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七十八章 飞去的黄雀(十一)

“北一辉好像已经发现了。”冈村宁次对永田铁山说道。

不用专门提什么事情,永田铁山就知道冈村宁次在指的是什么。他冷冷的笑道:“既然北一辉一定要约束皇道派,那我们就看看皇道派肯不肯听他的话了。”

有同盟的打算与最终能够达成同盟并不是一码事,更不用说永田铁山晋升少将之后也不过是一名少将,军部里面大将中将还有很多,永田铁山也谈不上能够决定所有事情。

“只是有北一辉约束皇道派,我们就不能暂时利用皇道派对付那些大佬。”冈村宁次并不是那么乐观。统制派的核心就是永田铁山,想让永田铁山登上军部的地位必须解决那帮大佬。皇道派的人最冲动,以为自己的理想正确就容易肆意胡来。他们倒是除掉军中大佬的最佳人选。除了军中的大佬,还有现在一帮重臣,都是统制派想掌权的大敌。

军中大佬好歹还算是主张军部掌权,高桥是清则有着“宪政之神”称号的政党政治最大的支柱之一。在统制派看来,高桥是清就是财阀背后的支柱,也是一定要干掉的政敌。消灭高桥是清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肉体上的消灭。

派谁去完成这项天诛的工作呢?

永田铁山讨论起派人刺杀高桥是清的时候,心里面总会有些惴惴不安的感觉。他也曾经多次试探过裕仁对高桥是清的态度。这位年纪30刚出头岁的日本天皇虽然有着对老家伙们的厌恶,却很信赖高桥是清。

这也不是裕仁一个人的感受,日本任何一个派系,无论喜欢不喜欢高桥是清,都很信赖这个老头子的经济能力。20多年来,内阁首相走马灯一样在换,内阁大臣更是割韭菜般一茬一茬的轮番登场,高桥是清始终在内阁中屹立不倒。不管是谁派人杀了高桥是清,不管主使者所属的派系能否执掌日本的权柄,但是主使者绝对不会安然无恙的。永田铁山与冈村宁次可没有给别人当王前驱的打算。

“那么还是从合成氨入手吧。让报社发表文章,说合成氨一旦被私营控制,这价钱就绝对下不来。”冈村宁次建议道。

北一辉动员退役军人回乡之后宣传“五成税”的事情,顺道也在推广合成氨的普及问题。永田铁山自然没有让北一辉如愿以偿的道理。

人民党与美国联合搞出合成氨之后,合成氨产业就成了人民党的印钞机,二十年中赚了无数的钱。日本好不容易掌握了这个产业的相关技术之后,他们算是明白这个产业到底能有多大利润,到底对国家有多大的意义。

眼下是国家投资建立化肥厂,陆军掌握着反应釜钢材,这个对日本非常重要的产业就一定不能落入财阀的手中,当然也不能被商业部这样的官僚部门给控制在手中。必须由陆军部牢牢控制住合成氨产业!

“我已经有了办法。”永田铁山说道。

“哦?”冈村宁次对永田铁山的表态有些意外,没有十成的把握,永田铁山是不会这么说的。

“按照美国那边的说法,人民党已经有了7万吨合成氨生产线,我们不如从人民党那里进口这样的生产线。”永田铁山答道。

“钱从哪里来?”从美国与英国进口核心技术就花掉了好多钱,冈村宁次想不出怎么弄到这么大一笔钱。

“可以向军人募集这笔资金。”永田铁山答道。

冈村宁次眼睛一转就大概明白了永田铁山的意思,日本军人大多数都是农民出身,对于能够增加两成产量的化肥需的渴望是最强烈的。一旦能够引进完成这个项目,不仅陆军部从此可以独占最先进的合成氨生产,还能通过化肥的分发配给将农民掌握在手中。同时也能向中国表示友好的态度。

即便是这项目被搞黄了,军部也能把责任推到“罪人”头上,那时候那些罪人要面对的就将是所有投资给这个项目的军人的愤怒。

“但是中国会不会同意?”冈村宁次对此非常担心。

“那就得有劳冈村君亲自去一趟中国了。”永田铁山说道。

冈村宁次并不太想出这个头,然而永田铁山一句话就让冈村宁次打消了退缩的念头,“我已经与陛下提及过此事,陛下很感兴趣。”

所以1934年的1月,冈村宁次再次踏上了中国的土地。

冈村宁次上次到中国正好赶上了人民党处决蔡元培,那时候人民党刚刚夺取了全国政权。在冈村宁次的印象里面,中国一些大城市也未必比东京更加繁荣,反倒是普通的乡间比日本农村更先进一些。

这次到中国,冈村宁次专门选择从上海入境。上海从19世纪末就是远东最大的城市,再次到了这座城市之后冈村宁次被骇住了。上海港口经过了大规模的扩建,与以前相比大大不同。

对于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而言,扩建港口不算什么。过了海关进了上海市之后,冈村宁次发现十几年前的上海消失了。是里弄小巷遍地的上海完全消失了,展现在冈村宁次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现代化城市。普通马路基本都是六车道,宽阔的马路则是十车道甚至十二车道。马路两边是漂亮的绿化带,道路上汽车、卡车、摩托车与自行车川流不息。

看着那些宽阔笔直的大马路,冈村宁次觉得中国人简直是把道路修成了机场的跑道。他这种军人的直觉并没有错,那些主干道建设的时候的确有这个打算。如果是突然的战争状态下,大马路立刻就可以改成临时机场。当然,这些事情冈村宁次是不知道的。

由一条条或曲或直的车道框出的空间上,是一座座六七层的楼房。这些楼房都没什么特色,但是掩映在植物中的楼房一片片的连绵不绝。与东京那低矮的木质房屋一比,上海的这些楼房充分体现出中国远远超过了日本的工业能力。

“这就是中国与日本的差距么?”冈村宁次心中默默的说道。事实总是能胜过千言万语,不管冈村宁次曾经主张过与中国开战。在看到上海的变化之后,他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样的城市与美国相比也不逊色呢。”站在冈村宁次身边的山本五十六说道。海军部自然不会坐视陆军部独吞合成氨这么一个大馅饼。既然冈村宁次带队,海军部就派了曾经去过哈佛大学学习的山本五十六当作冈村宁次的“助手”。

“如果要攻打这样的一座城市,山本君认为采取什么手段才好?”冈村宁次问山本。

山本五十六仔细想了一阵,摇了摇头,“海军是没有办法的,陆军会怎么办?”

冈村宁次其实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来,眼前的城市规模庞大,据日本的情报,上海市已经有超过500万的人口。如果派陆军攻打这样的城市,只怕得投入至少五十万的军队。眼下日本陆军与海军的总数都没有这么多。冈村宁次与山本商量了一下,两人决定临时改变日程。先在上海以及上海附近的城市参观一下,看看中国到底拥有何等的实力。

长江下游的上海、杭州、苏州、南京、镇江等城市相隔不远,由这些大小城市组成了一个城市群,可以说中国长江流域的精华几乎都集结在这里。如果顺江而山,过了南京就是芜湖、安庆、武汉。那是人民党起家的地方,冈村宁次曾经去过,那里的工业水平十几年前就相当的强,看上海的变化,想来那里的情况现在应该更强才对。

决定改变行程的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冈村宁次与山本五十六都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事情都是真的。他们都很怀疑这是中国政府搞出来的面子工程,把重要的上海搞的富丽堂皇,用以装点门面。

于是日本代表团团长以及助手带着部下开始了一场江南游。各个城市之间都修了铁路,交通也甚为方便。冈村宁次很懂情报工作,山本五十六眼界很开阔。而且引进技术的工作本身也不是特别着急,日本代表团在江南花了十五天把上海到南京之间的城市群给逛了一遍。

苏杭的丝绸刺绣,镇江的美食,南京的名胜古迹,这些本来都是赏心悦目的东西,更不用说江南的风景本来就好,即便是在寒冷的一月也不显得死寂。但是两位也算是日本军队中的人杰心里面都感到如同接近零度的空气一般冰冷。

日本团伙沿途见到以及调查的结果证明,这绝对不是装点门面装出来的繁荣。中国现在没有什么大富大贵之人,却也没有什么缺衣少食一无所有的人。后者在这个世界上就显得未免太稀奇了。当然,日本人也见过一些穿着破烂,脏兮兮的中国人。可一瞅就是个人原因,因为这些人没有忍饥挨饿导致的气色问题。倒是有些看着像是技术人员的家伙,黑眼圈,气色不怎么好。那明显是工作太辛苦导致的问题,与挨饿没什么关系。

白天街道上人不多,晚上下班之后整座城市都热闹起来。春节将至,街道上买卖兴隆,都是置办年货的。晚上这些城市灯火通明,至少每一条街的路灯都是亮着的。

日本团伙游历的面积至少有一半的日本大小,这里的安定富裕证明中国这片膏腴之地比起日本强的太多。仅仅是这片土地上的工业农业实力就超过了日本全国。

山本五十六倒是比较洒脱,山本有赌瘾,他知道上海等地原本是有赌场的。他也想去赌几把过过瘾,结果当地的日本领事馆告诉山本五十六,中国禁赌,赌场早就被铲除了。最后山本他们到了南京之后,终于找到了专业赌场,山本五十六进去大大的过了把瘾。对赌博技术达到了职业赌徒水准的山本五十六,中国的赌徒水平实在是够烂。让他在赌场里一家伙赢了两万多,最后赌场负责人把他给“恭送”出去了。

手里有了外快,山本先留出一部分准备还给他的好朋友,他以前因为一件小事与好朋友打赌赌输了3000块,尽管山本的好朋友不把这当回事,但是山本愿赌服输,他有点余钱就还,已经还了好几年。在中国赌场赢了这么多,已经足够把剩下的钱还清。然后山本做东包了一艘秦淮的游船,叫了些姑娘一起喝酒。

冈村宁次不太爱说话,但是见山本这个做派,他忍不住用日语嘲笑道:“如果中国军队的水平能和中国赌徒的赌机一样就好了。”

山本却摇摇头,“一个国家越强,赌博技术只怕就越差。都在忙正事,哪里有时间干这个?”

冈村宁次没想到山本五十六头脑还这么清晰,他忍不住仔细打量了山本几眼,这才继续问道:“山本君认为日本对中国可否还有一战之力?”

山本五十六微微叹了口气,“一战之力还是有的,但是战争必然会失败。”

“必然会失败么?”冈村宁次重复了一句,像是在追问,又像是在自问。

“必然会战败!”山本五十六倒没有什么忌讳,“中国和日本太近了,近到想完全防御都办不到。海军可以从朝鲜出发直接登陆九州与本州南部,空军能直接轰炸日本。我原本以为中国报纸说钢产量突破2000万吨是在吹嘘,现在看他们的确有这个实力。”

冈村宁次倒也承认山本五十六的观点,一路上见到了太多中国城市工地。那些城市的建筑都是钢筋水泥的框架结构,脚手架都是钢管搭建的。更不用说街上的汽车以及每家每户都有的自行车。这些都需要大量的钢铁,以及足够的钢铁加工能力。

剩下的话已经不用多说,冈村与山本都是聪明人。他们不会因为看到中国的富裕就生出要侵略的打算。这些钢铁可以用在民用上,同样也能轻易的用到军事领域。台湾战役就证明了中国到底能够武装到什么地步。两人都没有再谈及中日开战的问题,因为两人都清楚,除非中国自己出现了什么特别的动乱,而且遭到了其他强大国家的致命打击,否则日本已经没有挑战中国的力量了。

确定了这些之后,日本代表团就从南京转而到徐州,接着从徐州坐火车一路抵达郑州。毕竟他们的正式任务是与中国商谈购买中国合成氨生产线的问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