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四十七章 解放朝鲜(五)

李润石知道自己不是神仙,他是个强记博闻的人,身为中国代表团一员参加过一战后的巴黎和会。那次和会上英国首相说过一句话,“上西里西亚划给波兰,不如给猴子一块怀表。”

朝鲜同志没见过世面,更没有陈克这样不够成熟,却接受过良好教育的领袖。实践论里面讲,每个人都要通过实践来完成对事物的认识。但是见识与知识这玩意却得靠教育,靠实践效率太低。陈克不管自己什么一个水平,好歹他把自己的知识毫无保留的都贡献出来。有了这些知识做准备,人民党照猫画虎也不会太走样。加上党内的民主讨论,以及批评与自我批评,很快一大批同志就能独当一面。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接触,李润石不认为朝鲜同志天生就如何差。他们的见识与知识水平太差。

但是这次会议,一定得有朝鲜同志出现。人民党中央说的很明白,这就是一次列强干涉他国事务的会议,日本和朝鲜就得在这里打擂台。

当然,会谈也不全是朝鲜事务。大国在一起都要谈正事,李润石的另一个工作就是和外国谈生意。

最近国内的有机化工产业突破了高温裂解技术门槛,陈克正在玩命的给这些部门做培训呢。化纤产品正在定型期间,酚醛树脂,有机玻璃等等产品已经开始在国际市场上试卖。在国际市场反应相当好。根据中国的外贸政策,中国扩大对外出口的同时,也会增加进口。国内的万吨轮生产也上了轨道,造船厂玩命的生产着轮船。航运部门则玩命的往回拉原材料。

世界市场上甜原油比较贵,酸原油价格低廉,市场销路也很不好。中国好不容易解决了脱硫技术,包括后期的硫收集再利用。中东大量酸原油无人问津,中国买了不少酸原油的油井,李润石要与英国讨论的内容之一就是这部分原油的收购与运输安全问题。

与以往一样,陈克不参加这次会议,李润石就得全权负责谈判工作。人民党将组建一支总吨位超过10万吨的油轮负责运输工作,没有英国人的合作,这些运输工作根本不可能完成。若是别人,把这些都给考虑进去,只怕要给累死。李润石不好事,却也从来不怕事。通过这样的谈判,李润石发现整个国家的经济脉络都能看得清楚。

在出发之前,李润石给军中好友兼诗友陈世俊写了封信,那是一首唱和的词。会议地点设在华盛顿,美国人野心不小,没有加入国际联盟,就尽力在美国本土召开国际会议。几年前的华盛顿会议中,就有限制海军条约,这次倒也没什么。

7月底,华盛顿关于远东问题的会议终于召开。召开之前,李润石送了一些礼物给各国代表。这是有机玻璃的风镜,以及普通的太阳镜。不仅这些镜片都是纯净透明的有机玻璃制造。镜腿的弹簧也是那种外开弹簧,能向外撇开十几度。对于脸部宽大的人非常合适。这种精细零件看似没什么仿造的难度,但是制造起来要求相当高的加工技术。懂行的人一看就能明白。更不用说有机玻璃这种新材料。

与会的都是大有身份的人,对这些小玩意根本不在乎。会谈直奔主题,朝鲜现在的问题到底怎么解决。

美国一直吆喝着民族自决,尽管他们是绝对不会给印第安人自决权的。这次朝鲜的事情美国就旧调重弹,要求朝鲜地区实行国际监督之下的民族自决。

这种充满敌意的做法登时就遭到了日本的强烈反对,朝鲜的民族自决注定是朝鲜要复国。英国人也立刻表示了反对,如果英国支持朝鲜自决,就等于把日本给卖了。朝鲜能够自决,那英国的殖民地能不能自决?印度能不能自决?爱尔兰能不能自决?

苏联代表来参加会议原本纯粹是打酱油的,他们被封锁了好几年,也需要回到国际社会的机会。中国同志兑现了承诺,持续对日本实施压制,让日本根本无力打苏联的主意。苏联本来的目的就是来帮着站个台,发言的时候吆喝几嗓子。一瞅美国这民族自决,苏联敏锐的发现了背后的含义。美国人对殖民体系也是抱持一种强烈的反对态度。不管美国是不是入侵过苏联,好歹这种立场与苏联的立场是不谋而合的。于是苏联率先表示了支持。

法国很快就明白了美国的意图,法国代表哪怕与日本没什么利益交集,同样坚决反对民族自决。

朝鲜代表听了各国代表的发言,委屈的差点眼泪都掉下来。朝鲜干英国法国什么鸟事,结果英国法国竟然公然干涉朝鲜内政。必须说明的是,朝鲜志士们中间对中国还是有不小顾虑的,如果朝鲜恢复与中国的传统关系,他们是能够接受的。不过也有朝鲜志士担心赶走了日本人,中国人再吞并了朝鲜。现在听世界大国之间的发言,朝鲜代表再也没有了担心中国的心思。与这些如狼似虎的外国一比,中国同志对朝鲜实在是春天般温暖。

把朝鲜刨除在外的话,六个大国分成两大阵营,中美苏三国明显立场一致,英法日作为殖民主义的支持者,还是那套帝国主义风范。作为受害一方的朝鲜,根本没有发言权。

第一天的公开会议就这么不欢而散了。

大国的利益都是多样的,谈论朝鲜问题可以不欢而散。各国代表团里面自然都有各种商务代表。商务代表们则热络的召开着自己领域的讨论。中美英三国之间的石油协议进展的就相当不错。

美国是20世纪出最大的产油国以及炼油国,英国空占了那么大的地盘,实际利用相当有限。在中国开发出玉门油田之前,中国一度被认为没有石油资源。现在有了玉门油田之后,算是一个“贫油国”,美国很想成为中国的石油供应国。

英国人当然不肯把这么大的市场拱手相让,英美两国都想知道中国一年想进口多少吨原油。中国方面当然不肯凭白的受敲诈,英国方面掌握着世界石油市场的主导权,英国的原油交易所价格是世界价格的风向标。美国的德州石油产量再大也没有定价权。所以中美一旦能够达成石油供货协议,那就直接把英国给扔在一边。

中国最终给出了一年2000万吨原油的标准之后,英美的争夺立马就激烈起来。谈判到了第三天,苏联代表“知道了”消息之后,也横插一杠子。三国都想争夺中国这个大市场。

中国方面的要求就两个,价格要优惠,供货要稳定。在这方面,英国的优势到没有美国那么大。毕竟从中东到中国之间的距离也不比从美国到中国近多少。英国的优势在于有很多别人不想要的高硫石油,所以英国人最后分到了1000万吨的配额,而美国也得到了1000万吨的配额。价格远低于世界普通价格。

至于中国自行运输的要求也得到了两国的同意,反正中国的油轮数量极少,大部分运输的利润还是被英美两国的运输公司给弄到手的。英国商务代表理论上谈妥了这么一大笔买卖之后,心情大好,从23年开始,中国新增的丝袜塑料产品买卖搞的很大,这一下英国就能很轻松的平衡中英贸易了。还能把中国很大一部分石油命脉掌握在英国人手中。

与朝鲜问题的各项商务谈判热火朝天,进行的颇为顺利。而名义上召开这次会议的核心问题,朝鲜问题,始终没有进展。

日本代表公开提出,要求各国一起扑灭朝鲜叛乱,把“朝鲜叛乱份子”交给日本处置。美国代表继续在为难日本人,他们提出有关日本要杀光朝鲜人的事情。日本方面自然是极力反驳,试图告诉与会各国,这是谣传。

朝鲜代表终于得到了发言的机会,他们拿出大量的证据证明日本在有目的的屠杀灭绝朝鲜人。从朝鲜北部的死亡矿山,到日本大量屠杀朝鲜人。当然,朝鲜也不忘记证明日韩合并条约本身就是一场骗局。签署者根本不是朝鲜国王,而是由下面的权臣私自签署的条约。

说到伤心处,朝鲜代表忍不住哭泣起来。这悲痛的哭声倒也有了一些感染力。

最后英国方面提出,这件事不能按照民族自决的方式解决。日本可以保证绝对善待朝鲜,但是各国不能通过干涉手段来分裂日本的固有领土。

“固有领土么?”苏联代表重重的横了一声。沙俄时期俄国也干涉过朝鲜,甚至得到过很大的利益。所以苏联代表干脆用嘲笑的语气问道:“到底是什么时期的固有领土呢?”


阅读www.yuedu.info