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八十三章 南望(三)

顾维钧这辈子早就决定自己要吃外交这碗饭,只是他十几年前当过北洋的代理外交部长,现在终于马上就要当上新中国的代理外交部长,眼瞅着很可能一年半载的就会正式成为外交部长,他也忍不住和自己老岳父以及自己夫人聊天的时候感叹了一下。

他夫人唐宝玥到没有太意外,做外交部的骨干公务员之一,顾维钧当不上外交部长才是奇怪的事情。顾维钧的老岳父唐绍仪此时已经从外交部退休,他更关心的则是人民党对英国人的有什么想法。唐绍仪说道:“荷兰背后是不是有英国人支持,此事不得不考虑。”

唐绍仪答道:“中央已经下了命令,在中英边界部署军队,一旦英国人有任何武力行动,我们立刻出兵。”

“……”唐绍仪愣住了,过了好一阵才惊讶的答道,“难道就不调查了么?”

顾维钧对自家老岳父解释道:“中央的意思是既然英国迟早是敌人,早晚都要打,现在就算是错打了英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唐绍仪听了这蛮不讲理的态度,脸上的表情是百味杂陈,最后竟然忍不住老泪纵横。

唐宝玥没想到自家老爹居然哭起来,倒是吓了一跳,她赶紧掏出手绢递给她父亲,同时惊讶的问道:“爹,您怎么了?”

唐绍仪用手绢胡乱擦了擦泪水,他让女儿坐下,用稍带哽咽的声音说道:“我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如此的中国,想起以前的种种,忍不住而已。”

顾维钧能理解唐绍仪的激动,他自幼就是因为见到中国被外国欺凌,这才下了报效祖国的决心。人民党刚起家革命的时候,正逢日俄战争,满清竟然对在中国爆发的战争“保持中立”,而现在俄国吐出了从中国侵占的领土,日本早就被暴打了好几次。中国在甲午战争中失去的东西已经被夺回。日本现在根本不敢对中国采取任何武力威胁。

哪怕是面对世界霸主英国,中国现在也有一种只要打肯定能打赢,那么英国人是不是冤枉已经无须考虑的态度。即便是亲眼看到,亲身经历,顾维钧也觉得有一种做梦的感觉。然而这毕竟不是做梦,中国的陆海空三军的总规模已经扩大到500万之众,工程兵与铁道兵总数也达到500万,千万大军挥军南下的时候,东南半岛弹指可下。

即便英国人反扑了又能如何?英国不反扑,中国顶多打中南半岛与缅甸。如果英国反扑,中国就进军印度。在广袤的陆地上,中国根本不畏惧任何敌人。

唐绍仪也有着同样的认知,人民党除了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领导者陈克更是心如铁石,绝不能有任何的动摇畏惧。唏嘘了一阵,唐绍仪问道:“那对荷兰准备怎么办?”

“那对荷兰要如何处置?”唐绍仪问道。

“就我所知,只怕很快就要宣战。只是战前准备需要花些时日。”顾维钧答道。

唐绍仪听了女婿的话,感叹道:“人民党准备开疆拓土了么?”

事实上人民党早已经开疆拓土,越南省,老挝省都是中国数百年没有正式纳入领土的疆域。在工业时代,高山、荒漠、热带雨林根本阻挡不住工业国的脚步,几条铁路修进去之后,这些南部的蛮荒之地就变成了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唐绍仪搞了这么多年外交,自然知道东南亚与中国的传统关系,如果真的爆发了中国与英国的战争,中国也只是重新君临东南亚这片“旧土”罢了。

“这个倒是没有说,走一步看一步。弱国无外交。”顾维钧答道。弱国无外交是这个世界上的秩序之一,中国是弱国的时候自然没有中国的外交。当英国与荷兰成了弱国,自然也没有属于他们的外交。战场上打不下来的,谈判桌上自然不可能谈下来。这对谁都一样。

听到弱国无外交的话,唐绍仪又是忍不住老泪纵横。他好一阵才收入泪水,“现在回想满清乃至北洋的种种,实在是痛心疾首。明明中国可以如此强大,偏偏被外国人欺凌到那样的地步。以前还是我看不透局面,要为他们效力。哎!”

唐宝玥倒是不太理解这些事情,她忍不住想说笑一下缓解缓解气氛,“我怎么听外面有人传说,陈主席其实是爱新觉罗家的后人。”

“这绝不可能。”唐绍仪立刻打断了女儿的话,“既然陈主席说过自己是汉人,那么他一定是汉人。满人哪里配和我们汉人拉上关系。”

被父亲这么一呵斥,唐宝玥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她就不再接话,只是静静的陪坐。

唐绍仪也不管女儿,他转头对女婿说道:“既然中央相信一定能够打赢,少川就把你那份工作办好。这是大事!”

中国已经准备开战,荷兰人却没有发现这方面的迹象。这固然是因为荷兰在中国的情报工作做的不好,荷兰也有自己的“苦衷”。

作为殖民者,其本职工作就是压迫殖民地的百姓。荷兰这种老殖民者与美国那种新殖民主义,不直接蹦上前台而是在后台当殖民地“养猪场”的幕后老板不同。殖民地就是荷兰的“狩猎场”,荷兰人在殖民地有着生杀予夺的大权。

原本华人在荷属东印度就是肥羊,中国复兴之后,华人有了背后撑腰的,不仅买卖越做越大,也敢在中国企业的支持下开始在荷属东印度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利益。以前中国人不注重法律,所以可以随便捏。王启年被抓之后表现出来的“硬骨头”给在荷属东印度的华侨树立了一个榜样,加上中国大舰队到荷属东印度“游览”了一圈,大大震动了当地的荷兰统治者。荷兰方面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所以不得不动手打击一下中国人的“嚣张气焰”。

中国调集大量军队到中英边界,不仅仅是在缅甸边界,由北向南,在原来的俄国哈萨克现在中国的西域省,靠着印度与阿富汗接壤的地区,西藏地区,在缅甸地区,中国都加大了军队布置。

英国人不傻,这架势一瞅就是别有用心,中国与英国远没到要兵戎相见的地步,那么这么做的目的就只剩了一个,那就是威逼英国不要乱动。显然,中国是要对荷兰动手。

在英国公使百般求见陈克却被代理外交部长顾维钧百般拖延之后,陈克在1935年8月4日终于见了英国公使。英国方面知道陈克说话其实非常直率,他甚至没有寒暄,上来就问道:“请问中国方面是否要向荷兰宣战?”

“是的。”陈克也坦率的答道。

英国公使大声的说道:“我们英国反对中国采取这样的做法!”

陈克上下打量了一下英国公使,用一种很友好同样很遗憾的语气答道:“你们英国人作为鸦片贩子的后代,这么说你不觉得应该不好意思么?”

英国公使当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以不好意思的,鸦片战争中打赢了中国对英国来说还是一种荣耀。听了陈克的话,英国公使立刻就明白了中国的态度。他严肃的答道:“我们英国坚决反对中国激化矛盾的做法。”

陈克笑道:“您不用反对我们的做法了,在您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的人大已经通过对荷兰宣战的决定,外交部已经正式向荷兰递交了宣战书。”

中国在战争上采取的如此迅猛的做法令英国人大吃一惊,他们本以为中国还是有可能通过向施压示威施压,采取外交途径解决近期的冲突,没想到中国的做法比英国原本想象的更加狠辣,他们调集军队不是要施压,而是真的要准备打仗。现在事情已经摆明了,英国要是与荷兰一起战斗,那么中国军队就会潮水一样冲过中英边界,杀进英国的殖民地。

驻华公使是个聪明人,他并没有放狠话。应为以他的地位,是不能决定英国对华战略。特别是不能决定英国对华是否采取战争的战略问题。此时出言不逊也毫无意义。英国公使恨恨的瞪了陈克一眼,起身告辞了。

也就在此时,中国的特遣编队已经到了距离目的荷属东印度城市巴厘巴板300公里的距离上。

巴厘巴板是重要的产油地区,东南亚石油是轻质石油为主,虽然比不上后世利比亚能够直接灌进柴油发动机里面使用的优质轻油,整体品质还是大大高于中国本地产的石油。中国的第一个目标是婆罗洲,也就是以前兰芳共和国的土地,所以一定要夺取巴厘巴板。

陈克制定的战略很简单,以战养战。夺取了巴厘巴板之后,中国可以就地利用当地的油井。中国方面早就设计并且生产好了几个野战炼油厂,即便是炼油厂产量不高,可总比千里迢迢的越过南中国海运输油料要方便的多。

就荷兰人的那点子军事力量,根本不可能对这些炼油厂实施破坏。能有能力破坏的只有英国人,当然,如果英国决定为了荷属东印度与中国来一场战争,那么中国也不介意在缅甸与中南半岛与英国人来一场陆战。单纯以胜算来看待战争,无疑是与英国佬打一场陆战胜算更大。如果战争真的发展到这一步,中国就直接从新加坡渡过马六甲海峡,那时候荷属东印度只可能完蛋的更快。

至于英国人的报复,中国的潜艇和路基起飞的鱼雷攻击机多次验证,可以在海上歼灭200公里以内的战列舰大编队。英国佬那一战水平的战列舰编队杀过来报复,也就是卖个萌送个死而已。

至于经济上的问题么,大萧条发展到现在,除了德国与美国“暂时走出”大萧条,其他国家只能用“习惯了”来形容。中国通过解放荷属东印度拉动的经济,远比那点子贸易更来得巨大。中国并不是靠剥削殖民地为生,而是以发展生产力,以劳动来增加国家实力。单纯用成本来计算的话,这广大的荷属东印度就是广大的“生产资料”,这场战争一旦胜利,如此巨大的生产资料就将纳入中国的生产体系,战争红利足以拉动中国十年的经济建设。

人民党内部对这场战争的质疑仅仅是能否打赢,还没人跳出来反对战争。而银行、商业部都是战争的坚定支持者。

战前,中国已经向苏联通报了中国的决定。陈克明确无误的告诉铁人大叔,中国不想把苏联拉下水,但是希望苏联能够遵守《中苏友好条约》的内容,不要提供任何通道给有可能出现的反华国家。

铁人大叔见中国真的没有拉苏联下水的意思,他立刻回复,“《中苏友好条约》不容亵渎。”

至于宣战理由,这年头宣战没什么理由。中国想找出被欺凌的事例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列举了一番荷兰人的罪行之后,中国向荷兰正式宣战。

荷兰人很明显并没想到中国会如此干脆利落的决定战争,巴厘巴板附近的海面上没有荷兰舰队集结的迹象。

特遣编队是双航母双战列舰的布局,水下则是32艘潜艇组成的强大打击力量。到了距离巴厘巴板不到150公里的距离,先是侦察机,作为前卫的水面战斗群的驱逐舰、以及水下的潜艇都发现了荷兰军舰的踪迹。

与上次的大游行不同,中国舰队司令朱姚下达了命令,“开始攻击!”

航母上早就在岗位上待命的指战员们立刻行动起来,调整方向之后,军舰的指挥塔上升起了起飞的旗帜。身穿显眼的亮黄色马甲,带着头盔的地面指挥员利落的蹲下,他侧屈腿,左手放在左腿部位,右臂平伸,食指和中指指向飞机起飞方向,右手其余手指握拳,脸侧对起飞方向。

接着第一架飞机开始在甲板上滑动起来,飞机滑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当机身越过起飞甲板边缘之后,飞机仿佛坠落般向着下方沉了下去。所有甲板上的工作人员即便见过多次这种情况,心脏依旧忍不住像飞机一样猛地沉下去。片刻之后,就见那架飞机慢慢的从更远地方逐步向上爬升,飞机并没有掉落,而是在继续飞行。

首飞飞行员必然是水平最高的飞行员,因为没有弹射器,首飞的飞机起飞距离最短,工农革命军的首飞飞行员的损失率是最高的。看到首飞成功,整个军舰上爆发了一阵响亮的欢呼声!

后面的飞行员起飞就容易的多,连着四五架飞机飞出去,后面的飞行员甚至有些在滑跃甲板飞到尽头之前,就能让飞机升空。每一架飞机顺利的收起了起落架,加入前面的飞机围绕着航母环绕飞行的编队中。空中的机群规模越来越大,最后总数超过50架的大机群向着巴厘巴板方向去了。

看着机群消失在视线中,在做为旗舰的战列舰上,朱姚司令员忍不住松了口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