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九十二章 最期(三)

“只要消除了乱象,日本由天皇陛下执政,一切问题都能解决!”大川周明大声对参与会议的年轻军人以及右翼份子鼓动着,“天皇一旦下令亲政,所有问题都能解决!”

在日本没人敢反对天皇,这么多年日本持续遭受打击,日本凡是自认为是“有识之士”的人都认为必须有一个强力的领导者带领日本走出困境。大川周明无疑认为自己是有识之士的一员。他也知道自己能力与威望有限,不可能带领日本。所以先制造出一个大川周明希望的结果,然后由天皇这位“现世神”确定大川周明这些人所制造出的现状就是“天皇认为的皇道乐土”,是大川周明能够想出的最佳办法。

不管大川周明嘴上是多重视天皇,他的做法从所谓“天皇执政”的角度来看,无疑是在欺君。天皇执政是天皇说什么算什么,他大川周明之流说的什么都不算。可大川周明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点,参加大川周明集团的这帮人貌似也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上次刺杀高桥是清失败,证明十几人的部队不足改变政局,除非是有组织的部队。”大川周明认真的说道,“我听说第一师团要调去库页岛,这是一个好机会。”

第一师团是皇道派的大本营,军官基本都是皇道派人员。所以统制派始终很在乎这批人,他们试图通过把第一师团调去北方的库页岛来消除皇道派的影响力。在那寒冷偏僻的地方,第一师团根本玩不出什么花样。

“只要能够鼓动第一师团出兵,兵力就足够了。”大川周明自信满满的说道,“我们必须说服第一师团!”

第一师团的确如大川周明所想的那样情绪激动,皇道派为主的军官们义愤填膺,认为统制派这是要对皇道派下手了。倒是师团中算得上是最有人望的安腾辉三中佐始终不言不语,所有皇道派军人都知道,安腾辉三中佐在他的联队中极有人望,在台湾战役中,安腾中佐好不容易突破了雷区,才把南下部队从死亡中给拯救了出来。那些部下对安腾中佐是极为信赖。在皇道派试图说服安腾联队士兵的时候,士兵们并不反对起事,却都说道:“如果安腾先生愿意干,我们就追随他。”

“如果现在不动手,等到统制派掌管了人事权,我们就没机会了!”皇道派的军官们都有这样的共识。所以安腾的沉默让皇道派的年轻军人们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着急,没有安腾的加入,整个皇道派能动员的兵力不足300。如果能有安腾中佐加入,能够动员的兵力最少能有三千。

安腾是非常重视部下的一个人,他非常清楚第一师团中年轻军人的态度,眼瞅着大川周明他们上窜下跳,年轻军官们愈发的浮躁,安腾辉三中佐也只能求助北一辉了。

北一辉把第一师团三十几名皇道派的核心人员给召集到一起,他劈头就问了一句,“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我想这话诸君还都记得吧!”

这是北一辉这些年在皇道派中着重宣传的理念,北一辉并非不想发动革命,但是北一辉本人希望的铲除日本现在的统治阶级,包括天皇在内。

“大家肯定听到有人说,天皇绝不希望百姓如此受苦,是他身边的特权派,对他隐瞒国民的苦况,隐瞒真实的国情。但是我现在问你们一个问题,作为军官,你们比士兵们知道的多还是少。越是上层其实知道的越多,他们所谓的不知道,是因为他们不想承担任何责任。”北一辉其实很想说,天皇就是日本统治阶级最大的头子,真的想起来造反,最好连天皇一起干掉。但是对皇道派说这个,实在是不符合实事求是的态度。

“那些上层是不肯向天皇说实话的。他们自己什么都知道,却不肯对天皇说实话,因为他们根本不想说。”年轻军人们激愤的喊道。

年轻人很可爱,因为很多时候他们糊涂的无法形容。北一辉看着这帮年轻人充满忠诚与热情的脸,他知道自己必须说的更加明晰才行,“天皇痛恨军部的恣意妄为,海军擅自发动构筑海上包围中国的战略,私下独走!之后陆军的人又参与了几次刺杀大臣的事件。你们知道前年有人试图刺杀高桥是清,杀了犬养毅之后,天皇说什么?天皇很恼火地说,陆军简直是在掐朕的脖子!这才是天皇的态度!”

高桥是清上次逃过了刺杀之后,向北一辉说过天皇对刺杀事件的反应。北一辉并没有把这话给传出去,但是到了此时,他也不能不说出实情来。不然眼前的这帮热血沸腾的青年们天知道会干出什么傻事来。“天皇作为国家的元首,他需要的是国家的稳定与秩序。你们这么直接闹起来,真的认为能够得到天皇的嘉奖不成?你们不要听有些人给你们胡说八道些什么有人在蒙蔽天皇。咱们就事论事的说,现在你们大杀起来,那么这日本是天皇做主,还是你们做主?你们这是准备建立幕府么?!”

当年明治维新就打着“推翻幕府,还政天皇”的旗号,在1936年幕府可不是什么好形象。被北一辉这么一通抨击,态度激进的皇道派人员暂时不吭声了。

在这些年轻军官中,有些人与北一辉接触的时间比较长,例如高桥太郎,尽管不是北一辉组织中的核心人物,但是听北一辉的课程时间也很长,他终于打破沉寂问道:“北先生,您想说的是现在日本的一切都是天皇允许的么?”

北一辉慨然说道:“天皇是不是允许,我没有拜见过天皇,更没有与他讨论过此事。所以我不知道。但是,现在如果天皇指出谁是国贼,要国人起来把某人干掉,你们认为这个人能够活到第二天么?如果天皇有这样的命令,我会亲自和大家一起去干掉那个国贼!但是这么多年了,有过这样的命令么?大家所说的国贼,是大家认为的国贼。大家既然没有见过天皇,大家怎么知道天皇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说过很多次,要实事求是,你们也都承认我说的对,怎么到了具体办事情的时候,你们就完全给忘了个干净?”

“那……,那我们要见天皇陛下!”高桥太郎大声喊道。

周围的年轻军官们万万没想到高桥太郎竟然喊出这句话,在一片死亡一样的寂静中,每个军人都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的速度加快了不少,如果能够亲自向天皇指出国家的问题所在,并且能够得到天皇的首肯……

“对!我们要见天皇陛下!只要见到天皇陛下,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天皇陛下,陛下一定可以明断善恶,廓清乾坤!”

“没错!是那些人不让我们见天皇陛下,不让天皇陛下知道民间疾苦!”

“我们要见天皇陛下!”

……

七嘴八舌的诉说很快就变成了共识,只要见到天皇陛下的话,一切问题肯定能够解决。

北一辉心中根本不相信这点,但是作为日本人,能够见到天皇的话,光想想就让人感到激动。既然这些年轻军人的态度已经统一,北一辉也不想多说什么,他大声说道:“诸君,天皇是日本百姓的天皇,而不该被那些权贵给垄断蒙蔽的天皇,既然大家认为现在天皇被那些人给隔绝中外,那么我们百姓们要冲破这个隔绝,让百姓们能够见到天皇!”

“没错!天皇是我们全日本百姓的天皇,而不是一小撮人的天皇!我们要见天皇!”不少年轻军官们扯着嗓子喊道。

北一辉先让这些年轻人暂时安静下来,他大声说道:“诸君,那些达官显贵肯定不会让我们见到天皇,如果只是简单的前去,只会被那些人给抓起来。我们必须联络各地同志,一起前去要求见天皇,若没有足够的支持,绝对不可能有成效!请大家听我的安排,努力完成此事!”

看着因为看到“可行道路”而激动起来的青年军人们,北一辉用高昂的声音喊道:“我们要联合起日本的百姓,把日本百姓的天皇给夺回来!”

这次会议看来是卓有成效的,第一师团的年轻军人们明确了思想,统一了意见。会议开了几个小时之后,几乎所有与会者都精神抖擞的离开了。

安腾辉三中佐却没有那么激动,等只有他与北一辉在一起的时候,安腾中佐问道:“北先生,这真的有用么?”

北一辉并没有这么担心,他坦然说道:“如果能把日本人民联合起来,推翻现有的制度,那就有用。至于以后是天皇独裁制也好,是人民苏维埃制度也罢。日本现在缺乏的就是人民力量的彰显,在日本人民与权力者的斗争中,日本人民从来没有一次获得过成功。哪怕天皇本人根本靠不住也没什么。只要人民能够起来战胜现在的统治者,最终实现了人民所期待的政治目的,这就是真正的成功,真正的胜利。”

哪怕天皇本人根本靠不住也没什么……,听到北一辉这么直率的话,安腾辉三中佐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应对这巨大的冲击。北一辉吆喝出“全日本百姓的天皇”,看着也是情真意切,但是转眼间就成了“哪怕天皇本人根本靠不住也没什么”。其间的反差实在是无法轻易令人接受。

瞅着安腾辉三中佐的表情,北一辉笑道:“安腾,如果这次革命能够成功,我倒建议你去中国看一看。中国的革命者们已经走在了时代的先端!他们已经开始尝试建立一个真正科学民主的新世界。他们认为历史是由人民书写的,没有了那些帝王将相达官显贵,人民依旧能够好好的活着,然而没有人民,那些所谓的上层就什么都不是!日本距离那个国家差的太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