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九十章 最期(一)

如果一袋化肥从出厂开始到农民手中要经七八道手,农民到底要承担多大的负担是可想而知的。这就是供应短缺必然带来的结果。即便是人民党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在供应渠道上下了大功夫,完善制度,强调纪律,有些地方闹得过分,那也只能杀一儆百。好在中国狂修铁路,政府还出面组建了物流企业,并且允许私人介入物流行业,这才算是勉强撑住了。

为了能从根子上解决化肥问题,中国投入巨大的人力与物力,12.5万吨的合成氨生产线刚完成,新的15万吨、20万吨的生产线试运行就开始了。甚至30万吨的合成氨生产线也按照计划开始设计。不仅仅是合成氨,氮磷钾肥料以及微量元素肥料的研究都投入巨大。中国是誓要解决这个短缺的现状。

但是在日本,封建山头林立,更没有相对完善的制度来协调此事。陆军部经过一系列的把戏,暂时把合成氨给控制在手中。日本军部没有中国那样投入巨大的资金,利用整个产业的科研力量推进合成氨以及化肥产业的能力,更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军部利用化肥的匮乏,以及民众对化肥的渴望,把原本在日本社会中根本没有地位的日本农民分成三六九等。凡是退役军人家庭,并且在投票中支持军部人选的,就可以得到比较优先的购买权,并且可以得到比较廉价的价格。不是军人家庭出身,但是支持军部的人,则可以得到次之的待遇。至于不支持军部的,那就哪里凉快到哪里去。

如果军部这样的做法真的能够得到彻底贯彻,北一辉也就不说什么了。根据北一辉的调查,事实完全不是军部设想的那样。军部自身就不是一个统一的集团,更没有政治纲领下的纪律。想有效的区分到底谁是军部的支持者,好歹也得有强大的基层力量。军部就把自己的基层力量定位军人以及退役军人。这下就等于军部把基层完全交给了自己分封出去的那些人。掌握了这些分封到的权力之后,这些家庭首先考虑的是怎么维持住与化肥有关的“特权”。其次就是通过这个“特权”赚取好处。

于是一道道环节,一件件欺上瞒下的事情就顺理成章的发生了。化肥在基层的买卖混乱不堪,这与军部曾经吆喝的“为农民谋福利”的口号背道而驰。

然而军部那些上层好像并不在乎,他们追求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在选举中让军部指定的人能够当选。在陆军部看来,合成氨是陆军部手中的一张牌,一张非常重要的牌。想让这张牌发挥作用,就必须让这张牌有着足够的吸引力。维持合成氨肥料的供应短缺,是给这个产业增加影响力的最佳方法。虽然陆军部很厌恶财阀与商人,但是他们这做法与垄断集团的恶德商人没有任何区别。

通过画地为牢的方法割据一方,然后用手中拥有的东西来要挟别人。农业国的封建制度因为生产力不够发达,交易范围不够大,所以还有那么一丁点“温情脉脉”的话。工业国的封建制度就完全将封建制度最残暴的一面给表现出来。

为了小集团的利益,人民请去受苦吧!为了小集团的利益,不肯依附这个集团的人请去死吧!为了能够爬到分封权力的最顶峰,任何手段都不是问题。

北一辉对这样的军部已经绝望了。

与军部相比,现任日本首相高桥是清在日本算是个真正的“走资派”。资本主义固然比封建制度要先进,却也没有先进到哪里去。更不用说日本的资本主义制度距离真正的资本主义制度差了好远。

北一辉好歹也是东京地方上的议员,他手下的公社借着最初化肥的影响力扩大了不少土地。集约化的经营使得公社的劳动效率大大提高,比日本其他的小规模的经营者更有力量。加上北一辉开办的连锁产业也有产供销一条龙的规模效应,于是北一辉就成了诸多势力的攻击对象。种地的指责北一辉仗势欺人,做买卖的抨击北一辉廉价销售,欺行霸市。连帮会成员都在反对北一辉,因为北一辉支持高桥是清强化治安,打击黑帮的行动。

至于北一辉在日本发动的“五成税”的政治努力,最后在政府的强制打压下落得无疾而终。政府是绝对不可能减少人民的赋税。他们永远只会感觉税收的不够多。

总之,北一辉作为众多反对者反对的焦点。集结了种种恶德与缺点,随着不同人的需要,北一辉的形象被塑造成“社会主义者”“丧尽天良的大商人”“黑帮份子”“反黑帮份子”“权贵”“反政府暴徒”……

北一辉倒不是很在意这些批评乃至谩骂,面对的局面只是让北一辉更加坚定了革命的态度。没有一场彻底的摧毁,就绝对不可能有新的日本。

所以高桥是清询问北一辉中国方面同意了出售旧机床的消息时,北一辉尽管知道人民党一定在其中有阴谋,却根本没有提及这方面的事情。他只是很认真的问道:“高桥阁下有什么顾虑么?”

高桥是清的确有顾虑,他曾经希望能够模仿中国的“科技树计划”,但是日本的现状让高桥是清认识到这法子没办法在日本推行。所以高桥是清想推行工业卡特尔。既然日本的主要企业都是小型企业,那么不妨由一系列生产类似产品的独立企业构架成自己的组织,集体行动的生产者,这样能够控制其产量。至于生产企业的定价问题,高桥是清希望能够由政府来给出指导性价格。这与日本传统的行会制度也有很好的衔接。而且这还能让中小企业与大企业有一个议价机制,不至于让大企业独大。

为了能够尽可能提高中小企业的实力,让它们在与大企业议价的时候有一定能力,高桥是清才费心思从中国进口旧机床。他原本以为中国会不同意,或者设置障碍,没想到事情发展的远比想象的要顺利的多。中国方面居然就同意了。解决了旧机床的来源,高桥是清就开始为怎么分配这些机床感到为难。

合成氨企业在军部的控制下闹出的那些幺蛾子事情,高桥是清非常清楚。但是高桥是清并不想去管那么多。一来是军部有了一些自己的事情,他们也能少惹点别的事情。二来是高桥是清好歹留了一手,把一些合成氨生产线控制在国家手中,这些合成氨生产线是为工业服务的,总算是保证了工业部门的需求。军部那帮人固然蛮横无理,军部与财阀却是敌对立场,有军部在却也能威慑一下国内的那些财阀。

可这些中国的旧设备怎么使用,高桥是清还是心里面没底。到底是分给日本的中小企业,还是干脆建立新的国有企业,这让高桥是清举棋不定。

分给中小企业看似不错,只是天知道中小企业会如何处理这些设备。现在中小企业生存不易,若是他们把这些设备变卖筹集资金,那还不如直接卖给大企业。至于组建国有企业,这个说着容易。可国有企业找不到优秀的负责人,那还是浪费。另外,直接建立国有企业,自然要抢走财阀的一部分订单,财阀们是不可能对此视而不见的。

说了自己的担忧之后,高桥是清问道:“不知道北君怎么看待此事?”

北一辉认为哪一条路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日本的现状是消费力极端不足。日本社会的生产资料全面私有化,越是扩大产能,局面就越糟糕。找不到销路的话,生产越多,意味着越多的资金被压在生产领域中。钱都在这些生产与投资领域中,人民哪里会有钱去消费?

“高桥阁下,还是按照您自己的决定去办吧。很多时候经验更准确。”北一辉答道,“但是最重要的在于淘汰,采用了新设备的企业,就必须淘汰旧设备。”

就在高桥是清与北一辉谈论机床分配的时候,陆军部也好,各大财阀也罢。这两大势力虽然没有互通声气,却都达成了同样的想法,“一定不能让高桥是清得逞!这些设备必须由军部(企业)来掌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