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七十二章 飞去的黄雀(五)

冈村宁次中国通的称号不是开玩笑的,他以日本军队情报界中国通的身份作掩护,可以肆无忌惮的阅读人民党的书籍。别的军人读人民党的书籍,被发现之后会遭到惩处。冈村宁次不读人民党的书籍,这就是失职。对陈克那句“战争不可控”的话,冈村宁次是非常赞成的。冈村宁次也厌恶了日本军队中不肯承认失败,总想着翻盘的那种赌徒心态。

所以冈村宁次非常欣赏陈克陈克的另几句话,“要么做,要么不做,不要去试!”“绝大部分失败都是因为选择去追求结果,而不是选择了千辛万苦走完过程。有目标与追求结果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最终的胜利者往往是那些每一轮考试都没被淘汰的那位。”“失败是再正常不过的,每个人真正完成一件事之后,都会觉得自己需要改进的地方太多太多。只有完不成任务的人,才会吆喝着有完美的东西存在。”

这些话归根结底都是一个意思,想成功就得完成任务,要实事求是。冈村宁次本人就是这么一个人,不虚荣,没有画蛇添足的爱好。瞅着日本陆军部那帮没有完成任务的能力,却偏偏用各种借口粉饰自己失败的混蛋,冈村宁次觉得把这些家伙都干掉绝对是对日本的一种贡献。

既然决定要改变日本的国策,冈村宁次就开始策划未来的行动。这种行动需要建立在日本陆军部与海军部的全面失败之上。这并不难,现在陆军部与海军部正走在失败的道路上,唯一不确定的是他们什么时候面对失败的终点。

一旦失败的结果变成现实,必将是另外一场狗咬狗的争斗。那时候需要做的仅仅是“清君侧”,还是真正的清君侧,也就是说得把好大一批人给肉体消灭。冈村宁次把这个工作交给永田铁山来判断。他则干起另外一件事,就是试探一下人民党的态度。

有冈村宁次帮忙,北一辉的使者很快就到了中国,并且与黑岛仁顺利接上了头。黑岛仁等日本内部发生革命等的眼都绿了,有了这个机会当然不会放过。很快中国方面的态度就传递给了日本。中方的条件很简单,台湾以及附属岛屿根本不用讲,必须回归中国。琉球也必须恢复独立地位。中国从苏联得到的北库页岛,千岛群岛也必须交还中国。而作为赔偿,南库页岛同样要交给中国。作为中日友好的先期条件,中国同意在生丝领域与日本达成行业联盟。同时恢复与日本包括原材料、金融、科技在内的正常贸易,并且开放一部分就业市场。

这么苛刻的条件可是把冈村宁次给吓住了,这等于日本被打回了1870年前的疆域。但是仔细分析起来,冈村宁次就发现了其中的奥妙。生丝市场是中日之间最大的竞争领域,中日达成了这方面的行业联盟,就避免了大部分恶性竞争。至于原材料、科技、金融的贸易,这些都是日本最需要的,重新进入中国市场之后,日本的贸易压力大大降低。至于开放一部分就业市场,也就是允许日本人到中国就业。这可是缓解日本就业压力的绝佳办法。

当然,这些事情的主导权都在中国手上,中国可以随时翻脸不认账。冈村宁次恰恰认为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发生,中国现在最缺乏的是盟友,朝鲜这么一个仆从国能不给中国添乱就不错了,不用指望朝鲜能给中国帮上什么忙。日本就不同了,中日两国不用说别的,至少在船舶制造上就有充分的合作空间。而日本对中国强大的合成氨产业是非常羡慕的,有了合成氨,日本就能解决很大的粮食问题。

虽然这些条件非常凶险,不过黑岛仁保证,这就是中国的所有需求。一旦解决了这些中日和平之间的拦路虎,以后的中日关系就能以结盟的方式顺利发展下去。

北一辉倒是能接受中国的条件,失去了几个没什么产出的岛屿,换得了全新的中日关系。北一辉认为这笔交易完全可以做。在冈村宁次正在迟疑的时候,日本在台湾失败的消息不停的传回来。

首先就是那个南下计划,日军一路冒着中国轰炸与侧翼袭击决死南下。走海路的日军被挡在了滩头阵地,在持续不断的空袭与中国步兵们配备的自动武器连续打击下,日本的冲锋变成了送死。在台湾南部的滩头阵地挣扎了七天之后,日军被迫撤出了战斗。登陆的两万多人只回来了不到四千。

走陆路的日军更惨,两个师团四万人南下,被中国人巧妙的利用地形给包了饺子。4万人回来的不到一万五千。等于是损失了一半的兵力。

留在台北的那六万人日子也不好过,7月17日,中国人对日军盘踞的地区实施了大规模空袭。据说中国人使用了一种重型飞机,每架飞机上都安装了12门机关枪横扫了日本的陆军驻地。另外中国还大量使用了燃烧弹,日军驻地给烧成了一片火海。留在台北的日本陆军猝不及防,也损失了近万人。

遭受如此损失,日军在台湾的司令部也急红了眼,第一次正式提出全面撤军的要求。

陆军部的老东西们也急疯了,他们连续开会,商量对策。最后居然拿出了一个派遣30万陆军到台湾的想法出来。

海军部根本没机会嘲笑陆军,联合舰队沉没了三艘金刚级,这已经是颜面丧尽。在打击中国越过台湾海峡的运输线时,海军损失很重。中国对台北等地的大轰炸,炸毁了日军在台湾的油库。而中国方面的潜艇部队不断打击日本的运输线。日本海军面临着缺乏燃料的境地。再打下去,要么是海军军舰因为缺乏燃料不能出战,要么就得撤回日本补充燃料之后再到台湾作战。两种结局都不是日本海军愿意看到的,所以海军部现在嘴上不说话,心里面也希望能够撤军。

冈村宁次很清楚日本陆军部的那点子把戏,他们提出派遣30万人到台湾,目的并不是真的要这么做,而是要现在的首相高桥是清公开否决。然后陆军部就可以把所有责任都推倒高桥是清脑袋上去。据北一辉说,看到几万战死者的抚恤金数额,高桥是清这位老头子差点背过气去。这笔抚恤金足以让日本财政破产。

北一辉看着冈村宁次与永田铁山默默的摸出干瘪的烟盒,他从茶几低下抽出两条香烟递给两人。这是黑岛仁捎给北一辉的礼物中的一部分,全白包装,没有任何标志。这充分证明了黑岛仁这位卫戍军区政委考虑问题有多么细致。

三人正默默抽烟的时候,另外一位不速之客却来了,小畑敏四郎走进了北一辉烟雾缭绕的客厅。自打皇道派与统制派的分裂越来越大,这三羽乌也出现了分裂。小畑敏四郎是皇道派,与统制派的永田铁山和冈村宁次渐行渐远,倒是与北一辉越走越近。现在以北一辉为核心,巴登巴登三羽乌的成员再次聚集起来,令三人都颇为讶异。

大家都是成年人,更重要的大家是都是聪明人。也没有那么多废话,就干脆直入主题。北一辉说道:“日本的国策必须改变,日本再也不能充当英国人的鹰犬,而是要与亚洲联合起来。不管中国提出的要求现在看起来多么苛刻,只要日本还保持与中国敌对的姿态,中国就有能力通过战争实现这些目标。就以库页岛来说,中国打完了台湾,下一步与日本能争夺库页岛,他们打不下来么?库页岛与中国之间的海峡才多宽?有台湾海峡那么宽么?但是中国承诺给日本的未来,英国人是不可能给我们的。何去何从现在已经不需要再考虑了!发动昭和维新,打倒日本所有封建主义者,恢复明治维新的正确道路,建立一个全新的日本,才是日本的唯一出路!”

到了此时,北一辉也图穷匕见了,他拿出几本《共产党宣言》递给巴登巴登三羽乌,开始讲述起《共产党宣言》中对于世界变化的阐述。日本好歹也进入了工业化时代,尽管工业化水平不高,也已经不是农业国了。前面关于工业化引发的大工业化、化全球化、城市化的变化,完全能够与日本现状对应。至于后面的分析,北一辉强调的是第三章,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反动的社会主义”、“保守的或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结合了《共产党宣言》与日本现状,北一辉详细分析了日本整个如同火药桶一样的现状,以及包括皇道派与统制派在内的各个阶层以及党派们诉求的共同点,“面对纷乱分裂的日本社会,大家都在呼唤一个强有力的统一力量来结束这样的痛苦时代!”

“只要大家团结起来,站在劳动者的立场上,消灭了画地为牢层层盘剥的封建制度,日本的未来定然焕然一新!天皇制也好,议会制也好,这都不是根本。根本在于到底谁是日本的统治阶级!”北一辉说的慷慨激昂,“诸君,你们或许觉得自己的权力地位是来自封建制度,我想说的是,诸君都不是什么大门阀出身,以诸君的才干,在一个劳动者作为统治阶级的新日本中,诸君就坐不到今天的位置么?如果没有那些尸位素餐的门阀派系,诸君应该比现在获得更高的地位。以日本的现状,我们不用考虑消灭私有制的共产主义制度,那还远的很。但是我们可以亲手建立一个以科学与民主为引导的,消灭了封建制度的新日本!至少是团结在一个政党下的新日本!”

小畑敏四郎是个小贵族出身,他完全支持北一辉的观点。反倒是普通人出身的永田铁山与冈村宁次没有那么理想主义,对北一辉描述出的未来,他们感到有些惶然。那将是一个全新的制度,既然北一辉的革命理念来自中国,以中国的样板来看,这个制度的确有其优势所在。但是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耕地、资源、人口都远不是日本能够比拟的。这两个人并不相信,执行了这个制度之后就能够让日本发生中国那般巨大的变化。虽然这两个人的确期待日本能有这么大的变化。

最重要的是,中国到底会怎么对待革命后的日本。如果中国并不是要真的扶植日本革命,而是要趁火打劫,那么永田铁山与冈村宁次就会从拯救日本的功臣顷刻变成出卖日本的罪人!这是两个人宁肯死都不愿意面临的结局。

看着迟疑不决的两人,北一辉大声说道:“满清时代,满清朝廷对中国人民的压迫更甚外国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的压迫。但是人民党起来闹革命之后,中国人民不仅推翻了满清,还赶走了外国侵略者。我们日本也是一个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国家,我们要对日本人民有信心。除非诸君要建立的新日本,是一个压迫本国人民比外国更残酷的国家,否则我们有什么可怕的呢?难道日本人民天生就是卖国贼不成?如果中国要入侵日本,我北一辉将第一个扛起枪,与中国侵略者战斗到底!”

也许是北一辉说中了永田铁山与冈村宁次的心思,也许是永田铁山与冈村宁次看透了日本现政权全面崩溃的事实,最后巴登巴登三羽乌和日本反封建联盟达成了协议,双方共同推动革命。通过武装起义建立一个新日本。

新日本的政策以联华为对外的核心政策,内政上消灭本国封建门阀,在全日本实施土改。并且重建国有企业为核心的工业体系。

同时,日本可以承认琉球的全面自治,但是坚决反对将南库页岛交给中国。日本将把一战时期从沙俄那里夺来的北库页岛与千岛群岛交给中国。然而中国必须向日本开放市场,并且对日本采取经济倾斜的政策,并且确保日本的贸易壁垒。这已经是统制派们能够做出的最大让步,如果中国不能答应,那么统制派也只能拒绝中国了。

中国方面当然不可能不答应,黑岛仁看到日本的革命形势发展的如此之快,为了能够尽快推动日本革命,实现他们的理想,日籍的人民党干部已经下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说服中央。

至于陈克,能获得整个库页岛自然是最好,但是推动日本革命的利益远比南库页岛更重要。结成远东的战略同盟之后,中国就能全力南下。日本自发的革命能够节省中国太多的精力与成本。历史上日本在战后经济上的表现,陈克对日本有一定的信心。有这么一个和平的竞争对手,对中国也是一个很大的促进。

所以陈克亲自拍板,同意了日本方面的请求。

日本皇道派与统制派的联盟知道中日之间的这个协议可没谁能够背书,好在这些核心成员都是些精明强干,做事细密,而且大胆无畏的家伙。

他们很快就确定了造反的方向,一定把在台湾遭受重创的军队撤回日本。这些遭受了极大痛苦,饱含了被欺骗,被出卖感受的军人们的怒火,就一定可以把日本旧上层给烧成灰烬!巴登巴登三羽乌在这方面有着最大的优势,作为昭和天皇的亲信,他们对天皇的影响力绝非是普通人能比。很快,这些人就游说裕仁,开始质问此次战事不利的事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