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四十八章 解放朝鲜(六)

现实比任何想象都更有说服力,朝鲜代表觉得这个世界是黑压压不见天日。与如狼似虎的列强一比,即便是满清对朝鲜的控制都能谈得上是和风细雨温暖贴心了。

在朝鲜代表当众大哭之后,法国代表提出了一个要求,今后除非与会六国全部同意,否则朝鲜代表不能再参加会议。对列强来说,这样的要求再正常不过。如果把列强国家拟人化的话,想来列强国家要说是,“俺们的地位都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哭有个蛋用。就算是比哭,俺们列强的人口多,流的泪水也比小国多出好些来!更不用说现实中哪个列强国家没有在利益争夺中死过几百万人,也杀过别国几百万人?小国不被杀光已经说明俺们列强有良心啦!”

沙俄就是列强,苏联代表知道列强谈事的方式。在中苏下头的协商会议上,苏联代表直率的提出:“我们必须让其他国家承认这样的一场战争存在。”

李润石很清楚,世界是否承认一场战争可是意义重大。一旦一场战争能被世界承认,就可以认为这是公开开了一个赌场,各方都能进去下注。以现在世界的规矩,这就等于确定了一场局部战争。战争的目的和底线都有大概的暗中规矩,欧美列强对此还颇有愿赌服输的秉气。一般来说,没谁会因为这么一个“小盘口”而毫无意义的扩大战争。这还真是帝国主义范儿,大家好歹也算是生意人。

而朝鲜这个“盘口”比较特殊,一旦世界公认了这个盘口,日本是稳输不赢的局面。日本自然是坚决不肯承认,英国也不会眼瞅着他在亚洲的打手遭到如此损失。

李润石建议道:“咱们不妨退而求其次,让世界都知道有这么一场战争就行了。”

“不用那么麻烦,可以让朝鲜对日本正式宣战。”苏联代表毕竟是老牌的帝国主义国家,对这些国际上的道道还是很清楚的。

中苏一商量好,朝鲜代表立刻就出动了。这次会议闹得很大,前来采访的记者数量众多。朝鲜代表先是面对记者公开宣布新成立的朝鲜人民共和国正式对日本宣战,接着就详细介绍朝鲜与日本之间几千年的关系。朝鲜的历史比美国的历史长的多,一提起几千年的关系,倒也算是吸引了美国新闻记者的兴趣。

经过这样的一番闹腾,日本代表彻底愤怒了。中国与苏联的态度是摆明了要夺走朝鲜。美国还一个劲的拉偏架,英国和法国在这件事上完全靠不住。日本代表只能愤然宣布退出会议,并且向美国政府提出了严正抗议。

日本人退出会议之后,美国人心花怒放,英国则有点讪讪的。但是大家好歹都是大国,没有了日本与朝鲜这两个小国,美、英、法、中、苏这五个大国立刻把过去的事情揭过去,开始讨论起五国之间的关系。

这就属于秘密会谈了,李润石按照中央的授意,发表了后来很著名的一个演讲,“诸位代表,我们五个国家都是大国,不管我们怎么看待对方,不管大家之间都有什么样的矛盾,我们都是大国,这是一个事实。我们必须在承认这个事实的基础之上来建立大国之间的关系……”

这个被后世称为“大国宣言”的讲话充满了人民党实事求是的作风,而且第一次提出一个未来非殖民主义的全球化概念。

当然,既然这个讲话中牵扯反对殖民主义,作为殖民大国的英法心里面当然是极为不满的。人民党主动提出的全球化贸易倒是让美苏很赞同,甚至英法都感觉有点意思。中国解放之后之所以没有被欧美列强太过于敌视,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肯做贸易。人民币作为法币固然与此时世界主流的金本位格格不入,相对而言,人民党的贸易平衡政策让各国比较满意。中国很注重出口,很多出口产品的销路很不错。贸易平衡之后,各国都很好与本国政府与财团交代。既然没办法用武力打开中国的边界,多做生意本来就是欧美的长项。有些行业的确遭到了中国商品的冲击,同样有些行业还大笔赚钱呢,各国议会都不会拽住一个贸易平衡的国家不放的。

在分组会谈的时候,英法美三国甚至和中国商议了关于货币兑换的问题。法国的黄金储量最少,所以法国倒是能够接受人民币与法郎的兑换。

法国刚表现出这个意向,英国就怒了。法国佬这是什么意思?要拆台么?不管中国怎么崛起,英国都把西太平洋视为自家后院,在国家银行业之间的合作,英国认为自己才是金融中心。必须由英国负责结算业务。

各大国之间的矛盾与斗争就是如此,只要有实力就不愁有生意。甚至连美国都和苏联谈妥了几单包括煤矿在内的大买卖。最后五个大国之间觉得意犹未尽,美国方面干脆建议,以后每年五个大国都坐一起谈一次,地点就放在华盛顿好了。

英国当时就提出了反对,英国方面认为如果要有确定的场所,那也得是伦敦。法国当然认为应该是巴黎。苏联就出来打圆场,建议每一次会谈之后,在结束的时候确定下一次会议的召开地点。各国轮流做东。

中国方面当然秉持低调做人的态度,李润石见各国都赞同这个意见,就支持下一次会议举办地在苏联。美国人也不想给英国人面子,就赞同了中方的建议。最终确定的是,这个五国每年的例会会谈级别也不用太高,部长级别。

会议散了之后苏联非常满意,这个新生的苏维埃国家缺乏外交渠道,这个大国之间的定期会议好歹算是苏联外交的一个突破。美国露了脸,还捞到不少实惠,顺道打击了英国日本,他们自然也满意。

中国方面也很满意,在国内油田开发之前,勉强确定未来两三年的石油供应问题。所以在会议结束的时候,李润石又专门向各国做出了解释,中国绝对没有吞并朝鲜的意思。也没有要把朝鲜当殖民地的打算,假如朝鲜获得独立,那么各国都可以自由与朝鲜进行正常的外交与商业来往。

这个保证也算是打消了一部分英国的担心,法国与朝鲜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他们当然能接受中国的态度。英国知道自己没办法靠武力或者贸易压力来解决中国,没有英国的贸易,中国还能和美国与苏联贸易,连法国佬都不在背后支持英国,于是日本就被卖掉了。

日本代表跟受气的小媳妇一样回到国内,带回来的消息震动了日本上层。朝鲜这场战争被世界接受之后,问题的性质就大大不同。最大的问题就是交战方已经不再是中日两国,成了朝日两国,中国算是真的把自己的干系脱掉。最重要的是,这是英国承认的结果。这也意味着英国的立场发生了重大变化。英国已经承认了中国在远东的地位。

同样作为岛国,日本很容易就能理解英国人的思路。面对无法抗争的对手,岛国就会暂时选择无视,他们会收缩自己在大陆上的力量,等待着大陆上的强权自己发生变化。英国的做法就是承认中国对朝鲜事务的发言权。如果中国在朝鲜的行动没有遭到强有力的抵抗,或者中国自己出了大问题,给了英国可乘之机的话,英国就将“承认”现在发生在朝鲜的任何“现状”。

到了这时候,外交都能办的事情都已经办完。工农革命军已经向朝鲜增派了二十万部队,以摧枯拉朽之势挥军南下。田中义一精明的很,他立刻下令驻朝鲜的部队“全面收缩”。日军跑的比兔子都快,“全面收缩”到釜山地区组织抵抗。

到了1925年1月,日军撤出了釜山地区,整个朝鲜得以解放。远东的局势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新成立的朝鲜人民共和国与中国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基础,签订了中朝友好条约。朝鲜主动向中国提出请求,签订了为期五年的“中朝共同防御条约”。

共同防御条约规定,此条约不牵扯任何进攻性内容。纯粹以自愿以及防御为核心要点,签约国遭到其他国家入侵之后,另一国有义务参与对被入侵国的军事支援。

除此之外,朝鲜主动向中国申请,请求中国在朝鲜釜山等七个地区建立陆海空军事基地,帮助朝鲜建立自己的国防力量。基地使用期二十年,由中国承担基地建设以及营运费用。

自此,远东地区的攻守之势全面转换,日本从攻势的一方转变为防御一方。整个日本陷入了进一步的混乱之中。

这只是日本国内的混乱,整个远东局面并没有为之混乱。苏联此时根本无心参与太平洋地区事务,中美英三国也没有扩大混乱的打算,三国之间甚至达成了一个新的贸易协议。英国同意在广东建立一个西太平洋金融结算中心。人民币这个非金本位的法币正式成为结算中心的结算货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