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五十九章 螳螂捕蝉

荷属东印度是1932年时候印度尼西亚的正式称呼,与1949年成立的印度尼西亚这个殖民地的历史相比,荷属东印度倒是有着几百年的历史。这里最著名的地区原本是香料群岛,自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百多年间,香料贸易量翻了几番,并在18世纪达到顶峰。超量的贸易,使得香料不再是贵重之物。同时,大航海中不断引入的新玩意儿,也改变了西方人独恋香料的时尚。首先是烟草,随后是茶、咖啡、可可、蔗糖……还有更刺激的美洲红辣椒,使传统香料渐失魅力。此外,贵族或资产阶级的口味,融入了更多的元素,甜的、辣的、清淡的都成了新时尚的一部分;新的时尚评价体系也出来了,17和18世纪的欧洲,出版了许多类似《女王的储藏室打开了》《王室与资产阶级的饮食》《气味》等新时尚书籍。到了19世纪,资产阶级又迎来了重塑世界时尚的新世纪,一切都推倒重来。

香料和香料群岛,就这样退出了历史舞台。加上中国自种香料成功,荷属东印度一战期间的日子颇为艰难。直到巴厘巴板的石油开采后,才算是恢复了一些繁荣的感觉。

中国华侨多在荷属东印度的苏门答腊,爪哇等地居住。一战后期,先是英国向中国出租土地,开发棕榈油的买卖。荷兰也如法炮制签订了合作协议,中国租了一些荷属东印度的岛屿开辟了一些油榈农场以及橡胶农场。总的来讲,属于中规中矩的经贸合作。

人民党在荷属东印度名义上的头子是王启年,这是个公开的事情。王启年正式头衔是荷属东印度仁心医学院董事长,这位拿过法国医学专科学校毕业证的家伙,加入人民党之后还是搞本专业,政治上也没有特别的激进或者狂热,工作很踏实。后来受人民党之托,以中英合资的上海仁心医学院校董身份在英属马来以及荷属东印度开办分校。

同时,王启年还是中国著名生育保健产品,绰号“杜老师”的杜蕾斯安全用品企业东南亚分部的副董事长。也是很多特效药在东南亚的主要代理商。东南亚的头面人物都知道有这么一位“红顶商人”,特别是在东南亚的日本女性中,王启年是实实在在的人人皆知。

王启年校董知道自己的存在意义就是吸引火力,他也习惯了。1932年,王启年的主要活动范围就是雅加达,以他的关系网来说,得到的很多消息都于日本有关。

日本政府主导的女性业务曾经覆盖了整个远东与东南亚,人民党与苏联铲除了远东的此类业务,日本转而主攻东南亚市场,自从在朝鲜战败之后,日本更是尽力开发东南亚服务业。这些业务与王启年的业务不重叠,没有商业竞争关系。王启年关心的是日本在东南亚始终坚持宣传“中国威胁论”。

暹罗王国这些年与中国走的很近,作为中国的友好邻邦,暹罗一直希望能够摆脱英国的控制。中国当然乐见这种事情,例如中国与暹罗已经商议动工的东南半岛铁路,即便是遭到了英国的反对,这条铁路还是动工开始修建。

踏上复兴道路的中国对东南亚影响自然越来越大,日本就试图利用这些矛盾,达成一个西太平洋地区的反中国联盟,其模式颇为类似当年欧洲的反拿破仑法国的联盟。

王启年是名面上的靶子,他在正常的活动中得到的消息肯定不是机密消息。即便如此,他还是得到了日本掀起了新一轮反华倡议的情报。

向王启年提供这个消息的是荷属东印度总督府的一位官员,这位官员是重点受贿对象,在酒席上,他品尝着朗姆酒,醉醺醺的谈着日本的提议,“日本建议英国、荷兰,一起组建一个海上联合安全机制,三国的海军定期交流演习。”

“是么?”王启年一面给这位官员的酒杯里面添着朗姆酒,一面打开了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是苏联伏尔加鱼子酱。这在欧洲也属于高级奢侈品,在荷属东印度,能够得到品尝这种美味的人数量极为有限。

这下,荷兰官员的眼睛一亮,他拿起调羹舀了一勺放进嘴里,微微闭着眼睛享受着。王启年倒是不喜欢这种口味,他只是象征性的舀了几颗放进嘴里。

荷兰官员摇头晃脑的享受了好久,这才开心的又灌了一口朗姆酒,大大的叹口气,他才继续说道:“总督大人已经与国内商议过,准备通过这个建议。”

“哦!”王启年脸上浮现出惊讶的神色,他皱着眉毛问道,“难道这会对民用商船有影响么?”

官员对王启年的机敏很满意,他笑着答道:“所以我们建议中国的贸易商船最好悬挂荷兰的旗帜,在荷兰航运公司注册。”

如果悬挂荷兰的旗帜,在荷兰航运公司注册,那就要向荷兰缴纳一大笔费用。中国国内玩命的造船,就是为了扩大在东南亚的贸易,规模越来越大的中国船队的确活跃了西太平洋的贸易往来,也成了英国与荷兰眼中的大肥肉。什么都不干,就能大捞一笔始终是殖民者的本性,王启年倒是相信这个日本提出的“海上联合安全机制”应该是真的。

又吃喝了一阵,王启年给这位官员送上了一些礼物之后,就派车把官员送走了。

这位官员到底是出于贪婪的本性向中国出卖消息,或者干脆是负责私下放话的人,这点并不重要。国家与国家之间是赤裸裸的利益关系,中国的工业实力越强,周边国家感受到的压力就越大,这才是世界的本质。英日同盟到现在都没有解除,英国与荷兰与日本还有越走越近的意思,因为他们都要面对中国日益扩大的海军力量。维持了日本的舰队,就是对中国的战略威慑。

这到底是威慑,荷兰借用英国日本的力量来向中国敲诈,还是这三个国家准备更进一步的前奏?王启年委托人民党情报机构在荷属东印度继续调查,自己则前往新加坡。名义上是视察学校工作,实际上则是去拜访英国的新加坡总督。

东南亚的热带病是非常常见的事情,仁心医学院能够在东南亚建校,很大原因是这里的确需要大量专业的医生。而英国与荷兰都没有像样的医科学校,也没有什么高水平的医生愿意离开欧洲到东南亚来行医。

王启年到了新加坡之后,很快就参加了一次新加坡总督举办的宴会。宴会中这位总督手下的官员向王启年透露了差不多同样的消息,并且建议中国商船挂英国旗帜,在英国的货运公司注册。

看样子这真的是商量好了!王启年确定了这个消息的准确性,至少讹诈已经实实在在的发生。随着中国经济边疆的扩大,外国都想方设法的试图从中国身上捞一笔。在陆地上没有国家敢入侵中国,他们就在占据优势的海上想方设法。

与王启年想的一样,总督府的官员都是传声筒,他们的目的是告诉中国赶紧乖乖的交出好处。比告诉王启年的内容更加阴森的会谈,此时正在雅加达召开。

英国与荷兰两国的殖民地总督都派出了谈判使者,商谈关于中国在东南亚的银行问题。

荷兰方面态度很激进,“我们想关闭中国在荷兰的银行。以后中国与荷兰的贸易必须通过荷兰银行进行。”

英国方面显得沉稳不少,毕竟英国银行才是东南亚银行业的龙头老大,如果让荷兰银行垄断了荷兰与中国的银行服务,英国人是得不到什么好处的。“我觉得还是在一定领域上暂时限制中国银行业的服务,例如私人存款方面。”

“贵方有什么好办法么?”荷兰代表问道。

“以税务稽查的要求,让中国银行交出信息。”英国代表答道。

荷兰代表忍不住连连点头,而英国代表继续用英国官僚特有的那种莫测高深的语气说道:“我觉得我们两方面可以进行一次联合税务稽查,查处在其他国家偷税漏税的行动。当然,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先确立一下新的税收标准。”

有些话根本不用说透,例如英国与荷兰的查出对象肯定是华侨商人,对人民党的一些海外企业肯定也会有所涉及。但是目的都是一个,干掉中国在东南亚的银行业,至少是把中国银行业的业务控制在英国与荷兰手中。

对这样的行动,两地的殖民者根本没有丝毫觉得有什么不妥。他们远渡重洋从欧洲不远万里跑到东南亚这鬼地方,杀人放火干了几百年,目的不就是为了能够在地方作威作福么?

荷兰代表接着问道:“对于日本想在东南亚投资的事情,贵国总督有什么看法?”

“税务查处也负责一些商业纠纷吧?如果日本想购买的话,我觉得没有理由拒绝日本。”英国代表沉稳的答道。

1932年荷兰代表没看过20实际末的日本动漫,如果他看过的话,一定会阴恻恻的笑着说,“您可是够坏的。”

只要能巧妙的运作,就可以对外形成一种假象,日本人看上了中国在荷兰与大马的农场,然后想办法侵夺中国农场。而英国与荷兰的官员只是被日本人给“蒙蔽”了。这种操作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只需要一点时间与手段而已。

荷兰代表已经决定,在中国的农场附近给日本辟出一些土地用以“开办农场”,至于后面的事情,荷兰代表相信日本不会不明白该怎么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