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八十八章 南望(八)

纳粹德国是相当反共的,伍翔宇很清楚这点。德国始终在谩骂犹太人,谩骂苏联。希特勒把德国在一战中的失败归结于犹太人的阴谋,共产主义份子的破坏。人民党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上应该是希特勒极度敌视的一个势力。然而亲自见到希特勒的时候,伍翔宇才发现有些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

希特勒在德国的位置大概相当于陈克在中国的地位,伍翔宇见到他的时候忍不住在心里面把这两个人做了个比较。比较的结果是,两人不太像。

希特勒看上去充满活力,举手投足之间有着一种强大的感染力,只是表情未免有点苦大仇深的味道。相比较起来陈克更有东方人的冷静与含蓄。就伍翔宇的感觉,陈克随时都处于一种很自然的状态。至少到现在为止,伍翔宇只见到陈克有一次是举棋不定的。就是召开南下战略十二人会议的那次。

然而局面的发展看似超出了陈克的预想之外,这是因为敌人的愚蠢以及急功近利超出想象。如果英国与荷兰什么都不做的话,人民党反倒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两个国家自己先开始胡闹,结果就是自食其果。以当下的战略局面来看,陈克曾经设想的进军澳洲新西兰的战略未必不能实现。

希特勒会见伍翔宇自然不是单纯的打个招呼,他很认真的谈起了关于中德合作的问题。《中英友好条约》中规定中国不能与德国或者其他敌视英国的势力结盟。希特勒很想知道中国会不会在这个基础上继续走下去,会走多远。

“我们中国与其他国家签署的和平条约不会针对任何第三方国家,这是中国的一贯立场。”伍翔宇答道,“我们中国原则上也不想与任何国家达成军事同盟。朝鲜的情况是特例,中国上千年来都有保护朝鲜的传统。”

听了伍翔宇的解释,希特勒看来是比较满意这个答复的,他继续问:“那么贵国对欧洲的局面有什么看法?”

“我国在欧洲没有什么利益,所以我国也不想参与欧洲问题。当然,我国认为德国在凡尔赛体系下遭受了很大的痛苦。这点上我国在很多方面也有很类似的感受。”伍翔宇答道。

中国并不是凡尔赛体系的获利者,不仅仅是中国,苏联也好,美国也好,都被凡尔赛体系所压制。美国参加了一战,付出了一定的损失,却远没有得到他们所期待的主导权,所以美国干脆就没有加入国际联盟。中国完全是靠着军事力量才逐步的夺回了中国丢失的利益。在这点上德国只怕也不可能有别的什么选择。

希特勒在意的不仅仅是中国对英国的态度,他又询问起中国对美国与苏联的态度,伍翔宇就向希特勒讲述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具体内容。“我们既然与美国与苏联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基础签订了友好条约,中国就会保证这份条约顺利执行。和平对中国本身就是利益。”

听了伍翔宇的话,希特勒只是笑了笑,和平对任何国家都是利益,只是要看到底是谁主导的和平。就如同凡尔赛体系对英国与法国就是利益。他们可以随意用凡尔赛体系来压制与掠夺德国。中国现在主导着远东的和平,中国自然就觉得和平是巨大的利益了。

双方又交谈了些更加具体的内容,例如中国向德国提潜艇的全部设计图纸以及技术参数,运送一部分关键零件。至于其它部件的生产以及全部组装可由德国自行完成。

伍翔宇则提出希望德国的运河工程人员能够在中国开凿克拉运河的时候给与技术上的支持与帮助。这下希特勒才知道中国正在开凿一条会让英国人感到浑身不自在的运河。这下希特勒觉得中国是不太可能站到英国那边去了。

双方的谈判完全围绕着中德两国之间短期或者长期的利益。关于共产主义的事情,希特勒一字未提,仿佛希特勒从来不知道中国也是个信奉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国家。

这真的是实用主义典范!伍翔宇心中赞道。和这样的一个人打交道,伍翔宇觉得很是麻烦,翻脸比翻书都快,说的就是希特勒这样的家伙。一个实用主义者或许有强烈的意志与愿望,但是他们迟早都会吃这方面的亏,人毕竟还是需要有些精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