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六十一章 螳螂捕蝉(三)

对于中国政府的“最严正抗议”,荷兰倒觉得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欧洲殖民者到了东南亚的几百年中,荷兰也就在台湾吃了一次亏。现在已经被美国干掉的西班牙人几百年前在吕宋大屠杀华人,当时的明朝政府又能如何?荷兰干掉兰芳共和国的时候,满清政府又能如何?人民党能够提出“最严正抗议”还说明中国政府的反应算是比较敏锐。

荷兰当然看不到中国那完全封闭的船厂中开始进行的船舶开始尝试的分段制造,更看不到用在分段制造中用以定位的激光光束。当然,即便荷兰人看到了,他们也理解不了这怪模怪样的东西到底有什么意义。这与几百年前已经不同了,中国的科技已经全面超越荷兰,甚至已经到了荷兰无法理解的地步。

对荷兰人来说,既然中国政府在抗议,中国银行拒绝交出资料。那么荷兰自然要动用强制手段,他们立刻以违反荷兰法律的名义查封了中国在荷属东印度的银行。在荷兰采取了这样的强硬手段之后,英国也按照约定,宣布终止中国银行在英属马来的存款业务。一时间,在东南亚的荷兰与英国都开始对中国的财富下手。

对中国国有银行如此下手意味着什么,至少在国有银行大量军队专业人员开来,这和宣战毫无二致。这种举动无疑让这些前军人想起了帝国主义入侵中国。接下来传来的消息就更加刺激一些,荷属东印度当局以“偷税漏税”为理由,将王启年监禁起来。因为王启年涉嫌的“偷税漏税数额巨大”,当地法庭拒绝王启年提出的保释要求。

在这么一个时刻,已经龟缩很久的日本舰队从吴港主力尽出,规模庞大的舰队大摇大摆的沿着朝鲜与中国的沿海示威游行了一大圈,然后开进了台湾的港口。人民空军与海军当然不会让日本就这么舒坦的示威,空军的侦察机,战斗机,轰炸机,鱼雷攻击机都沿途跟随。黄海舰队紧急生火起锚,尽量赶过去。只是这些舰艇与飞机的体积与日本的大舰队一比,的确看上去寒酸不少。

英国人则保持了缄默,大国有时候不说话要比说话更能代表态度。就如美国911之后,中国表示诚挚的慰问。但是说什么不重要,想象911几年前发生过的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南海撞机事件,只怕中国领导人心中对美国“惨遭不幸”也未必就真的有多么哀伤,说不定也有挺高兴的感受。大国说什么都可以口不对心。但是中国如果在911之后闭口不言,那可就表示了较真的态度了。

面对荷兰与中国的纷争愈演愈烈,日本火上浇油的进行示威,英国就是真的一言不发,对此只字不提。苏联当然是要替中国吆喝几嗓子。倒是美国对此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大家倒也能理解,既然美国没有参加到这样的分肥行动中来,美国自家也闹得不可开交,指望美国此时出来掺乎摆明了不现实。

这反应也在英国、荷兰、日本的预料之中,他们选择这个时机就是要在中国孤立无援的时候动手。

1933年3月,在荷兰人的监牢中,荷兰检察官居高临下的瞪视带着手铐脚聊的王启年,尽管这位检察官很想吓唬住王启年,可王启年神色自若根本不为所动。荷兰人敢抓王启年,却也就到此为止了,他们并不敢做的更过分,例如找个理由杀掉王启年。如果王启年真的在监狱里面出现病危,只怕最感到害怕的应该是荷兰人才对。

检察官见到自己用目光吓唬不住王启年,他只能用恐吓的语气说道:“王启年,你知罪么?”

“我没罪。我所谓的罪名全是你们的诬陷。”王启年平静的答道。

检察官脸上浮现出怒容,多少天了,王启年始终是这么一句回答,除此之外他根本不说别的。无论检察官如何威逼利诱,用什么签署了认罪协议,就可以从轻发落。但是王启年根本无动于衷,仿佛在监狱里面住上瘾了一样。

若是别的人,荷兰监狱里面有充分的手段可以对付,在监狱里面想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太容易啦。可上头有交代,绝对不能虐待王启年,不能给人民党口实。就算是办冤案,好歹也得顾及点国际观瞻。而且在华也有荷兰商人,这边对王启年虐待的话,人民党采取报复行动,闹成狗咬狗一嘴毛,两边都没好处。

又是这么一圈毫无意义的审问之后,闹剧暂时收场。然而检察官并不担心,王启年可以当茅坑里面的石头,但是很多中国华侨却并不具备这样的硬骨头。他们一辈子积累的家产都在荷属东印度,他们也不具备顽抗到底的条件。突破了这些人,就能用犯罪推理把王启年给套进去,然后要做的只是把王启年驱逐出境即可。法律其实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不能对王启年虐待,却不等于不能对其他华侨虐待。已经有一些华侨经不过拷打威逼,承认了自己的犯罪行为。而且这些行为也不全是冤枉,偷税漏税么,全世界都一样。税务局想找茬实在容易。唯一问题是没有过硬的证据把这些人的口供和王启年有效联系起来,这才是荷兰方面现在比较为难的地方。

荷兰一点都不感觉自己这么做有什么危险。整个世界被大萧条折腾的鬼哭狼嚎,即便是没有鬼哭狼嚎,欧洲国家与美国也没理由为中国强出头,更没理由为中国主持公道。唯一能替中国说几句话的还是苏联,苏联在欧洲是被视为一个极大的威胁。即便有些国家想说几句看似合情合理的公道话,只要苏联先站在中国的立场上,这些国家也只能先闭上嘴。这就是中国面对的现实。

不仅英国人在算计荷兰人,荷兰人也同样在算计英国人。只要中国的海军力量没有能够压倒英国与日本,中国对荷兰动武就会遭到英国日本的联手压制。荷属东印度距离中国有几千公里的距离,遭受军事打击也是英国与日本首当其冲,荷兰根本不担心自己会遭遇什么危险。

1933年4月17日,荷属东印度海域上出现了一支舰队的身影,这支舰队每一艘舰艇的桅杆上都高高悬挂着中国人民海军的红色旗帜。在指挥室里面的舰队最高指挥官是萨镇冰。这位年过70的老头子坚决要求在完全退役之前参与这次军事行动,这是中国迄今以来最远的一次军舰航行。军委抱着把事情闹大的态度派遣了南洋舰队与黄海舰队两大主力合并的特遣编队前来荷属东印度示威。

“雷达已经发现敌人的军舰,距离正西大概在80公里之外。”

“三号侦查机群发回电报,已经发现荷兰舰队。数量为一艘驱逐舰、一艘护卫舰。”

“雷达扫描没有发现敌人的潜艇。”

特遣编队以一艘航空母舰,两艘战列舰为核心组成。驱逐舰、护卫舰上都安装了新式雷达,和21世纪的宙斯盾,相控阵当然没法比。每一艘吨位不够大的军舰上安装的雷达都是单一功能。要么对海,要么对空,要么是水下搜索。即便如此,特遣编队的搜索能力也达到了空前的水平。

比炮战经验,人民海军并不认为自己有出类拔萃的能力,据说有些日本海军观察员的目力能够大白天看到星星。工农革命军的忠勇毋庸置疑,武装这支忠勇军队的则是中国的科技。海军舰队指战员们的最低学历也是初中毕业,国防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们比例也占到15%以上。

萨镇冰看着仪表显示器上那代表敌人的明亮绿点,心中百感交集。他已经老了,老到根本没办法再实际参与战斗,而这个时代的科技发展也已经超出了萨镇冰的想象之外。战争在人类视线之外就已经展开,这已经是一个年轻人的时代。

“继续前进!”萨镇冰镇定自若的下达了命令,这是他最后一次指挥如此规模的舰队。

“左满舵。”舰长命道。

“左满舵!”司令长对着通话器喊道。

“左舵满!”很快从通话器中就传回了舵手的回复。舰队划出一条漂亮的大弧线,向着敌人的方向调转了船头。

三十分钟之后,通讯员再次喊道:“潜艇声纳已经锁定敌人!”

海军的潜艇装备了声纳,这是人民海军的杀手锏之一。又过了片刻,通讯兵再次喊道:“声纳已经发现敌人潜艇的踪迹。”

所有的指挥员们脸上都露出兴奋的表情,尽管在演习中早就几十上百次的实验过这些新装备,然而用这些装备对付敌人还是第一次。不少指挥员手掌忍不住张开握紧,只要舰队司令员下达命令,战斗立刻就可以展开。

此时敌人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他们很可能还没有发现这么一支大舰队已经靠近到攻击范围。人民海军此时已经修正了自己的航线,向着荷兰海军直逼过去。直到双方接近到40公里的距离,荷兰海军的军舰才跟受惊一样慌乱的开始调转方向。迎向人民海军的舰队。无线电监视系统中,也出现了荷兰人的电波。想来是正在向荷属东印度的海军指挥部发出紧急通电。

“我们可以提前最少半小时进行打击准备。”指挥室中,萨镇冰慢悠悠的说道。

除非是战事的临战准备级别,军舰上是随时准备战斗。训练有素的海军,例如英国与日本海军可以在遇敌后的几分钟内就打出炮弹来。否则的话从遇敌到主炮齐射,好歹也得也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十几分钟已经都航母编队起飞的鱼雷机与轰炸机进行一轮攻击。敌人运气差点,战列舰靠上去的时候,只用对着爆炸起火的敌人舰艇进行点名射击。

“校射雷达启动!开始锁定目标。”距离荷兰海军只有30公里的时候,人民海军已经做好了射击准备。

“激光辅助测量开始。”负责火炮系统的指挥员强忍住激动的心情,发出了命令。

片刻之后,观察员就看到在荷兰军舰的舰体一侧出现了几个碗口大小的红色光点。光电忽明忽灭。射击系统的计算员根据激光发射的角度,以及激光发射器与炮口的位置,很快就确定了射击角度。

激光发射器很快就进行着微调,两束激光的光点同时出现在几乎相同位置的时候,人民海军舰艇与敌人的绝对距离就已经确定。有了确定的数字,只要开炮,命中率就大大提升。

“实验完毕!”火炮系统指挥员高声喊道。激光发射器随即停止了工作,进入待机状态。

这就是未来的海战!萨镇冰心潮澎湃。即便是在实际演练中多次进行,在准实战中得到了验证,依旧让这位老军人感到了极大的震动。对面的荷兰海军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海军特有的英勇,面对突然出现的中国舰队,荷兰海军依旧顽强的靠过进行伴行。

萨镇冰命道,“按照计划航行。”说完就靠坐在指挥椅上闭上了眼睛。这样的演练消耗了萨镇冰的巨大精力,他的确需要休息。在萨镇冰的脑海中,浮现的是陈克亲自参与了演习之后如释重负的表情。对于这位工农革命军的缔造者而言,这是罕见的。对萨镇冰而言,海军几代军人们幻想出的种种精确、有效的作战索敌能力都变成了现实。现在需要的仅仅是勇敢、大胆、机敏的实际战斗。这些恰恰是工农革命军最不缺乏的东西。

人民海军突然出现在荷兰海边,给荷兰人带来的是巨大的震动。中国人不敢进攻荷属东印度,即便是看到人民海军的大舰队之后荷兰人依旧这么认为。不过中国海军有能力抵达荷兰控制地区的海岸边,这个冲击依旧巨大。上一次出现这种事情已经是272年前,在那时候名义上还在中国版图之内的台湾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