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六十八章 飞去的黄雀(一)

围观结束之后,英国与荷兰的舰队也觉得没必要再继续看下去。既然人民党的陆军已经大规模登陆台湾,解决本来就不太难猜测。日本海军遭到不小打击之后,战争就更没有值得考虑的胜负。留下一支小舰队继续围观,英国与荷兰的联合舰队主力南下回港。

这次不用在派遣联络人员,新加坡总督与荷属东印度总督亲自会面。荷兰总督很认真的提出,战略这玩意不是玩笑,如果中国用陆军打击英国,同时用海军打击荷兰,整个东南亚都会遇到危险。

对这种高度对抗意识的观点,英国的新加坡总督倒没有真的往心里面去。外交上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啥你就信啥,荷兰人说的仿佛明天中国就会进攻英国一样,这摆明是不现实的。新加坡总督笑道,“荷兰方面不妨降低对中国出口石油的总量好了,这样中国的海军就开不动了。”

这话听着仿佛很有道理,可荷兰总督不是傻瓜,一听就知道这是调侃。荷兰人可以不卖石油给中国,美国人却会大量的卖。不仅美国人会卖,眼前的英国也会大量的卖。在大萧条这么一个的可怕时期内,各国对大宗物品的出口都采取了极为惨烈的竞争。荷兰与中国的敌对状态,也是荷兰总督想尽力捞一笔,并不是荷兰真的吃饱了撑的要和中国来一次军事冲突。荷兰与中国的石油贸易并没有遭到任何影响,该卖的卖,该买的买。

见英国方面并没有任何要替荷兰背书的意思,荷兰总督明白自己这次真的被英国人给耍了。原本跳的最欢的日本现在眼瞅着要战败,英国力量最强,做法却是最温和的。荷兰现在手里面还扣着中国的王启年,就当时荷兰那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一定要把王启年给绳之以法的姿态,就这么灰溜溜的放弃,荷兰当局的面子也顶不住。

这么做倒也没什么,中国与日本之间的军事争端不过是最近几十年连续不断爆发的事情,两个国家打没什么奇怪的,真的完全和平才会令人感到奇怪。同样,荷兰与中国这么突然关系恶化才是看似比较奇怪的事情。

王启年的事情也不能总是拖着,荷兰本想高调处理王启年,此时也没办继续高调下去。即便王启年态度如同茅坑里面的石头,而且颇为高调的始终反对荷兰的关押。在英国与荷兰观战后的第四天,荷属东印度的法院匆匆开庭,以空前的“效率”把一堆案子都给办了。

关于所谓“偷税漏税”的案子,采取了罚金的判决。至于王启年,给罗织了一些罪名之后,将王启年定为“不受欢迎的人”驱逐出境。至于中国的银行,荷兰方面则改变了最初的办法,不再勒令中国银行交出所有资料,而是禁止中国银行在荷兰的私人存款业务。限期四个月内,让中国的银行把所有储户存款都给交接清楚。

这看似缓和了不少的处理方式并没有让中国方面有任何满意,银行存款是要贷出去的。中国方面并没有把在荷属东印度银行的钱弄回国内,而是在荷属东印度进行投资业务。主要针对的是华人企业,现在突然要中国方面停止私营业务,短期的贷款根本收不回来,只能从中国赶紧运钞票过去。

这中间的麻烦与遭受的损失根本没办法短期内做出判断,中国银行业早就开始实施金融营业的独立,陈克最怕的就是他曾经见识过的领导批个条子就能去银行贷款的事情重演,在银行业的制度上有着严格规定。在国内即便谈不上是牛气冲天,也算是重要部门的银行业遭到荷兰与英国如此对待。连银行业中非军人出身的同志也开始出现了对荷兰宣战的态度。只是此时中国和日本打得热闹,所以这种声浪才不算是太明显。

中日围绕台湾的战争并没有在短时间内结束,这倒也不是中国想来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台湾的战役,中国方面是想快速解决战斗。但是日本却大有倾全国之力也得保住台湾的意思。既然日本如此坚持,工农革命军也就不在乎和日本把战争给长期化。

即便沉没了三艘金刚级,日本海军依旧没有收手的打算。日本硬是派遣了舰队从日本把十几万日本陆军给运上了台湾岛,试图用人数优势解决已经控制了台湾南部的6万多工农革命军部队。

但是双方装备差距太大。台湾多山,在山地作战更适合的武器就是自动火力。31式自动步枪是模仿59式冲锋枪与81杠枪族的一个产物,也是中国以后的步兵制式武器。子弹采用7.62毫米口径,使用了后世著名的钢芯空腔设计,钢芯头部还有铅套的延伸部分,击中人体后虽然不会像达姆弹一样碎裂,空心弹尖很容易变形弯曲,弹头减速后钢芯前面的铅套发生位移,促进弹头进一步失稳和翻滚,人体将承受几乎全部伤害。与日本那一枪两眼的38步枪一比,人民党的31式自动步枪简直就是恶魔设计。

日本陆军与工农革命军在山区作战,日军的38步枪打出去一枪,这边工农革命军已经打出去最少三枪,火力上占据了全面优势。31式栓动步枪采取的是精准射击的路子。有了新的镀膜工艺之后,2倍光学瞄准镜替换了传统瞄准镜,精度上也压倒了日军。工农革命军被子弹击中,只要不是致命要害,包扎一下就能继续战斗。日军被击中后重则死亡,轻则骨折,立马就失去了战斗力。

争夺不了山区,日军就不敢长驱南下。激烈的战斗进行中,日军很快就伤兵满营。

人民海军也没有尝试与日本来一场大决战的打算。一般来说,处于心理弱势的一方总是希望能够通过某些“奇迹”完成决战胜利。这与民族性无关,例如陈克玩游戏的时候是个休闲玩家,他与职业选手之间对战的时候,总是幻想着自己能够超水平发挥,职业选手突然犯浑。这等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奇迹这种事情只要肯尝试,尝试的基数够大,总是会出现的。问题是海战没有那么多机会反复尝试,就如同人民海军在一对三的时候选择了掉头就跑。

日本所谓民族性,就是这个国家上下的心态始终是心里弱势,高达这种决战兵器的动漫在日本长盛不衰,就是这种传统心态的原因。

人民海军知道自己实力弱,却没有日本这种心理弱势。大家每次战斗都会战略上蔑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积小胜为大胜。

台湾海峡比较浅,不适合战列舰这种级别的战斗。人民海军就发挥“空潜快”的模式。鱼雷快艇四艘伴行一艘补给舰,在台湾海峡里面游荡。遇到可以一战的对手,鱼雷快艇是冲上去就是一通鱼雷,接着掉头就跑。于是不可以一战的对手,立刻呼叫空军出动,轻型巡洋舰级别的军舰有鱼雷轰炸机对付,驱逐舰则由中型双发轰炸机对付。其他的深海区域,日本人随便去,那里有人民海军潜艇部队在游弋,潜艇部队采取瞅机会打了黑枪就撤退的模式。

日本最怕的不是短期决战,而是长期消耗战。在陆地与海上都打成了这个模式之后,日本的损失直线上升。

战斗从6月打到了7月,中国损失了两千多吨的舰艇,日本海军的损失是中国的两倍还多。毕竟中国被打沉的是鱼雷快艇,日本损失中不少都是驱逐舰护卫舰级别的。陆战中日本损失了近三万兵力,工农革命军损失不到四千。

日本咬着牙死撑的那股子劲头令中央军委感到很是不解,日本到底是吃错了药?还是根本没吃药?可战争一起,日本严密封锁了内部消息,弄得人民党的情报部门根本找不到思路。除了每天连绵不绝的战斗之外,也就只能等到最后的消息出来。

到了7月,中央军委做出试探性的工作,命令空军在日本台湾驻军处投放劝降传单。里面都是日本人民生活如何艰苦,日本财团军阀如何横征暴敛,逼迫日本人民来送死。

陈克一直觉得,历史证明毛主席关于日本人民与日本军国主义者要区分的态度总体上没错,但是实际上是有问题的。日本人民本身也支持战争,除了战争这个途径之外,日本没有任何能够解决本国压力的手段。

所以他也就是按照宣传战的方式执行了一下,他对二战那段时期的宣传战没什么信心。在延安时期,党甚至收集了印刷着诸多领导干部的悬赏纸作为书写用纸。撕了这种玩意卷烟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那时候的革命者与红军可不是不识字的人。

然而事情却大大出乎中国方面意料之外,传单大量投放后的第三天,就开始有日本军人投奔到中国这边来了。带来的消息更是令人惊讶。日本国内发生了大规模的政治斗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