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七十九章 飞去的黄雀(十二)

离开了江浙北上,城市就没有江浙那么漂亮。这并没有让冈村宁次与山本五十六感到轻松,因为火车两边是广袤的黄淮大平原上看不到头的农田。远远看去,农田中一排排的树木整齐的仿佛用尺子量出来的一样。如果江浙的水田因为地形还有诸多弯曲的形状,那么大平原上的田地仿佛森严肃杀的士兵一样令冈村宁次与山本五十六感到敬畏。

“不井田,无以三王之治。”冈村宁次慢悠悠的说道。作为中国通,他读过陈克的那本《中国文化传承与唯物主义的兴起》,对其中唐太宗反封建,强化科举的做法很有印象。虽然人民党坚决打击封建制度,不过眼前的景象能够让冈村宁次联想起“井田制”。

山本五十六不是太精通中国文化,不过他到过美国,见识过同样广阔的大平原。中国平原上的农业明显经过严格规划,灌溉体系覆盖了整个平原地区,其产量可想而知。

“中国一定会挑战英国。”山本五十六对冈村宁次说道。

冈村宁次点点头,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有如此强大的国力反而不去挑战英国在亚洲的存在,以日本人的观点是完全不能理解的。“这么强大的中国被满清搞成那个样子,真的是不可思议。”冈村宁次答道。

山本五十六点点头,说的却是另外一码事,“中国会不会把合成氨生产线卖给咱们呢?”

冈村宁次也没什么把握,日本间谍千方百计的想窃取中国的工业情报,可中国的重要工业部门都是军管,人手折损不少,成功的倒是没有。中国不想卖生产线给日本,日本也没办法。

到了郑州之后,冈村宁次他们拜访了中国商业部。商业部并没有给日本代表团什么好脸色,开门见山就给出了一个问题,“日本准备用什么货币来支付购买费用?”

这毫不客气的说法直接让冈村宁次愣住了。他没想到中国能够轻易同意,只是询问起支付货币的时候,好像有一种很阴险额度的感觉。当然,冈村宁次是多虑了。按照商业部的本意,是根本不想卖合成氨生产线给日本的。中国商业部吃合成氨产业以及延伸的产业链吃了二十年,打个比方的话,原来是卖“钞票”,现在是要卖印钞机,同志们当然觉得心里面极其不爽了。控制着垄断型的产业,大把搂钱的日子谁都不想放弃。

日本驻华使馆已经向中国外交部提出过这个问题,李润石的态度是认为可以卖给日本。这态度遭到了不少同志的反对,认为日本会仿造中国的生产线。这官司最后打到了政治局,陈克支持李润石的看法。“工业技术扩散这是一个必然,有能力扩散工业技术,才能带来国家的正面形象。中国以前被人看不起,就是因为对世界发展没贡献。当然,这种贡献必须用正常的商业交往来实现。”

商业部难得的反抗了陈克的观点,陈克只能反复的对商业部讲,竞争对发展的促进作用,固步自封肯定是不行的。当中国固步自封之后,就落后于世界。在中国最强大的时期,从来都是从全世界学习外来的文化技术,引进外来的作物。

然而陈克的说服教育基本没作用,商业部除了不想卖合成氨生产线之外,日本联合荷兰英国与中国捣乱,对中国在东南亚的商业有一定影响。特别是银行系统的同志们,在东南亚损失了不少利益,现在是满心的报复情绪。商业部与银行系统关系相当好,自然也受到不小的影响。

最后陈克不得不搬出组织决议这么一个终极理由,这才算是让商务部愤愤的接受了指示。所以冈村宁次觉得中国商务部不怀好意,其实按照商务部的本意,是很想把冈村宁次乱棍打出商务部的大门。

既然中国商业部同意出售,冈村宁次心中再有重大疑惑,也只能继续往下谈。冈村宁次想用日元支付的想法很快就被否决了。中国商务部的人员很认真的告诉冈村宁次,国际上没人要日元,自然也没有什么日元储备的需求,中国也是一样。用日元,免谈!

日本军部里面没什么经济人才,来中国之前虽然也考虑过支付货币的问题,但是军部手中并无其他货币。见到中国人竟然这样如此干脆的否决,冈村宁次就只能建议中国接受日元支付的方式,用日元在日本购入日本商品。

“日元一直在跌,我们接受日元之后就等于是拿到了不断编制缩水的货币。而且中日贸易有什么可以贸易的呢?冈村先生能不能给我们些建议呢?”商务部这是摆明了正大光明的欺负冈村宁次。

第一天双方就在支付货币方面“探讨”了好久也没有达成协议。回到驻地,这帮军人代表团的成员全都大怒。日本军人么,总是觉得靠暴力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对于日本国内的财阀相当敌视,更不肯学习财阀谈生意的技巧。现在与中国商务部的谈判,他们感到天下乌鸦一般黑,中国的商业部门与日本的财阀是一个德行。为了利润他们就能置一切于不顾。

说来也奇怪,这些日本军人破口大骂中国的奸诈,仿佛中国方面欠他们一样。但是至少这些人没有放出要给中国人颜色看看的狠话。这与他们谈起日本财阀的态度还是有一定区别。

第二天上午的谈判也进行的很不顺利,中国方面对与日本支付方式并没有任何松动。还是摆事实,坚持中国不能吃亏的立场。最后冈村宁次只能询问中方到底能够接受什么货币。中方的回答也中规中矩,人民币、英镑、美元,实在不行黄金白银这些硬通货也可以接受。总之,那不断贬值的日元是绝对不行。

在冈村宁次觉得这件事只怕是谈不成的时候,外交部长李润石却在下午见了冈村宁次等人。李润石与商务部不同,他询问道:“日方觉得自己有什么样的支付手段呢?”

冈村宁次也没什么支付手段,他干脆坦然承认,“我们这次是要靠国内的捐款来购买这些设备,在我们手里除了日元之外什么都没有。”

说完这些之后,冈村宁次倒也下了决心,如果人民党提出任何代表团无法实现的要求,他就中断这次谈判回国。

也许是看到了冈村宁次那稍显悲壮的神色,李润石忍不住笑了,“冈村先生,成功的谈判不是签署不平等条约,成功意味着双赢的局面。那么在这件事情上有什么可以是双赢的呢?”

这段话冈村宁次以及山本五十六倒是能听明白,除了明白也不明白“双赢”的含义。冈村宁次不太爱说话,特别是在这等关键时刻更是要多想几个为什么。倒是山本五十六做过外交方面的工作,场面上的谈话很谈得来。见冈村宁次瞅了自己一眼,山本五十六很自然开口了,“我方仅仅代表了来洽谈购买贵方合成氨生产线,所以不知道这个双赢的到底怎么一个双赢法。”

“那贵方到底是以商人的身份?还是以日本商业部的身份?是军人代表的身份?还是日本军部代理人的身份?至少我们先得确立各自的立场,这才能继续谈下去吧?”李润石笑道。

冈村宁次听了这话之后突然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日本代表团本来是代表着日本军部的利益,却要伪装成正常的商业代表。而中国商业部也干脆就把日本军部派出的代表团定性为“商业代表团”,用商业的那套来对付日本军方代表团。日本军方本来就是伪装成商务代表的。当下的现实是军方还没有在国内掌权,日本的财政部、商业部等部门牢牢掌握在高桥是清等人手中。军方能够实施的手段是很少的。

瞅着李润石并没有反对这单买卖的意思,冈村宁次是真的想把这单生意做成,他只能稍微退了一步,“我们代表的是广大出资的军人的身份,当然了,我们也代表了日本军方的态度,为了能够保证军人的家属能用上化肥,我们需要购买贵方的生产线。”

“既然贵方这么说,那我方可以考虑卖给贵方生产线,也可以考虑接受贵方以日元来支付。”李润石答道。

冈村宁次与山本五十六听完这话都没有什么高兴的表现,人民党在销售生产线方面做出了让步,但是他们肯定会所求回报。果然,李润石接着说道:“我方听说日本现任内阁做出了一个《合作预算案》的协议,将会逐步收回日元,我们也得保证日元的稳定,只要贵方能够确定不阻止这个《合作预算案》的执行,我们就可以与贵方达成协议。贵方要知道,我们与贵方达成协议,就已经得罪了日本内阁,得罪了日本外交那方面的人。在这里,我们也总得有一个能够拿出来的交代。”

冈村宁次与山本五十六此时都已经明白过来了,人民党要的是军部做出一定的让步,还是军部很难接受的让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