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八十七章 南望(七)

欧洲历史学家在研究20世纪30年代历史的时候,认为1935年是英国绥靖政策的第一个高峰期。首先是1935年6月18日签订的关于两国海军军备力量的条约。德国海军舰艇总吨位不超过华盛顿海军条约和伦敦海军条约所规定的英联邦国家海军舰艇总吨位的35%。在潜艇方面,德国保证,保有的潜艇吨位不超过英联邦国家海军潜艇总吨位的45%。

另一个就是1935年12月12日,签署的《中荷停战协议》,以及12月24日签署的《中英友好条约》。

中荷两国宣布停战,荷兰割让了婆罗洲、苏拉威西、纳土纳群岛、马鲁古群岛给中国,荷兰与中国同意对方银行在两国展开包括个人存款在内的全面金融业务。

中英双方在英国确保航路控制的基础上,建立了西太平洋安全体系。包括双方货币兑换在内的一系列金融措施强化了中国与英国的贸易。

1936年,中国与英国签署了金融领域的投资协议,中国允许英国在中国即将建成的上海以及广州金融市场上投资以及发行债券。

在中英友好条约生效中规定,中英友好条约生效之后,中德军事合作必须中止。中国方面遵守了协议,将大量在华德国军事交流团送回德国国内。不过这个协议中没有规定中国不得履行《中英友好条约》签署前与德国达成的协议。

小胡子非常聪明,这个人除了没想到苏联的战争潜力之外,历史上1942年前表现出来的战略以及战术的考量都达到了天才的水平。他不可能理解不到水下排水量2200吨的柴电混合动力潜艇意味着什么。这是中国与德国海军以及工程人员心血的结晶,高达13000海里的水面续航能力,安装了旋转式声纳阵列之后,这些海上杀手可以沉默的监视任何水面上行动的舰艇。

在中国询问德国是否还想执行这单生意的时候,小胡子反过来问了一个问题,中国准备怎么把这些船给送到德国。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走马六甲,过苏伊士运河,通过地中海走直布罗陀海峡与英吉利海峡后抵达德国港口。潜艇不可能全部潜水行进,潜艇常规行动是要露出水面。这么一趟路线走下来沿途的英国法国只怕敢立刻派海军拦截这支潜艇舰队。

另一条线路就比较简单,从中国出发后向北通过白令海走北冰洋航线。这条航线受气候影响太大,好在只用经过苏联之后就能从北海一路返回德国。不好的地方是苏联肯定知道中国与德国共同开发潜艇技术,他们就会向中国提出引进这方面技术的请求。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更容易摆脱对马六甲海峡依赖的解决办法,选出新的政治局常委之后,新一届的政治局常委同意了陈克提出的解决方案。

1936年1月,中国中国特使前去拜访暹罗政府。

1936年,亚洲只有五个亚洲人建立的国家,中国、日本、朝鲜、暹罗、伊朗。其他的都是隶属欧洲人的殖民地或者被扶植起来。暹罗虽然保持着独立,却被英国控制的很严密。暹罗的拉玛七世王1935年在英国宣布退位,传位给拉玛八世王。这位七世王就在英国居住,八世王则在瑞士求学。暹罗的政权是由三位执政负责的。

中国方面决定采用一种很不地道的手法来解决暹罗问题。特使向暹罗执政提出租用土地的要求。包括克拉地峡在内上千平方公里土地租用25年的约期。那一带是山区,与中国控制的柬埔寨隔海相望。靠东有一大片的平原,挺适合种植椰子与油棕。山区也能生产不少经济作物。中国特使表示愿意开发这一带的土地。

执政们并没有弄明白中国想干什么,然后中国特使“软绵绵”的提出了中国的老挝省与暹罗之间的土地划分问题。当年英国与法国在解决殖民地矛盾的时候,土地划分上是法国吃了点亏。不少中国老挝省自古以来的土地现在在暹罗边界以内。中国特使认为,暹罗有必要做出一些友好的表示。例如允许中国开发这些土地,并且建设炼油厂之类的工厂。如果没有这起码的友好表示,中国也只能考虑一下自古以来的领土问题。

三位暹罗执政都知道中国在柬埔寨建设炼油厂的事情,如果运油的船只不绕过马六甲,而是在克拉地峡建设一条输油管,就能节省大量的运力。中国石油运输船队只用来回在克拉地峡地区输油管西端到中东之间的运输,输油管东端只需极短的距离就能往来于炼油厂与输油站之间。

中国承诺给暹罗的好处很大,包括帮助暹罗修建国内的铁路网,还有帮助暹罗建立国内的内陆河流交通网。铁路修建完毕后将由暹罗自己掌管,中国只提供技术援助,营运收入中国概不参与。河道交通就得暹罗人自己出钱买船。

暹罗方面知道中国已经与英国签署了友好协议,同样拥有压倒英国的陆军力量。暹罗惹不起英国,也惹不起中国。在中国特使软硬兼施之下,暹罗执政先与英国沟通,然后和中国签署了这个协议。协议中允许中国“独资建设与石油运输有关的工程”。

1936年3月1日,协议签署完毕。3月4日,一支运输船队就从柬埔寨起航到了克拉地峡附近开始卸载工程设备以及工程人员,到了6月,也就是中国参加柏林夏季奥运会的成员所乘坐的轮船经过马六甲海峡的时候,中国工程兵贯穿这一带的勘探基本完成,试挖掘的工作全面展开。1936年8月1日,柏林奥运会正式开幕的那天,中国也正式确定了克拉运河的开挖线路,并且开始动工。

开凿克拉运河对暹罗是老调重弹的一件事。曼谷王朝五世王时期,五世王朱拉隆功是一位力主革新的国王,曾遍访欧洲,为泰国引进西方的先进科技。当时的国际海运业已有了相当的规模,因此开凿克拉运河,让太平洋与印度洋间海运航道便捷的构想便应运而生。但是,那时国际间协力兴办巨型工程还不成时尚,单靠泰国的实力绝难胜任。接踵而来的则是一战,各大国打得血肉横飞,根本无力实施如此巨大的项目。

克拉运河一旦开通,太平洋与印度洋之间的航程至少缩短约1200公里,大型轮船可节省2至5天时间,这对航运严重依赖马六甲海峡的国家无疑是大好事。

中国的理由的确非常充分,现在从中东每年数千万吨的石油运输,有克拉运河后立刻就能降低好多成本。中国每年向印度洋地区出售商品,也能够通过克拉克运河降低运输成本。这是中国的巨大好处,也等于是英国的巨大损失。从中国的地理位置来看,有了克拉运河之后,中国就没必要走马六甲海峡,英国人就收不到任何过路钱。假如发生了战争,中国舰队还能直接走克拉运河,完全绕开马六甲海峡的封锁。这等于英国人在马六甲几百年的经营化为乌有。

中国方面很清楚,英国不可能同意这样一条运河的开挖,即便是把英国作为股东拉进来,英国也不会同意。既然如此,一定的小手段也不得不提上台面了。

确定的克拉运河路线,全长81公里,400米宽,水深25米,双向航道运河,横贯泰国南部的克拉地峡。尽管工程要穿过銮山,施工难度大。却好在山区人烟稀少,中国把租借的土地封锁一下,就能拖延时间。

和英国人谈是绝对谈不成的,英国佬从来不吃那一套。既然英国佬属于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类型,中国的态度非常明确,就是要制造既成事实,再围绕既成事实来推行之后的事情。为了修建这个工程,中国方面动用了6个工程兵军级单位,共18万工程兵。

陈克很清楚如果克拉运河完成之后到底有多大的收益,在21世纪的时候,通过克拉运河的大型轮船可节省2至5天时间,每趟航程预计可节省近30万美元。按照21世纪中国对石油的需求,每年要经过克拉运河的大型油轮至少得有上千艘。一年仅仅在石油运输上就能节省超过3亿美元的成本。这还不用说中国的其他船只运输。几十年下来节省的成本将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为了这个目的,中国肯连哄带骗的搞克拉运河的项目。而且美国弄到巴拿马运河的手段也绝对不光彩,可这条对世界航运有着巨大促进作用的运河不照样成为后世赞叹的对象。这个世界是很实际的。

中国下了决心开挖克拉运河,德国的1936柏林夏季奥运会也举办的热闹非凡。圣火传递是小胡子搞出来的方式。以一位保守主义艺术家的角度来看的话,这方式实在是很不错。对于小胡子这个人,陈克曾经认为他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但是很多史料并不支持这个观点。

首先就是犹太人问题,在德国陆海空三军里面,有十五万以上之众的犹太人、半犹太和四分之一犹太血统的人在服役,其中元帅级别的一位,将军级别则有几十位之多!

空军元帅戈林还保护有犹太血统的著名的科学家。一次,他告诉希特勒著名的化学家和企业家阿瑟·艾姆豪森是半犹太人,请求希特勒的帮助。希特勒听后说,如果他真的在科学领域中有这么多重大的发现,我们应该宣布他为雅利安人。第二天,戈林通知艾姆豪森:由于他在科学领域里的杰出贡献,希特勒已宣布他为雅利安人。

大量的陆海空军各级军官都在袒护自己有犹太血统的部下和朋友,如果说这只是德国国防军的举措。那么纳粹党的海德里希长了个犹太人特有的鼻子,一瞅就是犹太血统。可历史资料表明,深受青睐的海德里希如果不是毙命于捷克斯洛伐克伞兵之手,他很有可能成为希特勒指定的接班人。

海德里希这哥们做到德国党卫队副总指挥兼警察上将,是希姆莱的眼中钉。如果在第三帝国是否有犹太血统能决定命运的话,海德里希只怕早就完蛋了。

至于德国党卫队那从哥萨克皮帽到土耳其包头布都存在的成员,也看不出他们到底在血统上有多坚持。在德国顺风顺水的日子里面,党卫队头子希姆莱还认为下一任党卫队最高指挥官很可能不是德国人,甚至可能不是雅利安人。

这就是德国的现状,方方面面的种种诉求集结起来,最终统一在弱肉强食对外扩张的旗帜下,展出一副光怪陆离的活剧出来。小胡子统领的这股子势力,核心要点就是强者为王,所以小胡子想在占据优势的时候与英国媾和,同时十分畏惧美国介入战争。对他们视为劣等民族的斯拉夫人极度仇视。总的来讲也就是缺乏长期战略。

另外小胡子毕竟是平民出身,纳粹党代表的是民粹草根,与国防军这个与容克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组织时刻处于斗争状态。在这个情况下,中国到底要站在哪一边,需要的是很微妙的手腕。中国绝对不会与小胡子结盟,同样也不会支持德国国防军那群笨蛋。

既然小胡子是个聪明人,派去德国的特使就是聪明程度绝对不在小胡子之下的伍翔宇。走之前陈克交代伍翔宇,千万千万不要灌小胡子酒。民国的时候国民党的SB外交人员与小胡子见面,小胡子当然看不起那种一身媚骨的混蛋,言语之间自然不够客气。

那个二货觉得丢了面子,知道小胡子酒量差,就一定要与小胡子碰杯。小胡子不可能故意露怯,只好把酒给一饮而尽。最后把小胡子给灌的不轻。这还被认为是民国外交的“成功”。陈克确定伍翔宇绝对不会干出这样的傻事,但是伍翔宇同志酒量太大,万一他要表示礼貌,随手一杯下肚,小胡子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事情反倒弄得不美。

伍翔宇当然能理解陈克的意思,人民党的纪律之一,就是绝对不许灌酒。一来是陈克特别讨厌这种恶习,二来这些年人民富裕了,是真的能喝起酒了。所以陈克早早的就把这条禁令给颁布出来。

与陈克预想的一样,小胡子很热情的招待了中国特使兼体育代表团团长伍翔宇。双方会谈中直入主题,中德之间未来的战略关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