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七十六章 飞去的黄雀(九)

1933年底,在日本的风暴掀起之前,中国方面就在台湾掀起了风暴。解放台湾是件很有意义的大事,但是陈克真心没什么感受。就如拿了一把同花顺和一个对子比大小,赢了是应该的。以前读到拿破仑的名言“不是坏消息,不要吵醒我!”的时候,陈克觉得拿破仑很牛。等陈克自己当了头之后,他才觉得拿破仑只是说了句实话。因为好消息影响宝贵的睡眠,绝对是对生命的亵渎。在陈克这个位置上,最不缺乏的就是各种消息,缺乏的是睡觉的时间。然而台湾的消息让陈克倒也延长了一些工作时间。

当年光头败退到台湾之后,没多久就遇到了起义。以陈克的谨慎,他不可能不对进驻台湾的同志提醒这类事情。然而该来的还是要来,在准备实施土改的时候,台湾当地地主们也出现了激烈的抵抗。

人民党没收台湾日据时期日本统治者留下来的财产以及土地,这是很顺利的事情。包括用中国的医生接替台湾的日本医院,这些过程都受到了台湾当地群众的支持。甚至是清算一些在工农革命军十几年来小分队杀进台湾时候,那些给日本人当走狗的一些中国籍人员,都没有遭到什么抵抗。

然而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人民党现在还没有准备提出全面土改的计划,准备几年后再开始实施。事情却没有这么顺利,解放台湾不到半年,反抗的事情就出来了,而且越闹越大。

台湾地方不大,矛盾甚多。有清一代,福客斗、泉漳哄,各种集体械斗、大小民变,从未间断,此种民风使清朝官员皆称台湾为难治之地。在解放台湾之后,台湾当地百姓也没有感到多么兴高采烈。也有一些当地大家族,例如辜家联络了一帮当地士绅想建立议会。

人民党对士绅的态度是几十年一贯制,认为士绅从来是靠不住的,在大陆的实践中也证明这种看法绝非空穴来风刻意污蔑。士绅们为了恢复封建传统,从来是上窜下跳。人民党干脆就在政治上完全把士绅排除在外。公务员体系的玻璃天花板中有规定,士绅绝不录用,士绅子弟最后录取。这才算是把士绅排除在体系之外。

但是世界上的一个基本常态就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台湾的士绅们倒是四处钻营,钻营不成,就开始捣乱。捣乱的理由是随处可见的,例如从大陆运来的很多台湾没有的廉价工业品,大大的满足了台湾民众的需求。可这些商品却挤了台湾私营主的生意。大陆工业化这么多年,很多商品在国际上都颇有竞争力,台湾本身就没有什么工业,这么多商品短期内进入台湾,立刻让私营者们嚎叫起来。

另外一个问题则是食糖生意。人民党在广西以及广东大种甘蔗。因为有合成氨这些肥料,中国的甘蔗产量高,加工水平高,还有甘蔗渣酿酒的充分利用技术。蔗糖价格大大低于台湾的水平。这些蔗糖不仅满足了中国自己的需要,还占领了东南亚市场,甚至远销到美国与印度。

人民党手中没有日元,人民币也没有全面覆盖台湾。而且按照大陆的蔗糖价格收购台湾当地蔗糖,人民党在台湾的干部心里面也不痛快。这得财政部批示才行。所以蔗糖收购速度的确有些慢。

台湾当地士绅们抓住了这几个点,有些机灵的士绅知道大陆已经实施了全面土改,台湾只怕也逃不掉。所以他们开始鼓动当地私营企业与地主一起反对人民党。理由是人民党根本没有把台湾当成中国来看,要掠夺台湾的财富。

如果人民党真的这么打算的,同志们被这么骂骂倒也能做到心安理得。问题是人民党的经济政策根本就是在向台湾倾斜,除了赶走日本人之后赶紧补充完善台湾原有的社会服务体系之外,还大量提供本地急需的商品,甚至倒贴钱的购买台湾的农产品。这些做法导致的结果竟然是全面的反对。人民党不搞这种开拓工作好些年了遇到这个情况,同志们大有怒发冲冠的态度。

游行啊!示威啊!搞些极为煽情的演讲啊!这帮台湾地方上士绅为首的人倒是不遗余力。不管表面上说的多么冠冕堂皇,整个的想法是要权,要保留旧制度的同时,还要占大陆这边的便宜。

人民党的情报渠道很多,倒是安全局先把消息传递到中央的。陈克一点都不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可奇怪的,他只是问了一个问题,“谁是现在的台湾省省委书记。”

“卓先圣。”陈天华答道。

“地方上的工作我们还是不要轻易干涉。”陈克给了这么一个回答。

“如果地方上的势力与日本残余勾结起来怎么办?”尚远比较紧张一些。

陈克一点都不紧张,“不怕他们闹,就怕他们不闹。这一闹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这不就看清楚了。我看到现在咱们同志们在原则问题把握的很好,绝对不能对那帮旧势力做任何妥协。”

“但是台湾毕竟失散了这么多年……”尚远觉得陈克的态度有些过于强硬了。

陈克冷笑了一声,“台湾失散了这么多年是事实,而不是理由。按照这说法,老挝省失散了几百年呢。当地用的都不是汉字,可我们在老挝这地方推行新制度不照样推行的很好么。我们搞革命不是搞关系。我们的任务是把中国的每一个地区,每一个民众都给尽快带入新时代里面。至于他们是喜欢还是怨恨这个新时代,那是个人选择问题。浙江根本没有失散过,蔡元培还是以前的老革命家,结果呢?咱们要从根子上挖了旧制度,旧制度的得利者们看到新制度中他们没了作威作福的本钱,自然是要和我们玩命的。”

情况都分析到了这个地步,同志们也只能这么暂时终止这个话题。人民党的制度中是不能越级指挥的,所以除非是政治局或者常委的统一决定,否则在台湾党委没有正式申请汇报之前,政府不能干涉台湾当地同志的行动。这看似很尊重地方同志的工作,但是这也是很残酷的方式。一旦失败就是失败,根本没有推脱的可能性。当然,也有藏匿事实编造谎言的应对措施,那么剩下的就是看各方面的监督机制水平如何的问题。

说完了台湾的事情,陈克突然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我这三任国家主席马上就要到期,下一届我会退下来。”

同志们互相看了看,现在一任五年,三任就是15年。陈克的意思是按照制度正式离开国家主席的位置。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章瑜开口了,“那陈主席你的意思是想推选下一任人选么?”

“我是这么想的,既然是我做这个主席。党主席么这是靠选的。但是国家主席呢,我这个位置就不能推举下一任,推举工作我觉得应该由政治局常委以及政治局的同志来办。”即便是说着自己不干涉,而陈克却依旧在决定制度上没有任何的退缩。

齐会深见大家都沉默下来,他就问了一句话,“你会不会从党主席的位置上撤下来?”

“党主席是党员们共同选出来的,我服从党委的决定。”陈克答道。

这话说完,所有常委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只要陈克还坐在党主席的位置上,国家主席选谁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同志们的目光随即在尚远、陈天华与齐会深身上来回游走。很明显,这三个人是最有竞争力的人选。

这个消息传播的挺快,政治局以及人民党中央委员会的同志们看法基本和政治局的同志一致。只要陈克还是党主席,那么就没有任何人拥有撼动陈克地位的可能性。在这么一个局面下,国家主席完全可以看成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大概的地位么,和国防部长差不多。重要性很可能还不如国务院总理。

从法理上讲,国家主席是人大选出来的,理论上代表的是人民的选择。现在人民党是广大劳动人民这个中国统治阶级的先锋队,这就和党领导人大一样,无疑党主席是要领导国家主席的。

反倒是总理,作为公务员体系的最高负责人,可是货真价实的实权单位。陈克的确可以靠一句话来决定国务院总理的命运。不过具体实行起来还是要走诸多手续环节。至于国家主席么,只要陈克没死,还依旧在党主席的位置上,理论上地位尊崇的这个职位也就是盖个戳的性质了。

既然权力结构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没人会感到任何困惑不安。国家主席这个名誉尊崇的位置理当由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们来担当。尚远、陈天华、齐会深无疑都是非常合适的人选。至于国家主席由谁来选,陈克的做法得到了同志们的赞赏。

陈克性格往好了说是拿得起放得下,往坏了说是很懒。对于决定放手的东西,陈克从来是弃若敝履绝不回望的。陈克从不往家增加任何不必要的东西,偶尔出了意外有这样的玩意,如果有人肯拿走的话,陈克就会连声感谢,“你这可是为民除害啦!”甚至还会请人家吃饭表示感谢呢。对于生活中的物件是如此,对于官位同样如此。

陈克的儿子还小,此时正是调皮捣蛋人嫌狗不待见的时期。所以只有陈克的老婆和女儿知道陈克的真心想法,陈克对她们的疑问,是这样回答的,“按照咱家的祖训,就算是我在街上要饭,也没可能用别的东西来抬高我的身份。对于一个独立自主的人而言,没有任何人或者任何事物有这样的价值。他们不配。任何试图用外部的东西来装点自己的做法都是自找不痛快,只要有自己的正事,而且努力去完成工作量。胡支勾影的完成工作量尚且力所不能及。欲望是越少越好,东西是越少越好。”

既然陈克是这么看待世界的,他就真的只管自己的工作,制定制度。制定完之后,还会看制度营运的问题。但是对制度到底在营运什么,他一点都不在乎。

陈克也不是想闲就有闲工夫的,处理完了这些事情之后。苏联俄罗斯共和国西伯利亚地区负责人托洛茨基同志前来拜访陈克。托洛茨基同志这几年是越来越不如意,先是在中央遭到了铁人大叔为首的苏共党中央对他的全面反对,现在干脆就被从莫斯科踹倒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冻土地带来当书记。西伯利亚这地方面积广大,两平方公里上才能分到一个人。按照人口密度的标准这就是无人区。在这片土地上的老虎与狗熊的数量加起来只怕比人都多。沦落到这个地步,托洛茨基同志肯定是满腹怨言的。

这次来中国也是不得已,陈克在访问苏联的时候做过公开报告,认为苏共得有“钢铁的纪律”,这明显是支持斯大林同志。这也是陈克的本意。铁人大叔执掌了苏联的权柄之后反对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认为托洛茨基那套“否认农民的革命作用,主张跳过民主革命阶段而直接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认为单独一个国家是不能建成社会主义”的观点是极端错误的。

人民党已经证明了在一个农业国也并非不能够发生社会主义革命,托洛茨基的一部分论点遭到了事实的否定。然而托洛茨基看了中国正在进行的“反封建斗争”,认为这是可以利用的革命理论。

铁人大叔认为人类社会发展会沿着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这么一个方向走。中国的同志的观点与铁人大叔的观点相当不同。特别是对当下世界发展阶段的判断中,中国同志认为现在世界大环境正处于封建社会的中后期,资本主义制度以及社会主义制度最大的敌人是其内部的“封建制度”,土地分封制度或许已经覆灭,但是权力分封体系并没有真正解体。甚至会随着社会节奏的加快,以及经济危机的爆发,不断呈现出强化与弱化这样不断循环反复的姿态。

这种观点比现在任何世界上的共产主义政党或者社会主义政党的主流观点都更加“保守”一些。现在世界上大多数有些政治认知的人都认为世界已经进入了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绝对斗争阶段。而陈克却敢说这个世界尚未从封建制度中摆脱出来,并且给了封建制度下了全新的定义。除了土地分封之外,还把权力分封也给纳入封建制度的范畴中。如果能够真正的确立这个革命理论,那么托洛茨基大有可能把斯大林同志建立的那套给撼动。

到了这个地步,陈克对是不是改变历史已经再没有任何顾忌。他直率的对托洛茨基同志说道:“托洛茨基同志,我不想去评价你对革命的看法,也不想去评价斯大林同志对革命的评价。我们对世界的认知都是相对的,从最终的绝对真理来看,我们都是不完善的,甚至有可能是大错特错的。因为不同的意见属于意识形态,而共产主义的组织,属于物质形态。作为唯物主义者,肯定是要坚持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所以你现在这样做从革命的角度来看是不正确的。坚持自己的个人观点,大概可以算进一个良好的品质。但是如果没有物质层面的良好运行,是没办法建设好国家的。”

托洛茨基没想到陈克竟然来了这么一出,他正在默默沉思的时候,陈克接着说道:“我很认真的给你一个建议,你回到苏联之后,给苏共中央写封信,承认你的行动的确有在分裂以及影响中央的实际影响。而且保证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我认为苏共中央的同志都是心胸宽广的,一定可以理解到你所阐述的到底是不是真心的。而且也会给你安排合适你的工作。”

托洛茨基听了陈克这建议之后,也是极为恼火,既然陈克是真正的说了很现实的问题,托洛茨基同志也回答的很干脆,“现在苏共中央独断专行的风气越来越盛,这已经违背了马克思主义,违背了列宁同志的组织原则。我觉得现在这些做法正在快速滑向封建制度。”

陈克答道:“托洛茨基同志,你当然可以反对封建制度,但是你不能分裂苏共中央。你这么做你觉得是团结一致的态度么?是列宁同志组建的钢铁般纪律的苏共么?”

托洛茨基已经明白了陈克的意思,他终止了这个话题,开始和陈克交换了关于封建制度的观点。

等托洛茨基走后,陈克命人把会谈记录发一份给铁人大叔。这么决绝的做法令政治局常委们感到很意外。陈克解释道:“我现在要说我是在真心的帮助托洛茨基同志,在帮助苏联的同志,你们信不信?”

政治局的同志倒是能够相信,只是他们怀疑铁人大叔会不会相信。陈克自己也有些将信将疑,但是他对斯大林同志的人格还是有最基本的信赖的,他答道:“只要斯大林同志不糊涂,他就能理解我的真实想法的。即便理解不了也无所谓,我们自己首先得把事情给摘清吧。我之所以接见托洛茨基同志,因为他是苏共的代表人物之一。这会谈开始之后就没了下文,这对大家都不好。”

这些事情弄完之后,陈克把目光重新投回到东边的邻居身上,“北一辉同志送来的计划书大家都看了么?看了之后大家能否同意北一辉同志的想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