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六十章 螳螂捕蝉(二)

英国与荷兰的商议是完全在友好的情绪下进行的,荷兰早已经不是那个与英国争霸世界的海上马车夫,现在他们自己也知道完全没办法与英国抗衡。只能在英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之下生存。惨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让荷兰很清楚,他已经不是能够再次站在舞台中央的角色。

商议结束之后,英国代表回到新加坡向总督复命。介绍完了谈判内容之后,英国代表还是有些不自信,“荷兰人按照咱们的希望来办么?”

“不这么办他们该怎么办?”新加坡总督反问了一句。现在早已经不是荷兰人靠香料群众就赚的盆满钵满的日子。在西太平洋想吸血,目标就只有中国一家。西太平洋的六个大国,英、美、苏联、日本、法国,苏联是距离太远,在西太平洋没有任何利益,荷兰根本犯不上在远东与苏联有什么过节。剩下的四个国家的海军实力都大大超过荷兰。有钱,又缺乏海军的只有中国一家。

“但是我们真的只是取消中国银行在咱们殖民地的银行存款业务么?本来他们的存款业务也很有限,这对中国没太大影响。”英国代表询问了这个问题。如果荷兰人与中国人交恶,英国的做法对中国人未免太客气。

新加坡总督并没有解释太多,在英国本土的计划中,英国根本不需要给中国海外经济制造什么沉重打击。有些事情甚至是连谈判代表都不能知道,知道的人太多,走漏消息的可能性就变大。

在英国本土的计划中,英国要撺掇荷兰严重打击中国在荷属东印度的银行业,英国只是关闭中国在英国的东南亚殖民地的一小部分银行利益。中国人的怒火肯定会指向荷兰,而那时候荷兰就可以拉日本来顶缸。中国于日本已经不再接壤,中国海军实力不如日本。英国只要根据英日同盟,保证日本海军对中国的全面优势。中国又能如何?英国、日本、荷兰,结成一个连环套,死死套住中国。除非中国能够积攒起巨大的实力,在海上全面压倒这三国结成的准同盟。在英国人看来,这需要最少二十年。

至于二十年后会发生什么,英国从来不在意。大英帝国数百年来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挑战者,他们早已经清楚,英国的敌人永远都在变化。英国要做的仅仅是能够确保自己的海军强势地位。也许二十年后先撑不住的是中国呢。计谋需要用时间来检验结果。

英国按照约定开始做出一些动作,当然也就仅仅是一些动作。但是英国人好像低估了荷兰人的智商,荷兰人也是做出了一些动作,同样仅仅是动作。荷属东印度上的中国人感到了危险与压力,也就仅仅是危险与压力而已。

如果换了普通的阴谋家,此时只怕就已经开始感到不安。但是英国当了几百年的阴谋家,他们有着足够的耐心。时间就这么拖到了1932年底,在大萧条实实在在的进行了三年,按照年份计算,马上就要进入第四个年头的时候,荷兰终于忍不住了以一场查税的名义,荷兰政府要求中国银行提供自己的信息。同时,荷兰也按照约定开始在中国人开办的种植园附近划出土地,由日本人开始“经营”起来。

这几个月的时间对玩阴谋诡计的家伙来说,并不算太长。对于中国来说,则是难以想象的幸运。

这几个月中,中国的工业出现了巨大的进步。感谢大萧条,美国实验室终于研制出了阴离子溅射镀膜机的样机,以中国与美国大财团之间的关系,人民党花了黄金购买了机器以及相应的工艺设计。这笔真金的总重比机器和图纸加起来都重。激光原理早在1916年就由爱因斯坦提出,人民党的实验室红宝石蓝宝石结晶实验在花费巨大投入后也基本进入了放量生产的阶段。

剩下的就简单了,二氧化碳激光发生器是陈克大学同寝室的物理系同学的毕业实验,陈克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极具功利主义的混蛋,也是个智商不算低的混蛋。他对自然科学也有足够的爱好,大学论文不是理论多么复杂的事情,只要不牵扯其中的数学原理,对这种纯理论的解释,听一遍看看资料也就记住了。当时大家讨论的生产关键就是这个光学镀膜问题。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剩下的那些零碎虽然重要,却是在电气零件市场上就能解决的事情。

钱花到了,科技人员人也塌实肯干,人民党的基础实验积累够厚,缺乏的就是核心设备。美国的设备一到,中国激光的拦路虎就被一脚踹开。“科技树计划”本身就是一个联合科研计划,十几个相关部门实验室二十四小时三班倒,拿到机器后的两个多月,终于第一束红宝石激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晶体管完全靠技术积累,索尔维会议每年一次,陈克顶着一个光电效应科学家的头衔。出于礼貌,索尔维会议也会给陈克发邀请书。陈克自己不去,他每年总是派一个团队浩浩荡荡去取经。学术交流回来,陈克对翻译过来的名词觉得听过的,就钦点为学习研究的方向。晶体管理论只是21世纪大学中非常普通的知识,中国的大学还是那种逼着学生狂背理论的地方,这些玩意背不出来那是要挂科的。有这些似是而非的方向做指导,大量的研究经费砸下去,经过大量投入与实验,先是锗晶体管,然后是硅晶体管,先后出现。

人民党的科技在这个阶段充分体现出“陈克模式”,经常连理论准备都没有,就在领导意志的指导下向着某个“未知的方向”一路狂奔。中国科学界“尖端领域”的流行笑话是“有困难克服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陈克无疑就是那个“创造困难”的罪魁祸首。

这两个突破的真正意义还没有被中国科学界完全领悟,陈克心里面就已经乐开了花。作为技术突破为先的模式有一个可怕的问题,那就是积累基本没有,一旦想展开,立刻就感到基础不足的问题。可现在是大萧条,谁手持黄金,谁就无往而不利。技术突破在中国带来了大量的问题与不解,这些对中国科研队伍来说的问题与不解,在外国可未必是问题与不解。

大萧条期间,这世界上的科技极少有不能用黄金来买卖的,也极少有人是能够面对尊敬、丰厚报偿,以及条件优越的实验室环境以及未来有可能的科研成果而不动心的。人民党金库大门此时罕见的敞开,手持黄金的人员根据十几年来搜集的情报四处在欧洲与美国拜访。

电子工业就是未来的印钞机,财政部也没敢提出什么反对意见。人民党对外贸易的主导产品中,大多都是在陈克亲自带队或者“亲自关怀”下问世。更何况这轮技术大抄底目的是明确的,每一项技术每一名著名科学家都有报备,财政部审计人员只是不能理解其中的科学原理,却不能认为这是某些人吃饱了撑的在发癔症。

有这样的大好消息,荷兰人自取灭亡的行动并没有给陈克带来任何不高兴。在这个与时间赛跑的关键时段中,荷兰人的迟疑给自己造成了可怕的后果。

“让外交部就荷兰人不正当手段发出最严正的抗议。”陈克只是给了这么一个回答。

李润石作为12人之一,当然知道中国未来的大战略。他只是比较好奇陈克到底为什么这么高兴。陈克不提技术进步的事情,对李润石的问题,陈克答道:“荷兰人与英国人就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在那里建医院。”说完,陈克批了一个条子,让李润石自己去研究机密文件。

这些文件内容比较简单,中国退役军人出身的医生在荷属东印度进行了大量的“社会实践”。他们利用种植园为掩护,早就在荷属东印度进行了很多次的徒步行进。这是付出了巨大代价的工作,荷属东印度群岛上有很多土人,其中也不乏食人族猎头族。这倒不是这些土人有什么道德问题,饿极了什么都会吃的,覆盖着厚厚植被的热带雨林绝非一个友好的存在。

李润石看着充满了与死亡相关的秘密文件之后,思索了好一阵才恍然大悟,“游击战争”四个字在他脑海中蹦了出来。这就是人民党真正想实施的战略。在那样可怕的环境中,荷兰殖民者绝对不可能深入到荷属东印度的“广大农村天地”里面去。人民党却可以用训练有素的队伍在荷兰打游击。那些人肉都敢吃的食人族与猎头族虽然野蛮,却未必不能合作。实际上,他们倒是非常容易接触的淳朴对象。能够携带药物孔武有力拳脚功夫一个打十几个的治病救人的医生,对这些土著有着格外的“说服力”。

看完了资料之后,李润石明白陈克现阶段的意思是“静观其变”。人民党不怕荷兰人做的过火,人民党怕荷兰人做的不过火。除了荷兰之外,李润石对日本的态度也颇有担心,只是日本现在还缩在后面,不管如何担心,好歹也得等日本与荷兰人一样走上前台再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