人民喊出“我们要解放”的时候,蒋介石就一败涂地,最终跑去了那么一个小岛上去了。

“英国人现在有什么反应?”陈克问。宣传部长兼了领导外交部工作的职责,日本闹到这个程度,英国人倒也喊了一些话,只是没见到英国有什么真正的行动。

“英国还是老一套,倒是美国方面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有没有插手这件事。”李润石答道。

“美国么……”陈克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就暂时沉默了。美国的态度很重要,在西太平洋日本一直是美国最强硬的对手,罗斯福新政推行之后美国方面一直在专注内部事物。竭尽全力从大萧条里面摆脱出来。不过暂时的沉默可不等于永久的沉默,陈克不相信美国人就会这么老老实实的看戏看到底。要知道现在正在进行的西班牙内战中,美国态度非常明确。

美国认为苏联参与了1931年的西班牙推翻皇室,因此对新上任的共和政府予以敌视。当内战爆发后,国务卿科德尔·赫尔下令禁止对西班牙政府的一切武器运售,“秉持中立政策”。但美国民间企业却提供许多交战双方的支援,得克萨斯石油(Texaco)提供国民军350万吨汽油的运售并提供无限期贷款、通用汽车公司和福特汽车共提供国民军12000辆卡车、杜邦公司则贩卖许多弹药给佛朗哥。

盎格鲁人·撒克逊人仿佛天生就有一种搅屎棍的态度,陈克即便不是种族主义者,他也忍不住有这种想法。

美国向中国询问的问题其实挺危险的,这说明美国很可能要在日本问题上向中国摊牌。

“如果美国向我们摊牌,这难道不是好事么?”李润石看陈克神色严肃,他忍不住问道。

“呃?”陈克有些不解的感受。

“美国如果真的想在日本再来一次黑船事件,那么就等于是把日本逼向我们这边。”李润石答道。看陈克的神色依旧不是那么明朗,李润石笑了,“我并不认为我们可以控制未来的精确走向。只是唯物主义者们首先要相信的不就是已经发生的事实么?”

陈克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李润石的提醒让陈克摆脱了那种想控制局面的念头。这是陈克很久以来的习惯之一,他始终试图掌握局面,领导革命走向更好的方向。这是领袖们必须从事的工作,但是这在理论上是违背了唯物主义的。唯物主义者们相信物质第一性,唯物主义者的一切行动都必须建立在事实之上,必须用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对待世界。

作为历史的下游者,陈克可以把自己的行动建立在他的那个时空的事实上,当两个时空高度重叠的时候,陈克还可以“预知未来,掌控未来”,在这两个时空的走向已经出现重大分歧的现在,陈克必须以一个唯物主义者的行动来应对发生的一切了。

这是陈克知道的事情,也是陈克下意识中很难做到的事情。李润石的提醒让陈克突然有了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这些日子以来积攒的种种压力突然间就飞到九霄云外。

看到陈克神色上的变化,李润石也忍不住微笑起来。很多人都说过陈克准备让李润石当下一任党主席,李润石是知道的。根据李润石自己的判断,陈克的行动中也明显有这样的趋势。但是李润石自己并不在乎这件事,他首先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所以他对陈克近两年越来越不唯物主义的做法很是心急。

自打陈克向12人会议说出了南下计划之后,李润石就在观察陈克,他发现陈克所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这种压力如果从唯物主义者的角度来看,是很没有必要的。陈克已经越来越在追求结果,而不是像以前那样,通过工作来切实有效的推动社会进步。

当然,陈克毕竟是人民党的领袖,他的判断依旧正确,他引领的方向即便是看着危险,可陈克表示自己愿意承担一切责任的时候,同志们依旧能够坚强有力的服从陈克的命令。甚至李润石都觉得陈克既然敢这么说,那么他指出的方向应该是能够一定程度达成目的的。

李润石很清楚失败是很正常的,陈克愿意承担责任只是在控制人民党的人心。这种表态对实际执行中规避风险毫无意义,陈克哪怕是拍着胸脯发毒誓,实际的实践中照样存在不可知不可控的失败可能。而陈克的行动本身很可能在扩大这种失败的可能性。这是李润石要反对的。所以趁着这次日本的事情,李润石干脆就很委婉的向陈克提出了批评。让李润石高兴的是,陈克毕竟还是那个陈克,他自己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

聪明人之间是没有必要说太多废话的,陈克对李润石说道:“这两天我们一起喝喝酒,聊聊天,开开务虚会。思想上的问题有时候非常难解决。”

李润石笑了,“务虚会可以开,吃饭也可以,喝酒么,我这个酒量一杯就倒了。想把会议开下去,你们可以喝,我只管吃就行。”

“谢谢你,李润石同志。大多数同志在这个时候都是想着怎么去理解我下达的命令,完成我给出的工作。你却能考虑我是不是错了。太感谢了!”陈克边给李润石倒水边说道。

李润石不卑不亢的答道:“我也只能看到你犯的这个错误,其他的具体工作上,我与其他同志一样无法做出判断。那些具体工作就由事实来判断吧。”

事实的判断比陈克想到的来的更快些,只要陈克依照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办事,他还是那个来自历史下游的陈克。美国的太平洋舰队在1937年9月11日,出现在东京湾外海的事情轰动了日本。

1853年(嘉永六年)七月,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马修·培里(Matthew·Calbraith·Perry,1794~1858)将军,率领四艘军舰开到江户湾口,以武力威胁幕府开国。舰队中的黑色近代铁甲军舰,为日本人生平第一次见到。培里赠给幕府显示工业文明的火车机车模型和电报机,而幕府却只能用力士搬运回赠的大米来展示实力。培里来航令日本人震惊,深切感受到日本与外国的巨大差距。日本人称这次事件为“黑船来航”。由于这四艘军舰合共有六十三门大炮,而当时日本在江户湾的海防炮射程及火力可与这四艘军舰相比的大约只有二十门,在不开国就开火的威吓下,幕府不敢拒绝开国的要求,但又恐怕接受培里带来的国书后,会受到全国的抨击,于是当时幕府的首席老中阿部正弘藉口要得到天皇的批准方可接受条约,并约定培里下一年春天给予答复。

这是第一次黑船事件。第二次事件发生在第二年。1854年(嘉永七年)二月十三日,培里再次率领舰队来到日本,这次一共有七艘军舰,而且舰队一直深入江户湾内,到达横滨附近才停船,面对培里的强硬姿势,幕府只好接受开国的要求了。于是双方在横滨签定了《日美亲善条约》,也是日本与西方列强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其他西方列强跟随著美国,纷纷向日本提出通商的要求,于是英国、俄国、荷兰等西方列强都与日本签定了亲善条约。日本被迫结束锁国时代,幕藩体制也随之瓦解。

自此之后日本爆发了明治维新,在日本舰队通过甲午战争与日俄战争夺取了远东海上霸权之后,美国就成了日本在海上的最大敌人。

现在日本的昭和维新正在最危险的时候,美国太平洋舰队再次出现在日本的东京湾外海,这无疑引发了昭和维新派们的极大危机感。难道美国是准备趁火打劫来第三次黑船来袭不成?

日本过渡政府立刻向美国方面提出了质疑,美国太平洋舰队的回复是“例行训练”,这极为不友好的话让日本更加紧张起来。美国占领了菲律宾之后,几十年都没有在日本的海域搞过任何军事训练,这次怎么就来了“例行训练”?难道美国还准备没事就来日本这边溜达几圈不成?

9月14日,东京湾外面除了与美国太平洋舰队对峙的日本舰队之外,再次出现了一支庞大的舰队。舰队采用灰色涂装,作为旗舰的战列舰上,中国人民海军的赤色旗帜在海风中烈烈飞扬。应日本过渡政府的邀请,中国人民海军与日本联合舰队的联合海上军事演戏在东京湾外面展开。

中国这次紧急调动了母港在青岛的黄海舰队与母港在福建与台湾的东海舰队,两个舰队组合成的舰队包括两艘战列舰,四艘航空母舰,万吨左右的重型巡洋舰也有四艘。天空中飞行的有包括路基的轰炸机,以及航母上起飞的战斗机以及鱼雷攻击机的机群。

一时间,东京湾外海成了炫耀军事力量的场所。天空、海面、水下,集结了这个时代最先进军事技术的装备都是剑拔弩张,耀武扬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