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九十四章 最期(五)

“是谁命令开的枪?”永田铁山的额头上血管暴起,脸上的神色颇为狰狞。让永田铁山愤怒的不是打死了些老百姓,而是有人竟敢违抗开枪直接开枪。

冈村宁次不想说那么多,他倒是去了现场。漫天的飞雪中,几千人请愿的人群黑压压由远到近出现在视野中,那种压迫感实在是难以形容。

没有继续发脾气,永田铁山命道:“让各个报纸发表文章,这些人里面混杂着意图谋害天皇的奸徒,并且呼吁参与游行的那些良善者们检举揭发!”

冈村宁次听完之后问道:“要重点抓人么?”

永田铁山摇摇头,“暂时不用,先把第一师团抓紧调去库页岛。”

这行动摆明是皇道派主导的,背后的心思也挺好理解的。统制派要统合日本的统治阶级,达成一个统一的制度。皇道派则要对日本现行统治阶级推倒重来。在这些请愿中说的“坏人”是什么人?还不是日本的现有统治阶级么?当下不是激化矛盾的时候,而是要展现出统制派们有能力控制局面的好时机。

皇道派们得知第一师团调往库页岛的命令不变,内部人员可就炸了窝。对日本而言,北海道已经是苦寒之地,更北的库页岛更是艰苦的场所。大家在东京待久了,谁都不想去库页岛。这不是调动,这是流放。

士兵们对请愿的日本民众开枪,在皇道派眼中也是大事件。从感情上,士兵们颇为支持请愿者,认为请愿者们说出的是自己想说的话。他们请求天皇出面收拾日本的混乱局面,何故就这么在皇宫面前喋血了呢?

“天皇到底是日本人民的天皇?还是那些达官显贵手中的傀儡?”这种说法在第一师团,乃至对当今日本局面很不满意的人中越来越有号召力。在日本的封建时代,是没有普通人敢去打搅天皇的。在这个工业化时代,日本下层越来越希望拥有政治上的权力。他们自己很可能都没有想明白自己的想法,既然天皇是日本权力法理上的来源,为什么下层就不能从天皇那里得到权力呢?

北一辉倒是能够理解这些人的想法,正因为理解了,北一辉才觉得喜忧参半。他当然希望革命能够成功,但是人民没有真正组织发动起来,革命的成功就不可能。只有整个日本下层都联合在一起,革命才能成功。统制派好歹逐步将上层联合起来,日本下层的运动甚至还没有从自发到自觉。

这些天,北一辉这些年开始经营的各地的支部传回来不少消息,各地都已经知道了这次向天皇请愿的事情,大部分人的反应是颇为讶异。人民直接见到天皇,在日本人看来是新鲜刺激,甚至有些“大逆不道”。当然,“日本人民的天皇”这种说法,倒也刺激了日本不少百姓。让他们开始考虑这种可能性。

反倒是被有人开枪杀害请愿者,接下来军部那帮人努力的宣传请愿队伍中有人意图对天皇不利,这些说法符合了日本百姓的胆怯心理。人民不敢面对大人物去争夺属于自己的权力,他们认为自己的力量太渺小,不足以与那些人对抗。事实的确如此。只是永远不去争取的话,就永远不可能得到权力。因为权力这个东西绝对不可能是被别人施舍的,而是需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就在这么一团混乱中,新的消息终于出来了。内阁首相高桥是清在最新的内阁会议中决定裁军。这个计划整体比较合理,日本将把陆军裁撤到9个师团和两个旅团。海军则以一个六六舰队为现在的规模。对于裁撤部队的未来,高桥是清准备重建一系列日本国有企业。包括电力、交通、粮食,还有诸多其他的核心企业,与中国现在的经济布局比较一致。军人退役之后到这些国有企业工作,企业可以得到训练有素的劳动力,军人也能得到比较稳定的就业机会。

这个计划得到了日本官僚阶层的支持,却遭到了包括军部上层乃至财团的反对。各种谣言满天飞,大概都是在指责高桥是清。原本就不想去库页岛的第一师团尤其激愤,军官认为裁撤军队很可能要对第一师团开刀。

北一辉当然不会这么认为,见识过中国强大的国有企业之后,北一辉并不认为国有企业有什么问题。在中国,从军可是一个很好的道路。退役军人都有就业辅导,要给安排工作的。能到国有企业工作本身就意味着稳定的工作,稳定的生活。就北一辉所知,哪怕是最终选择出来自己单干的退役军人,开个饭店,只要味道不算差,也能得到不少老战友的支持。退役头三年,军人想申请进行的技术培训,例如上大学,或者进入技术学校培训,甚至申请进行厨师培训,国家都会免除退役军人学费。

日本能否真正执行这样的政策才是北一辉担心的,对安置退役军人就业这件事反倒很支持。

就在北一辉把力量放到了联络各地民众力量的时候,第一师团的安腾中佐前来找北一辉,他焦急的说道:“北先生,现在第一师团情绪很是波动。上次那些年轻人又准备闹事了!”

北一辉登时就问道:“他们手里才有几个兵?第一师团才有几个兵?他们还真觉得能够战胜其他的十四个师团还有海军的那帮人不成?”

“现在已经不仅是第一师团,其他的部队也有人开始串联。”安腾辉三答道。裁军计划一出是人人自危,日本的国有企业本来就不是那么好进的,军人们根本不相信这种计划有什么可以执行的可能性。另外想在日本城市安家并非是一个容易事情。光有工作绝对不够。

“现在根本不到时机,不管他们说什么,都不能动。”北一辉对安腾辉三下了死命令。政治上的竞争往往不是谁有能力获得胜利,而是看谁能够坚持到最后。局面到了如此地步,已经根本不缺乏人跳出来。大家要看的仅仅是谁能够坚持到最后。

劝说安腾辉三稍安勿躁之后,北一辉忍不住想到了日本的邻国中国,“如果陈克在这个阶段会怎么考虑这件事呢?”

在中国的郑州,陈克也与政治局的同志讨论着,“北一辉会怎么利用这个局面呢?”

脆弱的日本人民革命行动遭到了枪杀,这本身就是一个变数。首先日本人民起来尝试了,其次这尝试遭到了暂时的失败。到底是偃旗息鼓还是越战越勇,陈克判断不出来。

中国的未来政策可以说摇摆不定,是否南下是此时的一个核心要点。荷兰人遭到了沉重的打击,让中国感到了南下的可行性。

“局面上我们并不占优,甚至可以说很难受。”蒲观水也是政治局委员,在政治局会议上他代表军队介绍情况,“欧美方面占据着南方的所有关键点。”

从地图上看,中国南下的成果中,法属印度支那扼住了中国控制南海的要点,英国的东马来则有力的威胁着中国与婆罗洲的联络。中国与北方的庞大邻国苏联倒是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可是这关系仅仅建立在苏联不会允许英美强国通过苏联的国土进攻中国。如果中国遭到了全面失败,到了自身不保的时候,苏联未必不会在背后插一刀。

“我们可以对英国做出强烈的威胁姿态,也就仅此而已。无论走哪一条陆路线路进攻缅甸与印度,都会是后勤的可怕灾难。”蒲观水说的很坦率,“想全力南下,就要防备日本。如果日本成为英国与美国进攻中国的跳板,我们的局面就会很被动。”

百万乃至千万大军纵横天下,这是一个军事浪漫主义,现实中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中国二十几年来狂修铁路,36年总算是有了超过十万公里的铁路。问题在于,这十万公里铁路主要分布在中国的精华地区,都不用说边疆,光陇海铁路甘肃通往新疆的那一段铁路,就遇到了巨大的技术问题。

中国正在开挖的克拉运河,则遭到了英国的全力反对。一旦克拉运河开通,中国舰队就可以杀入印度洋,英国人绝对不允许中国进入印度洋这个英国的后花园。

想南下就要确定日本摇摆不定的立场,更明白的说,中国得确定日本至少在中国失败前不会在背后偷袭中国。这并不是好确定的事情。

西班牙内战爆发之后美国的态度很让陈克警觉。美国认为苏联参与了1931年的西班牙推翻皇室,因此对新上任的共和政府予以敌视。当内战爆发后,国务卿科德尔·赫尔下令禁止对西班牙政府的一切武器运售,秉持中立政策,共和政府也因此向苏联取得军备。但美国民间企业却提供许多交战双方的支援,得克萨斯石油(Texaco)提供国民军350万吨汽油的运售并提供无限期贷款、通用汽车公司和福特汽车共提供国民军12000辆卡车、杜邦公司则贩卖许多弹药给佛朗哥。

美国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中国与英国的矛盾是一码事,美国还能以坐山观虎斗的角度看两国的斗争。如果中国直接介入日本的事务,美国人的态度只怕绝非是善意的。这点上,陈克并没有乐观的考虑。

到底是不是南下?这个战略性问题决定了中国对待日本的态度。如果不南下,中国只是满足于现在已经得到的一切,那么中国就可以完全冷静的缓和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专心自己的国内工作即可。如果想南下,就得让周边的形势变得对中国更有利才行。

等待还是不等待,这是一个问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