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一百零二章 青萍之末(三)

“请胡服同志向陈克主席转达我们衷心的感谢。”北一辉认真的对中国特使胡服说道。

日本海军敢对日本海上实施封锁,中国方面硬是通过空运送来了好多新式印刷机,纸张。这种几乎是不计成本的支援至少解决了当下的宣传问题。陈克很清楚颜色革命是怎么搞起来的,那就是要利用信息不对称,以及造反一方的大力动员。

就如21世纪网络上的一个笑话,“本人出售河图、天书、麒麟、灵龟、庆云、嘉禾;代学狐狸叫,解说星相传播童谣、代编谶语、代写劝进表、定制独眼石人(包埋)、代书黄帛绢书(免费入鱼腹)、代缝黄袍(免费加身),另有怒斩妖蛇、气冲霄汉、黄龙现江、凤凰来仪等多项业务,接受订制传国玉玺、帝冠龙袍。”

搞宣传煽动的时候真相其实已经不太重要,关键是要有效的引发联想。人民党起家虽然与日本大大不同,可本质上只是进城的不同。人民党起来造反的时候中国上下都已经抛弃了旧制度,日本革命需要的是让日本人民认为日本旧制度要完蛋。当一个国家的人民一起抛弃了旧制度的时候,这个制度就已经不可避免的走上了穷途末路。

人民党提供的新式印刷机、大量纸张以及操作人员,主要是用来印刷图片。“天皇亲切接见诉苦群众”的照片可不能模糊。有照片作证,加上日本维新部队控制的印刷厂大量印刷了介绍这次维新的原因、目的、经过。日本反封建同盟在基层的宣传让越来越多的日本人民相信,天皇是支持人民的,是愿意来解决日本人民痛苦的。虽然越来越多的维新部队官兵逐渐开始认识到,这种想法或许是有些“过于乐观”。

日本空军各基地都得到了这些宣传文件,空军因为建立的时间短,这帮军人多数是年轻人。一部分老顽固认为这种做法是无法无天,而年轻人们却不这么认为。看了一张张天皇接见每一批几百姓的图片,看了凝固在照片中的那些跪拜的人们嚎啕大哭的景象,看了其他文字性的叙述,空军的年轻军人们也开始热血沸腾起来。在维新军队的煽动下,空军各联队都私下派遣代表到了东京“参观”。他们发现事情果然如同维新军队所说。普通百姓们正在得到见天皇的机会。这种以前想都无法想象的事情并不是维新军队制造的谎言,而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实。

年轻的空军军人们终于相信这些维新军队不是为了自己的个人功名利禄,而是为了整个日本。维新军队采取了激烈的行动不是要加害天皇,而是要打破那些天皇身边的坏人对天皇的蒙蔽。年轻人是最傻的可爱的,他们够直接,相信世界上有一劳永逸的事情,至少是有可以直接通向胜利终点的捷径。维新军队无疑办到了。

所以到了4月22日,一半以上的空军部队与维新军队达成了共识,愿意“有限帮助”维新军队。剩下的一半空军部队中尚能控制局面的老家伙们说出了日本经典的话,“你们做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有了空军的协助,防守严密的海军基地遭到了“空袭”,大量的传单飘飘洒洒的犹如六月飞雪般撒入了海军营地。一直对内严密封锁消息的海军总算是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仅仅是海军,那些统制派控制的军队同样遭到了空袭,严防死守的军营情报封锁从天空中被突破了。

这些日子以来,统制派的部队一直担心遭到皇道派部队的攻击,对维新部队的态度极为敌视。得知了维新军队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看到了农民工人这些社会底层竟然能够向天皇诉苦,统制派部队中的陆军底层士兵对待维新军队的态度登时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

经过这么一番大力宣传之后,统制派部队的师团长、旅团长、联队长们都傻了眼。除了老顽固之外,这些人中间其实不乏认可维新军队行动的人。他们唯一担心的只是自己有没有可能遭到清算。

于是曾经闭门不见维新军队的老家伙们终于开始与维新军队派出的代表接触,在得到了保证之后,他们虽然也将信将疑,却也不再准备立刻动手。而是选择了“再等等”的策略。

北一辉没想到自己的革命竟然能够走到这个地步,在经过惨烈的围攻之后维新部队全军覆没的可能也是存在的。而现在日本竟然开始考虑走一条新路的可能性,这已经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人民党送来印刷机的威力能顶得上五个师团。现在至少有五个师团已经表示“在关键时刻可以考虑支持维新军”,其他还有五个师团的低级军人表示不愿意进军东京。其他部队都是“什么都不知道”。在军事上遭到进攻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胡服同志也喜洋洋的觉得很满意,“那些上层们都害怕这样的行动会动摇他们的地位,不过他们暂时也找不到其他应对的办法。这是个很关键的时刻,如果是我们人民党,我们就会强化与群众的结合。这毕竟是所有力量的根源所在。”

北一辉连连点头,人民党发动群众的路线与日本现在的行动大不相同,不过日本人民暂时发动起来之后,其威力也是超出想象之外。

胡服却不敢太过于嚣张,尽管他心中已经有了一种太上皇的感觉,但是此行之前陈克反复交代要尊重日本同志。人民党的组织部眼里面从来不揉沙子,得意忘形的结果必然是让这次大好机会变成了扼杀自己进步道路的绞索。所以按捺住强烈的自满心情,胡服转述起人民党拟好的发言,“我们中国有制度这个名词,制就是体制就是管理,度就是如何管理。这后面的工作是非常艰辛的过程,北一辉同志是一定会非常辛苦的。陈主席以及中央都同意全面恢复与日本的正常贸易往来。这是我们近期能够做到的事情。”

“那就太感谢了!”北一辉发自内心的说道。无论日本革命派有着何等的大众立场与先进思想,这些立场与思想若是不能变成立竿见影的社会改善,革命的激情一旦过去,日本还是会走回老路上去。能够重开与中国的贸易,甚至能够得到中国的订单扶持,日本经济的改善就是革命派最好的“合理性证明”。日本人民参与到这场革命中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革命,而是试图走一条新道路来摆脱当下的痛苦。就如同陈克反复强调的“并不是我们人民党能创造革命,而是革命就孕育在人民中。革命是人民获得解放,获得更好生活的方式与手段。”

“陈主席还让我转告北一辉同志,你们是绝对不能认罪的。不管外部压力多大,你们都不能承认你们这次的行动有任何罪过。不管那些现在被迫妥协的阶层怎么欺骗你们,你们都不能认罪。绝对不能承认你们现在采取的道路是错误的。陈主席送给您八个字,革命无罪,造反有理。”胡服尽管不太认同陈克的态度,但是他不敢不转达陈克的话。

北一辉听到这话之后连连点头,这些日子以来,不少达官显贵们私下对北一辉说,只要认个罪,认个小错,那么这些达官显贵就会坚定的站在北一辉这边,并且全力去说服天皇做出妥协。即便北一辉知道说这话的人是包藏祸心,但是他还是有些动摇了。发动革命行动相对是简单的,但是行动成功之后如何维系日本的国家营运则是艰苦漫长的过程。而妥协是貌似可以立竿见影的解决问题的。听了陈克的建议之后,北一辉总算是松了口气。至少亚洲的革命先驱还是赞成北一辉行动的。

得到了中国方面的支持与承诺之后,北一辉就把未来工作的要点先放在海军上。北一辉正式派出代表,请现在领导海军的海军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博恭王来见天皇,确定维新派并没有加害天皇。

伏见宫博恭王这次终于肯见维新派的代表了,海军基地现在呈现出极为不稳定的局面。在船上的军人可以暂时被封锁所有消息,可海军总不能始终飘在海上,他们需要补给粮食、淡水,还需要一定的维修。维新派的所作所为已经“瘟疫般”在海军舰队中扩散开来。

海军维持士气的理由是高待遇,中低级军官乃至士兵的家庭生活都需要这高待遇来维系。大部分海军士兵的家庭可并不富裕。得知自己家庭的生活有可能得到真正的改善,这些士兵们的摇摆态度可想而知。

海军高官们只能靠强势弹压的模式来暂时稳定住海军,然而强势弹压引发了更激烈的对立情绪。现在整个舰队的军官已经不再考虑进攻维新军,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怎么维持海军的秩序不要发生变动。

维新派代表提出的要求不仅仅是要伏见宫博恭王前去确定天皇的安全,他们还提出了要求海军解除封锁,让船队能够按照计划运输化肥到其他地区。

任何时候都要与人民站在一起,至少是要满足劳动人民的利益。北一辉对中国当年浙江处理412被杀百姓土地的方法极为赞赏。人民党对土地实施土改的时候,可是保证了购买了被杀害百姓的土地并且在上面种植粮食的普通劳动者的利益。卖地的钱全数退还,种植那些土地的粮食也让劳动群众得到了收获。无论是有什么样的冲突,原则是不能动摇的。

对于伏见宫博恭王肯不肯去见天皇,维新派们根本不在乎。他们现在是想揭露日本海军试图阻止人民获得化肥的行动。通过这样的宣传来打击海军里面的旧势力。

伏见宫博恭王上当了,他没有看透这点。不仅是他没有看透这点,海军上层也没有看透这点。有些人认为北一辉这是要进二退一,如果诓骗不了伏见宫博恭王去东京承认日本维新军暂时掌握政权的现实,那么他们就要实施他们对日本的实际行政控制权。也有些人认为维新派是要把骨干人员给送到四国与九州,以控制这些地区。所以海军高层毫不客气的否决了维新派的要求。

维新派确定了海军的答复之后,立刻就写了对此事的全面报道,通过空军投撒以及各种信息渠道的方式向四国与九州实施了传播。即便是统制派控制了化肥分配之后有诸多的问题,然而化肥的确有效的促进了日本的农业产量。四国与九州的农民眼巴巴的等着今年的化肥用于春耕。即便是东京闹了兵变,如果化肥能够及时运到,好歹也能在追肥期派上用场。看到日本海军竟然阻止按照计划能够运抵各地的化肥运输,四国与九州的农民们是真的又惊又怒。

到了五月十八日,终于有中高级海军军官在军事会议上建议伏见宫博恭王能否暂时允许运输化肥的船只通过海军的封锁。这话其实已经很客气了,所谓海军的封锁此时大有名存实亡的味道。各个基地都出现了动摇状态。对于这次变动到底是“兵变”还是“昭和维新”,海军的观点逐渐倾向于这是“昭和维新”。对于日本人来说,明治维新是开启了日本强大道路的正义行动。伏见宫博恭王很清楚,如果海军都认为这次的变动是昭和维新,逆贼们就真正的掌握住了日本的大义。那时候的一切都会不同。

伏见宫博恭王到海军来当这个海军军令部总长,真正目的是清洗海军中裕仁不信任的家伙,所以伏见宫博恭王很怀疑这些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日本百姓以前在伏见宫博恭王眼中什么都不是,现在已经变成了更加可恶的乱党的帮凶。他们此时不去试图拯救裕仁,反倒跟着乱党一起对裕仁施压。在伏见宫博恭王严重这是完全的叛国行动。

只是现在日本的局面已经大大不同,统制派的大佬们要么被杀,要么被抓,裕仁干脆就落入了逆贼手中,伏见宫博恭王背后的强大力量此时烟消云散。所以伏见宫博恭王只能冷哼了一声不做回应。

海军这帮高层也不肯向陆军低头,他们此时只是受到了来自下层的压力不得不提出这个观点。既然伏见宫博恭王不肯说话,他们也识趣的不再提及此事。

然而高层不提,下层可没办法对化肥的事情置之不理。年轻的军人都知道化肥大可决定今年的收成,在伏见宫博恭王上甲板视察的时候,一个脸色阴晴不定的年轻水兵突然快步上前向伏见宫博恭王敬礼。“阁下,我想请求您能够允许运化肥到四国与九州去。”

伏见宫博恭王对这个问题极为敏感,他已经知道这次的逆贼都是年轻人,看到水兵那年轻的脸,他心中的恐慌与敌视敢火山一样的爆发了。“把他带下去!”伏见宫博恭王大声呵斥道。等卫兵把这个年轻士兵带下去之后,伏见宫博恭王怒道:“仔细查清楚他有什么同党!”说完了这些之后,伏见宫博恭王余怒未消的喝道:“也查清楚到底是谁传播的谣言!”

这位水兵的命运很凄惨,海军里面冥顽不灵的家伙是有的,特别是那些军曹们。他们希望得到上头的器重,又有伏见宫博恭王要求“仔细查清楚他有什么同党!”所以士兵遭到了残酷的拷打,军曹试图尽快得到情报,拷打的时候下手极重。竟然把这个士兵给活活打死了。

打死了人之后,军曹们有些慌乱。不是因为打死人会遭到什么惩罚,有伏见宫博恭王的命令,打死人就打死了。问题是打死了这个年轻士兵之后,就没有了线索。毕竟伏见宫博恭王是要求抓出同党的。

于是这个可怜士兵同一个单位的军人就遭了殃,他们被抓起来一起拷打审问。在封建体系下,这些受命者只向权力者负责。为了满足权力者的要求,他们根本不在乎海军自己的军法体系。或者说,军法体系就是这帮人手中的工具而已。是他们作威作福或者升官发财的游戏规则。

一来是有人想借此得到这件事甚至没办法善了,因为海军要求禁止把这次的消息传出去。消息能传到船上,那就说明有一条传递消息的链条存在。要把这条链条给彻底挖出来才行。

还没等海军与“逆贼”战斗,海军舰队内部就开始了大清查。消息传播的是非常快的,所有知道消息的军人都感到人人自危。在五月二十七日,一个秘密会议在联合舰队旗舰雾岛号的轮机舱召开了。与会的有士兵有尉官甚至还有校官。这些参与者的共同点都是很年轻。都是出身农村。

这些天来要说什么早就说过了,现在最重要的话大家是想说而不敢说。

先是交谈了几句又有谁被抓了,又有谁被调查了。这些话只是增加了会议的灰暗气氛。在互相交流的眼神与表情中,这些海军官兵们都知道对方的心思。

最后,为首的校官松开了咬着的嘴唇,他带着一脸决然的神色说道:“我们也参加昭和维新吧。”

1937年6月1日,联合舰队在东京附近的舰队在旗舰雾岛号带领下驶近了东京港,沿岸防守的部队立刻警觉起来。但是在经过旗语交流之后,岸上的守军得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海军联合舰队的第一分舰队请求参加“昭和维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