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八十六章 南望(六)

“就止步于此了么?”陈克坐在尚远的病榻前给尚远削苹果的时候,尚远捎带遗憾的问道。

陈克没有立刻回答,他熟练的操纵着削皮器,苹果皮从旋转果肉上削下来,没有断,只连带着极少量的果肉。这是陈克很喜欢的一件工作,如果只是他自己的话,他经常会懒得削皮,直接把苹果洗洗就开始啃。对他来说,这些能够让生活变得更舒适一些小事也是得有人需要的时候才会有兴趣干。

把一个削好的苹果递给尚远,陈克又拿起一个给自己的苹果开始削皮,同时慢悠悠的答道:“暂时就止步于此了,想消化这些领土是需要时间的,五年并不多。”

尚远只是不讨厌苹果,既然陈克削了苹果,他也不推让,慢慢的咬了一口,尚远说道:“既然有了这些地区,进军澳大利亚的跳班已经有了。”

“我现在已经不考虑这个问题了。”陈克边说边继续忙活着手里面的手工活儿,给自己削苹果的时候就没有那么精心,或许因为如此,他削的又快又好。说完之后,陈克也咬了一口才继续边嚼边说,“战争的消耗比我想象的还大,仗打到现在已经干掉了五十万吨燃油了。大庆油田一年3%的消耗就给砸进去了。如果大一年,三分之一大庆油田的产量就用在战争里面。即便是事前知道消耗会这么大,真的开战之后才知道这到底有多可怕。”

“呵呵,”尚远笑起来,他知道自己不太可能回到一线工作,所以心态倒也放平和了。尚远问道:“这些年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我知道你总是挑最好的苹果给大家,可为什么听着你嚼苹果的声音,总觉得你吃的苹果是最甜最脆的那一个?”

“哦?怪不得我家闺女每次和我一起吃苹果,都要用她手里那个换我咬过的那个。”陈克恍然大悟。

“哈哈。这也算是试膳吧。”尚远笑道。

陈克本想问尚远想不想吃自己手里的这个,只是他知道尚远绝对不是这么无聊的家伙,所以陈克继续咬了一口苹果,然后说道:“望山兄,咱们以前刚开始闹革命的时候,总觉得推翻了满清王朝,打跑了帝国主义,中国就会好起来。那时候我知道满清王朝已经烂到根子里面去了,帝国主义么也都是纸老虎。但是那时候我觉得党的队伍一定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只是没有亲自经历,不知道为什么会变质。现在头两样都已经变成了现实,对第三样的事情我的看法已经和以前不太一样。”

如果尚远十年前听到陈克说党的队伍一定会出问题,只怕立刻想到的是到底是哪个人或者哪些人在变质,然而现在他已经不会这么考虑。在陈克对封建制度进行全面分析,并且提出中国当下要做的主要任务是反封建之后,人民党的政治斗争方向就已经确立。中国有着发展到无与伦比阶段的封建制度,可以说是封建制度的顶峰。只要能够跨过这道门槛,跨入一个更先进,更进步的时代,几千年中国历史上所有流过的血就都有了价值。

但这是一个严酷的考验,是一个可怕的工作。尚远对自己在理解到这点之后就离开了政治舞台的第一线甚至有种庆幸的感觉。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力气改造别人,更没有力气改造自己。所以尚远感叹道:“万里长征这才开始了第一步。”

“只是迈出了第一步。”陈克还是边啃苹果边说道。

“你还要不要推行南下战略?”尚远收回了思绪问道,彻底改造中国是一件长期工作,是否要实施陈克的南下战略是眼下的工作。这次英国人的表态让尚远看到了机会,曾经看似不可挑战的英国已经彻底露出了疲态。获得了婆罗洲以及苏拉威西岛等岛屿之后,中国就有了南下的跳班。

陈克倒是很满足的样子,“我准备看看情况再说。英国佬精明的很,他们不可能看不到连锁反应的可能性。任何事情都需要一个过程,墙倒众人推么。对了,望山兄,你退休之后准备去哪里?”

“我要去北京。”尚远一点迟疑都没有,“原本我打算这辈子做学问的,现在终于退下来了,我想到北京去参加文史资料整理工作。”

“那我想交给一项任务。对满清的皇陵进行考古工作,发掘完了之后就把它们都给拆了。”陈克答道。

尚远没想到陈克居然会下达这样的命令,拆皇陵可是件足以震动中国的事情。

而陈克根本没有这样的感觉,他把啃完了果肉后剩下的苹果核扔进垃圾筒,“雍正的墓就不用拆了,他有保留皇帝称号的价值。”

“为何?”尚远有些意外。

“虽然五代时期就能做到官绅一体纳粮,但是雍正能够顶住压力在清代搞这个,算是个真正的人物。”陈克答道,“而且雍正如果做得到的话,他只怕早就把旗籍这玩意给费了。他算是满清的皇帝,而不是一个匪帮酋长。留着他的墓。”

“这算是报复么?”尚远忍不住问道。

“这是报应。”陈克冷笑着答道。

陈克很少提出情绪化的事情,所以尚远是从政治上进行考虑,而不是从陈克个人的好恶来考虑的。前后想了想,拆了满清皇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年头满清已经臭大街了,旗人们都改了汉姓,根本不敢提自己的出身。拆了皇陵大概就是个比较精细的土木工作而已。

想到自己也曾经当过满清的臣子,现在却要去拆皇陵,尚远突然觉得一阵可笑,最可笑的是尚远甚至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道德上的不妥。至于影响问题,留了有雍正的墓么。

整顿了一下心情,尚远问道:“文青我想问你,你有没有选好接班人?”

“这是同志在根据制度选举,又不是我任命太子。我不选什么接班人。”陈克笑道。

尚远摇摇头,“我知道你为人洒脱,但是你也不能完全撒手不管。有些事情按照制度来办没错,可这次不一样。这不是传位的问题,历史上开国者的第一代后继哪个不是闹得血雨腥风的。你得实事求是的看待这个问题。”

“到时候再说吧,我还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死法呢。”陈克答道。在谈论自己生死的时候,陈克总能很实事求是。

探视完尚远,陈克回到军委办公室,军委的同志已经等在那里,并且讨论的颇为热络。对于英国的表态,大家颇为兴奋。绝对实力就等于绝对的道理,军人们是最相信实力的一群。

见到陈克推门进来,所有同志都起身。陈克走到主席的位置上,“坐。”他说道。

“英国人会不会变卦?”何足道率先问道。

“不知道。”陈克回答的极为干脆,这一盆冷水登时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愣了片刻,何足道继续问道:“那我们要怎么继续打击荷兰。”

“进攻兀里洞岛和邦加岛。”陈克答道。

军委同志们的目光立刻准确的落在地图上这两个岛的位置上,这两个岛在婆罗洲以东,扼守着马六甲海峡西出口。如果夺取了这两个岛,中国就可以以这两个岛为跳班进攻苏门答腊。这是非常强大的威胁,蒲观水忍不住问:“如果英国同意了协议,这两个岛就要交还给荷兰?”

“是的。”陈克答道,“如果英国不肯同意协议,那么我们就能继续进攻荷兰。现在也得给荷兰一些压力。”

“英国人会不会误会?”柴庆国问。

陈克答道:“不会,我们要相信英国佬的智商。我们再等一个月之后动手,如果英国人误会的话,那就让他们误会好了。”

大家见陈克说话都用短句,看来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讨论也就不那么热烈,蒲观水试探着问道:“那么战争就这么结束了?以后就暂时不打仗了?”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秦失其鹿天下共逐,未来的世界变化大概趋势已经确定。英国作为世界霸主的末日迟早就会降临。”陈克回答了这个问题,“但是,为什么现在英国不会失去霸主地位,以后才会失去。为什么现在那些以后的敌国现在都没有直接出来反对美国?”

想给同志们讲述经济危机还真的有些困难,最大问题是大家真的都没有见过。亚洲大部分土地上的国家,都是农业国。农业国是一种天天危机或者潜在危机的存在。工业国好歹会有几天好日子过。讲理论很容易,让大家从理性到感性完全理解这玩意,难度实在不小。

好在同志们都是高级军人,还是比较见多识广,理解了经济危机之后,同志们很容易就理解了为什么其他国家要参与到战争中来。有些是不发动战争就过不下去,有些是不摧毁现有的国际秩序就无法继续下去。

“反对凡尔赛合约与反对殖民主义是两件不同的事情。”陈克在最后对同志们讲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