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五十四章 战时路线(六)

江南的冬天气温远比北方温暖,只是1930年初的冬天好像远比往年更寒冷。

还有几年才到50岁的余晨呆呆坐在空荡荡的宅邸里面,他的生命力仿佛耗尽了一样,除了形容枯槁之外,余晨的姿态更像是受到极度惊吓的动物,任何风吹草动好像都能惊动他,但是整个反应是麻木迟钝的。

江苏都督余晨根本理解不了两个多月来的变化到底意味着什么,花好月圆吹拉弹唱顷刻变成了阴风惨惨鬼哭狼嚎。那些炙手可热的工厂,那些江苏南京镇江等地几个月前开始模仿上海兴建的新城市中的楼房,都曾经是万众追捧的对象。多少人为了获得新生活的机会,疯抢这些地方,在南京镇江等地置办房产的人甚至要提前几天排队。浩浩荡荡的长龙能排出去好远。现在工厂大多都在停工,房产也无人问津。不,更准确的说,大家都在努力抛售这些产业以换取现金。

江苏金融中心曾经是外国资本收购人民币的一个中转站,江苏用手中的外汇应付了外汇提款潮后,他们就面临着沉重的人民币提款潮。现在江苏依旧是中国的一部分,然而江苏本地的货币并不是人民币。江苏境外人人手里都有人民币,江苏境内人民币已经是极为稀罕的存在。

余晨昏昏沉沉的思绪中混合着无法形容懊悔,在王有宏的遗策中,王有宏提出江苏放弃自己的货币,向中央政府申请使用人民币。王有宏死后这个提案在江苏议会遭到了极大的阻力,加上人民党冷漠的拒绝了,然后就没了下文。余晨竭尽全力执行王有宏的政策,在遇到今天毁灭性打击之前,这条货币政策是余晨自己也不能完全接受的方案,在余晨看来那等于是变相投降,被人民党拒绝的时候,余晨甚至感到一阵轻松。现在余晨才知道自己到底比王有宏差多远,王有宏的政策如果能实现的话,现在江苏也不会走到如此绝境。

假如江苏现在通行的是人民币,即便是江苏现在处于一种实际独立状态,还是有办法通过税收等法子强行在本地筹集人民币。人民党官方始终没有开放人民币与江苏本地货币的兑换,江苏私下的那点子兑换根本不足以筹集人民币现金。最近人民币还债无比巨大,江苏各地手执人民币的人早就把这些人民币如同宝贝般藏着,哪里肯在市面上流通。

外面腾腾的走进来了人,江苏都督余晨听到这声音,像是被鞭子抽了一下般打了个激灵,他已经没办法承受更多打击了。抬起头,却见是现任江苏国防军司令李睿。李睿满脸怒容的对余晨说道:“都督,又抓到几个倒卖人民币的奸商,您得做主杀了他们!”

“杀谁?”余晨有些迷瞪的问道。

李睿是余晨提拔的人,他为人精明爽直,人品自然没得说。在余晨几年前消灭各种经营渠道上的恶霸时候出力极大,私下被认为是余晨之后江苏都督有力的争夺者。这也不是完全的空穴来风,既然王有宏宁肯把家人都撵回天津老家让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去,也要把都督的地位交给余晨,余晨觉得自己没有理由选择亲人作为江苏都督的继任者。李睿的确是余晨比较中意的接任者中的一员。

李睿倒没有想那么多,他怒气难消的说道:“都督,我们已经下令,私人不得私藏外汇与人民币,必须存到国家银行里面去。偏偏有一些奸商私藏人民币,还在黑市里面高价出售。我接到举报之后捣毁了一个黑市,结果里面的人竟然还有几个是有头有脸的议员。都督,这些人绝对不能放过!”

“呵呵,议员……”余晨苦笑起来。这些议员什么时候干过好事呢?遇到有利可图的事情,总是缺不了他们。遇到国家的艰难,他们就跑得无影无踪,至于这种私下倒买倒卖的事情,在王有宏在世的时候就没少出过。余晨也看人民党的各种报纸刊物,人民党不修清史,倒是有一篇文章,叫做《崇祯以来若干历史事件的决议》,文章署名虽然不是陈克,却是人民党对满清的评价。

《决议》里面讲,明末最腐朽的士绅们把持了朝政,导致了明朝的覆灭。满清与腐朽士绅勾结在一起,打造了一个集权专制的腐朽体系,并且把这个体系推到了顶峰。对于对于士绅以及士绅体系,人民党秉持了一贯态度,认为十个里面杀九个,都有漏网的。在人民党的控制区域,士绅阶层已经被连根拔起。所以这么公然的全盘否定,竟然没人敢出来反对。

余晨也不喜欢士绅,然而看了人民党的文章之后也觉得人民党有些过份。现在经历大难的时候,余晨才明白人民党的观点竟然是正确的。这个完全封建理论思路下诞生的士绅体系,的确有原罪,杀之不可惜。

心中再认为杀之不可惜,余晨也没办法就这么大开杀戒,江苏的体系就是建立在士绅以及士绅中转化出来的工商业人士的联合之上,对这个体系痛下杀手的话,江苏要么就干脆加入人民党算了,要么就是自己砍了自己的根子。

但是眼瞅着李睿那杀气腾腾的表情,余晨命道,“先把他们给关起来,你来负责此事。谁给他们讲情,一并关起来。”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李睿,余晨又恢复了最初那种状态。现在余晨需要的是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出来,欠债的若只是民间或者股市,那大可让他们自生自灭。现在江苏政府同样介入其中,欠下了大笔的债务。等债主们逼上门来,难道江苏政府也一起倒闭不成?

在彷徨恐惧之中,有亲兵跑了进来,他低声说道:“都督,有人把情报送来了。”

“哦?”余晨登时恢复了些精神,他起身命道:“赶紧送进来!”

送进来的是一封信,余晨看着看着脸色竟然恢复了些生气。

浙江杭州,伍翔宇看了最新的情报之后让办公室的同志存档。消息很简单,在上海的一些私营企业准备抱团取暖,向江苏注资。同时,人民党在上海的同志也传递来了消息,上海商会开会,希望能够保住江苏。商会里面都是私营企业主,几个领头的认为如果江苏倒了,上海商会在江苏的投资就会血本无归。既然江苏现在缺乏的是现金,那么上海商会就筹措现金给江苏,缓解江苏的燃眉之急。以后再从容解决。

伍翔宇性子属于急躁类型的,自打结婚之后,在他爱人帮助下伍翔宇进步了很不少。看着试图抱团取暖渡过难关的民族资本家,伍翔宇其实相对他们说,你们好歹也歇歇,别做这无用功了。

现在伍翔宇终于正式成为浙江省省长,他的老上司李寿显升任国家副总理,有传说李首相有可能要在下一届成为国家总理。但是伍翔宇却没想到在北京决定未来中国大方向的12人会议里面竟然没有李寿显。

伍翔宇本人倒对这个事情毫不在意,这是他的个性。伍翔宇从来不认为官职代表了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官职代表的就是工作就是责任,作为一名革命者,组织上需要革命者做什么,革命者就去做什么。伍翔宇当然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未来人民党领导者梯队的行列,对此他的态度也仅限于“知道了”这么一个状态。参加会议有三名年轻同志,伍翔宇发现另外两名同志的表现与自己一模一样,他们认为自己是来工作的,除了工作之外,参加这样的会议并没有别的意义。

所以伍翔宇还是继续干他的浙江省省长,还继续负责江苏工作。党内早就把江苏看得透彻无比,伍翔宇本以为江苏很可能会弄出些不一样的地方。没想到江苏上演了一场经典教科书式的经济危机。对着党内的预测,经济学教科书,以及江苏的情报,伍翔宇发现江苏的变化连一点意外都没有。

先是股票市场完蛋,接着债务市场岌岌可危,现金枯竭导致了工业品价格狂跌,随即工厂这些工业设备价格狂跌。失业率急剧攀升之后,人民大量失业。为了解决问题,政府采取强制手段开始“整顿经济秩序”,同时准备加税。总之,一切的行动都是为了解决混乱局面,然而越解决越混乱。当然,现在还没有到社会动荡全面崩盘的阶段。可这样的远景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中央已经作出了预测,这场经济危机将持续好几年。既然中央这么肯定,想来是有道理的。江苏在得不到外部的资金与订单的局面下,势必导致一场全面的崩盘。伍翔宇的工作就是把这个过程记录下来,作为人民党社会研究的重要资料。

工作结束回到家的时候,伍翔宇就与爱人谈起这些事,不是透露机密,而是单纯的感慨。“陈主席好像从来不会大惊小怪,不管再可怕的事情,在陈主席眼里看来都是很正常的。”

伍翔宇的爱人给伍翔宇碗里夹了一筷子青菜,“那是陈主席站的高度不一样,在他那个高度看来,事情本身固然有各种各样的特点,有值得关注惊讶以及研究的必要,然反生任何事情都是正常的。”

听了爱人的话,伍翔宇突然心有所感。在北京参加会议的时候,人民党商谈未来发生的具体事情,每个人有各人的情绪。对未来发生好事或者坏事,所有与会者都是毫无畏惧。他爱人虽然没有参加这样的会议,却是仿佛亲眼看到一样。伍翔宇给他爱人夹了一块不大的条子肉,就一言不发的继续吃饭。

之后事情的发展与党中央预测的一模一样,江苏得到了上海的人民币现金支持之后,暂时稳住了阵脚。然而外部局势却变得更加糟糕起来。人民党的化纤产品这几年已经逐渐占据了短丝的市场,经济危机一来,外国对生丝的消费迅速萎缩。江苏最大的出口商品是生丝以及丝绸,这两样产品只能削价销售。初期,还有一些外国投机者想囤积低价生丝与丝绸,等到市场恢复之后牟利。国外市场连续半年多持续萎靡,这些投机者最终也不见了踪影。

断绝了外部市场,给江苏的打击是致命的。上海的私营企业同样遭到了这股可怕的经济寒流袭击,外部需求不断衰减,为了活命,他们只能削价出售产品。然而这种削价销售比外国同行的削价出售慢了半拍。有着丰富经济危机经验的外国工厂主以及商人们早就开始疯狂削价销售起来。中国私营企业没有经历过如此惨烈的阶段,美国能以生产成本的二分之一乃至三分之一削价销售,中国商人可干不出这样的事情。等他们下决心这么干的时候,早已经失去了削价销售的时机。

私营业界到处都是一片萧条,中国在这个阶段依旧能够有稳定收入的却意外的占决了大多数,人民党控制区的国营企业照样正常营运,农村的生活也没有受到影响。对于私营业主们渴望的现金,工厂依旧定时发放。前提是得是国营企业的工人。私营业主们几年来一直是“孔雀东南飞”,拼了老命也要到江苏来经营生活。现在他们又一股脑的往人民党的地区跑,赚钱是目的之一,躲债也是另一个十分重要的目的。

1930年九月,上海商会几次向上海市市长林深河申请政府救助无果,干脆上街游行去了。打着“反饥饿,反失业”的旗子,大批欠了一屁股债的私营者堵在上海市市政府门口要求政府救济。这些人跪在地上哭声震天,除了大标语之外,还有一些小标语,“政府银行歧视私营工商业”,“国有企业采取不正当竞争”。种种与普通百姓毫无关系的条幅发泄着私营者们的愤慨。

林深河当然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作为上海前巡捕,林深河深知上海的地下金融业。几年前林深河就准备扫荡这帮人,被中央拦住了。等到今天看到这帮人再也混不下去,林深河心中充满了恶意的快感。

这帮瘪三们见人民党不没收自己的财产与企业,就以为自己能够在新时代延续以前的好日子,对于社会主义制度也颇多嘲讽。现在报应来了!全球经济危机下这些家伙们的好日子终于到了尽头。

“群众们有什么反应?”林深河心中爽完之后打电话给国家安全局的同志。

“没见群众有谁支持他们的。”国家安全局对群众性事件从来很在意,早就安排了全面的调查,“这些人平素里总是觉得自己了不起,没有任何群众基础。但是他们这么不经申请就堵住政府大门,是不是要整顿一下?”

林深河舒服的靠在椅子上答道:“不用!只要群众不支持,就让他们继续在那里跪着。跪累了跪饿了他们自然就走了。这些老爷们娇嫩着呢。另外,公务员里面肯定有人投资这些人的买卖,投资失败,有些人会不会狗急跳墙给这些人出谋划策,还得请安全局的同志帮着调查一下。”

“这个你放心了,这是我们的工作之一。”对面安全局的同志答道。

放下电话,林深河站起身从窗户里面居高临下看了一阵外面黑压压的人群,就心满意足的回到办公桌前继续工作了。

上海群众对这些有钱人落到今天的地步是颇为喜闻乐见的,以前这些人是上海群众心目中的偶像,他们有钱,尽管没有了以前的地位,但是以上海的风俗,有钱就是地位。眼下这帮人混到如此地步,尽管让上海群众感到很是意外,“他们赚大钱的时候可没想到有今天的日子吧!”幸灾乐祸的心思自然是少不了。

没过多久,报纸上又刊登了新闻,一批政府公务员因为与这些有钱人勾结,试图影响政府政策,被开除公职之后又追究了法律责任。这下上海百姓算是彻底明白了一件事,在上海真正有权势的是能让上海老百姓有工作,吃上饭的人民党政府。那些有钱人得意的时候看似风光,他们与足够仁慈的人民党政府一比,什么都不算。

人民党在上海的表现让江苏都督余晨彻底绝望。他原以为有产者联合起来即便暂时无法推翻人民党政府,好歹也能保住江苏。现在有产者们在经济危机下被打击的自身难保,全部各自散了,根本没有倾家荡产来保住江苏的任何迹象。人民党不仅对江苏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对人民党治下的破产有产者同样不闻不问。

那些人民党旗下的国营企业倒是屹立不倒,跟没事人一样。残酷的事实让江苏上下出现了很多想法。江苏到现在可以说危在旦夕,同样也可以说是稳住了阵脚。全面模仿人民党的农村土改让经济冲击止步于农村,农民就算是没有了经营,好歹还有自己的土地可以种。种出粮食的话自保还是可以的。人民党帮助修建的水利社会表现良好,天灾的影响降低到最低。即便是经济危机时期工商业全部陷入倒闭的境地,江苏农业倒是连续两年丰收。

实事对比之下,江苏近期的思潮中有一个是江苏干脆放弃独立的地位,投奔人民党算了。现在工商业者们欠下一屁股人民币的债,江苏政府也公开宣称将会延迟还债。如果江苏把手里面的所有贵金属都给卖了,凑到的钱大概可以勉强还债。只是这么做了之后,江苏的货币就完全成了毫无抵押品的纸币。如果江苏能够投到人民党那里,人民币替代了江苏的本地货币之后,流动起来的江苏经济不是没有还债的机会。

曾经让江苏有产者们深切痛恨的土改,现在反倒成了江苏的救命符,这是江苏议会那帮人原先根本想不到的。所以江苏议会很快达成了协议,希望向中央政府交出一部分自主权,换取人民币成为江苏官方货币。

在如此背景之下,余晨前往浙江杭州拜见浙江省长伍翔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