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六十三章 螳螂捕蝉(五)

统制派为主的海军中有人投奔皇道派显得有些意外。日本陆军屡战屡败,相比较起来海军还算是不错。北一辉交谈中发现,这几位投奔皇道派的年轻海军竟然是因为厌战,实在是不能不生出一种讶异的感觉。

那位明确表示厌战的青年海军尉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北先生,我家有兄弟五个,父母去世的早,我哥哥几年前在朝鲜战死。骨灰随着撤退的部队一起回到日本。那时候我还在军校读书,后来回家探亲的时候才知道,送回战死者的遗骨时,我家的叔叔伯伯为了想得到抚恤金,在兵营门前争夺起我哥哥的遗骨!”

听到这里,这些年轻军人们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这种事情不是只发生过一次两次。北一辉组织里面末松太平大尉在青森联队的时候就说起过这种事情。末松太平大尉还讲过另外一件事:“朝鲜战争紧张的时候,青森第五联队其中也有的父母给出征的儿子写信,说战死之后用国家发给的钱来尽孝吧”。

年轻的海军尉官正色说道:“如果是为了保卫日本,什么样的战争我都会参加。可现在与中国打仗并不是为了保卫日本,达官显贵们都只是为了自己。战争只是让日本越来越衰弱。根本没有能够让日本更富有。那些军队里面的宣传一句都没有实现。”

“如果日本被中国打败呢?”北一辉忍不住问道。战争的确没有办法给日本带来利益,可是人民党很可能就要对日本展开战争。这不是人民党到底有多好战,而是局势肯定会向这样的方向发展。如果人民党要向南边的荷属东印度开战,就绝对不可能放任北方存在拥有强大海军的日本。

“这个……”年轻的军人们用讶异的目光看着北一辉。这位大人物说出这样的话,他们就不能不考虑一下北一辉到底想说什么。

北一辉却没有继续说下去,这几年来他一直在考虑未来中日之间的关系。日本已经不可能压制中国,那么未来的中日关系到底会是怎么样?如果中国只是把日本限制在日本列岛,那么日本也不可能有什么未来可言。从政治成本的角度,恢复旧时代的华夏朝贡体系,偶尔扔些残羹冷炙给日本收买一下人心,这么做对中国来说或许更划算。这样的未来却不是北一辉所希望看到的。即便日本自己能够发生完全的革命,日本的未来也不可能掌握在日本手中。这是北一辉最感到难以确定的事情。

年轻人看北一辉不说话,他们壮起胆子试探着说道:“北先生,我们想支持您这样的人成为日本的领导者。您在东京附近搞的一些公社,让我们都很憧憬您的为人。”

听了这话北一辉苦笑了,地震后北一辉算是出了名。他就在东京外围一些地区搞了几个农村公社。农村公社也没什么稀奇的,说白了就是苏维埃组织。依照科学与民主的组织方式,在几处土地上废除了封建制度,实施了集约化经营。大小事情都通过苏维埃会议的方式讨论经过,对劳动者同工同酬,实施严格的财政预算以及经营策略,农产品与几个连锁食品企业挂钩进行一条龙服务。

在实施这个的过程中,北一辉可是没少遭到刁难,他是靠着自己的身份才顶住了压力。说个不好听的,北一辉就是个封建主,只是在自己的“领地内”实施了苏维埃制度而已。这样的组织方式在国际上根本谈不上先进性,也就是在日本这个地方,才能靠规模优势对中小资本呈现出竞争优势,又靠了内部的分配制度抗住了大财团的压力。见识过中国工业对农业的反哺,北一辉觉得自己这几个连中国的生产大队规模都比不上的农村公社实在是够可怜的。北一辉也曾经想把这些土地规模扩大,尽可能把土地练成一片。结果遭到了周边地主们的坚决反对。理由千奇百怪,总之是对北一辉的公社制度有着极大的反感。

但是在这几位年轻人眼中,在很多人眼中,这些公社首先就是没人挨饿。公社优先满足自己的供应,多出来的产品与外面交易,获得的盈利则由公社会议讨论后分配使用。日本的农民除了夏季紧张的耕耘土地外,冬季则须进城作工,即使如此,一年所得除去租税,往往难以维持一家人的温饱生活。农村公社能够不挨饿,还有盈余分配,这可是非常神奇的事情。

有了这个话题,北一辉也算是找到了一些可以切入的讨论点,他分析了公社存在遇到的几个问题,税收就不用讲了,公社的农产品销售首先就是层层的盘剥。日本的封建可不是玩笑话,借用周树人的一句话“搬张凳子都是要死人的”。

每一条街,每一个商店,甚至每一条路,都是有各自大大小小显性隐形的封建领主们控制或者插手。如果不是关东大地震打破了很多旧有的东西,北一辉组建的公社只怕早就被干掉了。北一辉自己也是东京算是有实力的人物,加上地震时候救灾有力,大家都卖给他面子。即便如此,北一辉依旧感到极为吃力。而北一辉知道,人民党在扫荡本国这些封建残余的时候,下手极重。一旦被扣上黑社会有组织犯罪的帽子,那就基本上会被处决。在日本,黑社会则是完全公开活动,因为日本政府比黑社会还要更黑,人民不得不靠黑社会来保护自己。黑社会也借用这些一面名义上保护人民,一面与政府勾结在一起画地为牢压榨人民。

年轻人哪里懂得这些深层次的东西,听了北一辉用公社当例子做出的解释,他们瞠目结舌。好不容易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有人问道:“如果把这些坏人给除掉,日本就会变好了吧。”

北一辉摇摇头,“我们要做的并不是杀人,而是要扫除罪恶。罪恶的根源绝对不是那么几个坏人,而是有更深层次的东西。制度、风气、社会发展水平,这些才是真正的原因。”

北一辉的组织没有正式名称,在年轻人们兴冲冲的想给这个组织起一个响亮名字的时候,北一辉阻止了这样的做法。因为这样的组织只是一个个的小组而已,组织学习的是马克思主义,纲领却是以反封建为主。最后被逼无奈,北一辉只好给起了一个“日本反封建联盟”这么一个名字。组织的纲领就是反对日本的所有封建制度,努力把日本推进到一个全新的时代。

几位海军的年轻人听了北一辉的讲述,觉得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一个新世界。然而海军比陆军管的还严,他们就从安腾大尉那里拿了本关于“日本反封建联盟”的初级思想书籍,约定了以后见面的方式,这就急匆匆的走了。每个人走的时候还带了北一辉送给他们的几个炸鸡腿。对年轻人的胃口来说,裹了面衣的炸鸡腿实在是一种享受。

等他们走了之后,安腾大尉问道:“北先生,海军不会真的要和中国开战吧?”因为屡战屡败,陆军已经暂时不考虑和中国开战的事情,战争对陆军的影响非常有限。

“海军怎么想已经不重要了,等着看海军的结果就可以。”北一辉答道。每次和日本人谈起关于日本的封建制度,北一辉就感到十分郁闷。没有毁灭就没有新生,对日本封建制度的毁灭必然导致日本上层全部完蛋,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作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暴力的行动!

北一辉唯一担心的是,革命者如果本身也是一群封建主义者,新的封建统治者推翻旧封建统治者的行动被冠以革命的名义。那就是一场狗咬狗的闹剧,一场轮流坐庄的闹剧。除了凭白的流了无数的鲜血之外,意义非常有限。

有北一辉这样人,自然也会有坚定维护日本封建统治的人。日本海军中的统制派们基本就是这么一个群体。他们要维护的是现行的制度,就如同他们的纲领一样,在军部的统制下,不使用武力,而通过自上而下的合法途径,进行平稳缓进的国家改革。

对于已经开始成型的中国包围网,统制派大佬们是极为满意的。在陆地上不能与中国争雄,那就在海上扼制中国的力量。这次中国派舰队到荷兰示威,这让统制派们拍手相庆。同盟关系需要维护,一旦英国与荷兰都踏上反华的道路,加上中国的强硬态度,这个同盟只会越来越稳固。日本当然也有自己的打算,日本要做的就是巧妙的玩弄手段,把中国人的怒火引向海军实力最弱的荷兰。既然不能远涉重洋,中国能做的就是把怒火指向陆地接壤的英国。那时候日本的重要性就会凸显出来。至于中国越过对马海峡进攻日本本土,日本方面认为自己能够守住这条海峡。尽管被英国人卖了一次,日本方面却依然相信英日同盟是保障日本本土不遭受中国进攻的。

日本有自己的想法,中国却没有理由跟着日本的指挥棒起舞。海军编队前往荷兰示威回来之后,诸多新设备讨论就上了议题。过于精密的实验性装备有其优势,但是却不实用。激光之类的设备就被排除在定型军舰之外。陈克对此并不觉得可惜,毕竟激光与晶体管技术发展是在二十多年之后才得到了全面应用,包括雷达技术也进行过无数次的革新。

二战水平的战舰并不是21世纪中国的054军舰,所谓下饺子指的是能够大量制造。有雷达,有声纳,这就是好军舰。剩下的关键就是海军航空兵的鱼雷攻击机。什么军舰都扛不住被二十几条鱼雷击中,就算是日本建造的大和号那种变态也是一样。

意大利的工业水平虽然不高,在船舶设计方面的水平却非常出色。大萧条让意大利人也顶不住了。他们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向中国提供了很多造船技术以及船舶设计思路。与德国人提供的传播设计思路一比,中国工程方面的感觉意大利人的设计更加科学合理。虽然很多设计需要的材料意大利人自己造不出来。这并不能阻止意大利人的想象力发挥出功效。由意大利与中国共同设计的25000吨航母的等比例模型已经在武汉与上海同时开始搭建。这些军舰将在不久的将来出现在船坞中。

在此之前,中国也不准备就这么傻愣愣的看着日本耀武扬威。解放台湾的战役已经排上了日程。

“解放台湾的关键就是能够运部队上台湾,运物资能够维持部队进行战斗。所有核心就是运输线。”海军政委秦守在军委会议上解释着台湾战役的设计。

理论上从福建到台湾海峡建立起一条补给线就能完成任务,消灭了日本在台湾岛上兵力之后,战争就基本结束了。除非日本能够彻底断绝这条补给线,然后从容的运送十几万兵力到台湾,剿杀了台湾岛上的中国军队。

“现在的关键就是海军航空兵、海军水面部队、以及水下部队的配合。”秦守说的很简单。他并不想吹牛,实际上海军的研究结果是,如果日军大大咧咧的跑到台湾来,以为靠军舰的吨位体积就能获胜的话,他们肯定要吃大亏。

“白天的话,将由空军配合海军水面部队的行动。晚上的话,由水下部队配合水面部队的行动。陆地上的战斗就要看陆军的同志们能否顺利完成任务。陆军早一天完成任务,海军的压力就能轻很多。”秦守说的很客气。

有了海军这次去荷兰的大游行,海军部队对声纳雷达很有信心。台湾海峡宽度有限,海军航空兵的鱼雷攻击机部队更是信心十足。空军司令楚凤歌等秦守发言完毕,立刻站起身来,“诸位同志,只要在台湾建成了稳固的基地,我们就能靠台湾与福建的基地保证天气良好的状态下随时出击。”

工程兵部队司令顾璐最后发言,“雷达站的建设我们已经有实际经验。快速建设跑道的经验,在旅大战役中已经有了实战经验。我们工程兵部队有信心完成这次的任务。”

军事上的准备已经很充分,政治局在政治方面的考量就是最后的一关。但是在这方面,政治局并没有达成完全一致的态度。政治局都有一个疑问,“如果跨海解放台湾之后,世界对待中国会是什么态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