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六十九章 飞去的黄雀(二)

毛主席说过,先做学生,然后再做先生。陈克一直没有做先生的觉悟,孔子说过五十而知天命。即便到了五十三岁,陈克所意识到的自己的天命,那就是始终抱着做学生的态度,每天不断向前走。做先生当革命导师什么的,他是从来没想过。

不用说别的,每次读《共产党宣言》,陈克都为革命导师马克思同志那深邃的观察归纳能力,那高度凝练的思想,以及建立在历史唯物观的高度所倾倒。总是感叹马克思这些前辈真的是大学问家。至于陈克本人,他只能每天尽力跟着时代向前走,并且把他现在所处的时空的生产力以及社会制度向着陈克以前的那个时空努力推进。他要做的不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是努力追随巨人的步伐往前跑。

但是陈克本人不想当革命导师不等于这个时代别的人不这么看陈克,毕竟陈克比这个时代多出了整整一百年的见识,马克思没办法准确的把握未来的发展,陈克却是亲眼看到过“未来”的人。

不用说别的,陈克在他现在所处的时空中,对“反封建”这件事上的贡献也算是一种贡献。他见识过农业国的“封建制度”,也见过工业时代的“封建残余”。斯大林同志提出的社会发展“五阶段论”是当时需要一个理论指导时候出现的。陈克提出的“封建制度”从土地分封到权力分封乃至工业化体制下的资本主义与封建制度的混合体也是暂时需要一个理论指导的时候不得不提出的“临时理论”。

这个理论在中国是作为反官僚体制而存在的,日本却引发了相当的反响,日本这个封建制度浓厚的国家,很多眼前一片漆黑的日本学者突然就看到了一线光明。日本明治维新之后,引入了工业化体系,旧有的封建制度并非是被全面打破,在激烈的权力斗争中,中央权力的扩大的确消灭了一些旧制度,然而封建制度并没有在日本被消灭,很大一部分封建专制反倒因为工业化而被强化了。

北一辉在日本公开行动,有他的宣传与介绍,同时有大正民主时代的背景,还有日本国内因为扩张主义失败导致的矛盾激化,不少走投无路的知识份子把陈克对封建制度的批判当成了新的指引。他们虽然还不能支持共产主义,却希望建立一个国家资本主义。或者是一个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的混合经济体。

社会主义制度也好,资本主义制度也好,这是对生产资料所有权的分歧,这两种制度理论上都是要反封建反垄断的。所以日本革命意外的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横在日本反封建主义者面前的敌人就是日本上层,特别是逐步统一日本上层的军部统制派。

中国革命的成功树立了一个样板,一个国家不仅可以依靠本国普通民众的支持获得解放,还能在获得本国独立解放的基础上开始扫荡封建制度。即便陈克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在日本国内的进步势力看来,这就是一场货真价实的伟大革命。

日本国内政治思想随即出现了巨大变化。对明治维新后期的“倒退”感到十分痛苦的进步势力们“找到”了明治维新失败的原因。即便是引进了工业化改变了日本的生产力方式,明治维新却没能在反封建的方面继续维新下去,甚至出现了一定的倒退。马克思主义在“转了几道手”之后,特别是转了陈克这个时空穿越者这道手之后,在日本革命者的寻求下,竟然与日本革命需求结合起来了。

田中义一引发的贿选本意是为了强化军部在国家的发言权,可这厮毕竟批了一张“普选”的皮,向日本民众做出了一定的让步与妥协。这道门缝打开之后,很多政治势力不敢提出社会主义这个纲领,就把社会主义纲领裹上“反封建”的外衣出现在日本政坛上。在1933年的国会中期选举上,打着反封建旗号的政党占据了一半以上的规模。

这个变化可是把日本上层给吓住了,资本主义制度有资本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制度有社会主义民主,封建制度披上了工业化的皮之后,甚至也可以抄袭利用一下普选。问题在于日本的本质还是封建制度,能搞血统议员的时候,他们就不会让派系中“暴发户”出身的资产阶级成员获得同等权力。能维持封建派系统治的时候,他们就不会支持资本主义的有产阶级民主。更不用说能认同代表劳动人民诉求的议员进入议会这个权力机构。

议会的中期选举中,将近100个议员席位落入了明确支持反封建的议员手中,其中20个竟然是有比较明确的社会主义倾向的议员。当资产阶级以及劳动群众在“反封建”之上达成了统一战线的时候,日本上层的恐惧感实在是无法形容。

然后日本内部政治斗争立刻激化了。日本军部统制派们也没干出什么具有新意的事情,他们开始疯狂的给那些反封建的议员扣上了“红帽子”,通过各种渠道宣传这帮人是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

日本武力镇压乃至杀戮共产主义以及社会主义者是有传统的,这样的前期准备工作意图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以至于这帮议员们立刻展开了反击。统制派背后有海军,反封建的议员们就把目光转向了陆军,转向了最早的反封建主义者,组建了“日本反封建联盟”的北一辉。

这个时期犹如天助一般,出现了中日围绕台湾的军事冲突,日本上层一面表现出绝不妥协的态度,不顾一切的强化了死战到底的宣传。同时把可疑的陆军部队送上台湾。同时开始宣传日本战争局面的不利是因为有国内的叛国势力存在。

李润石领导的外交部负责国外的情报收集。在出现了日本陆军投奔人民党的事情之后,李润石亲自负责,终于把日本局面的变化给分析清楚。

“这不就是麦卡锡主义么?”陈克心里面一阵好笑。他原本的时空中,20世纪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掀起了以“麦卡锡主义”为代表的反共、排外运动,涉及美国政治、教育和文化等领域的各个层面,其影响至今仍然可见。麦卡锡在美国资本主义民主派眼里就是变态、疯子。但美国媒体对麦卡锡先生的盖棺语是:了不起的勇敢的灵魂,伟大的爱国者。

至于麦卡锡主义所用的手段无外乎弄出些“卖国者”的名单,给人扣红帽子,对于民主的极度憎恨。日本竟然进化到这个地步了,陈克觉得太有趣了。

不过陈克所处的是蒸蒸日上的中国,他当然可以对这个变化感到好笑。对日本国内来说,这可一点都不好笑。除了战争疯子之外,日本国内没人认为日本能长期的霸占台湾。这从日本官员宁肯留在日本国内不晋升也不想去台湾当官就能看出来。

日本陆军愿意在中国入侵日本本土的时候与中国作战,但是日本陆军根本不把台湾当成日本本国国土,甚至被统制派控制的海军也是如此。除非是一场唾手可得的胜利,或者是东乡平八郎老元帅亲自领军,否则的话日本海军也没有打一场九死一生战争的打算。

所谓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陈克作为历史下游的存在者,这些激烈的变化在陈克看来根本没什么冲击性。傻瓜重复历史,聪明人精确的重复历史,大概也就是这么一回事而已。倒是日本国内反封建运动是历史上没有出现过的,可在中国,陈克又是反封建的旗手。所以李润石同样没感到这件事有什么奇怪的。在李润石参加政治局常委会议的时候,他只是询问陈克应该怎么应对这个问题。

陈克笑道:“日本人明显不得其法,搞这运动的水平也太低下了。”

“怎么讲?”政治局常委都知道比阴谋诡计,陈克实在是能称为人才。大家对此都很有兴趣。

陈克给出了自己的看法,“想抹黑反封建的进步势力很容易,弄些玩民粹的出来就行了。民粹主义看似是支持民主的,但是民粹主义有极为短视的特点,虽然善于鼓动群众,本质上基本等于反科学,一定会会闹出很多大笑话。通过支持民粹来分化争夺民主派的群众基础,通过打击民粹来给民主派抹黑。等到这帮民粹弄出不可收拾的大蠢事之后,群众就会追求稳定。此时把握住科学的封建统治者就能以保守主义者的面目出现,轻松的把民主派给干掉。”

“日本的封建统治者有这么高的水平?连唯物主义历史观都不认同的家伙,他们不可能有精确把握局面的手段。”陈天华笑道。其他同志也忍不住笑起来,有些计策在社会主义者眼中固然精妙,可这也是社会主义者们才有能力精确判断与把控。就是因为有这样的能力,社会主义者根本不会把宝贵的经历浪费在这么无聊的事情上。

陈天华问道:“日本会革命么?”

“那得看日本人民自己的选择了。”陈克答道。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没有下定介入日本政局的打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