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五十一章 战时路线(三)

江苏都督余晨并不知道人民党具体怎么算计江苏的,他最近信心很足。1927年张謇去世之后,张謇旗下的江苏工商业大部分人都投奔了余晨门下。土改遇到了无数的麻烦,然而也就是麻烦而已。江苏按照王有宏遗留下来的政策实施土改,余晨向英国美国抵押了江苏的生丝出口,换取了外汇。然后又把这笔外汇向人民党换成人民币,支付了工农革命军工程兵部队的工资。

这是真正的顶住压力,江苏内部根本没办法利用那笔外汇,一堆银行账目上的零,或者一堆纸币对江苏毫无用处。理论上那些外汇可以换成黄金,可江苏根本没有能力从外国银行兑换黄金,更没有能力把黄金运回江苏。江苏工商业倒是知道这码事,可江苏普通议员一听说“有钱”,就自动联想到能够在江苏使用的货币。

幸好当时张謇还在,好不容易通过科普解决了这个知识问题。然后江苏议员们立刻质疑,弄一堆花不出去的货币有什么用?得知江苏要用这些钱支付人民党的酬劳,江苏议员更是“义愤填膺”,甚至有人公开吆喝余晨就是“江奸”。

等到人民党的水利工程部队用了一年多时间完成了工程后,江苏从议员士绅到百姓,都傻了眼。他们根本想不到人类对自然的改造能到这样惊天动地的地步。京杭大运河江苏段扩宽到超过五十米,能并排行四船行驶,河堤全部用水泥石块修筑。新修的灌溉系统兼具灌溉与泄洪功能,水库更是保证了任何时候都有备用水源。

苏南本来就是膏腴之地,经过这番整顿,更是让人耳目一新。特别是很多河道上架设的桥梁,让江苏的交通方便了极多。江苏上下都知道,给工农革命军工程部队的那点子薪水,让江苏自己修建这些工程,能干三分之一就是极限。

土改最终以模仿人民党的方式推行开来,也是一人三亩地。剩下的土地是公地。国家负责调配,地方组织负责实际营运。以生死贸易为例,江苏政府压缩交易环节,政府强行制定各环节价格,并且负责生丝的生产与收购。有一个大的联合体来营运生丝之后,江苏的无意义消耗大大降低,除了那些丢掉了原本环节控制权的人极度不满之外,凡是参与劳动的人倒是满意很多。特别是普通百姓们尤其满意。

劳动者们原本就是靠卖力挣钱,各种意想不到的问题总是困扰大家。现在风险由这个新的联合体承担,没了后顾之忧,百姓们干的极为卖力。

那些失去特权的家伙多数是放贷的,现在江苏银行全面接手这些业务,向百姓提供低利率的贷款。民间还是以金银贷款为主,江苏推行纸币,一下子就把金银贷款给挤的无处容身。这些放高利贷的失去了来钱的渠道,自然是要反对余晨。一时间余晨这“抢钱司令”的名号响遍了江苏。

王有宏的规划中对此早有计划,余晨应对的法子很简单,“杀人立威”。他命令各部门对那些欺行霸市实施了强力打击,几乎是抓到就杀。这些欺行霸市的原先与放高利贷的关系莫逆,见到这帮人一一伏法,高利贷者们反对余晨的声音立刻就消失了。

这样的努力尚且不能完全解决江苏的金融缺口,把生丝贸易的未来收入抵押出去之后,等于今年花明年的钱。余晨又允许外国在江苏投资办厂,用这些外汇来支付债务。

张謇死前干了另外一件事,他在江苏开了好几个股票市场,出售江苏的一些官办企业的股份筹措资金。同时允许私人在股票市场发行股票筹集款项。初期放高利贷的把资金投入到这些个股市里头,投资者们收益颇丰。用钱赚钱,不掏力气,貌似还有江苏这个官府做背景,还有一整套有利有产者的政策。

很快江苏各地的资金都被吸引进股市,高利贷者们颇为机敏,他们转而成为了掮客,为股市拉拢资金。既然这些人已经从投资中得到了极大的收益,那些没有见识的百姓,以及土包子地主士绅们自然是对他们颇为信赖。不仅江苏各地的资金被吸进江苏股市,周边人民党控制区内的“前有产者”们因为在实业上竞争不过人民党,要么把资金投入江苏的股市,要么从江苏股市筹措资金。

几年间,一个个一夜暴富的故事以及人物就传遍了大江南北。江苏被人民党压制了二十年之后,终于一摆以往的窘境,瞬间就成了有产者心中的圣地,新时代中国的象征。

早已经没有人骂余晨为“江奸”与“抢钱司令”,现在江苏境内都认为余晨大人简直是赵公明元帅再世,有着点石成金般的手段。

余晨比陈克还小上几岁,对于这如潮的谀词,他虽然很想一笑置之,却怎么都达不到这样的程度。在执行王有宏遗策的时候,余晨也是惴惴不安的。没想到几年下来居然能够弄出如此局面。余晨觉得这简直是如坠梦中一般,他有时候忍不住想,若是能早上二十年就明白这么干能有这样的局面,哪里会让陈克的人民党有今天的主导地位。到底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不过余晨好歹也算是个人物,在生出如此想法之后,他也知道实际上这并不现实。江苏的现行政策即便是与现在的人民党有着再大的区别,但是在消灭地主与高利贷方面毫无二致。这种政策若是放到二十年前,那就是与人民党一模一样的“乱党”。想在江苏推行这种政策,光江苏内部就得杀多少人?就现在这帮对江苏现行政策坚定支持顶礼膜拜的家伙,二十年前只怕得杀掉九成以上。

所以余晨也就放弃了妄想,把注意力放到了当下的事情上。别看江苏现在如同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余晨还是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最大的不安在于,自打王有宏死后,江苏是越来越看不懂人民党的政策了。

与王有宏一样,余晨也定了人民党的一些主要报纸。王有宏在世的时候,余晨只要有机会就会与王有宏谈论人民党的政策。王有宏赞成也好讽刺也好,总是能大概分析一个合理的解释。江苏也会因应的做出一些对策来。自打王有宏死后,余晨发现再也没人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别说有人要给余晨解惑,余晨还得负责给别人解惑呢。

例如1928年3月之后,人民党的报纸开始经常刊登一些文章,嘲笑投机与食利者们的短见。文章核心思想倒也简单,任何经济营运都是建立在实物生产与销售的基础之上。现在中国热闹的投资与放贷热潮,让大量资金投入很狭小的市场,这市场很快就会达到完全饱和的状态,自己回报率越来越低,市场风险越来越大,用钱生钱只是个把戏,到了后期肯定会来一次总的崩盘。

余晨当然能够理解这些名词,也知道人民党这是在嘲笑江苏要全面完蛋。这种算命先生一样的预言让余晨着实感到腻味。人民党占了这么大的地盘,有那么强大的武力,却不能把人民党的地盘内人民的生活弄好。导致很多人民党那边的人跑来江苏投资,购买股票。若是余晨能执掌中国,定然能比人民党搞的更好。

现在江苏并不缺钱,外国人排着队要在江苏投资建厂,外国人还通过江苏的银行,大量用英镑美元兑换江苏银行中的人民币。就江苏手中的外汇,清偿外部债务毫无压力。王有宏这位导师不在了,余晨心里面固然感到不安,然而数据明明白白的证明,江苏的经济没有任何问题。最后江苏都督余晨决定把人民党的话都认为是放狗屁。

人民党不在乎余晨怎么看,江苏的局面看似热络,与人民党的整体盘子一比,只能用微不足道来形容。江苏还起到一个令人民党原先没想到的作用,就是成了人民党用人民币兑换外国货币的一个良好渠道。不管江苏能不能看明白,人民党看的很明白,洋鬼子精明着呢。他们根本不想用手中的英镑美元兑换江苏的本地货币,而是瞅准机会就兑换江苏市场上的人民币。江苏金融市场上的人民币,大多数是江苏之外的有产者带去的,这帮有产者们倒是不少把手中的人民币兑换成了江苏的本地货币。

根据人民党的统计,整个江苏的个人负债率直线上升,实际上已经突破了80%,直奔100%而去。由于大量资金汇集江苏,江苏资金盈利率也直线下跌。在亚洲范围内,也就日本能和江苏相比。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危机,还是金融引发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即将在江苏范围内爆发。

章瑜做了各种准备之后在政治局全体会议上问了一个问题,“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真的没办法克服?现在怎么看这情况都不像是要出事的模样。”

陈克倒是信心十足,人民党这些年有计划的在国际上收购黄金以及现钞,没想到江苏这次竟然也能给贡献不少英镑美元,这让陈克心情大爽。“这件事是由国内与国外的共同背景下必然发生的事情。我们人民党人都不是算命先生,我们只能按照规律知道,这事情一定会发生,我们也能大概判断发生的时间。不过我们没办法确定具体发生的时间。我们要用一种做学问的心态来看这场大规模的经济危机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这些年陈克神棍的形象倒是淡了不少,毕竟陈克本人只是个穿越者,他不是上帝。人民党的路线始终维持在科学与民主的轨道上,科学还放在民主之前。事后收集的情报资料汇总讨论之后,以前发生过的事情来龙去脉就被搞清楚了。同志们相信陈克有敏锐的直觉,有对未来透彻的洞悉力,却不认为陈克能够靠一张嘴就创造很多不可思议的结果。

党的领袖工作之一就是维护制度,工作之二就是引领方向。同志们都承认陈克在领袖位置上完成了该完成的工作量。没人愿意与陈克争论未来方向,同志们要知道的是未来方向确定的局面下该怎么做。

“游缑同志已经做了汇报,咱们二十几年勒紧裤腰带搞科技搞教育,到去年,咱们已经把外国基础研究方面正确的实验室实验都给重复了,大部分实验也都摸清了原理。未来还是得勒紧裤腰带,继续搞科技。咱们很多技术设备都是在经济危机时期从外国弄来的,我们正在不断缩小与世界最尖端技术之间的差距。如果这次经济危机开始,我们就能够再大规模收购一番。然后我们就必须尽快消化吸收这些技术,不仅要知道知其所然,知其所以然,还要制天命而用之。跨过这一步,中国就不仅仅是一个国土大国,人口大国,军事大国,还是一个科技大国!”

这不过是老生常谈,陈克多少年来始终极为注重科技发展,共和国的科技水平的确发展的很快。在这件事情上也没有人想与陈克争执。

等陈克完成了“天天讲,年年讲”的老一套之后,有人就起来发言,“陈主席,党内的基层同志最近都有一个疑惑,咱们现在这个搞法是在搞共产主义么?”

同志们问的直白,陈克也回答的坦率,“现在我们不是在搞共产主义,更贴切点说,我们现在是在推进工业化的同时在反对旧封建主义的思想与生活方式。我们近期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是工业化与封建主义的矛盾,是每个同志在新时代中找不准自己定位的问题。这个问题只能在工业化社会的发展中解决。个人主动性固然重要,但是在工业化时代想生活下去,就只能按照工业化的社会的生活模式来改造自己,学习知识,增加认识水平,进而改造思想。固然会因为生产力发展,纵向比的话好了很多。但是没有竞争力,横向比较只会越来越差。”

这话未免太实在,若不是陈克说出这种话,只怕会遭到全方位的反对与抨击。即便是陈克这样的威望,不少同志也变了脸色。而陈克根本不为所动,“同志们,我看得报告不多,不太清楚基层同志到底是一个什么想法。我只想问一个问题,共产主义到底是不是不劳而获?还是有谁认为共产主义时代了,就可以不劳而获了?”

这么稍带嘲讽的语气让同志们一时骚动的情绪得到了平息。

陈克没有停顿,继续说了下去,“国家是阶级统制的工具,既然存在阶级,就必然存在矛盾。我们搞社会主义,我们自称遵从科学,那就不能有掩耳盗铃的态度。我们站在地球上会认为太阳绕着地球转,事实呢?这是地球绕着太阳转!在中国,因为文化先进,这么一个观点的提出不会死人。在外国,洋鬼子们在用科学打破神权的年代,承认这么一个科学事实就是要死人的。而在我们现在的社会主义中国,谁能有科学上的突破,不仅不会被杀戮,还会披红挂彩被人民赞扬。这就是社会的进步。在政治上,有些同志是真不明白,他们感到不适应,所以要引发争论。还有一些人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想搞些事情出来浑水摸鱼。那么我们人民党作为劳动者的先锋队,我们自己到底要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我认为大家应该好好讨论一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