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七十三章 飞去的黄雀(六)

日本的常备陆军曾经由19个师团以及4个独立旅团组成,总数在50万左右。这是“曾经”的数字,经过一系列的战败以及财政问题,这个数字已经缩减到了12个常备师团,总人数下降到30万。这次在台湾损失了将近三个师团的兵力之后,日本陆军部完全没办法向昭和天皇交代。裕仁本人也未必就真心支持在台湾与中国大打出手,持强硬态度的是陆军部的人,更有海军部跟打了鸡血一样在前面挑事。无论是裕仁、陆军部和海军部都没想到中国的军事力量已经强大到如此地步。原本已经够凶悍的中国军队在空军的帮助下战斗力飙升。

这也怪不得日本没见识,只能说陈克“见多识广”。即便是对现代战争完全是门外汉,不等于陈克不知道二战的军事特点。如何建立一支强大的空军,在理论上陈克不如这个时代杜黑等的大军事家。但是陈克至少读过《闪击英雄》等二战的回忆录,还看过那么多纪录片与一些战史文章。他知道二战乃至二战后空军战斗时候到底是怎么打的,也知道点战争中相关武器的一些设计特点。

这就是人民党能够远超世界的原因,从理论到实践,谁都不知道会有什么发展。所以在理论变实践的时候通常是同时存在诸多设计思路。光这方面的争论就会消耗大量的时间与成本。陈克直接把实践锤炼后总结出来的制度乃至体系给拿出来,再本着“拿来主义”的精神,把理论直接往成熟的实践方式上套,倒也言之成理。加上他的身份,只要陈克不是在胡说八道,理论上能够自洽,同志们就会执行。

陈克用的东西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用无数生命证明过的东西,而且陈克作为历史下游的存在者,科技越是先进,他的指导性作用就越强。例如空军就是如此。人民党空军的战略轰炸,战术轰炸,都有过很多战例。其中甚至不乏国军行军的时候,被日军飞机纵向扫射,遭到重大杀伤的战例。这些东西用在还没有摸索出系统战斗方式的日军身上,自然是得心应手。

日本高层当然不知道这些内幕,他们也没有到前线亲自参战。既然想象不出中国空军在战场上那神出鬼没的作战方式,那花样百出的功能。日本高层绝对不能“相信”那么几架飞机就能彻底改变战场上的形态,至少他们在表面上是绝对不能表示出任何相信。两倍于人民党的陆军加上处于吨位以及训练都居于优势的海军,在台湾竟然被打的落花流水。如果谁此时“敢相信”,谁就要对此承担起责任来。

冈村宁次对军部上层的做法厌恶的无与伦比,就如同北一辉所分析的那样,日本上层也不是说不讲科学,只是在面对问题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推诿责任。等到上层推诿完了责任,对下属问责的时候,才出现了科学这玩意存在的可能。

如果是够仁慈的上级,会允许下属科学来解释失败,用科学来证明失败是有原因的。如果是残暴的上级,根本就不给下属这么一个辩解的机会。问题是出发点就错了的情况下,即便有科学的介入这还有个蛋用啊。

冈村宁次知道在中国失败未必会遭到惩罚,前提是得把失败的流程详细记录,包括主观态度与客观的事实,特别是客观事实。中国是先讲科学,先讲事实,这些弄清楚之后再说责任。而不是日本这样围绕着责任与结果来进行一切营运。

“必须干掉这些家伙!”冈村宁次再次确定了自己的立场,这样的一群人把持着日本的政权,日本的前途就永远暗无天日。冈村宁次再反民主,也确立了绝对不能反科学的思想。

有天皇介入之后,事情好歹向着比较好的方向进行了。高桥是清倒是勇敢的承担起了责任,这位79岁的老头子坚决反对在台湾继续战争,主张立刻撤军。陆军部放出了几句狠话,“如果高桥阁下坚决这么决定,那以后的事情我们就不知道了!”

然而高桥是清却根本不为所动,坚持自己的决定。裕仁在冈村宁次等人的游说下也认为现在需要“暂时撤军”,所以也支持了高桥是清的观点。既然陆军部与海军部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他们也就不再做出任何阻止。撤军的命令顺利的发到了前线。

冈村宁次很清楚,陆军部上层倒是暗自松了口气。他们心里面很清楚,战争是真的打不下去了。不仅仅是因为军费早已经耗尽,陆军部对战胜中国已经没有了信心。有高桥是清给大家一个台阶,陆军部与海军部赶紧顺着台阶下来。再晚点的话,这些大人物可就真的下不来台。

“就让这帮家伙再得意几天吧!”确定了消息的永田铁山恶狠狠的说道,“军部没有任何人切腹自尽,竟然死皮赖脸的接受了战败的事实。既然这些人不肯承担起责任来,那么接下来就让别人来审判这些家伙的命运吧。”

然而冈村宁次倒是有不同的意见,“永田君,我觉得在这件事上我们倒是真的得向中国学习,他们从不搞切腹自杀,可也照样打胜仗。日本重视精神,轻视科学,轻视进步。现在的结果是中国人屡战屡胜。我不反对精神,可就跟北一辉说的那样,科学是一切的基础。任何东西都不能凌驾在科学之上。”

“等到完成了对上层的革新,北一辉一定要除掉!”永田铁山没有反驳冈村宁次的话,只是平静的说出了对北一辉的态度。

冈村宁次对此没有意见,他也持相同的认知,北一辉的存在比军部那些人更加危险。军部那帮人是真的混蛋兼蠢蛋。北一辉既不是混蛋也不是蠢蛋,未来的日本可以干掉封建制度,却绝对不能有北一辉这家伙的一席之地。原本冈村宁次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自己生出了一定要除掉北一辉的想法,听了北一辉宣讲的《共产党宣言》之后,冈村宁次明白了真正的原因。马克思在关于“反动的社会主义”论述中讲到,“他们控告资产阶级的主要罪状正是在于:在资产阶级的统治下有一个将把整个旧社会制度炸毁的阶级发展起来。他们责备资产阶级,与其说是因为它产生了无产阶级,不如说是因为它产生了革命的无产阶级。”

冈村宁次知道,马克思没说错。北一辉不是“仅仅向”日本统治阶级宣传革命,而是向日本的普罗大众宣传革命,鼓动革命。这就是北一辉最该死的地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